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 燃犀照魂 番外8 百城结界

大楚在得知宗烨已死的信息后,对南昭的攻击反而缓了下来,只是仍旧是针对郁垒,导致郁垒只在宗烨醒来后那日出现在他面前过,后来便是整日处理事务,根本抽不出时间来看宗烨的情况。

于是白珞就代劳了,她之所以在旁照顾宗烨,还有个原因就是她担心宗烨还是放不下郁垒对他下毒的事情,导致这事成为一个隐患。

在她照顾宗烨的第二日,姜轻寒熬药时小声问她:“你这是打算两个都要吗?”

白珞瞥他一眼:“我看起来像是这样没节操的人吗?”

姜轻寒认真思考了一下,而后回了她一个眼神,明显就是“你看起来就是”的意思。

白珞能听到自己咬牙的声音,眉头一跳冷冷向姜轻寒瞪了过去。

明明白珞半点法术都没有,姜轻寒还是感觉到了一股阴风。姜轻寒赶紧摆手道:“不不不,你不是。”

白珞扇了会儿扇子,突然又问:“你说,宗烨和郁垒在这儿算是一个人吗?”

姜轻寒微愣了一下,突然起了些坏心眼:“你这么问是不是因为如果他们是一个人,你同时爱上他们就不会有负罪感了?”

白珞苦笑道:“以前我觉得亏欠郁垒良多,现在反而觉得是亏欠宗烨了。”

姜轻寒无奈地摇摇头:“无论在结界外如何,但是在这里他们只能是兄弟。这也是你内心需要放下的东西。”

白珞无声地叹口气,她拖着下巴有气无力地扇着火。一句放下说得倒是轻巧,但古往今来有多少人能做到呢?若不是这结界,她也很难察觉到,也许自己内心里也将宗烨和郁垒当做了两个人。一个是她从小无相寺捡来的小徒弟,一个是守护了她几十年要陪她度过余生的魔尊。

姜轻寒把药放到她手上,笑道:“别想那么多,这毕竟是结界,出了结界之后也就没这个烦恼了。”

白珞一怔。是啊。除了这用元神的结界中能见着宗烨之外,结界之外再无宗烨。

白珞嘀咕道:“这么说我是不是应当对宗烨更好些?”可是这可恶的百城结界,愣是让她成了夹在兄弟二人之间的罪人。

白珞将药端去宗烨屋外的时候,就见陆玉宝站在门口四处张望。陆玉宝一瞧见她的身影,眼睛一亮,片刻后又委屈上了:“嘤嘤嘤,王妃,你不要宝宝了吗?宝宝好久都没见到你了。”

也不知如果陆玉宝记得自己在结界中嘤嘤怪的样子会不会直接上吊抹脖子。

不过转念又一想,这几日事情太多,还真没怎么见到陆玉宝。

她轻咳一声安慰道:“陆玉宝,我这几日太忙了,没有不要你。”

陆玉宝吸了吸鼻子,见白珞确实没有不要自己的打算,这才放下心来,往旁边挪了挪,让白珞进了屋,亦步亦趋地跟在白珞身后。

白珞进屋时,宗烨正坐在桌边看书,他听到动静,将书放下,微笑着看向白珞:“这几日劳嫂嫂费心了。”

白珞也笑:“宗烨,都是一家人,别见外,你如今身体还没好全,怎么就下了床?”

白珞将药放到桌上,推到宗烨面前。

“床上太闷,久躺也不好,便下来走走了,嫂嫂莫要担心。”

白珞应了一声,她犹豫了一下,便问道:“宗烨,关于你王兄之事……”

宗烨闻言脸色有些冷淡,但像是不愿意让白珞担心一般,笑着回她:“王兄此事,日后再说。嫂嫂这几日辛苦了,还是好好休息吧,送药之事便不牢嫂嫂费心了。”

白珞知道是这两日送药时一直在念叨着关于郁垒之事,宗烨不满了,这是在变着法子赶她呢。原本宗烨和郁垒二人就说不上谁比谁更固执。

若硬要论个明白,应当是郁垒更加固执沉闷一些吧。毕竟宗烨虽然经历了小无相寺之变,但在他的记忆中还有六位师父曾经悉心照顾他,而郁垒的一生则是在战乱中苟且偷生,在修罗场中为了活命而拼尽全力。

