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4章 去杀到他们胆寒!(W字)

齐紫霄突然领悟了。

看似不能说,实则却是在提醒自己。方才,青萍帝君说过,那些老东西的目的,可能就是为了逼迫自己等人去前线、上战场。

而那些老东西所用的理由与借口是-——自己三人为诸天万界之罪人,身上有大罪孽,应当前往!

听闻这种说法,自己也好,其他人也罢,第一反应自然是不乐意、不认可的。

我正当防卫,怎么就成罪人了?

可若是在这个基础上,再告知阴阳二界大战的消息和双方这种奇特‘轮回’呢?

或许,一些心智正派之人,便直接认可了这个‘罪人’之名吧?

到那时,他是否会上战场,去到第一防线?

很有可能!

“真有意思啊,那些老不死的可真够不要脸的。”

齐紫霄冷笑一声。

季初彤与蓝彩儿未曾想到这一点,有些好奇的看来:“你的意思是?”

“他们自己不想上战场,哪怕许久未曾开战,可一旦开打,第一防线之人,便会遭受无尽的危险。”

“给我们‘罪人’之名,便是想让我们去那里,进行所谓的‘戴罪立功’吧?”

“哈哈,真的有意思。”

“他们自己不想上、不愿意上,但罪人却应该镇守边疆,而按照他们那些老不死的说法,我们此刻,不就是‘罪人’么?”

齐紫霄声音更冷,带着浓郁的讥讽之色:“若是未曾猜错的话,如今在那第一道防线内镇守之人,也是所谓的‘诸天万界之罪人’吧?”

“你···”

大长老轻叹:“果然还是猜到了。”

“嘿。”青萍帝君笑了笑,不置可否。

见他们两人的表情,齐紫霄便知道自己未曾猜错,不由一阵摇头:“腐朽···”

“是啊,腐朽。”青萍帝君嗤笑:“诸天万界,从上到下,早已经腐朽的不成样子了。”

“若是不起战事,倒是能一切如旧,九大天宫高高在上,诸天万界尽皆臣服。”

“可若是战事再起,诸天万界必然会乱成一盘散沙,到那时,或许很多热血修士会前往一战,但必然无用。”

“可惜,我妖族早已落寞,诸天万界说到底还是人族‘当家’,九大天宫高高在上,谁敢忤逆?”

“所以,我才会积极追寻真龙与三足金乌的痕迹,它们尽皆是妖族共主,是不知多少岁月前的绝顶强者一族!”

“我期待着,期待真正的妖族共主再现,带领我们妖族···带领诸天万界,摆脱这腐朽的岁月,真正崛起!”

大长老不语。

他的身份,说低不低,但要说高,却也不算太高。

在剑宫内,他是大长老,在太玄九清宫内可不是。

九大天宫之秘辛,他知道一些,但却并不多,而关于此刻青萍帝君的话语,他无法赞同,也无法反驳···

齐紫霄三人将这些话语听在耳中,一时间,也是心情复杂。

这些话中,所隐藏的消息实在有些吓人了,让人需要一些时间来将之消化。

尤其是季初彤与齐紫霄,她们还在为齐紫霄的猜测以及青萍帝君和大长老的默认而震惊呢。

青萍帝君却又接着来了这样一番话语,表明被人族掌管的诸天万界早已腐朽···

“阴界之内,是何等模样?”

这时,大龙尾狮带着一丝好奇道:“也是诸天万界,只是相互对立么?”

“还是并不相同,有着自己的完整传承与历史痕迹?”

“阳界没人去过诸天万界深处,就算杀进去了,也未曾进入多深便被阻拦,或是击杀、或是被击退。”

“所以,了解的不多。”大长老回想起天宫内的记载,道:“这一点,对方也是一样。”

“那···对方的强者之中,可有真龙?”

“尤其是,母的。”

小龙尾狮接过话题。

这两句话,直接把齐紫霄三人的脑瓜子震到嗡嗡作响,别人不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她们三人还能不知道?!

这显然是把主意打到阴界上去了呀!

