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毛根要做UP主

且说宋轻云正在竹花的小卖部辅导大姑写暑假作业,毛根就悄摸摸走到院子里来,站两人后面探头探脑看。

宋轻云一向厌烦毛根的猥琐,皱了一下眉头问:“什么事?”

毛根笑嘻嘻地说:“没事我就不能来看看宋书记你?”

“有话直说。”

“真没有什么事,我看书记你在茶馆里,想请你喝一杯茶,对你以前把池塘给我养鱼表示感谢。宋书记,茶水我已经让竹花泡好了。”

宋轻云知道这小子肯定有事,他也不想打搅大姑写作业,就点点头;“那好,咱们去前边聊。”又吩咐大姑自己写作业,如果遇到不懂的地方先放着,等下帮她看。

前边已经陆续有村民过来喝茶,把叶子烟抽得白茫茫一片,呛得人嗓子眼发痒。我们的小宋书记忙喝了一口茶水,才将喉头的不适压下去。

他忙叫毛根把桌子椅子摆到小卖部外面,两人坐在路边一边说话一边晒太阳,倒是惬意。

毛根难得殷勤地给宋轻云续了开水:“宋书记,你看哈,我已经回村有一段日子了。我家又不是贫困户,葡萄大棚没我的份儿,国家各项补充和扶持政策也没有我们的份儿,这日子过得可没滋味得很。我寻思着,这么下去可不是办法,这才来跟书记请教。”

宋轻云顿时提起了警惕,正色道:“怎么,还想在池塘里养鱼?”

毛根:“如果书记想把池塘租给我,我肯定是不会拒绝的。”

“想都别想?”宋轻云说:“当时把池塘给你用两月那是当时那地方用来做啥村委还没有决定,空着也是空着。现在,村委已经决定了,那口池塘是村里的灌溉用水水源,也是旅游景点。咱们村的葡萄都是绿色无公害种植,不用农药化肥的。你在里面养鱼,污染了水质,影响了葡萄品质算谁的?还有,那里是个景点,你在里面弄鱼排看起来像什么,破坏风景嘛。”

毛根:“宋书记既然不肯,那我就不说租池塘的事,但我家的困难可是摆在那里的。”

宋轻云心中的警惕之意更盛:“你是不是想评贫困户?”

毛根眼睛大亮:“我家真可以评贫困户?”

“那肯定是不行的,这事国家有严格的标准,你够不上。”宋轻云知道自己失言,忙打断他的话。

“怎么够不上标准了,我和我妈每个月月平均收入不到三百,地里的粮食也勉强够吃饭,怎么就不是贫困户了?”

宋轻云:“毛根,你家生活困难我知道,但政策就是政策,没有人情可讲。国家政策虽然有的地方不能精准地覆盖,却最大可能的保证公平。是,你们家月收入不足三百。但这里有个问题,我听人说你有个父亲,以前是开货车的司机,司机的收入是很高的。虽然说他多年前就跟人跑了,从来没有回过家,但他那边的收入也应该计算在你们家庭收入中,这样,你家就够不上标准了。”

毛根突然问:“如果我爹死了呢?”

“死了当然可以……咝……毛根你混蛋啊,哪里有咒自己亲爹死的道理。”

毛根哼道:“他抛弃家中老婆孩子,难道不该死?我打听过了,这人只要失踪两年,就可以向公安机关申请死亡注销户口,那我和我妈不就是贫困户了?我明天就去干。”

宋轻云心中叫苦,别人驻村精准扶贫,贫困户是越来越少;自己可好,反增加了,那不是笑话吗?

他想了想,道:“你现在就算去找公安机关报你父亲失踪,想要当建挡立卡贫困户也没用。别忘记了,前番你养鱼可是赚了钱的,这一点可以从你银行帐目和消费记录查出来,你不是买了手机和电脑吗,早就过了三千贫困线。恩,至少可以保证你脱贫十年。”

毛根哇哇叫起来:“十年,十年后我都穷死了,没有钱,我不是要打十年光棍?”

宋轻云终于笑起来:“对,就是这样。”

毛根:“十年啊宋书记,这谁熬得住?”

说完,他自己反倒扑哧一声笑出来。

又喝了两口茶,毛根道:“好了,刚才是说笑,贫困户的事情搞不成,我还真有件事想请教宋书记你。”

宋轻云:“你说。”

毛根想了想,道:“宋书记,你说我做视频UP主行不行,能不能赚到钱?”

“你,当视频UP主?”宋轻云一愣,上下打量着毛根。

“书记你看什么?”

