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发现

作为颇有权势的大太监,刘喜手下能干的不少,一部分人负责询问在场宫人,一部分人则以废井为重点展开查探。

询问宫人这边没有什么进展,搜查周围的一个小内侍则发现了异常。

“这是什么?”

阳光下,横伸的花枝间有东西闪闪发亮。

他拨开花叶,把那亮晶晶的东西取下来。

是一只小小的红珊瑚耳坠。

小内侍立刻禀报刘喜:“督主,小的发现了这个。”

“呈上来。”

小内侍把珊瑚耳饰呈到刘喜面前。

刘喜用一方雪白的帕子把耳坠拿起来,对着阳光打量。

阳光疏透,小小的珊瑚耳坠莹润艳丽。

刘喜眯了眯眼,问:“在哪儿发现的?”

“就是那边的树枝上挂着。”小内侍伸手一指。

“带路。”

小内侍领着刘喜来到那株树旁。

那是一株离废井数丈远的桂树,这个时节依然枝叶青翠。

刘喜往树后站了站,从这个位置望向废井,正好能瞧得清清楚楚。

“这耳坠是挂在哪里的?”

小内侍指着一根横伸的花枝道:“这里。”

刘喜伸手搭上那根花枝,估计了一下高度。

挂住耳坠的花枝应该到站在这里的人耳边的位置,而这个位置比他的耳朵还要高一些。

刘喜推测,站在这里的人应该是一名个头高挑的女子。

宫中处处讲规矩,这样的红珊瑚耳坠可不是一名普通宫女能戴的。

刘喜是庆春帝最器重的内侍,过眼的好东西无数,一眼就看出这只珊瑚珠耳坠的品质。

不好不坏,它的主人最有可能是低阶嫔妃,或者有脸面的女官。

而嫔妃或者女官佩戴的首饰,绝大多数都记录在册。

“请尚服女官来。”

不多时,一名三十左右的女子来到刘喜面前,屈膝行礼。

“孙姑姑不必多礼。”刘喜把珊瑚珠耳坠拿给她看,“你对这耳坠可有印象?”

尚服女官看了一眼,实话实说:“这珊瑚耳坠比较寻常,我没有多少印象,公公不如叫司饰女官前来一问。”

刘喜很快命人传来司饰女官。

司饰女官拿着珊瑚珠耳坠打量一会儿,迟疑道:“看样式成色是今年贵妃寿辰时给才人、选侍的赏赐。”

“所有才人、选侍都有吗?”刘喜问。

司饰女官点头:“都有。”

刘喜立刻吩咐人去请才人、选侍过来。

整个后宫,才人、选侍加起来共十六人。

到这时这些低阶嫔妃都听说出事了,被请来后个个神色不安,不敢高声谈论。

“相信各位贵人都听说了,贵妃娘娘养的白猫出了事,皇上命咱家彻查,还望各位贵人配合。”刘喜环视众人,沉声道。

众女一听便炸开了锅。

“贵妃娘娘的白猫出事为何叫我来呀,我一整日都没踏出过屋门。”

“是呀,这两日我有些不舒坦,也没出去过呢,好好的怎么与这事扯上关系了?”

听着七嘴八舌的议论,刘喜面色一沉:“贵人们请安静!这事呢是皇上交代要一查到底的,因为现在查到的线索与贵人们有些关联,所以才把各位请了过来。”

“怎么会与我们有关联呐?”一名才人壮着胆子问。

对于这些低阶嫔妃来说,大太监刘喜是不敢得罪的存在。

“请各位贵人以八人为一队排成两队,面对面而站。”

众女犹犹豫豫,依言站好。

刘喜示意一名内侍拿着珊瑚珠耳坠请众女一一过目,暗暗记下各人反应。

等内侍返回来,刘喜扬声问:“各位贵人都看清楚了吧?”

众女点头。

“咱家问过司饰女官,这种珊瑚珠耳饰你们都有一对,现在就请各位贵人把珊瑚珠耳坠拿出来吧。”刘喜说着,点出几名嫔妃,“三位贵人可以暂时等在一旁。”

这三人耳朵上恰好戴着珊瑚珠耳坠,随着动作红艳艳的珠子微微晃动,给秀美的面庞更添美丽。

三人听刘喜这么说,神情明显放松下来。

剩下十三人神色各异,在刘喜的催促下打发宫婢回屋去取耳坠。

刘喜耐心等着,去取耳坠的宫婢陆续回返,一一把耳坠交到他这里。

到最后,只有两名宫婢空手而回。

“王才人,赵选侍,能不能说说你们的珊瑚珠耳坠在哪里?”

随着刘喜发问,二人神色越发紧张。

王才人垂眸道:“有一日戴着,丢了一只,就收起来了。”

刘喜面色微沉:“既然这样,刚才为何不说。”

王才人紧了紧手中帕子,颤声道:“我想着让宫女回去找找,兴许就找到了呢。”

刘喜面无表情看向赵选侍:“那赵选侍呢?”

“我也是不小心丢了一只,与王姐姐想的一样……”

“二位的耳坠是什么时候丢的?”

“三个月前。”王才人道。

“我是半个月前丢的。”赵选侍跟着道。

刘喜凉凉一笑:“二位贵人不会以为这么说就能撇清吧?咱家问过了,三日前园中花木才修理过,而这只耳坠今日被人发现挂住桂树上——”

他举了举被内侍发现的那只耳坠:“所以二位贵人中定然有一位撒了慌。”

“我没有撒谎!”二人异口同声否认。

刘喜一声冷笑:“二位贵人都说丢了一只耳坠,那么另一只耳坠定然还在。小路子、小真子,你们这就随两位贵人的宫婢去把另一只耳坠取来。”

“是。”

又是令人煎熬的漫长等待,四人返回。

“督主。”小路子与小真子把带回来的珊瑚珠耳坠呈到刘喜面前。

刘喜拿起其中一只,仔仔细细与手上那只比对,然后再比较另一只。

这些嫔妃得到的珊瑚珠耳坠看起来都一样,可当真的放到一起对比,颜色、大小、样式终归有细微差异。

而同一对耳坠的差异就很小了,几乎肉眼难辨。

刘喜拿着一对耳坠,走到赵选侍面前。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赵选侍,能说说你的耳坠为何会出现在废井附近吗?”

赵选侍早在刘喜仔细比对手中耳坠与她和王才人的耳坠时就变了脸色。

面对刘喜的质问,她的慌乱恐惧无法掩饰:“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来人,把赵选侍拿下!”刘喜看着赵选侍冷笑,“既然赵选侍不想对咱家说,那就到皇上面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