但话说回来,这还真不怪她们。

要给真龙找‘老婆’,那必然是母真龙呀,不然最多也就是与龙尾狮母女一样,当个‘侍妾’,小老婆什么的。

这段时间里,齐紫霄三人也打听过一些关于真龙的消息,但奈何,至少诸天万界这边,没有找到任何与母真龙有关的线索。

莫说是母真龙了,就是真龙,都无人知晓,否则也不至于青萍帝君还要找她们询问了。

须知,青萍帝君找真龙可已经是找了很久,可惜到今日之前,都是一无所获。

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如何去找母真龙?!

若是不知道也就算了。

既然知道了阴界的存在,而且双方‘互为表里’···

她们母女自然开始打起了阴界那边的主意,若是那边有一头母真龙···

虽然是敌对关系,但也未必没有办法嘛。

实在不行,大不了把消息传给‘先祖’,让他自己定夺呗。是不管,还是去抢,都可尝试的嘛~

只是,她们注定失望。

大长老和青萍帝君都表示他们未曾上过战场,且已经很久未曾开战了。

相关的一些记载与传说之中,也未曾有关于阴界出现过‘真龙’的记载。

“可惜了。”

龙尾狮母女一阵叹息。

齐紫霄三人:“(⊙o⊙)···”

“可还有什么要问?”青萍帝君瞧了瞧周围,轻声叹息。

“暂时没了。”

齐紫霄摇头,随即道:“但,若是你之后有一些关于洪荒的消息,或是关于上古时代的一些线索,还请告知于我。”

“这自然没有任何问题。”

青萍帝君点头:“交换传音玉符?”

“用仙机吧。”

齐紫霄却是拿出了一块全新制作的仙机:“覆盖范围大约有附近三千世界那般大,可以随时联系。”

“其内有操作指引,你看一下就明白了,简单好用还方便,一机在手,天下我有。”

“···”

“你这个广告词略微有些夸张。”季初彤满头黑线。

这咋又开始推销上了呢?

回想起在天骄盛会之时齐紫霄的所作所为,她是真的无语。

后来一千块灵石一个的仙机,在天骄盛会上,她敢卖百万甚至千万!!!

最终,齐紫霄给大长老、青萍帝君、龙尾狮母女都分发了一些仙机,让他们可以给自己信任的人使用。

伴随着阿无姐融合天道之基成功进化为先天功德灵宝,她的‘信号’暴涨,如今,就是在诸天万界这种大地图上,信号也能覆盖小半张地图,只要不是相隔太过遥远,仙机已经很好用了。

而且,齐紫霄也在期待。

期待将来某一天,观天镜再次晋级提升,‘信号’可以直接覆盖整个诸天万界。

到那时,仙机才是真正的仙机。

“大长老、帝君。”

齐紫霄轻轻拱手:“若是没有其他事,我们就此分别吧。”

大长老略微沉吟道:“你们有何打算?”

“之前倒是我们太过小瞧你们了,以你们如今的实力,诸天万界皆可去得。”

“所谓的举世皆敌,也不过是笑话而已,现在,这些‘举世皆敌’应该担心你们前去找麻烦才是。”

“只是,你们已经知晓阴阳两界之间的摩擦,也猜出‘罪人’所扮演的角色。”

“我很好奇,你们会如何选择?”

“真如你之前所说的那般么?”

青萍帝君、大小龙尾狮闻言,尽皆看向齐紫霄,想知道她的答案。

虽然季初彤也蓝彩儿与齐紫霄是一路的,但谁都知道,做主的,基本都是齐紫霄。

“这是自然。”

然而。

齐紫霄笑了,笑容中带着冷意:“原本我倒是并未彻底做出决定,可是,在我得知,所谓的‘罪人’到底是何意之后,我便下定了决心。”

“那些老家伙,一个都别想活。”

“我会前往,找出他们,一个接一个送他们上路!”

“我等纵然有罪,也轮不到他们来指手画脚、更轮不到他们来审判!”

“以天下大义这顶大帽子,来掩饰自己的无能和胆怯,迫害我们这等本该是受害者之人···”

“留他们何用?!”

“杀了他们,还能让他们体内的力量回归天地间,催生出一些其他天骄。”

“或许,这些天骄之中,会诞生出那么几个热血之辈也不无可能。”

“说的好。”

青萍帝君拍手称快:“我就知道,你齐紫霄绝非那等迂腐之人,一听天下大义,便将什么仇恨与委屈都忘了,哪怕委屈的要死,也去替他们卖命···”

“简直是愚不可及!”

