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 夜王(4)

梅德兰荣耀历一三八零年一月一日。

德伦帝国海德拉宫的新年庆典草草散场,所有宾客离开海德拉宫的时候,无不面色诡异。

乔泼在乔治头上的那一杯啤酒,已经没人关心。

几乎所有宾客,都在讨论蒂法。

蒂法的美丽,蒂法的学识,蒂法的爵位,蒂法的家世……当然,重中之重,是蒂法可怕的力量。

乔治是冰海王国的皇太孙,是冰海王国皇室耗费无数资源精心培养的精英继承人。

他的实力,绝对不弱。

在超凡六阶中,绝对属于巅峰级的水准。

可是他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蒂法轻轻一把拗断了手臂!

好可怕的蒂法!

好恐怖的力量!

毫无疑问,这次的新年庆典,以及蒂法在这次庆典上的表现,会成为梅德兰大陆各国贵族圈子的头条谈资,未来好几年内,都会有贵族津津乐道今天的事情。

海德拉宫的南门,乔站在巨大的宫门门洞中,双手叉腰,阴沉着脸看着快速离去的冰海王国众人。

乔治被当众重伤,被蒂法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一把拗断了手臂,这不仅仅是乔治自己丢尽了面子,更是让整个冰海王国面上无光。

半刻钟前,冰海王国驻德伦帝国大使多利当众宣布,今天德伦帝国施加给乔治的‘一切侮辱’,冰海王国都将用最强的手段加以回击。

所有人心中都冒出了一个词——‘战争’!

而作为这一场战争的导火索,蒂法和乔这一对儿姐弟,毫无疑问将在梅德兰各国的历史书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你在想什么?乔?”玛丽老太太站在乔身边,双手捧着一个小圆蛋糕,一小口一小口的啃着。

她满是皱纹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

对于刚才发生的一切,她感到满意。

无论是乔的那一杯啤酒,还是蒂法拗断了乔治的手臂。

“我想,弄死这个小白脸。”乔咬着牙,阴恻恻的低声嘟囔着:“我想弄死他……现在的图伦港,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啊,这可不行。”玛丽老太太张开嘴,将小半个小圆蛋糕一口吞了下去。她轻轻的拍了拍乔的胳膊,柔声道:“你泼了他一脸,蒂法拗断了他的手臂,后果已经很严重。”

“如果杀了他……大家都没准备好。”玛丽老太太轻声道:“大家都没准备好。乔治这孩子,他就算是要死,也要死得比较有价值一点。”

“大家都没准备好?没准备好什么?”乔好奇的看着玛丽老太太。

“准备好像一群野狗一样,撕破脸大打出手啰!”玛丽老太太微笑着摇摇头:“如果你现在能读到军事大学三年级的话,你们的导师,一定会在课堂上对你讲相关的问题。”

乔眨巴着眼睛。

梅林总管带着一丝冷风快步走了过来,他走到了乔面前,眼角余光飞快的瞥了一眼玛丽老太太,然后肃然抬头,很认真的看着乔说道:“乔·冯·威图侯爵,马塔殿下让我给你说一声,图伦港传回来了消息……您的母亲安然无恙,威图家的宅邸,没有受到任何破坏。”

“意图突袭您家的冰海王国的队伍,被罗斯公爵埋下的一百吨新式炸药炸成了灰。”

乔的眼角一阵乱跳!

他献给萨利安的图纸中,那种新式炸药?

罗斯公爵,一次动用了一百吨?

那是……那是……那得……多大的杀伤力?

“五名超凡六阶的冰海王国巨妖骑士被大爆炸重伤,被罗斯公爵亲自生擒活捉。”

梅林总管沉声道:“图伦港已经戒严。三十个新编的海军陆战队师已经武装起来,克劳德等三个行省的地方驻军,正在向图伦港增援。”

“你不用担心图伦港的安全,不用担心你家族的安全,不用担心你母亲的安全。”

梅林总管认认真真的向乔传达了一番图伦港如今的局势,然后他肃然说道:“马塔殿下能够理解你刚才的激愤……所以,你的行为,他能够理解。”

“马塔殿下也能理解蒂法侯爵的愤怒,所以,刚才她打伤乔治皇子这样的失礼行为,同样不会受到任何的惩罚。”

“嗯,今天是一月一日。”

“从今天开始,马塔殿下说,请您老实本分的留守阿波菲斯宫,在军事大学新学期开学之前,您不被允许踏出阿波菲斯宫半步!”

乔瞪大了眼睛,狠狠的盯着梅林总管:“是害怕我去找那群冰海小白脸的麻烦么?”

梅林总管抿了抿嘴,然后咧嘴微笑。

满脸通红,一脸酒气的费迪南歪歪斜斜的,在几个海德拉秘卫的伴随下,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他看到站在宫门门洞阴影中的乔,猛地鼓掌大叫起来:“哇哦,干得漂亮,哈,乔,你泼了乔治那混蛋一脸?”

