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四害

见景景来,罗南忙接过她手中的背包,又吼自家儿子:“你姐来了,快开一间客房,把门窗都打开通风。”

客栈新装修的房间虽然使用得都是价格昂贵的环保材料,也用竹碳吸过甲醛,但还是有点味道。

宋轻云:“老杜,你放的是什么鱼?”

杜里美说是食蚊雨,这种鱼以水中的蚊子幼虫为食。现在的红石村也日怪了,当初来的时候,别说蚊子,苍蝇都看不到一只。

现在来的游客一多,就把外面的小昆虫带回来了。什么蚊子、苍蝇、蟑螂的,都开始泛滥了。

没办法,以前的红石村和外界几乎隔绝,现在和外面交流一多,自然生态也随之发生变化。

他这么一说,已经开了客房门窗的罗南的儿子就过来插嘴:“宋叔叔,杜叔叔说得对,前几天我就在客栈里看到两只大蟑螂,把我妈都吓哭了。大伙儿用灭害灵杀了半天,可累坏了。”

他这么一说,宋轻云倒是提起了警惕,对于环境他是非常看重的。红石村的乡村旅游卖的是自然和人文风光,害虫一多,自然风光和人文风光不就被破坏了?

“什么宋叔叔,叫宋哥,你说的蟑螂苍蝇什么的多不多?”

“多,好多的。”

宋轻云:“你说说。”

罗南的儿子听到宋轻云很认真的样子,心中得意,正要说话,罗南就过来赶:“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去去去,去地里摘两棵莴苣回来,你姐最爱吃青笋炒肉片了。村里的事情,杜叔叔不比你清楚,要你多话?”

小孩子这才不满地哼一声,走了。

宋轻云:“老杜,这事你真的清楚?”

杜里美:“最近是有点邪性,咱们先找个地方坐下说话,老站着也不是办法。”

几人就到旁边的茶棚你盘膝而坐。

客栈的水塘弄得不错,下面垫了防水膜,上面覆盖着沙子和小石头,引来泉水后,碧绿清澈,鱼游其中仿佛悬浮在真空中。

水边种了菖蒲,还搭了一根硅化木。几人一走开,就有草龟从水里出来,爬树干上晒太阳。

杜里美是开客栈的,虽然还没有营业,但客栈只要一开始迎接客人,必将是村里客栈民宿的标杆,对于环境他是最上心的。

说起来害虫,老杜很烦恼。说村里最近的害虫主要有四种,老鼠、蚊子、苍蝇和蟑螂。

首先是老鼠,那玩意儿以前本来就不少,走家蹿户糟蹋粮食啃坏家具。不然,当初龚留山竞选村主任的时候,也不会提出要消灭鼠害的口号。

对于如何消灭老鼠,龚留山的办法很简单,直接用水泥糊了老鼠洞,打算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

下来,村民们也这么干,效果挺不错。

不过,最近鼠害忽然死灰复燃了。

这次出现的老鼠和红石村以前的老鼠不太一样。

以前村里的是山耗子,个头大,起码有半斤重。听人说,他们所捉到的最大的老鼠,有一斤一两,简直就是鼠中巨鼠。

这种山耗子身体圆鼓鼓的,毛色灰白,看起来挺干净的。现在的老鼠个子比以前的山耗子小一圈,重量大约二两,很袖珍。毛色漆黑,看起来油光光很恶心。

个头小就灵活,而且分外狡猾,你糊了老鼠洞吧,人家直接钻你粮仓里驻窝,去房梁上和瓦楞缝隙安家。

更有老鼠把窝安在书桌抽屉后面,可谓是充满想象力。

这种老鼠动作非常灵活,而且非常狡猾,你用鼠夹子吧,它根本就不去吃架子上的诱饵;你用老鼠药,人家碰都不碰一下。

开客栈卖火锅的老吊因为家里生意好,吃客多,产生的厨余垃圾也比别家多上一些,鼠害也分外严重。

大白天的,就能看到老鼠在他家垃圾堆里成双结队出没。一山不容二鼠,除非一公一母。

一公一母,一个月就能下一窝小崽,两个月就能在你家里泛滥成灾。

老吊家是老房子,大晚上的老鼠在房梁上乱蹿,打架、恋爱,磨牙,搞得游客烦不胜烦。

更有老鼠晚上直接跳人床上去,与你大被同眠。

“这么厉害?”听到这里,宋轻云大吃一惊:“这样一来,游客还不闹翻天了?”