大小龙尾狮默默点头。

大长老轻叹道:“既然你已有了决定,我便不再多问了。”

“这是你们自己的路,始终是由你们自己去走,只是,将来莫要后悔今日的决定便是。”

“自然不会后悔。”

齐紫霄回应,季初彤与蓝彩儿随之点头,表达自己的认可与态度。

“既如此,我们便就此分别吧。”

大龙尾狮开口:“青萍帝君,你想见真龙,我们便带你去见先祖,但先祖是否愿意当这个所谓的妖族共主我们也无法保证,甚至它老人家一口将你吃了也不无可能。”

“你自己考虑清楚。”

“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会站在先祖这边,哪怕它老人家让我们杀了你。”

“···”

青萍帝君一阵呲牙咧嘴,几乎是翻着白眼道:“一切后果,我自己承担。”

“真龙这等强横的存在,说什么,也是要见上一见的。”

“那老夫,便回剑宫了。”

“九大天宫被剑主大人封宫千载不得出,我们剑宫虽然未曾被剑主大人限制,但却也不好随意外出,否则容易被其余八大天宫抓住把柄。”

大长老的担忧并非杞人忧天。

这是事实。

九大天宫不得出,结果你们剑宫却能出来···

若是有人提起这事儿,嘴快的直接来一句:“说明你们不是九大天宫之一呀!”

这种时候该如何回答?

如何应对?

之前是听说齐紫霄三人太过危险,所以大长老自然不会在乎其他,直接大手一挥,便带人过来了。

而现在,齐紫霄三人不但危机解除,甚至还强到可怕,他们自然是回剑宫去‘蹲着’为好。

“至于我们···”

齐紫霄看了看季初彤与蓝彩儿,双目微眯:“找出那些叫嚣的老家伙,一路杀过去!”

“他们不除,或是始终无人站出来,此事就会逐渐成为‘潜规则’,让本就腐朽的诸天万界更是彻底沉沦!”

“总要有人站出来的,也总要有人打破陈规。”

“原本,我们其实都对这些没有任何兴趣,什么陈规、什么站出来?只要不招惹到我们,与我们何干?”

“但他们此刻,针对的却是我们···”

“那么,我们也不介意站出来一次,希望,他们别崩的太快,多坚持一些时间。”

“如此,我们才能杀的尽兴!”

蓝彩儿阴测测笑了笑,搭配她那本就鲜艳的服饰以及周遭漂浮的血蚊,更显阴森:“说起来,我在方才那一战中发现,金仙的血肉,尤其是精血,能够极快的培育血蚊···”

“那些老东西虽然寿元将尽,没多少活头了,但终究也是金仙,腐朽的金仙,用来培育血蚊,应该是相得益彰吧?”

“你太恶心了。”

季初彤吐槽:“我就只是想把那些针对我们的老不死尽皆灭掉而已,何况···”

“指责肩负巨大风险的边关守将为罪人,这些人、这种做法,本就该死!”

三方分别。

血河尽头,河水涛涛。

其汹涌程度,比这一战之前,强烈了十倍不止!

甚至,部分河水都被染成了金色,变的金中带红、红中带金,但最终,却都流入了血河尽头,消失不见。

齐紫霄倒是未曾盖点什么建筑去掩盖血河尽头的奇妙,因为在这一战里,看到血河尽头原貌的人太多太多了。

掩盖也无用,还不如大大方方‘摆’在这里。

反正,想要精通时空之道,并寻到血海,也绝非易事。

而且,或许当下一任血刹魔君诞生并出来之后,他又会想办法在这儿盖个什么东西吧?

齐紫霄三人走了。

大长老也率领剑宫众剑仙冲向上方。

青萍帝君挥手间遣散了来自不同世界的妖族,自己则跟随大小龙尾狮一头,前往万兽星海。

这片星空之中,逐渐沉寂下来。

但···

没过多久,便有人露头。

真仙、天仙、玄仙,都有。

他们不是为了大战而来,而是想要‘捡垃圾’。

金仙成片陨落之地,虽然齐紫霄三人早已打扫过战场,但终归会残留下一些东西。

而金仙之物,哪怕是‘辣鸡’或是‘残缺碎片’,也都有不低的价值。

同时,他们对血河尽头的奇异景象,也都诞生了浓厚兴趣。

毕竟这一幕实在太过奇异了,只要看到之人,就很少会觉得没有什么想法。

只是,想要探寻其奥妙,却也绝非易事。

一群有一群仙家降临,各施手段、各显神通。

但却没有人能够发现其奥妙,也无法寻到血海之所在,甚至,都没有发现任何端倪与线索。

最终,只能趁兴而来、失败而归。

谁都知道血河尽头肯定有问题!