“啊,乔治那小-杂-碎,就和他父亲一样,都长了一副欠扁的模样……啊,当年我约着他的父亲在黑松林里打鹿,我给你说,我偷偷的找机会,在他父亲的屁股上捅了一匕首……”

“嘿嘿,一直到现在,那个蠢货都以为,是自己摔了一下,不小心坐在了掉落的匕首上。”

“哈哈哈,如果不是我自己说出来,没人知道,是我给了他的屁股一刀!”

“不过,他的母亲倒是长得又白又嫩,尤其是-胸-脯……”

玛丽老太太眯着眼,阴着脸,慢悠悠的从乔身后转了出来。

费迪南猛不丁看到玛丽老太太,他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浑身的酒精瞬间变成了冷汗喷了出来……他猛地转过身,几乎将整个手掌塞进了自己的嘴里,然后伸出手指,狠狠在自己的嗓子眼掏了一把。

‘哇’!

费迪南在海德拉宫的宫门门洞里大口大口的呕吐起来,他低着头吐了好久,然后直起身,摇摇摆摆的,踉跄着向前走了几步,然后一脑袋栽倒在地上。

“啊,我喝多了,我刚才,说了什么?那都是酒后的胡话……你们,不要当真!”

费迪南翻着白眼,絮絮叨叨的嘟囔了几句,然后就这么躺在地上睡了过去。

几个海德拉秘卫一把扶起了费迪南。

费迪南的脑袋耷拉着,脖子拉得老长老长,随着海德拉秘卫们的动作,他的脑袋挂在长长的脖子上左右晃动着,就好像一只刚刚被杀死的鸭子。

玛丽老太太双手缩在袖子里,用力的握紧了双拳。

她突然朝着乔笑了起来:“乔,大学城放假了,酒馆的生意不怎么好,没什么客人……我舍不得薇玛那小丫头,他们过几天就要回图伦港了。”

“啊,我去阿波菲斯宫,帮你做几天饭吧……顺便,我帮你的厨师提升提升手艺!”

乔的眼睛一亮。

他一把抱起了玛丽老太太,搂着她原地狂转了几圈:“哈哈哈,是真的么?那就太棒了……不过,我的饭量有点大,您每天起码要给我准备普通人十倍以上的食物。”

“啊,亲爱的老祖母,和您谈薪水什么的,那是侮辱我和您的感情……有兴趣将老祖母酒馆扩张一下么?唔,趁着大学城放假,我注资您的酒馆,将您酒馆变成三层楼,然后,每一层的面积都变成现在的三倍大小?”

乔得意洋洋的欢呼着。

玛丽老太太眉开眼笑的拍打着他的脑袋:“小混蛋,哈,那就这么说好了……买下左右邻居家的店面,然后改成三层楼!”

梅林总管瞪大眼,一脸见鬼的看着乔搂着玛丽老太太原地乱转。

而刚刚‘醉死过去’的费迪南,则是猛地抬起头,一脸惊悚的看向了被乔搂在怀里的玛丽老太太。

开什么玩笑?

她要去阿波菲斯宫做厨娘?

他一定在做噩梦。

没错。

一定是自己喝多了,他如今一定身处噩梦之中!

高空中,一条战争飞艇从南方呼啸而来。

海德拉堡上空的乌云已经被驱散,天空中不见丝毫云彩,整个天空就好像一块润泽的青色水晶,视野极好,可视度极高。

这条巨型战争飞艇喷吐着蒸汽,拉着长长的气尾从南方飞驰而来。

它在三万尺的高空飞行,但是地面上所有人都能清楚的看到它急速飞驰,而且快速下降的庞大身影。

越是靠近海德拉宫,这架飞艇就越是下降得快。

距离海德拉宫还有不到半里地,这架巨型飞艇已经落到了离地不到千尺的高度。

一名身上裹着短斗篷的帝国军少将猛地从吊舱中一跃而下,他重重的落在了海德拉宫的南门口,然后大声的吼叫起来:“南边,四十三里,皇家专列倾覆……专列中所有护卫,连带三十名宫廷骑士、四名海德拉秘卫,全部……全部被杀!”

正转圈圈的乔骤然停了下来。

被乔搂在怀里转圈圈的玛丽老太太身体骤然一僵。

梅林总管的脸色变得漆黑一片,他双眼充血,就好像要吃人一般,恶狠狠的看向了传来噩耗的少将。

就连装死的费迪南,他也一脸骇然的挺直了身体。

四名海德拉秘卫被杀?

这是……这是多少年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就算前些年,德伦帝国从卢西亚帝国手中,将大粮仓鲁莱大平原强占下来的那一场战争中,也只有五阶将领战死,一名六阶的战力都没有损失!

一下损失四名海德拉秘卫?

无论这事情是谁做的,这件事情……没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