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地仙的试探

在雨师三人被擒后。

关于张封踏入地仙、且收了下凡仙人的消息,也慢慢流传开来,传遍了帝都方圆。

不过随着大半个月的时间过去,旧天庭没有任何动作。

张封听那位首领神使说过,是新天庭在这一段开始了反攻,在虚无内和旧天庭战成一团。

颇有点帮自己的意思,牵制了旧天庭。

但张封也心知肚明,知晓新天庭没有那么多的好心,而是他们单纯的想要趁着旧天庭仙人下界,气运流失,继而试着反攻一下。

起码先脱离了天帝的压迫。

因为在大体上,旧天庭还是胜过东天。

别看雨师等人那么嚣张,动不动都是‘灭了东天之后,如何如何’,其实真要给天帝一定的时间,再加上明王没有在半年内突破。

旧天庭真能把东天给灭了。

现在没有灭掉的大体原因,还是天帝怕明王三位天仙鱼死网破,拼着两人身死托着他,另一人屠杀旧天庭内的仙官。

等杀到最后,就剩天帝一位光杆司令,甚至凡间也会被新天庭祸乱。

那就没什么意思了。

所以天帝现在只有先动用全力看着他们三人,相互僵持。

用手下的仙官,磨掉东天的气运,然后一举破之。

张封思索着,也是根据崔道友的言论,还有清哥等人的秘密相告,最后知道了现在的具体局势。

难怪新天庭要拉拢一下自己,原来都是在天帝的压迫下生存。

只是在他们东天想来,东天是将要反抗的人。

自己则是一个孩童,一根手指头就点倒了,但多少都会让天帝动点力,起码动动手指头。

总结完了这个事情。

张封闭目修炼了大半个时辰,又把目光望向了远处静思的雨师三人,他们现在就像是客人一样,被自己邀请坐在了石桌旁,桌上有茶有糕点,完全贵宾待遇。

只是这一坐,已经坐了大半个月,哪里都不能去。

可也在此时,自己之所以有空想起他们,是因为天上好像又有动作了。

有一股敌意,从虚无天空内指向了自己。

“张国师小心了..”雨师觉察张封的目光望来,也是难得露出笑容,随后又把目光望向慢慢阴沉下来的天空,是知道雷道友忍不住出手,想要给张封施加压力。

也是大半个月的时间过去,雷神终于找到了机会,想趁着目前新天庭攻势缓和的间隙,降下天劫,让张封知晓一点厉害,最好快点放了雨师等人。

不然等东天被除,下一个就是他这位大吴国师。

但张封望着浓郁的乌云,却是起身走了几步,才偏头望向石桌旁的三人,回答雨师的话语,

“天庭内的诸位仙官,每次的行云雷鸣落雨,不是和新天庭斗法,就是给我张封降下天劫,真是好大的威风。却未想过你我这般,是错在哪里。”

“我等行事哪需你指点?”雨师哼笑一声,或许是自知理亏,或者就是单纯的不想言语,只剩把目光望向了天空。

一时间阴云凝聚,雷鸣接连响起,响彻帝都内外。

顷刻间在百姓惶恐与雨师等人期待的瞩目中,一道五人合抱粗细的闪电,划破整个昏暗的天空,如神剑从天空直劈而落,砸向了皇宫内的林园。

张封注视着迎面的闪电,却任由霹雳砸在身体,电蛇游走,又在手心内汇聚,反手把雷神降下的天劫,重新掷向天空。

霹雳似巨蛇游走,刹那冲上云霄。

轰隆隆—

风云变换,霹雳在乌云中仿佛蜘蛛网般散开。

天庭内的雷神好似被张封的还手惊怒,一时乌云中的雷鸣再起,想要再次降下天劫。

可又不知发生了什么,或是有人干涉。

凝聚的乌云又在稍后渐渐散开,不久天地就重新恢复了一片清明。

雨师三人见到,是知道这次营救与施压失败了。

这位国师的实力,若是论隔界斗法,已经不亚于地仙大成的雷神。

莫说还有人干扰。

同样,张封瞭望上空,也通过心血来潮,隐约感觉到有一股不亚于雷神的气息,接近了雷神那里,才让他戒备的收手。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这股气息,和半月前那位神使统领身上的气息很像。

若是自己没猜错,此次让雷神有顾忌的人,应该就是那位钱上仙。

不过,他应该不是怕自己应付不来,而是怕自己再收一位雷神,哪怕是没有杀他们,旧天庭也会忍不住的出手。

不然这天庭的威严真就全部扫地,也会受到新天庭的压迫。

关于对持局势,这个才是重中之重。

有此推测,也是张封发现现在的天庭,香火已经被自己扫的差不多了,可多少都在承受的范围内,抓的仅仅是人仙。

但若是抓了影响到对持局势的中坚力量,如地仙雷神。

这怎么想,都要打成一锅粥了,让自己之前计划的一切白费。

且也在张封思索着,揣摩着怎么加速计划,早些摆脱这种遏制的时候。

“张封。”雨师望着走来的张封,倒没有营救失败的顿挫,反而颇为有底气的嘲弄道,

“你因为惧怕天帝,不敢杀我等。甚至是今日雷兄降下雷劫,若不是东天的人干扰,你也不敢轻举妄动。

这般作为,首尾顾虑,虽然你隐瞒很好,但还是难掩心中的担忧。

依我所想,还不如放我等归天庭,等东天余孽身死之日,我三人还能帮你劝言几句,让你继续留在凡间当你的国师。

否则你若是一直扣押我等,等东天被灭,天帝降下怒火,你可是自身难保,且到时有天帝坐镇,你也难再杀死我三人。”

雨师话落,看似是一副浑然不怕死的样子。

但实际上他就是看在张封不敢动他们,才这般逼迫着想让张封放了他们。

自以为吃透了张封的估计心思。

“不急,也不用拿言语诱我。”张封听到雨师言语,倒是心平气和的坐在三人旁边,给三人分别倒上了茶水,

“如今大吴边境已经开始祈雨,拆你等香火神庙。

等本座功成的那日,自然会拿三位道友的元神祭本座神通,完善本座的气运,三位也不用一时急着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