第526章 你确实是比不过他

勇士被弓箭射杀,悍将被唐将斩杀。斩杀也就罢了,竟然还提溜着人头摇摆。

士气啊!

“万胜!”

唐军的士气起来了。

而突厥一方的士气却不断下滑。攻城的速度渐渐放缓,甚至有人原地不前。

“可汗!”

有人目光闪烁,“要不,退下来修整一番?”

阿史那贺鲁摇头,干结的胡须一缕一缕的互相缠绕在一起。

“我们不能退。”

他的声音平静,“漠北那边的唐军戒备森严,咱们找不到出击的机会,再往北边就是荒漠,那些野人在一路上等着咱们……所以唯有西边才是咱们的出路,懂不懂?”

他的语气放松缓了些,“草原这些年不消停,老天不断降下灾祸,吃不饱,穿不暖,怎么办?唯有去抢!西边有机会,我听闻吐蕃人在西北那边的试探失败了,若是在西边呢?有我们在,禄东赞那头老狐狸定然敢冲出来,随后我们联手,把西边打烂……”

这是他想到的唯一机会。

“否则我们留在原地能如何?羊群只有那么多,没了肥美的草场,我们怎么活?”

作为可汗,他需要为突厥的未来深思熟虑,而非拍脑袋下决定。

可前方胶着,无数次冲击依旧无果。

再这样下去,士气就完了。

阿史那贺鲁这一刻莫名其妙的想到了长安城。

那一年他去了长安,见识了繁华。

从此,他就对那座巨大的城市情根深种,一心想做那座城市的主人。

此刻他看到了希望。

但必须要先鼓舞士气。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

许多时候,千言万语不如统帅拔刀上前。这便是垂范的作用。人有阶层,自觉不自觉的就会把自己划分在某个阶层,默认更高的阶层比自己更尊贵。

当那些高贵的人拔刀冲杀时,你就会觉得,生命不算是什么!

阿史那贺鲁拔刀:“跟我来!”

士气就这么重新冲了上去。

那些突厥人嗷嗷叫着往上冲。

稀稀拉拉的箭矢落下来,可无人多看一眼。

到了此刻,没有人把生命当回事。

“杀啊!”

阿史那贺鲁奋力呼喊。

“可汗!”

左侧有人惊呼。

阿史那贺鲁缓缓偏头看去。

一队游骑正在疯狂的赶来。

他们慌什么?

牛角号声不断传来。

阿史那贺鲁抬头。

在远方,此刻能看到有烟尘。

阿史那贺鲁只觉得有东西攥紧了自己的心脏,心跳骤然都停了,周围一片死寂……

“可汗!”

“唐军!”

远方,任雅相带着数千骑正在赶来。

“都护,敌军在围攻!”

任雅相已经看到了,骂道:“唐旭这个狗曰的,干得漂亮!”

萧嗣业哈哈一笑,“都护,下官请命突击!”

任雅相颔首,“让儿郎们出击吧。唐旭……他若是知晓开门突击配合,那便是个人才。人才……耶耶是燕然都护府的,也管不着。”

周围一群人大笑。

奉命来援的漠南将领们也在笑。

士气就这么起来了。

任雅相右手前指,“大唐必胜!”

前方七八万突厥骑兵,唐军不到一万,可任雅相却很自信此战必胜。

看看那些将士的脸,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兴奋之色,仿佛那些敌人都是土鸡瓦狗。

“大唐必胜!”

欢呼声中,全军出击!

任雅相已经冲到了前面,他一边策马疾驰,一边看着城头。

城头已经疯了。

“都护来了!”

一个军士举起大旗奋力晃动。

风吹过,大旗猎猎作响。

“耶耶熬到了此刻,值了!”

唐旭吩咐道:“把城门后面清理干净,城头把敌军赶下去,随后集结,都跟着耶耶来!”

那些突厥人情不自禁的看着左侧。

数千唐军正在疯狂赶来。

我们有七八万人马啊!

可阿史那贺鲁的勇气迅速跌落。

他毫不犹豫的喊道;“退回来,阻截,派人去阻截。我们大队马上走!”

他原先也是一条汉子,可在被大唐毒打多次后,只要情况不对,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跑。

“撤!”

