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9章 北伐动员(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当郑成功接到催促他北伐的圣旨后直是激动不已。

不是他不想北伐,而是担心太冒头,容易遭人嫉恨和攻讦。

郑成功可不想做这个出头鸟。

现在好了,李定国挑头拿下了汉中。朝中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李定国身上。郑成功便可以从容不迫的发兵山东了。

陛下给他的任务是打山东,他也真的最想打山东。

一来是甘辉曾经有过到登莱进攻的经验,郑成功可以游刃有余的拿下,二来郑成功也认为登莱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拿下登莱不仅可以威胁到京畿,甚至可以直接攻打辽东。

这两个地方对于清军来说都很重要,哪怕其中一个有失都会有很大的影响。

此战郑成功打算水陆齐头并进,派遣出能派遣的全部兵力完全不做任何保留。

对于山东之战郑成功是有个整体计划的。

首先水陆由甘辉和郑经统领,陆路则由郑成功亲自统领。

至于于七所部跟随甘辉水师,何守义所部四明山军则跟随郑成功。

这也算是人尽其用。

诸部将对于郑成功的命令也是都表示服从。

郑经甚至拍着胸脯表示一定会不负父命,稳稳的拿下登莱。

但是郑成功还是很谨慎的,他把郑经叫到身边悉心叮嘱道。

“攻打登莱一定要谨慎起见,切不可浪战。凡事有不明白的多问甘将军。于将军、王将军复仇心切,很可能意气用事,你要在旁边多劝着点。”

郑成功说了这么一通,郑经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不过他还是强压下心中的不耐烦恭敬道:“儿子都记下了。”

“拿下山东的功劳丝毫不比拿下关中的少,不过一定不能掉以轻心。苏克萨哈也是一个狠人,他在登莱囤积了重兵,免不了是一场恶战。”

稍顿了顿,郑成功接道:“能够一战拿下自然是最好,不行的话也无所谓,慢慢磨就行,总有磨下来的一天。”

郑成功让郑经追随甘辉经由水路进攻登莱除了历练儿子以往,再就是给郑经刷资历刷声望。

声望这玩意是需要慢慢累积的,不能临时抱佛脚。

郑成功总有老去的一天,到了那时郑经必须能够顶上,不然郑家的基业很可能就断在了这一代。

郑成功不奢求郑经像他这样雄才大略,但至少不能辱没郑家的排面。……

李来亨和郑成功是前后脚接到圣旨的。

跟郑成功不同,李来亨并不能一言独断,他需要及时跟夔东诸勋沟通,共同商议出一个结果来。

毕竟很多都是他的叔伯辈,他的态度也不能过于强硬了,这样容易落人口实,而且还会伤了感情。

“我请诸位叔伯来是为了合计北伐之事。陛下已经降下圣旨,催促我等尽快出兵,是不能继续等下去了。”

李来亨说的很晦涩,但其实一众人等心里就和明镜似的,大家都是在比着来啊。

李定国不动他们就不动,李定国动了他们自然不能再闲着。

“嘿嘿,小老虎啊。其实打河南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咱们都是打过河南的。河南乃是四战之地,东虏肯定会集结重兵在几处大城池。这是想都不用想的事情。”

袁宗第咽了一口吐沫,继而接道:“开封、洛阳这是东虏必守的两座城池。其他的对于东虏来说都是可舍可守的。”

刘体纯闻言也接道:“老哥哥说的不错,所以我们也应该合兵北上。这样东虏见我们来势汹汹,很多小城可能会直接放弃防守。”

根据刘体纯的经验,只要气势打出来了,接下来的事情会变得十分简单。

这一点他们当年跟着闯王打官军时就体会到了。

别看官军人多势众,看起来威猛无比。

但他们放出风声号称自己有十数万大军,那些官军便吓破了胆,隔着老远就拔腿跑路。

闯军便越战越勇,连下数城。

现如今只不过把大明官军换成了清军,而他们自己成了大明官军。

道理还是那个道理,只要刘体纯他们稳上一手,放出狠话,甚至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拿下很多小城。

当然像开封、洛阳这样的大城是不可能靠这种伎俩拿下的。

他们必须做好恶战的准备。

“上一次打洛阳时闯王下令用大炮轰射城墙,结果连块砖都没有打下来,现在却是不同了,我们有了棺材炸城的手段,要好好请东虏喝一壶。”

刘体纯津津有味的回味着棺材炸城时的场面。

那种瓦砾纷飞,城墙塌陷的场面实在太令人难忘了。

只要城墙一炸开,明军就能快速冲入城内。

这可以减少许多不必要的伤亡,尽可能高效的拿下重镇。

当然,棺材炸成对开封、洛阳这样的大城有没有效果还不一定。

毕竟这些大城的城基更为坚固,也许火药也炸不塌陷。

“还有热气球!”

刘兴明兴奋的攥着拳头在一旁补充道。

“长辈在说话,小辈哪有插嘴的份。”

刘体纯自然知道刘兴明是什么意思,不待他说开来就把苗头掐死。

刘兴明刚刚说了一半就被打断直是难受极了。

可他有什么办法呢。谁叫刘体纯是他老子呢。

老子教训儿子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但是刘体纯是真的觉得热气球奇袭是一个妙招。

在打不开局面的时候试上一试,也许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或许我们还可以用一用离间计。”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袁宗第煞有其事的说道。

这一招本是清军最擅长的,夔东诸勋们若是用了可以说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而且离间计是成本最低的进攻方式,若是不用一用实在太可惜了。

“嗯,东虏现在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慌乱不已。虏酋肯定对很多属下都很怀疑。一旦我们放出风声,虏酋一定会命人彻查。军心一乱,便是再坚固的城池也不可能守得住。”

“嘿嘿,反正这仗得一场一场的打,现在也不用考虑这么多,慢慢来吧。我叫大伙儿来就是动员一番,现在看来却是侄儿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