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惊喜和惊吓(1/2)感谢陈平安啊的万赏

在依仗着轩辕剑的特性,再度斩去钦天监所造红尘之后,赵离趁着苍天还不曾反应过来,袖袍一拂将姬辛和敖雪儿卷起,然后由东皇太一以星光裹挟,直接遁去。

想到苍天见到钦天监之后的表情,道人心中突然畅快许多,若非弟子在旁边,几乎大笑出声,当下却也是笑叹一声,心中愉悦自语一句,装完就跑可真刺激。

旋即抬眸看向旁边气度雍容,隐隐与往日不同的东皇太一。

道人不曾开口询问东皇太一记忆恢复多少,是否记起自己原本的身份;东皇太一也不去说这一点,此时此刻,这已经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对他们而言,过往之事是真是假也无分别。

赵离拂袖以气机将敖雪儿和姬辛两人暂且罩住。

然后看向旁边的东皇太一,脸上些许笑意缓缓敛去,缓声道:

“外道对你暗中出手了?”

东皇太一神色如常,微微颔首,然后将自己身上有外道的后手,将苍天那一座玉床灵宝的特性一一道出,赵离脸上的神色渐渐变化,凝眉沉思——此事完全超过了他的预料,足以对往日许多猜测产生巨大的影响。

如果从这件事情来看,旁的暂且不说,东皇太一原本在九黎这件事情,必然早就被外道所知,是以祂令那位执掌凶杀瘟劫的先天神封闭真灵躲避了勘察,直至今日东皇太一即将恢复全盛之时才自然复苏,打算干扰东皇。

这样看来,外道所需要的是全盛期的东皇,而不单单只是权柄,否则大可以早早出手。

祂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而从那凶神能够精准找到位置来看,九黎恐怕也是外道所执掌的地方,或者说,至少是有部分渗透。正常的九黎属于兵主,而兵主是苍天一系,那么那一座鬼神部是否就是外道所布置?赵离若有所思,他第一次接触鬼神部,似乎正是鬼神部插手九黎玄部的弟子试炼,恰恰是尤的那一次。

如果记得不错,鬼神部的诞生是九黎先民为了对抗神魔,想到化用神魔之力于己身的方法,将神魔躯体接入人身得到力量,换句话说就是强行用人类身躯去调动部分的神魔权柄,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当日他只觉得惨烈,此刻站在现在的高度却发现了其他的问题。

这种行为的动机暂且不论,其本身做的事情却几乎是在主动将人类转化为半神魔。

且以对抗神魔的理由,足以让最初的鬼神部无比自然地容入九黎的体系,渗透入其中,然后在漫长岁月中,根基盘结交错,再难以分开,就如此次鬼神部独立就带走了九黎许多的菁英,导致九黎各部元气大伤。

最重要的是,无法确认眼下的九黎各部还有没有鬼神部的钉子。

神魔是外道一方,而鬼神部同样是外道一方。

斩杀一神魔,继而换取成为鬼神部的修士。

用自己人打自己人的方法,权柄就只是左手倒右手,没有半点的损失,就成功将苍天后手的九黎渗透成筛子。

自刀啊。

外道这家伙不声不响,阴得很。

赵离理清了过去的一段历史,仿佛是复杂一笑,但是脸上没有丝毫的笑意,回忆最初的那些九黎修士前赴后继,视死如归去尝试容纳权柄,对抗神魔守护苍生,那种悲怆壮烈真实不虚,却只是外道手中棋子,用来断绝苍天的后手,却又何其悲凉。

苍天当初不能出手,只能眼睁睁看着此事发生。

那个时候的苍天大概率还无法和外道正面制衡。

而外道这样的行为大概率属于试探,试探苍天此地是否有后手。

一旦苍天有所反应,外道的行为会瞬间迅猛,兵主会暴露而九黎则会瞬间荡然无存,从此刻鬼神部没有达到岚洲的规模,以及尤能顺利长大来看,苍天成功保护了九黎的大部分和最重要的一子。

