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 第四化的雏形!

站在青山上的苏铭,眼眸深处映衬出了那个站在星空之中的成熟男子。

眸光对视。

他从这双目光之中看出了很多很多的东西。

嗡~

下一瞬,星空之中的人已经转身离开。

从始至终陈希象都和苏铭没有交流过,但却在那一瞬间,两人内心互相都传递了一些东西,眸光的碰撞,同族血脉的相连,有些东西不必言说。

看着那位‘族长’离开。

呼~

苏铭缓缓在大青山上呼出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身后的秃毛鹤,喃喃道:

“最后的时刻就快要来了。”

而另一边。

陈希象故意显露出一丝气息让苏铭发现之后,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他转身跨域了星空,重新回到了那颗紫色的大星之上盘坐,开始最后这几十年之中的最后一次推演大法。

“苏铭身上的假灭生之种没有问题,而刚才的那次会面……”

陈希象盘坐在紫色大星上,眼眸闪动,不再去想刚才的一切,而是于脑海之中推演起了接下来属于这具化身最重要的一门法。

灭生老人之于所有的塑冥族人都是造物主一般的存在,掌握着他们的命运和生死。

陈希象的这具化身也一样。

正常情况下,根本无法逆转这种天敌一样的命运压迫。

然而,现在的情况是,陈希象已经有了完整的计划和准备,并且认为胜算很高。

嗡~~

在陈希象的脑海之中,大道玉碟开始转动,一枚枚大道符号和符文真义,在玉碟之上流转,那其中有塑冥族的真血,有塑冥族的天赋神通‘夺舍’……

他要将塑冥族的这‘夺舍’天赋,推演的更上一层。

同时……

在陈希象的脑海之中,一股充满着灭绝万物气机的‘种子’那里的一个青年灵魂上浮现,在被抽离出来。

“父亲……”

那青年仍旧有意识,看着把灭生之种种在了自己身上的‘父亲’,如今又要将它抽出去。

青年正是苏铭幼年一起成长起来的好友雷辰,在乌山那个地方,苏铭在‘帝天’的安排下,经历了几十次的轮回,让苏铭的人生在那里重演了一次又一次,为的也是得到塑冥族的天赋。

而有人利用了帝天的计划,成功将自己的儿子也放入了那场轮回中,顺利的获得了苏铭身上的‘真灭生之种’……

看着脑海之中这个青涩的灵魂在悲哀不解的望着自己。

陈希象微微闭眸,慢慢道:

“我放弃了原来的计划。”

说话之间,元神的大手朝着雷辰那里一抓。

此时陈希象的这只手,呈现七彩之色,上面有很不凡的意境,其中有本尊的无始无终大道,还有王超、李含沙的元始、通天大道,以及其他时空化身的不同道法……

大手上,似乎有一个个时空的痕迹,在不断的跳跃,最后,竟然还诞生了此前苏铭开‘逆尘界’大门时所出现的‘信力’……

尽管那信力很微弱,但确实有了那股意境。

“本尊一气化三清,这门术已经极强,但本尊也早就发现,这才只是太上至高神通的入门罢了……”

一气化三清,只是最初级别的演化。

而有一种方向,比一气化三清的演化更加超然和宏大。

这种方向,陈希象早已经见过,并且在很久之前就在走了。

“这个方向,就是大道玉碟带我穿梭不同时空,降临融合众多他我的过程,与其说是大道玉碟的能力,不如说就是太上至高神通的理念……”

比一气化三清更强大的演化之术。

“是为……太上八十一化……亦或者称之为太上历世应化图……”

昔日曾在他还只是练武的时候,便曾提起过这个理念。

太上八十一化,八十一乃是虚数,为九九至极,实为无所不化。

在不同的时空天地之间,太上有不同的投影,曾化盘古开天地,亦化女娲补苍穹,帝王、修士、男、女,不同人物,不同种族,不同身份……

“太上因何无所不化,因太上为道,万物皆在道之内,是以太上无所不化,可以显化,演绎成为任何形象,身份……”

这也就是陈希象通过大道玉碟穿梭众多时空,融合诸多人物的原理所在。

这些人的身上都有太上的痕迹,是他我。

然而,若是将太上的道看的更强更大更广阔,那么理应任何人都可以成为太上。

“所谓创法,便就是一个将理念,变为真实的过程……”

便如同苏铭的信术,是念力强大到了一定的地步,便可变假为真,指天说地,指鹿为马,创造改变命运。

世人修道也是如此。

道便是心中坚持的那个方向。

而证道的方法并不是唯一,三千大道皆可证道,三千也是虚数,意为知道能够达到道的终点,不管这一人走的是什么路,修的是什么法,只要到了,便是的道。

炼法修道。

法是过程,道是结果。

创自己的法,走自己的路,去证那有可能会得到的道。

“或许‘太上八十一化’真的只是一个传说,并不存在,但因我创出这种法,假以时日,它便是真正的‘太上八十一化’。”

陈希象望着大道玉碟自语。

开始以“一气化三清之术”结合“塑冥族夺舍天赋”,以及魔道的“信术”和一世之尊的“‘他我’‘自我’‘我之为我’”等等至高神通为原理,演绎一种新法。

“此法,乃我专为针对灭生而创,若真的有太上八十一化,那么此法创出,便是太上化三清之后的第四化……”

那将是比夺舍这种占据他人肉身,更深层次的完全占据,霸道的拥有他人的一切,上升到多元投影层面,占据一个人在多元长河上的一切不同可能。

嗡~

嗡嗡~~

在陈希象心神推演,种种七彩光芒跳跃,翻腾,好似一口大火炉燃烧在识海之中。

那是在以道为炉,熔炼诸多经法。

在推演专门克制灭生的太上第四化。

时光,就在这样的过程中飞快的渡过了几十年。

这是桑相毁灭的最后几十年时光。

在陈希象创法的时候,时光疾走,已然到了五十年后的这一天。

轰!

轰隆!!

没有任何的征兆,陡然之间整个三荒大界内的四大真界,都剧烈的震荡了起来,有一股从界外刮来的风,带着无穷的能量,横扫大界内外。

这股风无形,无色,从大界的边陲之地开始呼啸,但凡吹到之地,虚空融化,星辰变成粉末,一切山河大地,都如同蒸发一般消失不见。

“啊啊啊…………”

各种惨绝人寰的声音,绝望的吼叫,伴随着这股风的吹来,开始从四大真界内,三百六十小界,不同的星辰之上,不同的大地,不可计数的国家,无穷的万灵生命身上传出。

这一刻。

当处于三荒大界内的所有生灵,都已经能够清晰的看见于茫茫星空之上,那好似镜面一般倒映出来的另一片世界。

一方,无比庞大的世界,就好像三荒大界的投影。

“那……那就是桑相的右翅大界!”

于当日苏铭送走传承的那座青山之上,白衣剑修一脸失神而又绝望的看着头顶的那个世界,已经无比清晰的露出了蝴蝶翅膀的轮廓。

它,太过庞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