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善积寺

顾佐取出通行大雷音寺的令牌,向着大门走去,继续保持着步履的稳定和心情的平静,力争做一个平凡普通的僧人、一个合格的僧人。

但面对韦驮菩萨,谁又能真正做到毫不心虚呢?镇定自若的表象下,是一颗狂荡的心,就是不知道这位菩萨能不能看出自己的虚实?

有几位僧侣赶在了顾佐之前出行,他们有的取出令牌,有的则取出了请帖,等候哼哈二将验看,韦驮菩萨则在一旁仔细盯着出门的僧侣,那认真的架势看得顾佐愈发觉得不妙,做好了硬闯的准备。

眼看就要接近寺门,金光大道对面的天门处光华大作,佛祖回来了!他的身旁,是迦叶和阿难等弟子。

如果只有韦驮菩萨,顾佐还能鼓足勇气试一试,对面回来的是佛祖,那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顾佐无奈,他连大门处都不敢待下去,转身就往回走,躲入天王殿。

躲在天王殿里肯定不行,躲在大雷音寺的其余地方估计也够呛,即将面对的这位可是佛祖,是准圣,自己刻意压抑着的道法真元,在佛祖面前能完美的隐藏而不被发现吗?

佛国诸天可能还好说一些,毕竟是相互分隔开的,但大雷音寺就这么个屁大点的地方,顾佐觉得恐怕够呛,就算是正儿八经的金仙来了,恐怕也够呛,何况是准圣!

大梵天已经将自己失踪的消息知会到了大雷音寺,其他佛国世界恐怕也在一个一个知会,尤其是自己去过的阿鼻地狱和香集佛国世界,大梵天肯定不会漏掉,自己应该躲到哪里去呢?

估摸着佛祖就快通过金光大道了,顾佐顿时急出一身白毛汗。

实在不行,硬着头皮就近钻进四天王天?

正在飞快权衡这个想法的可行性时,天王殿的值守金刚信步过来,看见了顾佐,问:“你这僧人,来来回回,准备去往哪里?速将名号报来!”

顾佐一边等他走近,一边做好了准备,随时打算将他卷入酆都世界,酆都世界里的魔礼海等人也得了消息,各自准备动手。

魔礼海道:“这是赤身火金刚,斗法实力一流,可以的,弄进来给我当副座!”

顾佐问:“人家是天王殿的护法金刚,弄进来不会惊动你那三个兄弟?不会被韦陀菩萨察觉?”

魔礼海道:“反正已经这样了,你先弄进来再说,熬一时算一时,先躲过佛祖再说!”

顾佐一边准备,一边回答赤身火金刚:“小僧法号金和尚,是头一次上须弥天,本是为听空海大师讲经而来,似乎有点迷了方向.……”

正等着赤身火金刚靠近,对方却停下了脚步,道:“原来如此,此为天王殿,通向四天王天,北侧为弥勒殿,西北侧有善积寺.……”

顾佐眼前一亮,这不就是自己来时的那座半山腰的寺庙?都是一帮普通的证道和尚,没有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先到那里躲躲!

“啊!正是善积寺!”顾佐忙道。

赤身火金刚道:“那就快些去,佛祖马上就要入寺,不要阻了道路。”

顾佐点着头,斜着身子退向天王殿的西北方向,等到出了赤身火金刚的视线范围,对方也没有动手的意思,顾佐这才放心的转身,大步赶向善积寺。

魔礼海奇道:“他竟然没看出破绽?就这么放咱们走了?”

顾佐没好气道:“你还真打算动手?难道不应该庆幸咱们运气爆棚?”

魔礼海遗憾道:“就是可惜了,这金刚是个狠手,要是能进来,绿袍都不是他对手,稳稳的第二!”

绿袍接话道:“那可不一定!”

顾佐没工夫听他们臭贫,赶在佛祖踏进雷音寺门前的一刻,提前进入了善积寺的通道。

眼前是一座寂静无人的佛堂小院,小院外有条曲径,旁边种满了翠竹,沿着曲径向前,穿过月门,就是善积寺的后殿。这条路顾佐当年随唐僧师徒走过,只不过方向相反。

#送888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当然,在大梵王宫两年多不是白待的,顾佐侧面打听过,大功德者可以登山而上善积寺,但顾佐却做不到,渡七重海、攀登七金山,这本是一种修行,修行工夫不到,是走不通的。

月门的外侧,有善积寺的僧侣值守,顾佐不怕他们,但却不想惊动任何人,因此也不出去,就在小院中寻了个角落藏起来。

顾佐没有轻举妄动,就这么一直藏到了入夜,其中见过三位僧侣由此往来大雷音寺,两个进去的,一个回来的。

到了夜半时分,估摸着佛祖怎么着也应该离开大雷音寺了,于是鼓起勇气,偷偷摸摸又穿了回去。

从善积寺的通道出来,绕过天王殿,远远瞥见大雷音寺的寺门,须弥天诸天佛国世界共用一套日月星辰,这里也同样是夜半时分,但寺门外的金光大道十分敞亮,寺门前亮如白昼。

想趁夜混出去,那是绝无可能,想要凭着令牌通行,恐怕也难了——迦叶和阿南都在门外,与韦陀菩萨一道,正挨个盘查出去的僧侣。

顾佐叹了口气,只得返回善积寺,在这寂静的小院中过了一夜。

第二天,他继续潜回大雷音寺,发现迦叶和阿南依旧在,等了片刻,知道今日出不去,再次返回善积寺。

第三天亦复如此.……

就这样,顾佐藏身于善积寺通往大雷音寺的佛堂小院里,时而躲在翠竹丛中,时而隐匿于围栏下的角落,也不从月门处出去遛弯,只是游走于门里门外这片巴掌大且三不管的地带,一心一意等着大雷音寺门口的韦陀菩萨、迦叶和阿南等人放松懈怠。

一个月过去,顾佐终于等到迦叶和阿南不在的这天,但他同样过不去,换班的是佛祖的另外两名弟子——阿那律和富楼那。

做了一番形势对比,和酆都世界中的魔礼海讨论了强闯的方案,最终不得不沮丧的承认,可能性几近于零。

两个月后,当大雷音寺门前换班的变成了目犍连和优婆离这两名佛祖弟子时,顾佐在巴掌大的佛堂小院里待够了,他决定通过那道月门,前往善积寺转转,看看有没有其他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