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合一有一个特别大的好处是……他只需要战胜一个敌人,就可以畅通无阻的度过三个大阵的辐射范围……对于他这种怕麻烦的人来说,实在是太省事了。

接下来的路程,麦凡主要研究的还是那颗传承珠……

这里边的知识对于麦凡来说,实在是太新鲜了。

从他目前能够解封的知识点来看,他这种产生了完整的魂火,拥有了独立的技能,开发了听觉,视觉,嗅觉,触觉……就差最后一步的骷髅……

已经彻底的脱离了白骨一族最平庸的阶层。

走上了从骷髅怪蜕变成为白骨精的进化之路。

依照他现在的五感打开了四感的情况来判断呢,他现在算是骷髅怪中的特殊精英这个群体的。

也是被人俗称的骷髅王。

再进一步之后就能成为真正的精怪,从而脱离现在这种瘦骨嶙峋的形象。

只不过,这一过程需要大量的能量,以及能够承载这种能量的灵魂体,也就是白骨一族赖以生存的魂火……

只有魂火足够强大了,强大到能够承载变身带来的能量冲击之后……

骷髅怪才会朝着白骨精的方向转变。

看起来有些遥遥无期啊……若是这个时候,已经有精怪思维的白骨一族非要离开自己的栖居地,去人类妖怪的地方办事或者去历练,那怎么办呢?

毕竟不是所有的骷髅都拥有麦凡这种精钢一样的骨架的。

现在的它们走到哪里都要带上自己的本体,实在是太脆弱了。

对方只要对它们的骨头下手,让它们失去了栖居地……用不了多久,好不容易才诞生的魂火就会消散在天地之间了。

那这个时候,白骨一族就发明了一些方法……伪装自己,或者让自己的骨架没那么容易受到攻击……从而达成自己外出历练的目的。

那么,骷髅怪能用什么办法去伪装自己呢?

一个就是在骨头架子上套层皮,是就是聊斋画皮,西游借壳的那套把戏。

另外一个就是寄魂,那就是将自己真正的本体藏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然后用自己强于旁人的灵魂,抢夺别人的身体,让自己拿到那具身体暂时的使用权。

这两个方法各有利弊……却是在没有成为白骨精之前,能用的上的好办法了。

这两种方法对于目前的麦凡来说……都没用。

因为他暂时还没有往人类城池进发的打算。

虽然这个故事的开始一定是与人类有关的……他必然是要往那边的城池走一趟的。

但是绝对不是现在……他还差七个关卡就要打通关的游戏,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

麦凡往前赶的更起劲了。

他不知道的是,自己在离开了第七个关卡,也就是那个十分象人的关卡之后,大概过了四五日吧,就来了一队意想不到的人马。

原来,麦凡才刚解决掉的那个有了人类思想的骷髅怪,已经不满足对人类行为的模仿了。

它想要很真正的人类聊聊,并且还想成为一个真正的人。

于是,它在做完了最后一套筷子之后,就拎着自己的手工,往绝地的外围进发。

在一个十分平凡的晚上,来到了距离绝地还有几百里,却依然阴森恐怖的阴气池。

这是一处因为绝地那冲天的阴气而诞生的池子。

也是驻扎在附近的一个修炼小派能够存在的秘密。

这个门派依靠阴气修炼,靠操控厉鬼僵尸战斗。

只是听着这些,就不像是好人……

而他们平日赖以生存,维护门派的费用,也是依凭这些技能而生。

他们门派的人,会在周围的城池中找寻那种看起来有些家底,但是脑子却没那么精明的家庭作为目标。

将自己豢养的厉鬼或是僵尸,找寻一个恰当的时机投放进去。

在这家主人吓得惊慌失措的时候,再伪装成得道的高人,假装从这家人家的门前路过……

抓鬼,驱魔,一套流程走下来……就能为自己赚取不少的银钱。

他们门外对外的名声还真的挺能不错的。

山头选在一个距离阴池又有五百里的山头之上。

那个地方受到绝阵的影响就没那么大了,很是有点山清水秀的味道。

门面上一装点,整个修炼控鬼操僵的邪派,就变成了有些道行的正道门派了。

毕竟他们最擅长的就是斩妖除魔了,还喜欢到凡俗世界之中历练。

一来二去的,声势就造的不错。

人们又看到这个门派敢依凭在绝地附近开山立派,自然就觉得他们是有大本事之人了。

然后呢,这种大本事的人,他也不可能凭空造出一个鬼或者是僵尸来吧。

于是乎,他们每次下山‘斩妖除魔’一次,就要回到这个阴池附近来补充一帮非阳间的‘小弟’。

这次数多了,来的频繁,这一天就跟出来溜达的三珠子骷髅碰到了一起。

对面的弟子一看,哎呦稀有啊,骷髅怪……

凭空出现在城镇里边肯定是不行的……但是抓回去守个山门,要是有什么信男信女的过来拜山头,看到门口被治理的服服帖帖的骷髅……那还不得当场叩拜吗?

一想到这里,这个小弟子就动手了。

而那个骷髅怪也想跟人‘亲近亲近……’

内过多久……这骷髅怪就把小弟子给电成了焦炭。

得亏这个骷髅怪的传承珠子里边提醒过它,人类是多么的脆弱。

它没怎么敢全力劈,等到它凑近对方,想要观察一下人类的行为模式的时候……

这小弟子,直接就跪在地上,喊大王饶命了。

得亏这骷髅怪的传承不是吸取对方的精力以及血气成精,而且它这个阶段还没解封那么高级的修炼方式呢。

它现在只有一个扒皮伪装……又不想将这个弱的不行的人类给搞死……

于是,这个骷髅怪就将这个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人类给放走了。

只是走之前吧,反复的观察了一下对方的行动方法,以及说话的方式。

在觉得无聊了之后……就径自离开了。

搞得这位弟子,颤颤巍巍了好几天,就蹲在原地吓得不敢动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