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2章 夺旗

听着众人四起彼伏对沈落的赞叹欢呼之声,眼下觉得最为郁闷的人,自然莫过于周钰了。

先前他得了掌门暗指,动了手脚将沈落传送到了那片沼泽,之后又不断引妖兽前往袭击沈落,自然是半点儿都不想沈落成功。

画面当中,沈落已经步入广场之上,众人也开始破解金刚伏魔圈法阵了。

“多亏沈道友破开幻阵,否则我们这次历练,只怕要落个全军覆没,无人胜出的惨况了。”林芊芊微微一笑,开口说道。

“不错,如此一来,这仙杏可还有争夺的必要?”錾月禅师竖起单手,说道。

“破阵之功自然归沈道友,只是这毕竟是试炼,我等身负师门之命前来争夺仙杏,哪能如此轻言放弃?”苦林头陀皱眉道。。

“诸位不必苦恼,私谊归私谊,历练归历练,谁能胜出,自然还是要看本事。况且,诸位如此谦让的话,岂不是小瞧了沈某?”沈落见状,开口说道。

“沈道友所言有理,诸位若不全力以赴,才是有愧于师门,有愧于所有参赛之人。”郑钧也开口说道。

此言一出,众人重燃斗志,纷纷说道:“哈哈,既然如此,刚好与诸位畅快交手一场,也算不枉此行。”

众人商议完毕,便开始着手破阵。

没有幻阵遮蔽阵枢的金刚伏魔圈大阵依旧十分坚固,单凭一人之力根本无法将之打破,最终还是几人联手之下一齐出手,才终于将其打破。

当笼罩着那片树林的光罩破碎开来的一瞬间,沈落几人周身顿时亮起光芒,一个个全都全力冲了进去,朝着那棵苦楝树的方向疾冲而去。

黄葶不知何时取出了一张青色符箓,抬手贴在了自己的心口,周身顿时被一股青色旋风笼罩,身形“嗖”的一下飞射而出,一马当先直奔苦楝树而去。

然而,才刚掠出百丈距离,身前忽然一道青光绽放,一柄门板宽的青光大剑忽然从天而降,如一堵难以逾越的高墙重重砸落,挡在了她的身前。

门板巨剑的剑柄上还连着一根儿臂粗细的铁链,“苍琅琅”作响着快速收回,连带扯着郑钧的身影从高空落下,稳稳站在了剑镡上。

“抱歉了,这仙杏我替林师姐拿下了。”郑钧憨然一笑,说道。

林芊芊的身影如灵蝶一般从他身侧穿梭而过,轻灵跃起,口中道了一声“多谢”,旋即直奔苦楝树而去。

“阿弥陀佛……”

就在这时,一声佛诵忽然响起。

林芊芊回头一看,发现十数丈外,錾月禅师正竖起一掌,口中快速吟诵着什么。

她心中顿觉不妙,正想加速前冲时,身前大地突然剧烈抖动,一座通体幽黑,好似铜铁浇筑的门楼从地下升起,挡住了她的去路。

林芊芊见状,抬手一掐法诀,朝着前方猛然劈出一掌。

只见一道光芒从其掌心中飞射而出,重重落在了门楼上,骤然炸裂开来。

“轰隆”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一声重响传来,炫光四散炸裂,那座门楼却是纹丝不动。

在林芊芊即将靠近之时,门楼下方镌刻着恶鬼面容的两扇门扉忽然朝内打开,里面露出一团漆黑漩涡,悠悠旋转之际传来一阵强烈的拉扯之力。

林芊芊顿时感觉周身被一根根无形丝线缠绕,速度顿时慢了下来。

錾月则一步跨出,脚下月光凝聚,有如聚拢成了一艘贴地而行的灵舟,载着他极速超前滑行,直奔中央而去。

“錾月道友,莫急呀。”

就在这时,白霄天的声音忽然传来,其脚踩一柄飞剑直掠而来,手里却没有握着常用的那根降魔杵,而是换上了一把折扇,正是他的那件名为“画龙点睛”的折扇法宝。

此宝乃是白霄天家族所传,但白家并不知道这物的真正根由,还是入了化生寺之后,在师父的提点下,他才真正知道了此物的厉害之处。

白霄天的话音刚落,手中折扇就“哗”的一声展开,朝着錾月横扫而出。

扇面一侧描绘有佛陀图像,另一面则绘有二龙戏珠图案,在白霄天挥动扇子扇动之时,诸多佛陀图像边缘亮起一圈金色纹路,而另一侧的那枚龙珠也随之大方光明。

霎时间,风雷之声在扇面炸响,云雨之气汹涌而出,化作一股股强大的风雨气浪直冲而出,将錾月禅师脚下月光打散,身形也被逼得无法寸进。

另一边,苦林头陀没有与在这边纠缠,而是身形一闪,与众人拉开距离后,稍作绕路,直奔苦楝树而去。

只是他的动作,自然没有逃得开聂彩珠的视线,身形早已经飞掠而出,朝其阻拦了过去。

沈落只剩孤身一人,无人阻拦。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随即施展斜月步,朝着苦楝树直冲而去。

苦楝树高达百丈,形如银杏,树杆笔直,枝叶繁茂,树身散发着微微泛苦的气味,属下放着一块不规则的灰白石台,上面斜插着一杆颜色鲜红的三角小旗。

旗面之上绣着一尊观音立像,看着很是精美。

沈落很快来到树下,运转幽冥鬼眼四下打量一番后,发现周遭并无禁制,这才快步上前,一把将旗子从石台上抓取了下来。

秘境之外,众人看到这一幕,纷纷欢呼起来。

“沈大哥真的拿到了,只要坚持到时间结束,就赢了……”李淑也雀跃道。

“你没看到其他人都在放水吗,就算没放水,有聂师妹和那个化生寺的帮忙,他想不获胜也没可能不是?”卢颖翻了个白眼,有些无语道。

柳晴的一双明眸,则一直落在沈落脸上,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一旁的武鸣则是脸色僵硬,视线飘向了广场上的周钰,眼中逐渐泛起焦急之色。

广场上,周钰坐在一张大椅上,目光平和的望着沈落,藏在袖子里的手却越攥越紧。

忽然,他的眉头似乎微微跳动了一下,袖中紧攥着的手掌也随之松了开来,掌心中微微露出一块青铜阵盘的边角,上面有一丝金光微微闪动了一下。

坐在他身旁的魏青似有所感地扭头看了一眼,随即又将目光望向了悬天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