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丙水丁火

“这小子……”

第二血月咬牙切齿,眼底迸射出锋锐精芒。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恐怕只是一瞬间的功夫,李云逸已经死了千万次了。

是的。

他如今正在看的,不是李云逸又是何人?

罗浮城。

他带领风无尘邹辉莫虚天鼎王,直接来到罗浮城,逼出了血月魔教在南楚仅剩的两大圣境!

对赌才刚开始,就结束了?

怎么会这么巧?

第二血月如突然想到什么,猛地转身望向南蛮巫神,狠狠道: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是你告诉的他?”

“我们约定之中,没有通风报信这一说!”

第二血月意识到自己的失误,但很快,南蛮巫神充满畅快的声音传来,丝毫不因为前者的怀疑而生气。

“你也太小瞧我了,老夫岂是那样的人?”

“更何况,哪怕老夫真的传音告知于他,难道他从楚京皇宫赶来不需要时间么?莫非你还要怀疑,是老夫瞒天过海,把他们挪移过来的?”

挪移?

第二血月闻言轻轻摇头,直接否决了这一可能。

南蛮巫神的确有能力做到这一点,他也可以,但要想不留痕迹的做出这种事,并且就在他的身前……绝无可能!

所以。

新的问题来了。

就连南蛮巫神一瞬间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两人互视一眼,目光凝重。

“李云逸,究竟是如何发现潜藏在罗浮城的这两大圣境的?”

两人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现在想的问题,和之前莫虚心底的困惑一模一样。不过,莫虚是用南蛮巫神为自己解释了这一切,解开了心头的困惑。

而南蛮巫神和第二血月……

“探魔法阵?”

“他其实早就知道你麾下这两大圣境存在了,只是一直没有发难,直到今天?”

听着南蛮巫神的分析,第二血月迟疑片刻,最终还是选择了点头。

他本能的觉得其中还有猫腻,但除了这一点,他真的想不到其他可能了。

然而,此时的第二血月不知道,他的本能真的挺正确。而这一次,也是李云逸的运气好。

幸好,当前整个南楚只剩下了血月魔教的两大圣境,并且他们还一直在一块,如果是四个,分处两地,李云逸也定要尽杀无遗的。一旦这样,就意味着他要跑两个地方,而另一个在鲁国,是没有探魔法阵镌刻的,而待那时,南蛮巫神和第二血月定然会发现,李云逸对整个南楚信仰之力的掌控和理解,甚至已经接近他们所在的这个层面。

正因为这一系列的巧合,才促成了眼前这一幕。

而此时此刻,第二血月南蛮巫神惊讶于李云逸的神兵天降和探魔法阵的强大,罗浮城的普通民众,就不这么想了。

此时的他们,完全被天空弥漫的无尽异象吸引住了心神。

赤焰如潮,滚滚汹涌,就像狼烟遮天蔽日。

这是火!

而在另外一边,是一条硕大的长河虚影,横渡整个虚空,与火焰相连,把整个天空硬生生分成了两半。

这是水!

至于他们的主人——

李云逸的身边,莫虚是水系圣者,但出发之前已经被叮嘱不得随便出手,所以,此时出手的肯定不是他。

也不是风无尘。

因为就在这水火交织间,一团青芒如无形之刃不停闪烁,飓风阵阵,不是风无尘又是谁?

这两股浩荡的天地之力,正是第二血月安插在南楚的两大圣境魔徒,十数年的锤炼,他们都已是圣境一重天高阶强者,和风无尘相当。

若是一对一的较量,这结果自然无需多说,但现在,对方是两个人,虽然驾驭的天道之力是截然相反的,但是爆发出的威力却更加恐怖惊人。

水火无情!

水火化雷!

风无尘在半空乘风飞驰,游走在漫天交织的大道之力之间,幸好他本来就极其擅长速度,否则只怕早就被轰下半空了。

不敌!

风无尘脸色略显苍白,一步踏出,躲过一道火焰轰击,一掌拍出,飓风呼啸,虚空溅起漫天水花,蕴藏的却是沛然天地之力,落地之后立刻爆裂开来,不知道多少人因此负伤。

“国师大人!”

“是我南楚的国师大人!”

“国师加油!镇杀此人!”

虽然下方之人甚至连圣境都不知道是什么,以为天降神兵,脸上满满都是兴奋,面红耳赤,脖颈上青筋毕露,但认出风无尘之后,他们还是忍不住欢呼起来。

直到——

风无尘侧身再躲,一团火焰从空中坠下,砸在街道上,原本平坦的大地立刻轰裂开来,不仅如此,就连旁边的酒肆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烈焰飞速焚烧,速度惊人!

