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好毒!好毒啊!【第一更!】

而就在这时候,嗖的一声轻响,一把折扇一张图卷,光芒大作,嗖的一声迎面飞来,迎向左小多,上面威势滔天,竟是自主迎战左小多!

“好宝贝!”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左小多身子一个急旋,以倍增之力轰出最高威能的千魂梦魇锤,随即又以阴阳日月锤出击,然后再转千魂梦魇锤,再转阴阳日月锤,持续攻势,层层递进!

轰轰轰……

可那一扇一图,始终顽强与抗,任左小多如何狂轰乱炸,强攻猛打,始终稳得住,始终守得住,竟是坚不可摧,牢不可破。

左小多竭尽全力,穷追猛打,将两个宝贝压制的死死的,只砸的光芒四散,摇摇欲坠。

擦的一声轻响,却是小白啊率先从左手锤里钻了出来,白嫩的小葫芦一点头,那扇子跟着就消失了,又有黑色的小葫芦小酒轻轻一晃,那张图也随之没了!

小白啊和小酒即时回转大锤,之前动作,历时之暂,只得眨眼光景,除了左小多这个当事人之外,再无任何人得见。

可事发实在突然,即便是左小多这个当事人,仍是愣神片刻。

我曹,我快要打碎了,你俩出来偷走了!

事实上,不只是左小多,而是在场所有人,尽都是在这一刻感觉到……似乎世界停顿了一下!

那种奇妙的感觉,真实不虚。

高空中……一股奇妙的意识,瞬时远去……

有些想不通,本天道意志出手想要在这小子砸烂宝贝前,将宝贝气运摄走……却被那俩葫芦给越俎代庖,捷足先登了……这……这要咋说?

怎么会有这等事。

不得不说,整个世界都位置停滞了半秒。

然后,左小多再舞双锤,恶狠狠地向着那四个已经烂了半边的公子脑袋上砸了下去。

呼呼呼……

四个人身上,各自冒出来一道虚影。

“小辈尔敢!”

虚影冒出来,还没来得及出手,甚至来不及看清身影的时候……

“等的就是你们!”

左小多已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开大地吹风机,噗噗的两声迎面按了两下……

唯恐对方修为太高,所以才喷了两下,于是第一个大地吹风机的储备已经用尽,左小多唯恐两下不够,又悄然地扣住了第二个……

为全今日之功,豁出去所有的大地吹风机全数耗尽,也是在所不惜!

但现实却是……用不上第二个了!

“嗷~~~”

乍现的四道虚影齐齐仰天惨叫:“你是谁……”

突然间一阵旋风起……

四条虚影,一边形影虚浮,一边缓缓崩溃,一边抓起来云漂流四人,冲天而去。

“你等着!”

四位虚影也不知道什么修为,竟然能够抵抗大地吹风机之余,还能带着人逃逸,但大地吹风机的黑烟却也霸道,竟然连不复人身的虚影也能腐烂,甚至是云漂流等人,明明有宝贝护身,有金丹护佑,仍旧难脱此厄,及至被带走的时候,已经烂得不成人形了。

身上啪嗒啪嗒的往下掉烂肉,脑袋都烂出来了骨头……

估计,就算能活下来,这一身的疤痕……估计也很难去除。

这可不是普通的毒,而是无毒大巫精心研制出来准备灭世的至毒,当初洪水大巫就是因为这毒实在太过于阴损毒辣,所以才禁止使用的毒!

被正面洒在身上……

云漂流等人死不死,左小多是不知道的。

但是那四个神魂虚影,肯定是好不了的!

不管是谁的神魂虚影,估计其主体本身,也要因而承受一次重创!、

至此,白山城这边,已经是清洁溜溜,三千多敌人,当真一个没剩,一个不留了!

而对面,原本雪白的白山山脉,正在一片一片的黑下去、塌下去、不断的变成粉末……

然后变成一个个的大坑……

整个过程,还在不断地继续,所有树木什么的……全都在极短时间里化作了粉末,化作微尘!

左小多突然想起一事,冲上去寻找,登时心痛得如同刀绞!

空间戒指啊!

三千多人,起码三千枚空间戒指,一个也没有留下来!

竟然一个也没保留下来!

全部都……化为齑尘了!

左小多痛心半晌,终究不得不放弃。

用了好久,才终于恢复了一下心痛。

从大坑里面一跃而上,站在了雪地上,道:“费尽千辛万苦,重重布局,终于将这一场决战,拿下了,战胜了!兄弟们,老师们,我们,赢了,终于胜利了!”

可是半晌……无人应答!