甚至有很多仙家猜测,齐紫霄三人突然变的如此强横,还有那惊世的杀伐之剑,就是来自于这里的隐秘之地中。

而且这个说法,还得到了很多仙家的认可。

但依旧没什么卵用。

你猜归你猜,你认可归认可,只要进不去,一切都是白搭。

······

与此同时,血海之内,阿修罗族地。

仓默默一人关注着‘十个区域’内的景象,尤其是当他发现很多阿修罗都已经怀孕之后,才露出轻松之色。

但很快,他闪身出现在远处。

哗啦啦!

天穹之上,血水倾斜而下,如天穹中有一个超级大瀑布,让血水飞流直下三千丈。

此地、此景,仓早已经见识过不止多少次了。

但此刻,他却露出惊容。

血水之中,掺杂着金色!

杀气、死去、怨气···

各种气息,也远比之前好了无数倍!

如果说,之前这血河之水汇入血海后,对他们的好处是‘一’,那么现在,至少超过‘一百’!

“这等变化···”

仓默默推演之后,露出惊容:“足以让我们阿修罗一族的成长提升许多倍!”

“不仅如此,整个血海的扩张,也将急速增长。”

“血海内的诸多生灵都将获得大好处,从此刻起,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怎么会有这等变化发生?”

他沉吟,而后若有所思:“难道,是齐紫霄她们是那人在外界做了什么?”

“血河···”

“就是击杀数名金仙,将他们的血全都倾泻在血河之内,都不会发生这等惊人的变化吧?”

“她们到底造下了何等杀劫,杀了多少强者?”

这一刻,就是仓都感觉脊背发寒,浑身冰凉。

“如此说来,我却是小看她们了,齐紫霄得到元屠、阿鼻二剑之后,其实力,只怕比我更强。”

“不过,在这等环境之下,或许···”

“我或许有可能踏出那一步,也未可知。”

“这个人情、因果,我代表阿修罗一族···接下了。”

不多时,仓盘膝坐下,开始修炼。

而在这之前,他已经不知多少年未曾修炼过了,因为到了顶峰,前路已断、瓶颈无比坚硬,根本无法突破。

但此刻···

那个如天堑般的瓶颈,却似乎松动了一丝。

哪怕只有一丝,但,终究是有了希望。

······

昆仑天宫内。

三位宫主在一起聚首,周老仿佛一具安详的尸体,躺在池塘边的竹椅之上,闭目安睡。

他的双脚沉在池水中,水里的鱼儿在其脚边游来游去,很是灵动。

“这···”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尴尬。

“打扰周老,不太好吧?”

“可此事重要,我们也不好随意做主,虽然会打扰周老,但还是莫要随意做主的好。”

“说得对,那就你去。”

“我???”

最中间之人一脸懵逼,但见两人都看着自己,也只能凑了过去,小声呼喊:“周老。”

“周老?”

接连呼唤,音量不断增大。

可惜,没有回应。

周老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连胸口的起伏都消失了。

“嗯?!”

三人略微色变,靠近之人略微感应后,更是猛的一惊:“不好,周老没有半点气息了,难道他老人家已经···”

“坐化了?”

“什么!!!”

“可是周老分明已经···”

“但他终究太过苍老了,不知活了多少岁月,就算踏出那一步,也未必···”

“可,这,这···”

三人懵了。

他们都是大罗金仙,而且是大罗金仙的强者。

但就算如此,遇到此刻的局面,也是尽皆慌乱、麻了爪子,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哈哈!”

然而,就在他们有些惊慌失措之时,一声大笑突然传出。

而后,疑似‘死去’的周老猛的起身,哈哈大笑:“被我骗到了吧?!”

