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1章 花海与暴乱

咚!咚!咚!……

两个身高超过两米在龙脉族群中也称得上魁梧的男性龙人,赤膊上阵扬起鼓槌奋力敲响了巨石祭坛上架设的雷牛皮大鼓。

雷鸣般的鼓声远远传遍了整片大绿洲,甚至余音还在旷远的荒漠中久久回荡,连那种古怪的吸音特性都对它不起作用。

在这片五千平方公里的庞大绿洲中,生活着大约两千名龙人。

虽然同等规模的土地至少足以供养三万人以上的人类,但因为龙人对资源可怕的消耗速度,对他们来说这里差不多已经达到了供养能力的极限。

最关键的是。

生活在这里的龙人没有人类大航海的条件,就算资源不够也能不断向已知世界边缘开拓,去发现、掠夺更多的土地和资源。

哪怕还有其他一些零零散散的小群落分布在广袤的“遗忘荒漠”各处,但每一个龙人都十分清楚。在无法离开【冥府】的前提下,他们的资源上限已经被完全锁死了,这里就是他们最后的家园!

而来自神明的恩赐则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包括:力量(血脉纯化)、扩大绿洲(水源)、知识(农业、医药、养殖)……

所以在这片对大多数生灵都是禁区的【冥府】中,龙人们生产、生活的一切重心都是围绕着如何去祭祀讨好神明而进行。

也不知道这种设计,当初是不是那位神明有意为之,总之此间的每一位龙人都是最虔诚的信徒。

当然,虽然没有什么外敌却不意味着他们的实力就不强。

龙人跟物质世界各国王室的嫡系后裔差不多,大多数人通常在成年之后就能自然成长到二阶超凡,但是三阶作为一道门槛依旧是千难万难。

而且他们没有人类骑士的传承,三阶之后已经改走意志之路。

龙人受益于血脉也受限于血脉,实力增长主要看天赋和年龄两项指标,三阶超凡在这里同样是凤毛麟角。

毕竟,就算是纯血影龙成年后也不过是四阶,亚龙种海龙成年后也不过就是三阶的程度而已,更何况只是区区一群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龙脉的低级龙人?

随着鼓声回响。

祭祀的人群已经渐渐聚拢到了城市最中心的巨石祭坛附近,这是每年春季、秋季都会各举行一次的盛典,没有人敢怠慢。

这最后时刻的到来,比安琪一开始预计的还要快。

却是因为原本的祭祀仪式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她这个乱入者不过是意外才成为了祭祀的主菜。

距离祭坛不远处,一座由手持黑曜石长矛的女性龙人把守,整体还算干净的岩石囚室中。

安琪轻轻捧起一只装着宝贵清水的陶罐,这是她身为压轴祭品仅有的补给,不过她却没有拿来喝,而是缓缓倒在了墙角三株矮小植物的根系上。

涓涓……

这是三株草本植物,高约三十厘米。茎杆笔直是粗糙的紫褐色,长着卵形的肥厚绿色叶片,钟形的蓝紫色花朵,看起来跟普通观赏植物差不多。

但安琪看着它们的眼神却像是在看无价之宝。

这种叫【龙胆草】的植物,本质上确实只是普通植物,而且在整个物质世界都分布极广。

但它们却有一种不同凡俗,针对性极强的功效。

对龙脉生物来说,它是一种天然的兴奋剂和强壮剂,跟人类世界应用极广,原产自南大陆的恰特草、产自新大陆的古柯叶,作用差不多。

也被龙人广泛拿来充当制作烟叶或者酿酒的辅料,因为龙脉强大的身体抗性,自然界中的普通事物根本就达不到刺激他们的效果,必需这种特殊植物的辅助不可。

但就是这种特性却被已经失去“魔法口袋”手段有限的安琪,视作自己最后的机会。

她在囚牢的砖缝中发现了两粒微尘般的种子之后,便开始趁着定期过来巡视的守卫不注意,飞快动手对它们进行催化培植、诱导异变。

当初。

安琪在刚刚转换“生命树冥想法”的时候就能让整个花园的花朵瞬间开放,学徒阶段更能利用【类法术·复苏】在极短的时间内,培育出【巫师捕蝇草】这种强大的超凡植物。

晋升正式巫师之后,她又获得了两缕灵性本源补益,现在的能力与当初更是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用一个下午外加一晚上的时间,她已经让最初的两粒种子繁衍了上百代,其中作为主要有效成分的一种生物碱浓度和穿透性更是增长了近千倍。

即使只是一种还没有人工提纯的原材料,也已经化作了只针对龙脉的毒剂。

若非【龙胆草】完全受到她的控制,没有让气味溢散出去,此时说不定已经引起了囚室不远处那位三阶女龙人的注意。

再强的凡俗植物毒剂也不可能伤到这种等级的超凡生物。

最后三株【龙胆草】成熟后自动枯萎,种子则被安琪在第一时间收集起来。

它们的种子细小,千粒总重才不过约24毫克。

这个时候,她的手中已经一共收集了十万粒,但总重量实际也只有不到3克,藏在身上由“毒液”变化出来的隐蔽小口袋里,别人根本就发现不了。

也是她最后自救的希望。

安琪坚信,老师此时一定已经在寻找自己的路上,她可不想让艾文最后只找到一具尸体,甚至被献祭之后连尸体都没有。

那就太可怜了。

忽然。

嘭——

两个女性龙人打开房门走了进来,放下一只装满清水的石槽,丢给安琪一件白色的麻布长袍,声音冷肃:

