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6 国家队入场

天河市。

大年夜没了喜庆的气氛,空气里弥漫着压抑的气息。

某大型三甲医院的CT室,忙的开了锅。

所有门诊、急诊、住院部、重症的患者都赶着来做检查,而他们从辅助科室成为最前线。

虽然和患者、患者家属还保持一点点的距离,可这里和人潮汹涌的急诊科、一直满床,连呼吸机都没有的重症一样,每天接触无数的肺炎患者。

王平,一位影像学的主任医师,正在阅片室里审片。

虽然不用在操作间穿着防护服鏖战,审片的工作相对而言更轻松。但是一张张白花花的胸部CT,看的头晕眼花,心情沉重。

其实在王平看来,绝大多数的片子都根本没什么好看的。

白花花的肺子,大片大片的磨玻璃影、像是絮状物一样沉积在肺脏里的渗出,只能指明一件事情——这次新型肺炎远远比想象中要严重。

大年三十值班,王平蹲在阅片室里在电脑上一连看了300多个类似的影像。

签发诊断报告,王平知道临床医生估计根本不会看,但是他依旧很认真的一个字一个字的校正。

一夜,就这么过去。

大年初一早晨八点半,王平累的瘫在椅子上,可是他不想睡觉。

此时此刻的王平格外清醒。

“老王,回家吧。”来接班的医生没精打采的说道,“你还敢回家么?”

“不敢。”王平实话实说,“我找了一张行军床,今天在值班室咱俩一起将就一下。”

“切,你一大老爷们跟我将就个屁!”接班的医生鄙夷说道,“换个姑娘来啊。”

“别做梦了,就你那老腰。”

“看着也养眼不是。”接班医生开车后心情稍微好了一点,“总比你打呼噜强。”

“我是不回家了。”王平叹了口气说道,“不敢。虽然不在操作间,可咱们屋子就这么大,外面人太多。”

接班医生也一样叹了口气,他勉强陪家里人过完年就赶过来上班。来到医院,他也不准备回去,吃住在医院,省得把病毒带给家里人。

可值班室就一间,里面有一个上下铺,哪里能住太多人。

“吃饭怎么办?”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谁知道,不行就泡方便面。”王平说道,“你要不习惯我打呼噜,你就回家,我自己值班。过年期间值班一天二百块钱呢,这钱我自己挣了。”

“滚蛋!”

两人随口说着闲话,接班医生很快开始坐下阅片。

“老王,你说这大白肺,和03年的S病毒可是真像。”

“嗯。”王平瘫坐在椅子上,“我昨天想了一夜。”

“想啥?03年的时候的事儿?”

“不是。”王平说道,“现在临床确定标准有问题,检测的时间太长。我准备和主任汇报,建议把诊断标准修改成CT影像。”

“别闹了。”接班医生说道,“医院根本住不下那么多人,火神山已经开始修了,就为了收治重症患者。可一家医院1000张病床,平时看觉得不少,现在杯水车薪。”

说着,接班医生看了一眼外面的人群。

“就这,你觉得能够用?”

“唉。”王平又叹了口气。

最近几天,叹气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不叹两口气,总会觉得胸口闷闷的。王平甚至都想去问临床借个便携式血氧夹子,看看自己是不是血氧偏低。

但临床哪有多余的东西借给自己。

“确诊患者都住不下,没辙。”接班医生说道,“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发烧在家静养。来医院有个毛用,只能增加感染几率。”

“我觉得你说得对。”王平说道,“可是大家都慌了。03年的时候轻症患者在家,重症去小汤山,帝都就是这么做的。还不是没事?现在可倒好,一封城,所有人都麻爪,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是一辈子都没看到这么多患者。”接班医生一边聊着,一边看影像,说两句话,沉闷的心情还能变得好一些。要不然胸口坠着石头,怕是坚持不了几天人就得崩溃。

“谁知道呢,走着看吧。”王平说道,“我听说今天要开会,据说一所火神山医院不够,好像还要再建一所医院。”

接班医生没说话,只是看了一眼外面等待做CT的患者、患者家属。

大厅挤满了人,像是春运期间的火车站。

比春运还要糟糕的是很多来做CT的人站都站不稳,有的还拿着点滴,无可奈何的靠着墙坐着。墙上是护士长临时粘上去的勾子,能勉强当作点滴架用。

整个大厅气氛压抑到了极点,恐惧像是病毒一般在人群中蔓延。

再建一所医院……就算是速度最快,也要等一周,03年的小汤山就是这样。

希望能行吧。

“昨天晚上,军医就来了。”王平终于说了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据说魔都的一支支援队伍也到了。”

“帝都呢?”

“说是协和、北医的队伍下午到,直接去中法新城院区。那面已经开始改造,整个院区变成重症医院。”

“重症患者要是能都收治就好了,我听说120急救都被打爆了。根本收不过来,发病就是重症,真特么怪了。”

“没办法,现在120急救的人眼睛都已经红了,单子至少排3-6个小时。按说咱们天河每十万人的医护人员数量在全国都排在前列,怎么就能这样呢。”王平郁闷的说道。

“再加上来支援的人……现在得来了至少几千医护了吧。”

“至少,而且都是重症、呼吸、急诊专业的。这要是都不行,你说怎么办?”

“不可能。”接班医生自己给自己打气,“国家队都来了,我估计再坚持个三五天就能向好的方向发展。”

他说着自己都不信的话,外面人流如织,没人会预料到事情会怎样进展。

无论是王平还是接班医生都隐隐觉得这次的病毒好像要比03年的S病毒还要严重。

可03年的事情就已经是他们从医生涯经历的极限,比那还严重?这超越了他们的想象力。

……

……

注:最开始的时候,03年的情况就已经是想象的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