三位宫主瞬间懵逼:“ ̄__ ̄||···”

“好玩儿好玩儿,真好玩儿。”

周老却是兴致极高,拍着手,显得很是高兴。

但是,在三人无奈且郁闷的表情下,周老也只能停下笑容,满是皱纹的嘴角微微撇动:“开个玩笑而已。”

“一点都不配合。”

三人哭笑不得,却也只能道:“周老,您还是别这样吓我们的好···”

虽然是大罗金仙,但对眼前这位,他们却是无比尊重。

因为···

这是一位疑似从上一个时代活下来的存在!

他太苍老了,没人知道他到底活了多久,也没人知道他到底有多强,昆仑天宫的前半段历史,几乎都是由他一人所书写!

后来,知晓这位老人的人倒是不多了。

因为他已经不再管理天宫之事,也不对外露面,就是天宫之内,当世见过他的人,也不超过十个。

这就是一个活化石,一个真正的老古董。

若是不知道也就罢了,知晓其历史的昆仑天宫之后,又如何会不对其敬佩?

“有事?”

周老随手抓过手边的鱼饵,撒入浴池中,看着鱼饵们争食,微微眯起双眼。

见状,三位宫主尽皆是‘服气’之色。

以他的实力,掐指一算,天下间几乎没多少事能够瞒得过他。

但他去从不这么做。

倒是有人曾问过,为何不算尽天下。

周老却说,若是世事皆知,这世间又有何乐趣可言?

是以,他从不算。

哪怕是关于整个昆仑天宫之安慰的事,他也从不会去算些什么,总是‘后知后觉’。

但也正因如此,三位宫主才格外佩服。

得是什么样的人、到什么样的境界,才能放下一切?

他们虽然身为大罗金仙之中的强者,却也有些难以理解。

“出事了,最近的消息,就在近日,齐紫霄、季初彤、蓝彩儿,也就是巫蛊圣界当代圣女。”

“她们三人联手,在血河尽头,斩杀金仙大能近百位,仙血滚滚,血河涛涛···”

“诸天万界的中坚力量,在此刻降到了有史以来的最低点。”

“而这个消息若是败露,我们担心,阴界那边···”

“哦?”

“三个小丫头,斩杀百位金仙?”

周老露出惊容,眼皮眨啊眨:“现在的金仙,已经弱到这种地步了吗?”

三位宫主:“···”

这叫现在的金仙弱么?

分明就是那个齐紫霄太过变态好吧?

而且,您的关注点是否有些歪了啊?重点不是这个,是结果好吧,结果啊!

其中一人低声道:“周老,这不怪金仙们太弱,消息称,齐紫霄手上有两把大杀器,那是一黑一白两把骨剑,杀意惊天,就是金仙巅峰也接不下一剑。”

“而且齐紫霄凭借此剑越战越勇,像是永远不会力竭,甚至其神识力量疑似比金仙更强,往往能料敌先机,所以···”

“那不还是现在的金仙太弱么?”

周老反问:“若是金仙足够强,又怎么会被她斩杀?”

“···”

三位宫主更加无语。

还没来得及说话,却听周老又道:“你们方才说,一黑一白两把骨剑?”

“是。”

另一位宫主挥手间,以仙元在虚空中勾勒出两把剑的模样:“这是传出来的景象,那两把剑便是这等模样。”

“实在很难想象,这到底是怎样的绝世凶剑。”

“就是看其幻影,竟然也能让我遍体生寒···”

这宫主的面色很是惊讶,同时,也有些谨慎与不可置信。

斩金仙也就算了,自己堂堂大罗金仙,且都成就大罗五百多万年了,只是看一眼这两把剑的幻影,都能被吓到汗毛倒数?!

“这两把剑···”

周老这次的关注点倒是没歪,他仔细瞅了瞅,然后···

往竹椅上一躺:“没见过。”

三位宫主:“···”

接着,周老又道:“但却感觉有些熟悉,我应该知道的,只是,有些想不起来了。”

三位‘靓仔’宫主无语。

“您咋啥都想不起来了?”

他们心中嘀咕,但这话却必然是不敢说出来的。

“周老,您看···我们要不要出手干预?”换了个话题,只希望把周老的关注点引回正确的地方。

“干预什么?”