兵主战神。

而作为代价,在那些岁月里,一定有一个白衣男子出现。

笑容温和醇厚告知于绝望中的人们一条道路。

然后无数人为了孩子老人能够活下去而慷慨赴死,慷慨激昂,但是他们的慷慨和悲壮却只是推动世界往破灭更进一步。

白衣青年彼时恐怕仍旧带着温和满足的微笑看着这可悲的一幕。

祂甚至于能够做到指点一个孩子慢慢长大,然后看着他踏入这种谎言,怀揣着虚假的壮烈死去,并且感觉到愉悦。

但是赵离在这一刹感觉到了极为微妙讽刺,忍不住复杂一笑,苍天忍耐万年乃至于更长岁月,以无数牺牲保护的一子绝杀,却因为赵离自己而失去了本身的价值,彻底走向偏移的位置,在这方面看,竟仿佛是赵离在破坏苍天的计划,令无数生灵的牺牲失去其价值。

赵离闭目神色宁静。

回首过去的话,无数事情在漫长的岁月积累在一起,已经不能用善恶好坏来描述,彼此都有目的和道路,那么就放下所谓善恶拘泥,只顾厮杀,这是我道之敌,无关善恶对错。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外道执着回归最初的虚无,苍天着眼于未来,而道人站在当下。

但是九洲十方注定了只会有一个方向。

道路不同,无法共存。

心境的一丝丝涟漪散去,道心如铁。

重新回到对于过往的思考当中。

赵离微微皱眉沉吟。

苍天没有露出破绽,所以外道只能放弃,但是最后肯定留下了对应的后手,所以鬼神部是外道针对于兵主复苏所做的最后应对?

如果尤按照那上古元神的方法按部就班修行,各种机缘得到权柄,就能够走回苍天阵营,重新化作兵主战神;而若是走了捷径,进入鬼神部中,以鬼神部珍藏来提升修为,恐怕就落入了外道手中,犹如东皇被那黑气侵蚀。

而彼时的尤必然不可能如东皇一样抵抗得住。

结果因为种种缘故,祂们并没有在九黎发现复苏的兵主,而是发现了化作东皇的星主,所以便顺势而为?

而第二件让赵离在意的事情就是那座玉床。

那是苍天专门打造,用于克制外道分神念头的灵宝。

这一件东西的出现,几乎能够将之前很多的推测全部推翻,若是东皇太一当年和外道决死一战的时候,身上就已经被做了后手,那么苍天会不惜让太白困在行宫也要将东皇太一的本体带走就有了截然相反的解释。

并不识再为了自身利益。

是为了压制住潜藏在东皇太一身躯当中的外道分神。

当初一战东皇太一的意识和权柄飞出,也就是说行宫中只剩下了身躯。

而身躯上又有外道留下的分神。

如果不去带走压制,很有可能数十万年后回归的根本不是星主,而是执掌东皇太一身躯,以星主为身外化身的外道,那一副画面只是想想,赵离都觉得手脚微寒,据此推测,苍天在行宫外侧留下能够调动天地群星之力的太阴太阳,真正目的是为了对抗外道的属下?

太阴太阳权柄联手雷火不可破。

可以破去阴阳防御的太白在内殿。

而外道本体必然被苍天死死盯着,只能派出属下。

再将东皇太一的身躯以灵宝压制,就形成一个稳定状态,能够拖延足够漫长的时间,等待真正的星主复苏归来,同时,东皇太一和外道之战是在几十万年前,而压制外道,防止外道以东皇身躯为身外化身这种至关重要的事情,苍天居然拖到了十万年前才去做。

是否意味着苍天在那之前的数十万年里根本无法做这件事情。

神魔数次大战,鬼神部成型,岚洲出现也在这一过程。

是否代表着,苍天那个时候甚至于弱到不能轻易出手,一旦出手会被外道看出此刻的虚弱状态,为了制衡外道,即便是地神之死,百族陨灭,作为唯一有资格去牵制外道的苍天,也必须死死地藏在背后。

祂不能输,东皇不在,死生沉睡,天蚀重创。

一旦祂也输了,三界便输了。

回忆当初泰山府君所言,苍天付出极为大的代价让本为虚无的外道具备实体,可以被针对,此事是否就发生在东皇太一和外道一战之时,而那几十万年里苍天一直在养伤,直到十万年前才有能力取出东皇半身并且压制其中的外道神念?