他还记得令人去阻截。

随后大队人马就往相反方向跑。

城头的突厥人懵了。

“可汗跑了!”

“快跑!”

唐军出击了,在城头全面发动反击。

那些跑得慢些的突厥人被捅死在城头,还有些人大喊一声,宁可往城下跳,也不敢回身面对唐军。

“跑啊!”

没有人敢回头挡一挡!

城下,那些军士在拼命的把堵住城门口的杂物拉出来。

“快些!”

唐旭上马。

那些杂物不断被清理出来。

随即有人拉开了门栓!

唐旭回身看了一眼。

呛啷!

呛啷!

一把把横刀出鞘!

城门被拉开,巨大的声浪冲了进来。

这是我的时刻!

唐旭拔刀。

他想到了长安城。

我将带着功勋回归!

“出击!”

一人一马率先冲出了城门。

身后,唐军紧紧跟随。

城头,那些留守的军士在欢呼。

“万胜!”

远方,援军已经冲进了狙击的敌军阵列中。

充任箭头的猛将就像是铁锤,当前之敌纷纷落马。

身后,唐军骑兵顺着这个突破口涌了进来。

就像是以汤沃雪!

敌军纷纷落马。

“城门开了!”

任雅相看到了城门洞开,接着一股唐军冲杀了出来,正在撤退的敌军大乱。

“这是机会!”

当面的敌军溃败,被席卷而去。

“万胜!”

有长枪顶着一个头颅在招摇,那个军士兴奋的脸都红了,“都护,我斩杀敌将!”

任雅相策马从他的身边过去,用横刀的刀背轻轻拍击了一下他的头盔,“干得好!”

“万胜!”

欢呼声中,数万敌军在逃窜。

加起来才万余人的唐军一路追杀。

当夕阳西落时,任雅相叫来了唐旭。

他一言不发,唐旭只能努力站直了身体。

“发现敌军,一边令人报信,一边率军来拦截,果断!”

唐旭心中一喜。

“随后守城,稳健!”

“最后及时开门出击,里应外合,机变!”

任雅相拍拍他的肩膀,“此战你为首功。”

随即报捷的快马出发了。

“恭喜唐校尉!”

“唐校尉此次定然要回长安了。”

回长安?

唐旭不禁摸摸腰子。

我的腰子好了吗?

……

战马飞快疾驰。

到了驿站后,喊一声,“捷报!”

随即更换战马,准备吃食饮水,甚至在信使无法坚持时,驿站还得派人接力报捷。

大唐有一千余座驿站,按照规矩是三十里一个,这个三十里的设定就是考量了战马的耐力。

三十里换一次战马,就这么奋蹄扬鞭,一路朝着长安疾驰。

当看到长安城时,地面已经出现了嫩绿。

两骑冲进了城中。

一路到了皇城外。

“捷报!”

守门的军士赶紧迎上来,把两个信使搀扶下马,然后架着往里走。

“漠北捷报!”

信使依旧在尽职尽责的呼喊着。

大唐由无数人组成,他们分为官员、军队、工匠、农人、商人……等等。

听到了这声叫喊的人都为之一振!

“英国公,捷报!”

李勣一愣,“可是漠北?”

“是!”

李勣不禁松了一口气。

“小贾胆大包天,大晚上陛下询问他关于漠北的戒备情况,他竟然敢说若是开战,我军必胜。随后不少人都说我军必胜,于是军队都去了吐蕃那边……若是出了岔子……”

流放!

大唐对待败将历来都不客气。

小败贬官,大败流放!

这就是大唐版本的处置方式。

随从笑道:“可卢国公他们第二日不也说了必胜的吗?”

李勣摇头,“卢国公他们就算是判断错了也无大碍,可他不同。”

贾平安和武媚姐弟相称,如今皇帝越发的急切了,谁都看知道他想换老婆。可长孙无忌等人拦着不同意。这要是抓到了贾平安的把柄,谁会放过?

随后剑指武媚!

这就是最简单的谋划!

李勣心中振奋,“走,去看看。”

众人随即进宫。

“陛下,漠北捷报!”

李治抬头,放下了手中的奏疏。

“卢国公他们怎么说的?阿史那贺鲁多半是想往西域去,漠北那边如何拦住了?”