有言道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要宗烨彻底解开心结,还是得郁垒认认真真来解释一遍。先前他匆忙朝宗烨解释一番后,又没了身影,宗烨虽说是知道了自己兄长的用心,但要完全原谅郁垒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

“行,那我明日再来看你,宗烨,你好好休息,郁垒还需要你呢。”

宗烨眼中有什么东西暗淡下来,他看着白珞的背影,张了张嘴,那些话冲到嘴边最终还是咽了下去,自从那次嫂嫂醒来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原本他能肆无忌惮地述说自己的爱意,可是如今,他退却了,他的嫂嫂,似乎不再只爱他了,他若是将自己的爱意说出来,只会给白珞徒增烦恼。

而且他总觉得,嫂嫂似乎在透过他看着其他什么人。

宗烨垂下眼眸,手中的书再也没有动过。

如今南昭和大楚之间战争越来越激烈,宗烨身体痊愈后,便去寻郁垒一起商量解决方案。当白珞知道这事的时候,老泪纵横,他们两个之间没了这些弯弯绕绕真是好啊,也不知道宗烨是怎么想通的,不过能想通就好,她还担心宗烨得想很久呢。

“我的乖仔们,终于长大了。”

白珞看着湛蓝的天空,欣慰地说道,姜轻寒闻言放下手中茶杯,有些好奇:“怎么?他们兄弟之间的事情解决了?”

白珞点点头,颇为自豪:“那可不,让他们言和难得和什么一样,郁垒那个人设,你也瞧见了,这全天下最复杂的机关都没他别扭。”

姜轻寒认同地点点头,这时白珞突然喉咙发痒,她咳了几声,喉咙里涌出腥甜的味道,她拿手帕捂住了嘴唇,一股温热的东西自她口中流出,她将手帕翻过一看,上边赫然出现了血迹,姜轻寒明显也注意到了这个状况,他几下就猜出了原因:“是不是我给你调理身体的药你根本就没喝?”

白珞坐在石凳上晃晃悠悠地荡着脚:“我倒想看看如果我真的在宗烨和郁垒和好之前就死掉了,薛泥鳅该怎么办。”

“呼啦”一道火光,一张符纸落在白珞手里——【生命曾可贵,爱情价更高。】

白珞把符纸揉成一团扔在脚下碾碎。薛泥鳅是想说他的生命可贵吧?如果从这结界出去,她没有把薛惑的一身鳞片都削下来,她就不姓白!

白珞咬牙切齿道:“姜轻寒,你说龙肉要怎么料理更好吃?”

姜轻寒微眯着眼睛:“怎么都好吃,依我看清炖的好,还能喝汤。”

“呼啦”有一道火光,一张符纸落在姜轻寒手里——【姜轻寒你想守寡吗?】

呵,姜轻寒把符纸揉了碾在脚下顺便吐了口唾沫。这条龙他也不准备要了。出了结界欢迎大家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没事打个欺头。

一旁正在摘花的陆玉宝听到自家王妃不爱惜自己的身体,立刻凑了个头过来:“王妃!原来那些药被你偷偷倒掉了,看来以后宝宝还是的监督你喝下去呢。”

姜轻寒这才回过神来,感觉白珞这么作自己也不是个事:“我的祖宗啊,不管怎样,这药还是得喝的,这任务哪有那么快能搞定,你瞧瞧这都过去多久了,不也还没完成吗?你啊,还是好好喝着药。”

白珞微眯着眼睛看着姜轻寒:“那你倒是把药调好喝点啊。”

姜轻寒震惊地看着白珞。白珞大约就是大夫最讨厌的那种病人。不认真吃药,不遵医嘱,倒过来还要怪大夫医术不好!

姜轻寒气道:“哪有药好喝的啊?你没吃过药啊?”

白珞回瞪姜轻寒:“我吃过药啊?”

哦,姜轻寒这才想起,白珞就算重伤也是化出白虎真身在山林里自己修养。伤得再重也不过是用些外用的金创药帮助伤口快速愈合而已。

姜轻寒不耐烦地对着陆玉宝挥挥手:“你去炖几只鸡,你家王妃生病爱吃鸡!”

陆玉宝赶紧下去命人准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