左小多奇怪的凝目看过去,只见对面的所有人,有一个算一个,基本全都瞪着眼睛,张着大嘴,满脸的不可思议,满眼的匪夷所思,还有惊恐惊吓惊悚,震撼震骇……

总之,许多许多的负面情绪全都都集中在一处,愣呵呵的看着自己!

看着对面!

看着那些大坑!

看着空中飘舞的粉尘!

甚至包括左小念李成龙在内,全都吓到了!

吓蒙了!

这……这也……太恐怖了吧!

明明不过挥挥手的光景……对面的三千多人,就那么没了?

如果不是还有之后左小多亲身过去的那一顿猛砸,大家都不知道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左小多,更加不清楚左小多到底做了什么,怎么就这样了呢?

噗的一声,官山河从空中掉了下来,趴在地上,满脸都发青了,两个眼珠子鼓出眼眶之外,浑身痉挛颤抖,好半晌过去了,兀自浑身发软,爬不起来,站不起身!

此刻最害怕最恐惧的,莫过于官山河。

看到眼前这一幕的官山河的心脏都吓得裂了……

原本,我也应该是站在那里的啊!

幸亏我……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大道金丹!”左小多扬天喊一声:“我赢了!”

嗖的一声,闪烁着金光的大道金丹从天而降,悄然落到了左小多的面前。

左小多哈哈一笑,拿出一个小玉瓶,道:“你自己进去,还是我送你进去。”

大道金丹在空中跳了跳,居然刷得一下子,自行钻进了玉瓶。

左小多都吓了一跳。

这大道金丹,居然真的如此神奇?

真的能听懂人说的话啊。

大道金丹既然认可,看相也就完美的完成,没有任何错误。

于是……下一刻……

左小多突然间头晕目眩,浑身舒服的连骨头都没了……

大量的气运点,暴雨一般的砸进了他的脑袋里……

“哦哦哦哦嚯嚯哦~~~~也咩爹……哦……”

左小多抑扬顿挫的呻吟着,太舒服了:“不要停……”

脸上眉花眼笑,身子乌骨蛇一般的摊在地上,这一刻的快乐舒服,简直难以形容。

这一波气运点,可不是一人一滴这么简单。

而是一人两滴!

毕竟大道金丹都承认的完成的赌约;若不是因为左小多有一种看霸王相和为死人看相说必死的无耻行为,这一波只会更多!

但是,饶是如此,左小多的气运点,却也是陡然间冲上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足足七千滴!

七千滴啊!

左小多感觉自己快疯了。

我勒个天啊……太富裕了!

突然间突发奇想:“我若是到战场上为一个数十万人的军团看相……哦嚯嚯嚯……”

身后众人一片呆滞。

我们都知道你胜了。咱们赢了。

你把人杀光了。

但是你把人杀光了你就这么舒服?看你这舒服的样子,活像是被大保健马杀鸡了一样……这声音,啧啧,简直不堪入耳。

哪怕是那啥到了那啥的那种极快美的巅峰地步,也不如这货现在脸上的表情口中的声音荡漾……这都快窒息了一般……

有不少女的都是红了脸。

这个小混蛋这是什么声音!

良久,左小多才从那种极致的舒爽中醒来;感觉自己的浑身经脉……

别的不说,只说一件事:如果原来的压缩最多能压到四十五次的话,那么这次,最低最低,能压缩到五十次!

这种进步,简直是巨大无穷。

然后看向众人……

“决战完毕了啊,你们这一个个都是什么表情啊?”

左小多施施然往回走,很惊讶的道:“我们不损一兵一卒,大获全胜……嗯,虽然没有收缴到战利品,算不得大获全胜,仍旧是完胜对方,难道不应该高兴,不应该欢呼,不应该雀跃庆祝胜利么?怎么你们一个个的脸色比打了败仗还难看?”

韩万奎老校长鼓着眼睛,满脸发白:“都……都没了?对对……对面全军覆没?”

“是啊。”

“真的……都死了?都……就那么……化了?死了?”

“对啊。”

“这……这怎么……怎可可能……”

老校长都不会说话了。

白山城一方,就这么没了。

白山城的人,全数死得精光了!?

一直到现在,才明白了左小多昨天定下来全员决战的真正用意所在,原来……竟是如此!

好毒!

好毒啊!

这个左小多,原来早早就打好了这个主意。

什么十场决胜,什么全员混战,所有的言行,所有的赌注……其实都是为了一劳永逸的铺垫,全都是旨在将所有敌人全数集中在一起,一波送走,干净利索,清洁溜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