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旧日的了断

将自己的发现告诉韩骏后,秦泽又将自己一路的经历和收获讲述了一边。

韩骏听后,一时间也是感到难以置信,感慨的问道:“那你现在,已经强大到什么程度了?”

秦泽得意一笑,伸手轻轻推了一下面前桌子上的茶杯,随后双目忽然一凝。

茶杯原本在桌子上轻轻向前滑动,但随着秦泽的目光,速度猛地提升,径直向大殿门前飞去。

砰!

神殿的大门在茶杯急速的撞击下,与茶杯同时炸成了碎片。

韩骏见状,难掩心中的震撼。

秦泽说道:“我现在可以将一定范围内,任何有速度的物体,施加上和我一样的速度!”

韩骏不禁叹道:“真是可怕!没想到你的异能竟然被强化到了这种地步!”

秦泽笑着点了点头。

韩骏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叹道:“其实你的异能,和周天行简直是绝配,他刚好可以对一切物体施加速度,而你是将所有的速度提升到和你一样,要是你们两个能够联手,将无敌于天下!”

秦泽闻言,心中不禁升起一丝缅怀,但随后又不屑的笑道:“什么天下无敌,就凭周天行那婆婆妈妈的性格,怎么可能拥有睥睨天下的心境,若不是他的运气好一点,真是连第二次提升异能的资格都没有,还凭什么和我联手!”

韩骏坐在一旁沉默不语,他了解秦泽,也了解秦泽与周天行之间的情谊,知道这两人之间不论怎么嫌弃对方,都不能抹去他们之间感情,所以秦泽这番话,无非就是在抱怨而已。

秦泽抬头看向韩骏,正色道:“其实相比于周天行,我更觉得你和我之间的配合,才是天下无敌!你的异能攻守兼备,唯一的弱点就是速度,而我现在正好可以帮你补全唯一的弱点,让你成为一个来去如风,强悍无敌的战神!”

其实不需要秦泽提醒,韩骏便已经想到了若是让秦泽为自己提供速度,那么自己将成为何等强大的存在。

但韩骏只是想想,并没有真的奢望会让秦泽成为自己战场上的一个助力。

因为秦泽才是这支队伍的王者,注定是要冲在所有人之前的领袖,又怎么可能甘愿躲在幕后辅佐别人呢?

韩骏有些欣慰的一笑,说道:“我们两个配合,可是在突出我的能力啊!而你和周天行配合的话,才能完美凸显你的能力啊!”

秦泽摇头道:“无论是变强,还是战斗,都是完成我们心中大业的手段,不管是你还是我,在战场上出些风头,又有什么关系呢?”

韩骏此刻无比的感动,秦泽作为一个天生的领袖,竟然可以为了他甘愿默默付出。

如果当初的邹阳,是识得韩骏这匹千里马的伯乐,那么如今的秦泽,就是韩骏的至交知己!

士为知己者死,韩骏如今就甘愿为秦泽去死!

韩骏站起身,走到秦泽面前,从怀中掏出了一本卷着的书册,递到了秦泽面前。

秦泽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

韩骏道:“那颗甘石星中的星力,你应该一直没舍得用吧!这是邹阳生前所有关于星力研究的手札,希望能对你有用,也算是让我和过去的旧日,做个了断吧!”

秦泽闻言连忙接过手札,放在手中不掂量着,颇为期待的叹道:“说实话,我真不想让甘石星中的星力,被随便的浪费,希望这里面所记载的内容,能够给我一些启发!”

甘石星的对于秦泽来说,一直是他最为看重的一张底牌,但是却始终找不到用途。

当世所有异人,是通过三次星光洗礼觉醒的,

第一次是在曾经的山洞里,秦泽和周天行,承载了甘石星中最原始的星力。

第二次是在泰山之巅上,一众墨家弟子和江湖游侠儿,以及汝南各世家的人,通过星鼎过滤的星光,产生了大量异人。

第三次便是在金谷园内,邹阳利用从五色石中吸取的星力,制造出了全新的一代异人。

前后三次觉醒时机,三种不同的星光,秦泽和周天行成为了上天的宠儿,巧合的赶上了每一次星光洗礼,成为了三转异人。

而其他异人想要晋升,就必须也要经过两种以上的星光洗礼。

秦泽自从得到甘石星之后,也不止一次放在手中端详,但一直没法成为四转异人,这便让他意识到了相同的星力是无法让异人得到二次进化的。

眼下众神之城的所有异人,都承受过甘石星的星力,所以这块石头,对于大家来说,只是一个能够瞬间恢复体力的消耗品。

但秦泽可舍不得将星力浪费在这种消耗上,他坚持相信甘石星中的星力,一定还有更大的用处。

所以他从未将甘石星示于人前,只有韩骏知道这异人本源的存在。

邹阳是最了解星力与异能的大宗师,秦泽相信他的手札中,一定有能帮助自己的信息!

