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天庭帝君盛会.JPG(2/2)感谢怎将你入怀的万赏

上清灵宝天尊和玉清元始天尊也就罢了。

在妖庭传法的时候用了灵宝天尊之名就已经做好了这样的预料,预料到贪狼在传递上清灵宝天尊等同于碧游宫通天教主的时候,会将三清这一概念披露出来,这也是要通过唯独天庭才知道的消息进行情报的传递,是赵离所能够容忍的程度,某种程度上付出一定代价利用贪狼的特性。

但是你不要什么都往外抖搂啊,诛仙阵和万仙阵这玩意儿都说出来?

说出来也就算了,还特么在搞了?

在搞了?!!

搞搞搞。

贪狼你特么搞我是吧?!

赵离险些直接铮地一声抽出一把菜刀架在贪狼脖子上,深深吸了口气,看着满脸认真的云中君,东皇太一以及面容柔美的女子,压制住那一瞬间的冲动,抬手揉了揉眉心,脑海中思绪疯狂转动,最后面无表情,缓缓道:

“他们,他们还出不来。”

我这样说,你们相信么?

东皇太一先前正在闭关当中,略有诧异,询问了云中君灵宝天尊和元始天尊的存在之后,微微挑眉,看了一眼表情沉静无欲无求的赵离,自语道:

“无始无终……?”

云中君的视线落在白发道人身上,突然记起什么,亦是若有所思:

“嗯,无始无终。”

柔美女子看着道人,然后眼眸略有异色,略有些温和笑意。

“确实无始无终。”

赵离被盯得有些后背发凉,若有不解,却又得绷着表情做出那种从容不迫的模样,祂们未曾继续在这个问题上追问下去,又一一地收回了视线。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云中君又将所推测的诛仙阵和万仙阵提出,东皇太一微微颔首,道一言大善,似乎极为满意,表示周天星斗大阵要作为万仙阵的阵眼,不能弱于那九曲黄泉,而白发道人则是一如当初的贪狼和土地,在隐隐感觉到剧烈胃疼的时候,眼皮狂跳。

诛仙剑阵?万仙阵?

这完全已经是冠以那两个名字的另外存在。

凶悍地要死。

若在往日,他恐怕会再三迟疑,再徐步去尝试能否做到。

一旦有失去掌控的风险就要缓一缓在去尝试。

但是局势变化至此,外道手段狠辣几乎毫无底线,神魔之战,海外岚洲,九黎鬼神,不知道祂在这几十万年究竟还做下了多少的后手;而缺失对于过往历史的认知,不知真相,无法确认苍天真正立场,借以推算其行动风格,又亲自见识到苍天和东皇这一层次交手的异状。

只是单纯试探就已经达到生灭世界的程度。

一旦生死大战,剑气照亮三千世界只是举手投足之事。

而苍天先前对外道一直处于弱势位置,可以想象外道发起狠恐怕会更强。

在面对这样的对手时,自身眼下的实力已经不足以制衡,如果有朝一日真的有哪一方强行打破平衡,不再顾忌将要付出的代价去蛮来,自己恐怕什么都做不到,那种情况下,智谋计策将无法发挥作用。

制衡无法对疯子产生效果。

只有刀剑才能。

归根到底见真章的时候,还是要看各自的实力和手段啊,诸多计策也需要在实力的基础上才能够发挥其效果,而最终目的也无外乎落敌而强己,在最后战斗时候能够得到最大益处。

如此看来,这两门大阵是必须的,一者用以防,一者用以攻。

看到云中君和东皇太一的视线看来,赵离微微颔首,道:

“可。”

然后伸手一拍腰间那柄剑,洒然笑道:“其他的不知,但若是承载死之权柄的诛仙剑,可以以此剑做为剑胚。”

这把剑是赵离斩出大道之剑前蓄势所佩戴。

又被苍天和外道气机交错粉碎,被死生之主重新聚合。

换句话说,就是此剑本身具备大道气运,又被苍天外道熔铸,为死生之主定型,这种材料特性,足以承担得起部分死生之权,作为四剑之一的诛仙,云中君抚掌笑道:

“如此大善,正好这四柄剑都需要死生之主才能够铸造,祂又必须要你和祂去谈铸剑的代价和价钱,你手边正好有这把剑,愿意顺路去的话那就是最好不过。”

哈?亲自去?