宋轻云:“毛根,你的个人形象实在是不太好。而且,做视频UP主并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么容易。首先你得有才艺,至少也得能说会道。”

“我口才不好吗?”

“还算可以,但是做视频最主要的是要有内容,要有让观众感兴趣的东西。你看罗南吧,人家立的是最美村姑的人设,平时拍的是乡村生和红石村的风景,景美人美有趣的农村生活,挺吸引人的。你再去跟风就失去了新鲜感,而且大家也不愿意看一个委琐小青年挖地种菜呀?”

“谁猥琐了?”毛根嘀咕一声。

宋轻云:“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看人挑水不吃力,自己去挑压断腰。你别看罗南每天就是拍拍视频,随便说两句就把钱赚了,但背后所付出的努力却不是你所能想象的。她所做的视频都有一个主题,背后都有杜老板父女这个团队帮她设计剧本,并给予指导,而这些你没有。”

毛根哼了一声:“那我不管,我就是要拍视频。宋轻云你别小看人。”

宋轻云:“如果我的话你不认同,那是你的权力,我也不好说什么。你做视频UP主又不需要村委批准,只要所上传的视频符合网站规定,符合国家法律规定,全民都是自媒体,那你还来问我做什么?”

毛根面上挤出笑容:“宋书记,我不是不懂怎么拍视频和剪辑吗,这不就过来请教你。”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宋轻云:“我也不太懂,这事你去找罗南啊,她是专家。”

毛根说:“我去找她做什么,他看到我就害怕,肯教我?”

宋轻云说:“谁叫你那么流氓那么委琐,别说她,我如果会都不愿意教你。”

毛根忽然怒了:“宋轻云你说谁委琐下流了?”

宋轻云:“谁委琐谁自己心里清楚。”

毛根腾一声站起来:“懒得跟你说。竹花,茶钱各算各的。”就扬长而去。

竹花笑眯眯地走过来:“宋书记,十块一杯。”

“得,我转给你。”宋轻云苦笑,每次到竹花这里来喝茶,自己都要出高价,跟谁说道理去?

一辆绿忽忽的乡村小巴停在公路对面的凉亭下,宋轻云定睛看去,只见杜景景背着一口大背包从上面下来,笑吟吟地朝他招手:“宋轻云,你在这里啊!”

宋轻云看到她,心里突然高兴起来,喊:“听说你要老,我一大早就等在这里,都等两小时了。”

杜景景更是笑得大眼睛都变成弯月:“骗人,口好渴,竹花嫂子,给我一杯水喝。”

宋轻云忙拿了一个玻璃杯,给她倒了一杯水。

竹花:“五块。”

宋轻云:“白开水也收钱,这么贵?”

“这不是白开水,这是玻璃茶。”

所谓玻璃茶就是装在玻璃杯中的白开水,红石村以前不是穷吗?小卖部是村里的社交中心,有老人出不起茶钱,就过来花一块钱要一杯开水坐上一天。

因为喝白水不好听,故尔称做玻璃茶。

宋轻云很无奈:“好吧,你是老板你说了算。”

杜景景:“我来付帐。”就端起茶杯小口小口地喝起来。

竹花:“如果是景景,那就不要钱。”

“谢谢竹花嫂,我走了。”

“我送你过去吧,随便看看你爹那里能不能混一两顿饭。”宋轻云又朝小卖部里喊了一声:“大姑,做完作业到杜老板家找我,咱们的午饭晚饭都有着落了,别乱做题,我可是要检查的。“

说罢伸手接过景景的背包,手下一沉,不禁问:“装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么重?”

“几套换洗衣服,其他都是书,不是准备要考试吗?”杜景景说:“好象还有三天就要进考场,太仓促了,我怕要考砸。”

宋轻云笑道:“怎么可能考砸,我们的景景同学是学霸,就算不复习进考场也能轻易过关。怎么,你还真打算认真去考。”

杜景景:“既然要去考,就得好好准备,如果考得太差,很丢人的。”

“确实,好歹也得敷衍过去。”

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朝白马书屋客栈走去。

杜景景说因为考试的事她向公司请了一星期假,考完当天就回省城,加几天班把落下的工作进度给追上。

说到这里,她叹息一声,道,上半年自己的业绩排名部门最末,别被末尾淘汰才好。

“谁敢淘汰起,岂有此理?”杜里美的声音传来。

原来,不觉中二人已经进了客栈。

里面有杜里美正在将一塑料口袋的鱼朝已经修好的水池里放。

那些鱼个头很小,米粒一般,银光闪闪,却叫人识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