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 第七层的隐秘

前一刻,话音还在耳边。

下一刻,独自一人登岛的艾文几个纵跃之间,已经来到一群铁壁骑士的身前。

至于其他人则全都选择留在了船上。

作为一位久居“破碎星海”的被驱逐巫师,上位巫师杰罗斯对所有的真神教会都没有任何好感,丝毫不准备插手他们之间的争斗。

剩下的人里面,无论哪一个跟教会之间的关系都不算亲近,在大局已定的前提下似乎也没有什么套近乎的必要。

而艾文本人虽然仗义出手,但言语中对这帮家伙也有些挖苦。

当初“铁壁骑士”刚刚来到新大陆的时候,他可是专门找安布鲁斯这个“熟人”试探过“现身于这个时代的时钟.……”是什么意思的。

然而。

可能是因为教会的任务守则,安布鲁斯当时并没有向他透露丝毫内情。

后来没多长时间艾文就从“都灵大图书馆”和杰罗斯那里得到了关于【时钟塔】的切实消息,也就没有再怎么去关注他们。

虽然也能理解他们的选择。

“黑铁十字教会”毕竟是物质世界最顶尖的势力之一,在本身战力不缺的情况下,如果叫上自己这个还算有点实力的编外人员,到时候万一得到教会志在必得的战利品到底该怎么分配?

但心里终归还是有些不满的。

哐!哐!哐!……

以持有圣剑的巅峰大骑士麦考利·奥斯顿为首,一众铁壁骑士们齐齐以拳捶胸低头行礼,并且诚挚道谢:“圣艾文阁下,日安!感谢您的支援!女神与您同在!”

特别是作为此次行动的骑士长,麦考利自然也听过安布鲁斯的汇报,此时满脸恭敬权当没有听出艾文口中的揶揄。

看着这群行动整齐划一虽然没有“银骑士”那样“迷信”到几乎没有自我,但心里大多数时候也只有信仰和任务的铁壁骑士,艾文顿感无趣,随意摆摆手:

“行吧,回头你们别忘了给我把差旅费、误工费、军火费……报销就行……嗯?”

账单还没有报完,却豁然回头看向那片依旧火光缭绕烟尘弥漫的地方。

噼里啪啦……

刚刚被炸上天的海量沙土、碎石,这个时候才渐渐从高空中重新砸落下来。

当初即使在轰炸冠名魔怪“讥嘲的隧道觅食者”皮克曼的时候,也没有奢侈到使用总重量达到四吨的高能黑索金。

全都是因为刚刚道格拉斯的样子实在是太过拉风.……咳,是太过嚣张,一不小心手滑就多丢出来了几颗。

后果就是。

爆炸的核心区域弹坑叠着弹坑,几乎已经炸穿了地层,让这座漂流岛的中央多出了一个渐渐开始涨水的小型湖泊。

但是这却不是艾文惊讶的地方。

哒.……

在他的注视下,一只穿着破烂钢靴黑漆漆的脚,竟然从烟尘中踏了出来!

巅峰大骑士道格莱斯作为一位隶属于“黑翼之神”的圣骑士,超凡特质虽然确实与这柄神器长剑有所契合。

但在其中蕴藏的【商业】、【法律】、【富饶】等权能,真正蜕变为【资本】之前,他也只能使用其中最基本的力量。

即使如此。

作为一柄神明本身用来战斗的真正【神器】,而不仅仅是曾经使用过的,凝结了神明部分力量和传说的【圣剑】,这件武器的威能也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之上。

因为区区一个三阶巅峰大骑士道格莱斯,竟然在这样的攻击中还能存活下来!

这个时候,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的道格拉斯头顶,一只虚幻的巨大金色天平静静漂浮在半空中。

天平造型古朴几乎没有一丝多余的装饰。

一端是浓稠如同蜂蜜的金色液体,不断翻滚着注入道格莱斯的身体。而另一端,则是一柄尖端刻画着松鼠正在渐渐消融的长矛【圣矛·拉塔托斯克】。

这便是神器【天秤均衡圣剑】的最核能能力,也是连“黑翼之神”都垂涎已久的衍生权能——【财富就是力量】!

不过,虽然相当于是献祭了一件宝贵的神赐武器,才换来了堪比正常封号骑士在四阶极限时才能拥有的力量。

道格拉斯却也被迫同样发动了激发一切潜力的【牺牲】,才得以真正撑过那场毁天灭地的大爆炸,没有让付出巨大牺牲才换来的【天秤均衡圣剑】落到敌方的手中。

此时道格拉斯浑身赤红色的斗气光焰窜起近五米高,身体表面却好像没有完全凝固的岩浆一般,道道皲裂下是隐隐透出的血光,但他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却依旧在笑:

“呼哧.……呼哧……注定堕落的王权、‘黑铁十字教会’、还有加略特,让伟大的‘杀戮天使’都痛恨的凡人,你们的好日子没有多久了!啊哈哈哈……咳咳……”

不想再听败犬的哀鸣,同为巅峰大骑士的麦考利·奥斯顿挥舞着手中的【圣剑·阿德拉斯特】便冲了上去。

“如果不是您!是谁领导了山巅的集会?如果不是您!是谁说出了月亮的年龄?如果不是您!是谁安抚了太阳的躁动?”