“陛下,漠北那边侦探到阿史那贺鲁大军出动的消息,校尉唐旭领军拦截,燕然都护任雅相领军在后。阿史那贺鲁率军围攻唐旭所部不果,随后大军突击,敌军溃败。”

“唐旭?”

久违的一个名字。

“是。”

“陛下,相公们来了。”

李治点头。

宰相们鱼贯而入。

长孙无忌看看信使,“陛下,可是漠北?”

李治笑道:“正是任雅相派来的信使。”

长孙无忌不禁笑道:“吐蕃那边在蠢蠢欲动,可大唐此次并未出兵漠北,捷报传来,禄东赞怕是要失望了。”

“是啊!禄东赞扫清了内部的反对者,如今集结大军,正准备寻机出击,鼓舞吐蕃的士气。谁曾想咱们大军未动,阿史那贺鲁就败了,”

“把消息传过去。”李治笑的很是惬意,“告诉禄东赞,阿史那贺鲁在漠北大败,他若是想大军出击,那便来吧。”

众人不禁大笑。

大唐并无确保两个大方向作战胜利的能力,所以突厥那边消停了,对于大唐就是战略性的胜利。

吐蕃若是出击,大唐就能倾力以对。

战略形势一片大好啊!

君臣都笑吟吟的。

“唐旭……当初在百骑时就磨磨蹭蹭的,隔三差五见到朕就暗示,说什么臣浑身力气,就想上阵杀敌。或是说什么长安太暖和了,诸卿,长安暖和吗?”

“哈哈哈哈!”

众人又笑了起来。

崔敦礼抚须赞道:“好一个长安太暖和。陛下,正是有了这等一心就想着去边塞建功立业的臣子,才有了大唐面对外敌的从容不迫。有了这等人,大唐怕了谁?”

后世即便是在恒罗斯败了一次,可大唐在西域的地位依旧不可动摇。直至安禄山起兵,西域的将士不断被抽调回去平叛,死在内战中。外敌才能趁虚而入,瓜分这个庞大的帝国。

这便是大唐!

“唐旭……”

李治心中有了计较,唐旭该升官了。

要不就弄回长安来,安置在军中。

但他又想到了贾平安的分析。

“当时朕想着贾平安去过漠北,和那些部族打过交道,就寻他问话,他当时说阿史那贺鲁唯有向西。但他才大志疏,不是对手。”

李勣马上起身,“陛下,武阳侯平日里钻研各方局势,这才有了此次的精准断言。臣以为,当重赏。”

李治含笑,“朕会斟酌。”

宫中的武媚最近越发的跋扈了,要不要以此和她暗斗一番?

李治觉得和武媚的争斗更像是一种乐趣。

至于威胁,目前看不到。

武媚所有的权力都来源于他,一言兴废罢了。

崔敦礼赞道:“那番断言和老帅们的相通,难怪武阳侯被老帅们喜爱。”

晚些众人出去。

长孙无忌和褚遂良回到值房,褚遂良笑道:“北方安生了,高丽那边暂且不会动,如今大唐就盯着吐蕃,禄东赞若是敢来,当迎头痛击!”

“是啊!”

长孙无忌坐下,惬意的叹息,“除非禄东赞敢动手,否则今年不会再有大的战事了。”

“高丽那边要盯着。”

长孙无忌看着他,目光幽幽,“登善,阿史那贺鲁以后不足为患,只是让人烦躁。高丽上次被一次短促的突击吓的竟然从新罗撤军,禄东赞集结大军却还得要左顾右盼,你可知晓这是什么意思?”

褚遂良面色微红,一拍案几,“盛世就在眼前!”

“是啊!盛世!”长孙无忌喃喃的道:“只要灭了高丽,这便是一个盛世,我辈有幸缔造,何等的荣光!”

“相公,十二郎求见。”

褚遂良笑着起身,“这多半是有难事,如此老夫先回去,下衙后一起饮酒?”

长孙无忌微微颔首,“也好。”

晚些长孙润进来了,“见过阿耶。”

长孙无忌目光温润,“可是有事?”

长孙润坐下,有些兴奋的道:“孩儿听闻吏部出了空缺?”