赵离瞪大眼睛:“…………”

不是,等一等,这代价你先前没说啊?!

我之前欠的还没还清!

云中君拂袖传出一道灵笺,速度极快,刷一下飞了出去,然后看着白发道人,满脸诚挚可信地道:“放心,我已经传讯给北阴了,祂很快就到。”

道人沉默,深深吸了口气,然后露出无害微笑:

“我可真是感谢你啊。”

“等铸剑成功之后,我一定第一时间让你知道诛仙剑已成,吾友。”

云中君往后土娘娘旁边默默挪了两步,然后爽朗笑道:

“客气,客气。”

“大可不必。”

道人拳头捏地咔吧咔吧响,笑容和煦地迫近:

“要的要的,不要拒绝啊。”

“哈哈哈哈,太客气了。”

“哪里哪里,哈哈哈哈,你才是这么客气做什么,诛仙剑锋利不锋利,肯定要你先试试啊。”

黑发帝君和白发道人脚下无声移动,隐隐似乎是在围绕着那身穿淡色裙装,面容柔美的女子转圈,黑发帝君极为敏锐,始终保持让那位后土皇地祇在自己和那白毛之间,作为执掌天象的天神,祂有本能的天机判断,以及一定程度的未来预见,确认只要这样那白毛就算气到炸都不可能动手。

呵……这就是帝君的威严和预见啊。

帝君微微抬起下巴,然后往左边踏出一步,面容端正避开了道人视线。

道人额角青筋跳了跳。

硬了硬了。

拳头硬了。

我特么今天一定要抽死你个瘪三。

柔美女子颇有无言失笑之感,东皇太一负手而立,微微抬起下巴,遗世而独立,不屑与此二人为伍,心中慨叹,天庭帝君当中,这两个实在是指望不上,唯独本座,独立支撑,是所谓寰极御宇,唯朕东皇啊……

贪狼伤势极重,但是既然已经有了先天神权柄化作心脏,又有后土皇地祇出手,虽然重伤仍旧重伤,得要慢慢修养,可至少意识已经苏醒,此刻躺在厚土之气汇聚的阵法当中陷入挣扎。

本座究竟是现在睁开眼睛还是不要睁开眼?

睁开看看?还是不要睁?

总感觉会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被杀狼灭口……

还,还是睡着吧。

贪狼死死闭着眼睛,不发出一丝声音。

正在白发道人和黑发帝君虎视眈眈对峙的时候,远处传来咳嗽声,诸人动作一滞,柔美女子抬眸,看到远处身穿黑色衮服,神色显得极为郑重的北阴默默站着,眸子低敛,不发一言。

转头时候,就见到白发道人身穿云纹青袍,玉簪白发,气度温雅而远。

黑发帝君眼眸苍青,白衣之上有风雨雷霆诸森罗万象,气度俨然。

北阴迈步入内,神色默然,不住在心中告诫自己不可动念不可妄想,然后拱手缓声道:

“北阴奉府君令而来……”

贪狼头皮发麻。

天空中一道意识以酆都北阴作为锚点短暂落下,扫过在场诸人,然后落在了那在厚土之气上的贪狼,贪狼意识一黑彻底昏死过去,双手叠放在腹部,面容安详躺在阵法上。

古君天蚀,东皇太一,后土皇地祇分坐。

酆都北阴帝君陪侍。

泰山府君注视着那道人,嗓音冷淡道:“可决定好要铸剑了?”

道人点了点头。

泰山府君嗓音淡漠道:“每铸造一柄剑胎,皆需要打入对应权柄,权柄你自己准备,每一柄剑,铸造所耗时间,每一日皆要你付出代价。”

道人再度点头。

然后抬起头,举了举手中的剑,脸上神色真挚诚恳道:

“道友,自备材料的话,可不可以打个折扣?”

PS:今日第二更………感谢怎将你入怀的万赏,非常感谢~

两千六百字,字数比较少,争取有趣味的情况下去拓展链接新的剧情内容……躺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