一个个新的解释出现在赵离脑海当中。

足以进行逻辑自洽,和先前的猜测并行,都可以成立,却又无法真正确定。

毕竟苍天取出东皇半身未必是为了天地和东皇,也可以是不愿令外道更强,其行为动机并不一定是为了友人,也有可能是为了破坏敌人的打算;而从这一角度看,苍天也可能是敌人,只不过可以面对外道联手,甚至不能排除会在对抗外道时候被其反噬的微弱可能。

而最关键的是,因为外道干扰,东皇太一记忆不曾完全恢复;苍天则是完全不打算多说,导致那最为关键的一段过往只能从一些蛛丝马迹当中反推,在赵离脑海当中仿佛笼罩了一层层的迷雾,完全看不清楚。

偏偏那一段历史当中涉及无数的强者,无数顶尖的存在。

他也无法去循着命格之线回溯时间长河去看。

赵离叹息一声,只觉得头痛,可眼下也只能够走一步算一步,而且并非绝路,除去等待东皇太一恢复记忆,或者苍天主动开口之外,还有另外一个方式,另外一种得知过去发生何事的方式——壶中界有石碑,石碑中三人,苍天,东皇,以及那看不到脸的人。

道人询问过云中君这人是谁,祂也不知。

但是这种石碑必然和白色空间第一代主人有关,后者曾经和东皇苍天密谈,应该知道很多东西,应该知道那个时代的变化和历史,知道苍天外道东皇当初行为的部分原因,找到更多的石碑,完善白色空间的同时,或许也能够知道当年发生的事情。

当然,这也同样只是猜测,并不确定。

在赵离脑海当中思绪翻涌的时候,他们已经回到了九黎森林。

敖雪儿和姬辛被放在了陈塘关,此刻只有他和东皇两人。

原本祥和的森林当中,白日里流动浩瀚星光,赵离在后土娘娘处看到了重创的贪狼,心中慨叹,有种种复杂,这一次若非是贪狼死死拦住了那凶神,即便是有东皇钟,东皇太一击溃外道也要多出许多波折。

甚至于有可能来不及将外道想要得到的那些记忆击碎,导致被外道得手,从这一方面看,贪狼是此次第一等功臣,道人完全没有想到,贪狼之力能够阻拦先天神一炷香的时间。

云中君和后土娘娘亦在一旁。

东皇太一则负手站在赵离旁边,突然突兀开口问道:

“他是谁?”

东皇太一的视线注视着重创沉睡的贪狼,道人洒然笑答道:

“道友忘记了?”

他神色温和沉静,嗓音笃定。

“此乃我天庭斗部,群星佐使,杀破狼凶星之一,北斗天枢阳明贪狼星君。”

“当日贫道不过为星君开启宿慧,使其记起前生琐事。”

东皇太一点头,道:“善。”

道人心中轻笑,这算是对口供吗?

他看着贪狼,不过能够做下这样的事情,立下如此的功劳,便认了这贪狼星君,前尘往事又如何?它本就是贪狼星君。

正在这个时候,东皇太一似乎放下最后一件事情。

旁边云中君却开口道:“还有一事,赵离。”

“贪狼曾说你有师弟玉清灵宝天尊和上清元始天尊,什么时候把他们找出来?”

哈?!!

道人脸上微笑缓缓凝滞。

云中君补充道:“还有诛仙剑阵和万仙阵原典。”

“我们虽然已经在搞了,但是总是需要看看原典比较好。”

赵离:“…………”

他嘴角微抽,沉默许久,然后抬起头露出一个温和微笑,道:

“我也有一个问题。”

“狗肉火锅要清汤的还是麻辣的?”

PS:今日第一更,四千字~维持作息的第九天,开始有些吃力了,躺尸……

感谢陈平安啊的万赏,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