吏部堪称是六部中的大哥,执掌官帽子,几乎是见官大一级的存在。

长孙无忌点头,“不过你却不成。”

“为何?”

长孙润愕然,“阿耶,我自问做事并不差于别人,为何不能?”

“只因你姓长孙!”

长孙无忌摇摇头,“为父为宰相,你等若是身居要职,你可知会带来什么?”

长孙润的眼中隐藏着巨大的失望,“阿耶,难道谁还敢说咱们家的坏话?”

“这是天下!”

长孙无忌含蓄的道:“许多时候人的行事身不由己,就是被一步步推上去的。当年先帝便是如此。”

先帝若是没有那么多人才在手,别人再撺掇他也不会出手。

“阿耶!”

长孙润终究忍不住,“阿耶,做人为何如此憋屈?”

长孙无忌的脸冷了,“不懂就别说。莫要给家中惹祸。你在太常寺的官职位不低,至于吏部这等地方就别想了。等老夫退下来时,才是你等晋升的时机。”

“阿耶!”长孙润眼睛都红了,“可那贾平安都是侯爵了,孩儿难道还比不过他?”

长孙无忌看着他,点头。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你确实是比不过他。”

……

“武阳侯,漠北捷报。”

包东冲进了值房,正在看购物车的明静被吓了一跳,正在神游物外的程达猛地回头,脖子被扯到了,龇牙咧嘴的。

贾平安正在琢磨着如何早退,闻言问道:“谁的捷报?”

“燕然都护府。”

老唐可去了?

说句实话,贾平安真的为老唐的前程操碎了心,既想让他归来,又担心他回来后面临妻子每日交作业的索求无度,最终成为药渣。

但漠北显然在未来不是大唐的主要战略方向,所以唐旭还得要回来。

要不……再去李大爷那边掏些方子?

或是弄些鞭子炖了给他补补也行吧。

“……唐校尉率军坚守,随后大军赶到,击败了阿史那贺鲁。”

“校尉立功了。”程达欢喜的道:“可能回到长安?”

贾平安点头,“此次他应当能回来了。”

明静发现三人神色古怪,就皱眉,“可是有什么隐瞒我的?”

我是监军!

包东说道:“说是陛下当朝夸赞了武阳侯,说武阳侯当初的判断再无差错。连崔相也说了好话……”

明静赞道:“这是要成为名将了吗?”

“还差得远。”

贾平安心中美滋滋的,想到未来的高丽和吐蕃,心中全是豪情壮志。

高丽不消说,到时候寻机灭了,但随即还有个白眼狼新罗,朝中的君臣都不以为意,可贾平安却知晓这只白眼狼的狠。

到时候顺手寻几个借口,直接开战。

还有倭国。

白江口之战啊!

这个学生觉得自己牛逼了,就冲着大唐开战。

以后又觉得牛逼了,在明朝时开战。再后来觉得牛逼了,在清朝时开战……

这一路堪称是屡败屡战,但在清朝时成功了,就此翻身。

一句话,只要中原王朝自己不拉胯,倭国就永无出头之日,只能当小弟。

从大唐开始,每一次倭国人龇牙都会被毒打一顿,从不例外。

这一次,怎么说也得把这个祸根给弄了。

贾平安的心中转动这些念头,抬头时,发现包东溜了。

“你们先前瞒着我什么?”

作为监军,明静已经很够意思了,经常为大伙儿打掩护。但这个女人八卦心太炽热了,一旦对什么感兴趣,不问清楚结果就会抓心挠肺。

“武阳侯……”

明静心中痒痒的,就问了贾平安。

“武阳侯,宫中有人寻你,是昭仪那边的。”

贾平安趁机起身出去。

程达也赶紧起来,“我也去看看。”

都不理我?

明静大怒,“武阳侯去看那是因为昭仪是他阿姐,你去看什么?”

贾平安出去,来的是个内侍。

“昭仪有事寻你进宫。”

“马上去。”

后面的值房里传来了明静的怒吼,“什么腰子不好?登徒子!”

——唐校尉的腰子有问题,难怪后来去青楼都不嫖了。

百骑的人都在使眼色。

一种暧昧的情绪在弥漫着。

老唐,你真可怜。

……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