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万灵皆虚,waaaaah!

余连思考了将近半分钟,方才确定,这一代卫伦特王的大名应该是叫“杰尔德·卫伦特·曦·萨蒙德”的。不过这名字听起来就不怎么正经,所以以后还是称呼他为“年轻的老狗”比较合适。

如果没算错的话,这条卫王今年应该已经是35岁了,但毕竟是晨曦皇家的核心人员,养尊处优驻颜有术,所以看上去比真实年龄要小上五六岁。

平心而论,这家伙其实真的挺有能力。本身就是个学霸,也是个极有开创性的物理学家和军事工程师,翡林实验室和非零工业集团,也是在他接手之后,才有了现在这般气象。同时,作为帝国塞王的一员,他确实不能算是什么天才神将,但也从小也接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统率大军在前线,就算是打不出什么彪炳史册的史诗大捷,却也不会拉胯。

此外,这家伙也确实有几番战略眼光,也确实有把想法付诸于实践的决断力。若是真的为君,或许也能当得上“雄主”的评价。

不过,他终究还是输给了比自己年轻一轮的苏琉卡王布伦希尔特,只能任由帝国迎来了女皇时代。

在确定自己真的没有任何机会之后,这家伙似乎放下了野心,将自己的转变成了“辅佐者”的角色。后来,在枢密院首席掌玺大臣的位置上,一坐就是将近半个世纪,也确实辅佐女皇陛下做了不少大事。就算是不能成为荒地,他一定会给后世留下“贤相”的名号吧?

总之,如果放在暗耻版的战略游戏中,妥妥是个五维至少450的水桶号。除了在帝位竞争中失败了,也妥妥是个功成名就的人生赢家,完全的主角模板了。

……嗯,说起来,本大侠现在是不是有个外号,叫做“主角猎杀者”啥的?

余连顿时觉得,既然宇宙之灵让自己相遇,自己是真的有必要再玩上一票大的了。

卫伦特王和亚罗纳公爵并没有鬼鬼祟祟地把自己隐藏在阴影中,甚至也没有特意压低声音。他们谈话的内容,也就这样直接飘到了余连的耳中。

“……今年的这一次战神祭,是不是过于热闹了?”卫伦特王露出了温文儒雅的笑容。

这家伙从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在卖弄这种温润如玉,翩翩君子的人设了啊!

“殿下,您今日专门将老朽请到这里,不会是有什么参赛者需要照顾一二吧?我倒是记得,您的”亚罗纳公爵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半开玩笑半认真的促狭意味:“我倒是记得,先王是参加过三次战神祭,是著名的勇士。卫伦特王家旗下的角斗士团,都已经派出精锐参加了吧?”

“您误会了,阁下,先父虽然是个狂热的角斗爱好者,但我却和他相反。我已经好多年没有关注过战神祭的活动了,旗下的角斗士团也都全权交个家臣们打理去了。只不过,今年的战神祭,牵扯得实在太多。最后胜利者的人选,甚至会关系到帝国人民的心气。我只是希望,一些不应该走到最后的队伍,能早一点从所有帝国人民的视线中离开。”

亚罗纳公爵哑然失笑:“这只是一个游戏。殿下。”

“可是,在我们刚刚在远岸星云遭受了历史最惨痛的失败之后,便不再是了。阁下。”卫伦特王毫不退缩地直视着老公爵:“在大元帅府准备那场规模庞大的军事演习的时候,当然也就不是了。菲斯特大人,如果最后站在冠军的舞台上,向陛下许愿的胜利者,会是愚蠢的猪面人,一个丑陋的蜘人……甚至,一个古美亚人,将要如何呢?”

“若胜利者是煮面人和蜘人,那丢人现眼可不只是帝国的小伙子,而是全宇宙。”公爵的态度似乎没有任何的松动:“至于古美亚人,她们现在已经是帝国治下的一支忠诚的种族了。若她们真能获胜,便是回归主流帝国社会的第一步了,我乐见其成。”

“忠诚吗?菲斯特大人,我其实更想管这叫恭顺。”卫王笑道。

恭顺和忠诚的微妙区别,确实是很值得细品的。

卫伦特王的听起来确实有自己的道理和可以自洽的逻辑。然而,这就他始终让人喜欢不起来的最大原因了。

对余连这样和他打过交道的知情者来说,这种感觉实在是更加明显。

这家伙当不上皇帝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甭管他是怎样的位高权重,怎样的文武双全,甚至怎样的礼贤下士,怎样的宽厚仁慈,都难以掩盖其发自骨子里的阴郁和冷血,以及必然而言的小家子气。

亚罗纳公爵或许也有同样的想法,似乎是发出了一个无声的嗤笑:“……老菲叙对我说过,您是一个不够阳光的人。我个人觉得,那老家伙在军中呆得太久,有点矫情过头了。内外诸事,千头万绪,自然是要有弄脏自己双手的觉悟,这无可厚非。可更重要的,难道不是应该考虑一下值不值得吗?”