啪!

不少人被细密的碎石击中,身上传来剧痛或者直接被洞穿,鲜血淋漓,凄凉的哭喊声瞬间响彻整个街道,直到了这个时候,他们才终于意识到,此时呈现在他们眼前的,到底是一场何等恐怖的战斗!

“逃!”

“快走!”

“圣境,他们都是圣境!”

呼!

罗浮城也是大城,城中竟然有一尊宗师坐镇,但即便是他,也只敢在外围支援,营救那些因为天灾人祸遭遇大劫之人,根本不敢靠近。

圣境之战!

风无尘他们认识,但是其他两人……

他们是谁?

难不成是其他王朝的圣者?

可是,传说东神州各个王朝,不是都只有一个圣境么?但现在……

人人瞠目结舌,躲避灾劫的同时亦感到了万分的困惑,却哪里来得及询问?

事实上,这个问题也不好回答,风无尘更没有这个闲工夫,在天穹上密密麻麻交织的的大道之力上一扫而过,脸色凝重,眉头紧锁。

天地封锁!

以一敌二,他受到的压迫实在是太大了,让刚刚在武道上再得巨大进步的他都感到无比艰苦。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正和他交手的两人,心里的沉重和压力又怎可能比他小?

一人名叫丙水。

一人名叫丁火。

只是从这名字就能知道,他们的这名字就是第二血月随便起的,和他们各自的大道属性有关。

望着越挫越勇,不断从地上窜出,直逼他们,又被两人联手逼退的风无尘,两人面色呆滞,神色恍惚,甚至还沉浸在数十息之前。

那时候的他们,就和这罗浮城寻常老人一样,在清晨的日晖下悠扬的晒着太阳,嘴里还聊着午后要去哪家打牌。

就在这时。

一艘通体青色的灵舟骤然降临,从天而落。

飞行灵舟!

李云逸从紫龙宫得到的新手段!

他们认识飞行灵舟,但是在后者降临的那一瞬间,他们并没有慌乱,就像周围其他老人一样,完美融入,步履蹒跚。

因为在那一刻,他们压根就没想过,这一飞舟是因为他们而来的,只是南楚的特使有要事颁布而已。

至于李云逸……

更不可能!

李云逸现在可是南楚摄政王,又岂能随随便便离开皇宫?

可就在那时,令他们险些丧命的一幕发生了。

“就是他们!”

灵舟夹板开启的一瞬间,两人只听到一道干脆果断的声音响起,心头立刻警兆暴涨,几乎毫不犹豫就向后跳去。

事实证明,这样的果断救了他们一命。

锋锐无情的剑光从天而降,狂风席卷,烈焰蒸腾之间,丁火因为自己身负火系大道之力,借助它的狂猛爆发躲过了风无尘的这一剑。

但,丙水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嗤!

锋锐的长剑在丙水的背后留下了一道恐怖的剑痕,差点把他整个人直接剖成两半,瞬间重伤。

但现在。

除了仍然有些惊魂未定之外,水系大道之力的复苏能力也展露了头角,现在丙水除了身上的衣衫破碎大半之外,背后的恐怖伤口已经几乎复原了,两人联手,常年协作心意相通再加上彼此大道之力属性相反,终于在数十息的时间稳固了局势,甚至隐隐有反压之兆。

但。

这并不代表着他们真的放心了。

如果是其他时候,他们真的会自信暴涨,大开杀戒。可现在,在不断出手镇压风无尘的时候,视线却一直在望向高空。

在那里,云端。

灵舟悬浮,未曾降落。

一股死寂的气息弥漫而出,如蕴藏死亡本源,散发着令他们心悸的波动,就像里面困锁着一头绝世凶兽,随时可能从脱困跃出。

他们暂且还不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生命层次压制!

李云逸虽然不是真正的圣境,但是他已经凝化了生命本源,体魄早就开始了蜕变,近乎圣境二重天的不死道体,气息完全释放,镇压两个一重天的圣者岂不简单?

这无形的压力是源源不断的,更是致命的。

在这等重压之下,丙水丁火两人赫然感觉自己的四肢都开始变得绵软起来,如要脱力。而这种异样的感觉,也终于激起了他们心中对死亡的恐惧与敬畏。

互视一眼,他们看到彼此眼底蒸腾暴涨的……无尽杀意!

此乃大劫!

灵舟内不知道还有什么鬼东西,一旦出来,和风无尘联手,他们除了一死之外必然没有其他出路!

所以。

只是一眼,两人就达成了共识。

不是逃。

飞舟迅敏,速度更快,他们不是对手。

而是——

斩杀风无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