“是啊,就在前段时间就出了一件事。”杜里美说:“一个游客在睡午觉的时候,有老鼠爬他脚上去。游客当时最睡得迷糊,下意识地一蹬腿,然后就感觉一阵刺痛。原来,竟被老鼠在脚后跟上咬了一口。”

游客吓得大叫,找老吊扯皮。

老吊也没有办法,只得带了人家去市医院打预防针,还退了房钱。

得,这样一来,他不但没赚到钱,反赔进去上千块。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这样的情况,其他客栈也有发生。除了许爽,她那边就没什么客人。

宋轻云听完有点发愁,说这可怎么好?

杜里美说还能怎么着,想办法灭鼠啊,老吊损失惨重也毛了,花了四千块网购了五大箱粘鼠板,把客栈所有的房间都铺满了,简直就是四面楚歌十面埋伏。

结果呢,等了一晚上,鼠毛也没抓得一根,老鼠人家就没有出现。

等他把沾鼠板一撤退,老鼠又跑过来了。

“现在的老吊算是彻底放弃,躺平任锤。”

宋轻云更吃惊:“这耗子还成精了。”

罗南说,其实村里的老鼠之所以泛滥成灾,主要是农家乐和客栈的厨余垃圾实在太多。只要关门歇业,老鼠没吃的也走了。

老杜说,关门,可能吗?再说了村里这么多客人,难免有老鼠害虫什么的藏在汽车里跑进村来。

老鼠是这样,苍蝇蚊子也是如此。

以前村里气候干燥,人少,不适合苍蝇蚊子生存。现在好了,挖了大池塘,水渠里全是污水,它们到这里可是进了乐园了。

宋轻云醒悟:“看来主要问题还是各家客栈农家乐的垃圾处理和污水排放问题没能得到解决,这事得抓紧了。”

不过,老七婆死活不答应排污管道从他地里走,你又有什么办法呢!

宋轻云又问,蟑螂是怎么回事?

罗南道,蟑螂的问题还没那么严重,也就几户农家乐里有。

老杜:“说起来还是污水处理问题,问题还是得从农家乐和客栈着手,治理好了,四害也就不存在了。对了,宋轻云,据我所知道,各家客栈农家乐的污水都倒进厕所,都已经涨满了,再不解决,他们可都要闹了。要不,让他们先停业?”

宋轻云苦笑:“停业是不可能停业的,先不说各家老板会闹。咱们村见天几百游客,没有客栈,让他们住哪里去,难不成都露营。我们这里晚上挺冷的,别看白天二十多度,太阳一落山,就能到十二度以下,冻病了人,谁也负不起责任。”

说起污水处理站的问题,他不觉忧心忡忡。

“算了,不说这种不开心的事,黄明家好象有点事,大姑一个人在家没着没落的,这两天就在你家吃吧。”

罗南:“宋书记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大姑。”

“那小丫头古灵精怪,需要什么人照顾?你把伙食搞好就是了。”

罗南叹息:“关丽和黄二娃还闹离婚吗?她在外面竟然借了那么多钱,人家把电话都打到我和老杜这里来,这事还真是。”

宋轻云突然想起刚才毛根跟自己说的事,心中一动,把情况大概说了一遍,最后道:“毛根这人虽然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大家都是乡里乡亲,能帮就帮。其实,我也很反感这个人。但是,这人只要想做正事,而不是搞邪门歪道,就值得鼓励,值得帮。”

听他这么说,罗南面上露出为难之色,她对毛根还真有心理阴影了。

宋轻云知道她的顾虑,想了想,道:“你们手头有没有如果剪辑视频的教程,发给我,我再转发给毛根。”

“还真有,这个办法好。”罗南忙掏出手机,把几个文挡发给宋轻云。

宋轻云一看,几个文挡挺专业的,有如何剪辑素材的硬核专业知识,也有诸如《X音企业号应营全攻略》。

他把几个文挡都发给了毛根,留言:“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以前你不管有什么毛病,但只要想做事情,不甘心命运的摆布,想要改变,都是好的。希望你这次不要弄得跟上回那样,让大家失望。一个人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信用,是声誉。如果失去了这些,你就会失去很多。”

那边,毛根飞快打下一行字:“宋轻云,你烦不烦,你是我谁呀,凭什么要教育我?”

宋轻云懒得理他,打电话给刘永华,让他叫大姑过来吃午饭。

这个时候,毛根又微信宋轻云:“宋轻云,你是不是在头疼老七婆的事,这事交给我,三天,三天之内我让他乖乖地把地扒开地让你安管子。这样,就算是还了你的人情。”

宋轻云:“别乱来。”

老七婆那事实在让人头疼,就连村干部都拿他没法,毛根成吗?

宋轻云觉得这就是少年人的牛皮,却不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