周老反问。

“···,如今很多闭死关的老家伙都出关了,口口声声指责齐紫霄三人为诸天万界之罪人。”

“看起来,像是想要如同当年那般,把她们逼到那一步。”

“我们,是否要推波助澜?”

“推什么波,助什么澜?”

周老眯着眼,撇了撇嘴:“当年之事,我这老骨头本就不赞成,但是那一代的宫主却说,这是为了天宫好。”

“若是不把他们弄过去,迟早得出事,且如此,还能为天宫保存力量。”

“那时我这老骨头都已经隐退多年,自然懒得去搭理。”

“且那些人,也是大罗金仙,的确有实力镇守界关。”

“但齐紫霄她们三个小丫头,有这个资格?”

“逼她们去作甚?送死么?”

三人并不意外,随即试探道:“那···周老您的意思,将此事压下去?”

“压什么压?”

“此事与我们昆仑有何干系?”

“额?”

“累了,走走走,别打扰我休息。”

周老开始赶人。

三人只能告退。

等到出了别院,三人还是一脸懵逼加无奈。

“周老越发神秘了,老是说一半。”

“唉?不对啊,还有件事没说,界关那边···只怕是要不太平了!”

“要不,回去?”

“回什么去啊,若是周老不想见我们,你就是拼尽全力也进不去的。”

“那怎么办?”

“显然,周老的意思是,齐紫霄她们这事儿,我们昆仑不用管。那就顺其自然也就是了。”

“周老虽然不曾算尽天下,但以他的实力、境界,恐怕随口所言,都是隐约契合大道,所以,我们按照他老人家所说的去做也就是了。”

“至于界关那边···”

“恐怕,得送几个精通空间一道的门人过去,时刻关注,若是开战,我们也得做好准备。”

“对了,那几个,还活着吧?”

“若是开战,有他们顶着,应该也能称住一些年头···”

······

“呼啦啦···”

周老随手洒落大把鱼饵,却又不知不觉间,将方才见到那两把骨剑的幻影模拟了出来。

看着看着。

他突然一拍脑门儿,兴奋道:“诶?”

“像是传说中的元屠、阿鼻!”

“嗯???”

“我为何这般兴奋?”

“元屠、阿鼻又是什么?”

“哪里的传说?”

他的兴奋消失,取而代之的乃是茫然与不解,眉头微微皱起:“我脑海中,为何会出现这两个名字?”

······

日月乾坤宫。

高层人士齐聚一堂,正在商议今天所发生之大事。

“依我看,就该顺水推舟,我们虽然出不去,但我们所管辖的诸多世界,难道敢不听话不成?”

“让他们顺水推舟,以天下大义,将齐紫霄三人送去界关。”

“天道之基···给她们又如何?”

“如今,齐紫霄已经是大罗之下无敌手,有资格去界关镇守。”

“我还是认为天道之基更为重要,莫要忘记,她们可是掌握了三道!”

“而我们日月乾坤宫,只要再掌握两道,便能必然超越昆仑···”

“哪怕只拿到一道,也未必没有这个机会。还剩下不到九百九十九年···”

“到那时,由公主亲自出手,还怕齐紫霄能翻天不成?!”

“不可大意,齐紫霄如今不过天仙初期,修行不到三十年,便能跨越两个大境界斩杀金仙强者,且杀金仙如屠狗!再给她近千年时光,恐怕就是大罗···她也未必斩不得。”

“虽然金仙与大罗之间的鸿沟如天堑,极难跨越,但齐紫霄显然并非常人,绝对不能以常人之目光去看待。”

“还是将她们送去界关的好。”

“否则,恐造成祸端啊!”

“不妥···”

众高层分成了两派。

一派建议将齐紫霄三人逼到界关去,让她们镇守边关,以‘戴罪之身’镇守,永世不得回,否则,万一齐紫霄‘发育’的太好怎么办?

如今的齐紫霄可不是刚出修仙界的‘菜鸟’了,大罗之下她已无敌,再给千年时间,谁知道她多强?

另一派则觉得,还是天道之基重要。

等之后杀人夺基,更为妥当。

吵来吵去,却也没个结论。

最终,还是当代宫主幽幽道:“够了。”

“你们的想法,本宫主都已知晓,但却不够妥当。”

“传令下去,让我等所统治的世界推波助澜,将齐紫霄三人逼到界关去。”

“至于天道之基···”

“哼!”