随着圣骑士的吟诵,白金色的炽烈光华已经开始在剑尖闪耀吞吐。为了防止“背誓者”的临死反扑,他已经使出全力力求一击必杀。

却见道格拉斯抬起头来看着他轻蔑一笑,借用献祭得来的最后力量,张口缓缓吐出一个词:

“权能·掠夺!”

嘭——

这位巅峰大骑士的身体迅速燃烧殆尽,和他的那些部下们一样眨眼便化作了飞灰。

而那柄造型奇异如同天秤般的神器长剑,却已经在道格拉斯倾尽一切力量借用而来的主神权能作用下,好像塌缩般瞬间消失在了【时钟塔】第六层,不知所踪。

显然,之前他强撑着没有在大爆炸中死去,为的就是这一刻!

“混蛋!”

最终扑空的麦考利却也只能无可奈何地愤愤将圣剑还剑归鞘。

虽然此次进入【时钟塔】的“背誓者”已经全灭,但他们这群损失不大的“铁壁骑士”身上肩负的任务,终归还是彻底失败了。

可以预见,在得到【天秤均衡圣剑】的帮助之后,可能用不了多长时间【王权】就会开始受到【资本】的迅猛冲击。

旁边连他们到底在争夺什么东西都不清楚的艾文,无所谓地耸耸肩,丝毫感受不到铁壁骑士们的心情。

能出手保住这群家伙的性命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不过,在神器消失的同时。

可能是因为先前奥丽维娅发动的【碎星】,以及艾文刚才的【正义铁拳】摧毁了太多的宝物,它们同样被判定为已经被取走。

终于触发了第六层“巨人之眼”游戏结束的那道红线。

从第一个人登岛开始,全部时间加起来连半个小时都不到,一个个还在奋战中的人影、战舰已经身不由己地消失在空气中。

尤其是第三座岛屿上,那些最遵守规则老老实实向前推进的超凡者们,大多数却是连一件宝物都没有收获就被送了出去。

堪称血亏!

嘭——

水花四溅。

那艘连名字都没有起的快速巡航舰,也被【时钟塔】判定为了艾文一行的战利品,跟着他们一起来到了外面的世界,深邃的“大海疮疤”斐查兹海渊。

然而。

除了船上那些消散一空的英灵之外,他们却是在第一时间就发现船上少了两个人。

“嗯?艾文和米兰去了哪里?”……

【时钟塔】第七层。

充满昏黄色诡异光芒的世界中央,是一座延伸到天空深处几乎看不到顶端的瘦长山壁。

山壁底部的中间则是一座外表七分像虫三分像人的巨型面部浮雕。

仿佛被黄昏永久统治的黯淡天空中,悬浮着成百上千座如同山峰一样高大的十字架,灰白色的石质仿佛是一座座给巨人准备的墓碑。

地面上。

三百六十四位身高十米,头戴各个时代的巨型金质王冠,身披布袍手持巨剑的巨大骷髅,围绕着石壁站成一个圆环,如同亘古的看守者。

但在圆环最中间的位置,却出现了一个容许通行的豁口。

它们的风格与【亵渎蚁后】一致,兼具神圣的美感和亵渎的污浊。

只不过这些巨型骷髅是左右对称,一半是布满风霜却泛着淡金色的骷髅身体,另一半则是破碎的带着血肉的昆虫甲壳。

在那副巨大的脸庞面前。

由作为法职的“亵渎教徒”埃克曲瓦布设了繁复的仪轨,而仪轨中间摆放的则是由大骑士“冷面”巴尔杰带进来的属于真神“黑翼之神”的一枚.……神力结晶!

虽然只有不起眼的一点点黑红色晶体物,却因为真神至高无上的位格,其中隐藏着这个纪元中世界根源内部最深层的秘密。

打个比方,就是一座负责看守王宫的守卫者,悄悄将王宫大门的钥匙交给了一群盗匪,并且给他们提供宫廷管理者的服饰,给他们讲解王宫中的各种规矩,让他们能够伪装成这座王宫内部的“自己人”。

进而实现不可告人的秘密。

其实不仅仅是这里正在沉睡的不知名古神,如果没有一位真神的帮助,物质世界中其他那些已经渐渐活跃的古神,想要真正融入到新纪元中的物质世界还不知道需要多久。

至于,那位已经站在世界顶点的存在为什么会干这种事情?

暂时不得而知。

但是就算是祂麾下最无脑的信奉者也非常清楚,这必然能够给“黑翼之神”带来外人难以想象的巨大好处。

看着已经消耗了一小半的神力结晶和巨型浮雕渐渐抖动的眼皮,负责这件事情的两个人心中无比振奋:

“快了!伟大的混沌蠕虫、钻星者、地底之主修德·梅尔马上就要醒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