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0 没有净土

“勾心斗角?”

“呵呵,郑教授,搞临床的人脑子都有点问题,你承认这句话么?”吴冕问道。

“不承认。”郑凯旋肯定不会承认。

“那咱们回头说牛顿,刚才那句话是他DISS胡克,哪怕胡克已经死了很多年,在帝国科学院的画像都被牛顿给‘弄’丢了,但他临死之前还不忘了把胡克拎出来鞭尸。”

“呃……吴老师,您这有点过吧。”

“罗伯特.胡克,英国皇家科学院首任实验室主任,在当年是和达芬奇一个层面的科学家。全才,放在现在,只要是大国,都会成为战略科学家,和钱老一个级别。”

“这儿我略有耳闻,胡克定律,就是罗伯特·胡克提出来的。《越狱》第二季里米帅用胡克定律用打蛋器打穿混凝土墙壁,简直太帅了!”郑凯旋说着,略有些激动。

“郑教授,你难道不应该把时间用来和女孩子沟通上么?品尝甜美的爱情,而不是一直看美剧。”

“……”

“胡克改进了望远镜,第一次观测了木星大红斑和月球环形山,改进了显微镜,发现并命名了细胞。无论是极大还是极小两种方向上,胡克都有极大的突破。现在想起来,真心是人才!”

“嗯。”郑凯旋慎重的点了点头。

极大和极小两个不同的方向都有创造性研究成果的人,肯定是学界巨擘。

“1668年,少年牛顿把第一架反射式望远镜交给英国皇家科学院,胡克意识到这是自己的一生之敌,所以就开始拼命的打压。”

“打压?!”

“反射式望远镜涉及到胡克很得意的两个领域——光学和器材设计。而且反射式望远镜成熟的时候,牛顿爵爷那时候才25岁,年少英才,惊才绝艳,总之所有赞美的词语都给牛顿一点都不为过。”

郑凯旋点头。

25岁,自己还在读研究生,每天除了上课就是泡图书馆。牛顿却已经能研究出反射式望远镜,这不是天才还是什么。

“郑教授,你要是胡克,这时候怎么办?”

“肯定称赞牛顿,把他请进皇家实验室!”郑凯旋理所应当的说道。

“嘿。要是王青山呢?”

“……”郑凯旋微微沉默,叹了口气,“老师可能会挑出无数的毛病,哪怕再怎么不重要。然后从其中一点入手,连打带骂,把……”

“太低级了,胡克宣称早在七年前他就设计出了反射式望远镜,而且远比这个年轻人设计的高明。

牛顿的设计有十五米长,而他的设计只有三厘米,而且还有更精巧的设计,可以放在怀表里,要不是因为伦敦大火,早就拿出样品。”

“我去……这么不要脸么?”

“学界要脸的人基本都没什么名字,莱布尼茨多牛,最后还不是被牛顿打压。”

这段往事郑凯旋知道,牛顿-莱布尼茨公式里牛顿也要压对手一头。

“胡克的说法有意思,老子就说比你强,但是没有证据,你能把我怎么样?!老公知体了,你说是吧。”

“哈哈哈。”郑凯旋大笑。

“后来呢,学术上牛顿惟一一次被打脸,就是因为胡克的一次设计。胡克说引力大小与距离的平方成反比,拿出来他对万有引力定律和平方反比率研究的雏形,牛顿直接提意见,被胡克按在地上摩擦。”

“牛顿多聪明,马上知道自己错了,一句话都不说,躺平任干,躲起来研究胡克的理论。最后!万有引力出现,原因是一个苹果而不是胡克。”

“胡克要求牛顿在书中承认自己优先发现了平方反比定律,而牛顿认为万有引力完全是个人发现,作为回应,他将书中大部分涉及胡克的引用统统删掉。”

“在胡克去世后,已成为英国皇家科学院院长的牛顿,将皇家学会的胡克实验室和胡克图书馆解散。胡克的所有研究成果、研究资料和实验仪器也被分散或者销毁,牛顿甚至下令销毁胡克的画像,所以人们至今都不知道胡克的真实相貌。”

“这么狠?!”

“当然,学界不是净土,真说脏起来超出想象。”吴冕很坦然的说道,“牛逼是牛逼,学术牛逼不一定代表他道德完美。况且,哪有完美的人。只不过牛顿是真有本事,要让尸位素餐的人占据这个位置,嘿……”

“也是。”

“就像是安东尼老师,学术上是真厉害。”

“他是谁?”

吴冕微微一怔,但随即笑了笑,“不说这个,没意义。”

“安东尼·福西博士?”

“嗯。”

“我听说您的病毒学师从福西博士,后来呢?”郑凯旋开始八卦起来,他隐约听说了一些秘闻,正好吴冕说起来,他直接询问道,“吴老师,您和安东尼博士吵架了?”

“是。”吴冕坦然说道,“我猜到了一些什么,当面对质,老师很少说谎,被我看出来。”

“关于什么?”

“病毒。”

“……”

“一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德里克堡在研究针对黄种人的病毒,甚至连很多议员都知道这一点,不光是美国,欧洲那面也清楚。”

“这不是阴谋论?”

“我和安东尼博士掀桌子吵架,绝对不会没有证据。安东尼博士当时的态度……算了,说这个没意义。真是想给安东尼博士打个电话,不知道他现在的心情是什么样。”吴冕看着半空说道。

“吴老师,这么大的事情,您……”

“2019年6月,马里兰德里克堡军事基地疑似病毒泄露。

2019年6月28日,美国出现首例“电子烟肺炎”,新英格兰为之背书,还有电子烟肺炎的专栏。电子烟肺炎,我相信你已经看过片子,摸着良心讲,你认为和新型肺炎病毒的影像有区别么?”

“我认为是一样的。”

“2019年7月5日,加拿大抓走了华裔病毒科学家邱香果夫妇以及他们的学生,至今杳无音信。

2019年7月12日,弗吉尼亚州斯普林菲尔德的“绿色春天”养老社区爆发“不明肺炎”54人感染,2人死亡。该养老社区距离德特里克堡研究所只有1小时车程。”

“这些只是证据链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