“等剑主之力散去,本宫主自会根据当时的情况来判断,是否灭了她们,夺取天道之基。”

“宫主英明!”

“如此,倒是万无一失了。”

“此乃真正的万全之策···”

众人连拍马屁,觉得很有道理。

千年之后如果打不过怎么办?打不过就不打呗!

先送去界关待着,等到时候再看情况,杀的了就杀,而且还可以冒充阴界之人出手···

打不过、杀不了?那就当没发生过,且也能为诸天万界和日月乾坤天宫加上一层保障,毕竟,那可是比宫主还强的强者,镇守界关,咱们岂不是十分安全?

左右都不亏。

······

也就是在这一刻。

黑白学宫、神鬼天宫、两仪宫、阴阳天宫、四象镇魔宫、太上无极宫···

几乎都如同日月乾坤宫这般,高层凑在一起,秘议着该如何处理此事,只是,他们的结论与决定,各不相同。

唯独太玄九清宫例外!

当剑宫分离,太玄九清宫的力量几乎衰落大半,若非有宫主坐镇,只怕早已有不知道多少人跳出来,叫嚣着太玄九清宫不配为天宫了···

终究是大罗金仙太强,目前,还没人有这个胆量,而其余八大天宫也还未曾‘开口’。

没有出头鸟的情况下,太玄九清宫倒是依旧能坐稳九大天宫之一的名头。

而此刻,宫主未曾与任何人商议。

只是,拿着传音玉符的手,略微颤抖。

“宫主,你害我!”

“那齐紫霄,可是这般好杀的?若非我今日命大,只怕是···”

砰!

传音玉符炸裂。

宫主面色如常,只是目中冷意几乎要溢出来了。

“齐紫霄,大罗之下无敌,杀金仙如屠狗···”

“你成长的,可真是快啊!”

“不过,待你去了界关,我看你又当如何?”

······

“仙机么?”

前去万兽星海的途中,青萍帝君把玩着仙机,露出好奇之色:“看起‘指引’,倒是的确极为好用,试试看吧。”

它加了大长老好友,而后,发出一条消息。

“你觉得,她们会去么?”

“早与晚的问题。”很快,大长老回应。

“那你说,我们这么做···她们将来某一日,若是后悔了,是否会恨我们?”

“你为何觉得她们会后悔?”

“因为,在我看来,去那鬼地方,没人会不后悔。”

“尤其是在诸天万界腐朽到如此地步的情况下···”

“···”

“一切,都看她们自己。”

“路在她们脚下。”

“是啊,路在她们脚下。”

两人不再交流。

而第一次使用这种‘文字聊天’,甚至还尝试着发了几个表情的青萍帝君,倒是觉得格外新奇。

“的确是不错,很有意思。”

“只是,齐紫霄···”

“你们到底会如何选择呢?”

滴滴滴。

突然,仙机响起,有消息传来。

青萍帝君一看,才发现是自己手下的妖族,刚才分别时,他给了对方向仙机。

“怎么?”

“帝君,最新消息。”

“关于齐紫霄三人斩杀近百位金仙,闹腾的最凶,口口声声指责她们为诸天万界之罪人的那个老家伙-——昊东仙君···在自己的老巢中,被杀了。”

“据目击者称,一道血色剑气贯穿天地,卷落无数星辰,斩破虚空···”

“连带着昊东仙君一同斩了。”

“!!!”

青萍帝君眼皮一跳,嘴角接连抽搐。

“这就···开始了?”

“她们真的是女子么?”

“这种杀气、这杀意,简直就是几个杀胚!”

“不过,也好。”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啊。”

“何况···”

“这腐朽的世界,也该治理一番了,虽然目前还动不了‘根’,但,吹落一些腐败的树叶,也是好事。”

“我没这个底气,但你们···啧,应该说,年轻就是有血性么?说做就做,半点都不成迟疑。”

“只是,一旦这般做了,就代表你们已经决定了啊。”

······

“知道了!”

青萍帝君简单回应:“再有类似消息,时刻告知本君。”

而后,他不再多想。

因为,传送阵到了。

很快,就将赶到万兽星海。

“真龙,曾经的妖族共主一族···”

青萍帝君面露期许:“若此行顺利,之后便要轻松的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