公爵的意思是说,领袖人物自然也得有行诡道权术,甚至是干湿活的时候,但首先要做的必须是权衡利弊。如果一个领袖人物过于沉迷于用权术谋国,那格局是大不起来的,他也绝对不会支持这样一个人戴上虚空皇冠。

“然而,卫伦特王却像是个读不懂空气也听不懂潜台词的愣头青似的,让自己的身体前倾了一点点,又问道:“那么,如果是地球人……甚至,是联盟人呢?”

亚罗纳公爵终于收敛了笑容,冷冷地道:“殿下,我实在是不太明白您的危机感到底来自哪里?还是那句话,盛大的战神祭,无论被赋予了怎样的意义,归根结底只是一场游戏。然而,多少名门子弟甚至天潢贵胄都参加了,其中不是有许多让我们无比期待的名字吗?如果在我们的主场都赢不了,他们也不过就是一群用水晶和玉石琢出来的宝剑,确实不配赢!长远来说,这对帝国难道不是件好事吗?”

这一次,特别喜欢玩弄唇舌的卫伦特王却沉默了好几秒种,接着却忽然发出了清朗的笑声“……您说得有道理,确实是我枉做小人了。原本以为,解除古美亚人的禁令,扩大此次战神祭的活动,都是宰相府的议案。菲尔特大人,作为一位恪守帝国传统荣誉的政治领袖,一定会反对的。”

这家伙分明就是在讽刺对方明明就一保守派,却和改革派的领袖瓦尔波利斯宰相妥协,实在是太不知耻了。

然而,卫伦特王确实就有这样的本事,能把难听的话说得特别好听。他就是能挂着仿佛在发光的微笑,用散文诗一样的语言节奏,清泉一样的声线,不知不觉中就让别人上了套,就算被骂了也生不起气来。

有谁会不喜欢这么一个亚撒西而且说话还好听的人才呢?至少在普通民众和中下层贵族那边,卫伦特王的声望一直是很高的。

就算是亚罗纳公爵这样的顶级大贵族,哪怕是对对方的本性也知道一二,对他也莫名地生不起气来,只是挂着笑沉默不语。

这时候,却听得卫伦特王又道:“……可是,以前的战神祭,不,应该说,战神祭原本就应该是要死人的,这样也是游戏吗?”

亚罗纳公爵斩钉截铁地道:“就是游戏!”

“我明白了。谢谢您。”卫伦特王坐着微微躬身,主动给老公爵倒了一杯红酒。

“那么,还是说说之后演习的事情吧。这一次,我是代表枢密院和大元帅府来向您问话的。”亚罗纳公爵摇晃着水晶杯中的红酒,却换了一个更严肃的口吻:“你向我们展示的那个东西,还有多久才可以准备好?”

#送888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目前的进展一切顺利,UM1号已经到了最后的跃迁测试阶段了。一定是可以赶上了八月的军事演习的。”

“那我就放心了。”亚罗纳公爵停顿了一下,笑道:“相比起战神祭,古美亚人,还是我们和瓦尔波利斯的矛盾,您现在做的,才是正事!殿下,您的心思太过深沉,这并非为君者应有的气量。可我们之所以还愿意支持您,正是因为在正事上,您从来没有让我们,让帝国失望过。您可明白?”

“我明白。我一定会让大家明白我的心思……”卫伦特王道。

“您最好是真的明白。”公爵阁下这句话的口气有点生硬,仿佛是真的在教训晚辈似的。他随后在花亭中站起了身,应该是准备告辞了。

余连觉得自己也听得差不多了,当下便慢慢地将光剑的剑柄从袖管中滑了出来,

事自然是要搞的,不过,具体要怎么搞,便还是要讲究一下方式方法的了。

想到这里,余连顿时便拿定了注意。他忽然一个健步从花墙之后闪了出来,开着光学迷彩,这就冲着花亭的方向,正对着两名目瞪口呆的星界骑士,发起了一往无前的勇士冲锋。

“万物有灵!万灵皆虚!waaaa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