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9章 入其乡,随明俗(第一更,求订阅)

大山里的夜晚是寂静的,顶尖帐之间燃着几堆篝火,在欢快的鼓声中,一群土著人正围着篝火欢快的跳着舞,他们的身上涂着红色染料,篝火把身体映成了红色,男人、女人的欢叫着,欢跳着。

一个年青的土人把玩着刀,刀是昨天杀死外来人时抢到的,与他们用的石刀不同,这种“石头”坚硬无比,而且极为锋利。

“苍鹰,你已经看了一天了,怎么还在看着它。”

一个身体窈窕的土人女子从欢跳的队伍中跑到他的身边,笑问道。

“姐姐,我在想,这是用什么样的石头制成了,比最锋利的石刀还要锋利,比最坚硬的石头还要坚硬,昨天那些外来人,用它一刀就能砍掉他们胳膊,野狼的头也被一刀砍掉了。”

苍鹰拿着刀回答道。

“还有,这他们穿的皮子,居然可以这么薄,而且如此的柔软……”

他口中的“皮子”,其实就是死者身上的衣服,其实,北美印第安在殖民者到来之前,既没有发展出纺织业,也没有发展出成规模的种植业,他们大都过着半游猎的生活,以猎取动物为生,以动物的皮革为衣。就像北美的野牛一样,既是他们的主要食物来源,也是他们的服装来源。

这些在山地里的印第安人,几乎从没有接触过西方的殖民者,当然,这也是因为殖民者对这里没有任何兴趣,这导致了他们仍然活在原始社会之中,现在,明人的到来,却打破他们的安宁。

“这皮子可真漂亮。”

女孩拿起那张“皮革”,欢喜的说道。

“你说他们做着大船从外面过来,这会不会是鱼皮?”

“鱼皮,也许吧!”

苍鹰拿起布闻了起来,似乎想要找到鱼的味道,就在这里,女孩却拉着他说道。

“好了,苍鹰,明天再想这些吧,我们去跳舞……”

他们又一次跳到篝火旁,与其它的男男女女围绕着篝火在那里欢快的跳着舞,只不过,此时,欢蹦乱跳的人们并没有发现,在远方的山顶上,有数百双眼睛盯着他们。

在猎犬的带领下,一路追击过来的李一德,盯着篝火边的土人,然后轻声吩咐道。

“一会把他们全部杀掉!”

李昆问道。

“那女人哪!”

一听到女人,队伍里稍稍有些骚动,他们已经两个多月没有见过女人了。现在那怕只是这个字眼,都让他们的眼睛里迸发出一丝狂热。

“抢回去!”

……

两百人的队伍,分成了两队从左右两翼朝着山谷里的土人部落逼迫,他们的步子很轻,端着火枪的他们,双眼盯着前方,枪口头上锋利的刺刀映着月光,闪得分外的冰冷。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随着距离的逼近,欢快的鼓声被晚风送来,如果没有白天惨烈的一幕,或许他们还会为随着鼓乐舞动身体,但是现在,他们只有一个念头——杀死这些食人的红皮番,要不然,他们恐怕连觉都睡不踏实。

在他们逼近时,部落里的人们压根就没有想到,外来人会追到这里。在距离部落还有两百多米的时候,两边的队伍都停止了脚步,他们并没有立即进攻,而是在那里等待着,此时夜风送来了几声犬吠,在他们的停步,犬吠也停了下来。

这几声犬吠并没有引起仓鹰等人的注意力,终于,疲惫的人们感觉到了一些困倦,他们纷纷回到各自的帐篷里,在人们进入梦乡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那此穿着“华丽皮子”的外来人,已经到了他们的家门口,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

这一等,就是几个小时,直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李一德才率领着水手们提着武器,杀向部落,尽管他们的脚步很轻,但是仍然引起了一阵犬吠,被狗叫惊醒的苍鹰,在疑惑之余,匆匆的拿起了石斧,然后又拿起了那柄刀。

“怎么回事?”

在他走出帐篷时,其它被惊醒的人也走出了帐篷,他们警惕的朝着狗叫的方向看去。

难道是其它部落来袭击他们?

狗叫的越来越响了,就在他们想要喊醒其它人的时候,只见一群黑影冲了过来。

“有敌人……”

喊声未落,一阵有如雷鸣般的声响从前方传来,雷鸣般的声响中伴随着火焰,在枪口的火焰映亮黑夜时,苍鹰他们纷纷大喊道。

“是外来人!”

“外来人!”

两天前,他们就在这样的雷鸣中死了好几个人。在急促的喊声中,苍鹰身边的人不断的倒了下去。然后他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外来人冲了过来,他身边的勇士纷纷提着石斧、石矛朝着那些外来人冲去,可是还不等他们冲过去,那些外来人就像天神似的,引来一阵阵雷鸣、闪电,将他们接连击倒在地。

石斧、石矛投在他们的身上,伴着一声脆响,就崩碎了,眼前的这一幕,让苍鹰惊愕的睁大眼睛。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们真的是天神?

不过,天神也会流血,也会死去,甚至他们的体内也有天神的灵魂,两天前,他们正是怀揣着这样的念头,把那几个可以引来雷电的天神吃到了肚子里。

“姐姐,快带着他们逃走。”

苍鹰大声喊叫着的时候,很多女人已经带着孩子在部落勇士的护卫下朝着另一方向逃去,不过她们没逃上两步,他们的面前就传来一阵雷鸣,在一阵密集的枪声中,那些勇士倒下了,从黑暗中冲出来一群有如野狼般的敌人。

“是女人!”

水手们激动的大声喊叫着,他们目光变得狂热,几乎是不顾一切的朝着那些男人杀去,用火枪、刺刀、用长刀……部落里的女人们同样也加入到战斗的行列,不过等待她们的往往是枪托的撞击。

“苍鹰,快逃,快逃……”

手中拿着石斧的女孩一边和外来人战斗着,一边大喊声,借着月光,她看到弟弟和部落里的勇士被几个外来人围住了,那些外来人挥舞着他们锋利的“石刀”,疯狂的砍杀着部落里的勇士。

就在这时,身后黑影一动,她只觉得脑袋被猛击了一下,眼前一黑,人就倒在了地上。

“抓活的!”

看到野人手中拿着柄倭刀,李一德大喊道。

“抓活的!”

在水手们喊着的时候,有几个水手拿来的大网,像撒鱼一样往他们的身上丢了过去,然后就把苍鹰他们困在了网里,还不等苍鹰用手中的倭刀割开网绳,枪托就狠狠的砸在他的头上。

这是一场零死亡的战斗!

当战斗结束后,除了少数几个人受了轻伤外,水兵们无一死亡,而在他们的面前,却躺着两百多具野人的尸体。

“那些俘虏怎么办?”

浑身是血的李昆走到小侯爷面前问道,

“除了女人和这些俘虏之外,其它的全都杀了,一个不留!”

李一德沉声喝道。

对于小侯爷的命令,他们都没有质疑,他们是水手,自然听说过食人生番的传说,也知道,如何同他们打交道——杀!一但他们袭击明人,就通通杀光。

在婆罗洲,正是靠着这一招,才让那些食人生番不敢袭击明人。对于这样的野人,任何道理都是空洞的,最原始的办法才是最有效的。

只有把他们杀怕了,他们才会对明人保持敬畏。

两天后,押解着近四百个俘虏返回了豫章城后,在衙门前,随着李一德的一声令下,数十个脑袋被砍了下来,然后又被挂在木墙上。

悬首示警!

这是大明的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