韩骏对秦泽郑重说道:“希望它能对你有用,帮助我们完成共同的大业!”

秦泽紧攥着手札,点头道:“放心,没人能够阻挡我们的大业!而且如今只有我们才知道异能强化的途径,就连周天行都不会再是我的对手,就算找不到使用星力的方法,天下也没人会是我的对手了!”

……

墨家,机关城。

周天行在锻造炉前,手中高举一只大锤,反复捶打着一件铁器,并且不断校准和改进铁器的角度和形状。

直到满意之后,周天行才将烧红的铁器放进了水槽之中淬炼。

房门在这时忽然打开,杜若与公冶善长老一同走了进来,看到周天行后,并没有任何意外,反而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公冶善轻捋着胸前胡须,微笑道:“天行啊!自从你答应那位林县令后,这些天你就一直窝在这里,整日锻造和改进耕犁,饭也不吃,水也不喝,再这样下去身体怎么能吃得消呢!”

杜若也说道:“天行哥哥,这才秋收不久,雨季又刚过,距离明面开春还早呢!你也不用这么急着锻造耕犁啊!”

周天行挠了挠头,憨笑着说道:“其实就算不是林县令提起,我也准备帮助周围的村子改进农耕效率,看着那些性情质朴的村民,为了收成好而高兴,我心中的便觉得高兴,这是世间最平凡的幸福,我想要守护这些幸福,若是不尽全力,我于心不安啊!”

公冶善闻言,不禁摇了摇头,他是没法劝说周天行了。

杜若也是无奈叹道:“真拿你没办法!那等我和公冶长老忙完手头的事情,帮你一切改良耕犁吧!”

周天行笑着拒绝道:“不必了,我怎么说也是墨家弟子,锻造改良也是我应该学习的本事,哪里还用麻烦你们啊!”

杜若还想劝说,却被公冶善拦了下来。

公冶善看着周天行,颇为认可的说道:“天行说的对!他如今也是墨家弟子,言行皆贯彻我墨家之道,我们应当支持他,而不是总想着帮助他!”

杜若闻言,只能无奈作罢,对周天行叮嘱道:“我不是不支持你,但你总要照顾一下自己的身体,不能再这么废寝忘食的锻造了,当心没得能到明天春天,你就把自己先累倒了!”

周天行点头答允,然后举起已经完成淬火的耕犁,喜悦道:“放心,我知道劳逸结合的!只是心中想到许多灵感,不付诸实现的话,心里不踏实!就比如这个全新改良的耕犁,经过我的改造后,可以用最省力的方式犁地,将开荒的效率提升到最高!”

杜若与公冶善对此并无质疑,周天行虽然是刚学习锻造没多久,但他对力的掌控和理解,是没人能够与之相提媲美的!

见周天行放下耕犁后,又转身在锻造炉前敲敲打打后,杜若只好和公冶善默默退了出去。

走到院外后,公冶善一脸担忧的说道:“钜子大人,天行的性情,最近变了很多啊!该不会是有什么心事吧?”

杜若叹道:“其实他这是和旧日做了一个了断,放下了往日的心事,才能迎来全新的自我!”

公冶善闻言,才放心的点了点头。

杜若忽然想起了什么,转头向私下望去,茫然道:“这些天,好像很少看到墨璇师姐啊!她是有什么任务外出了吗?”

公冶善摇头道:“最近天机城内并无任务,或许她是在外面接了暗杀任务,因为我听说最近有一位大官途径周围的县城,并且出行一向神神秘秘的,听上去倒像是没少做亏心事的样子!

墨家弟子一向有惩奸除恶,劫富济贫的志向,接几个任务,杀两个贪官,外出几天也是常有的事情!”

杜若点了点头,叹道:“希望墨璇师姐一路顺利,可不要有什么危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