“祭品!自己把自己洗干净,然后换上这件衣服,如果不合作,我们会亲自动手帮你。”……

作为大绿洲仅有的两位三阶龙人,也是地位最高的正副首领。

海皇龙人安德里亚斯、风暴龙人雷奥妮已经换上了华美的祭服,早早登上了巨石祭坛的最高处。

大绿洲中不分男女老幼同样换上了最隆重的服饰,肃穆地等待在祭坛前的广场上。

天空中原本晦暗的太阳,在此时都明显多了几分明媚的意味。

因为龙人承担了一部分【冥府】管理者的职责,跟那些黑色崖鹰萨满的关系就像是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的关系差不多,暂时调整一下亮度也只是基操而已。

代价就是那些只能游荡在无边“遗忘沙漠”中的鬼魂,在阳光下更加痛苦了而已。

随着日晷的影子渐渐移动,紧盯着这里的首领安德里亚斯用力敲响了手边的铜锣。

锵——

祭祀仪式正式开始。

熊熊的火焰已经燃起,一样样祭品被龙人们恭敬地送上了巨石祭坛,精挑细选的粮食、活牛、瓜果.……却没有任何不可再生的东西。

而作为这次祭祀的压轴祭品。

沐浴之后银色长发散落在背后,只穿着一件纯白色麻布袍子的安琪。重新被铭刻着咒文的青铜铐锁反锁住双手,赤着白皙的双足跪坐在一只硕大的金盘上。

由四个高大的女性龙人武士十分隆重地高高举过头顶,穿过人群中间宽阔的大道,一路送到祭坛之上。

在有些明媚味道的阳光下,纯洁的15岁少女整个身体都好像笼罩着一层蒙蒙的圣光。

大绿洲的居民们抬起头来,狂热地向这只即将献祭给神明的圣洁羊羔送上注目礼。

不过在他们眼中,看到的不是楚楚可怜的无辜少女,而是他们今年的水源、收成、健康成长的后代等等渴望的一切。

身处【冥府】物质并不富裕的龙人,对其他不相干的人没有多余的怜悯之心,反正牺牲的是别人,享受好处的是自己,不是吗?

就连昨天刚刚被安琪拯救的那个伤者多罗克,脸上的表情与身边的人也毫无二致。

这个时候。

却没有人注意到女孩儿身上那件白色的布袍,好像比绿洲中正常的工艺水平要稍微细腻了一些。更没有人注意到,随着金盘移动,一路上有无法计数的细小颗粒随风播撒,笼罩了整片祭祀的广场。

跪坐在金盘上,在别人眼中貌似已经是待宰羔羊的安琪,眼睛注视着狂热的人群,脸上却是没有什么表情。

这段时间,那个名叫雷奥妮的三阶女性龙人全程坐镇在囚室之外,没有给她任何机会。

不过,在人群聚集的时候,使用【龙胆草】的效果说不定会更好。

安琪前段时间整天混迹在军营和海盗团那样的地方,耳濡目染之下,这些龙人的防御网络在她眼中简直就跟原始人没有什么区别。

只要能够制造出大规模的混乱,让两位三阶自顾不暇,凭借身上这件顶配版本的“毒液”战甲,她也有信心能够安全逃出这里。

毕竟就算再怎么严密高明的防御体系,如果不经过实战检验都可能存在意想不到的漏洞,更何况是这些连排兵布阵可能都是跟阿特利安人学的龙人了。

龙人的祭祀仪式不以任何人意志为转移地按时开始。

安琪也不喊不叫,表现地十分驯服,静静等待着那个机会。

一位龙脉术士登上祭坛,手捧一本布满细密鳞片的魔法书,高声咏唱着祷词:

“至圣!漆黑之龙,龙脉的始祖,守护【冥河】的高贵龙王尼德霍格……”

强大的魔法书《巨龙盟约》,除了作为祭祀仪式的核心之外,其中还记录着一部分现存于世的强大巨龙(成年后即是四阶)对应的名号、习性、喜好、公共印契.……

随着咏唱进行,一种宏大庄严的气氛笼罩了祭坛,橙红色的火苗开始乱窜,仿佛有凌乱的风从四面八方向着这里聚集而来。

这个时候。

所有人都已经单膝跪地,深深垂下自己的头颅,就算是祭坛的守卫者以及两位三阶的强大首领都不例外。

可能是因为安琪一直表现出来的配合态度,没人觉得这煮熟的鸭子还能飞了。

“机会!”

安琪清冷的大眼睛微微一亮,身上看似简单的布袍无风自动,飞快漫延向她的整个身体,眨眼功夫已经变成了一件贴身的深蓝色“毒液”战甲。

除了集成力量增幅、毒液刀剑、毒液护甲、自动修复、低级智能、菌株语言等等功能外,还有强大的维生系统和拟态能力,可以灵活地变成各种服饰、装备。

原本的麻布长袍早就被“毒液”分解掉,并且变成了长袍的样子。

随后,双手腕部“毒液”堆积变成了一只绞钳的模样。

咔嚓!

抑制超凡能力的青铜铐锁应声而断。

安琪娇小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空气中的同时,被铐锁封禁的力量已经重新恢复。

flo——

安琪双眼精神灵光闪烁,毫无怜悯地吐出一句蕴藏着无限生机的咒言。

【巫术·活性化植物】

无形的光波以祭坛为中心飞速扩散开去。

朵朵朵.……

快到能听到花朵盛开的声音。

一丛又一丛颜色鲜艳的改良【龙胆草】从每一个龙人的身边生长出来,甚至有很多就在某人的衣服上生根发芽。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顷刻之间,祭坛之前已经变成了一片蓝紫色的花海!

一种奇异的香气几乎充斥了大绿洲每一个角落。

嗅嗅……

“这是什么味道?”

嗅觉最敏锐的两位首领霍然抬头,向脚下望去。

下一刻。

“哈哈哈,副首领雷奥妮是属于我的!!!”

虽着祭坛下方一声狂呼,掀开了暴乱的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