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2章 阿锦,你怎么不理我?

顾锦盯着恶傀手上戴着的属于安明霁的戒指,张嘴喊道:“小安,把他手上的戒指摘下来!”

安明霁闻言,立马回道:“好!”

他与恶傀的打斗更加激烈。

恶傀心生不妙,趁机转身就要逃遁。

就在他身体准备穿墙离去时,突然碰到金光屏障,被反弹回来,生生摔倒在地。

不远处的灵穹,缓缓收回伸出的手,就像什么也没有做过。

安明霁趁机上前,把属于他的戒指,从恶傀手上摘下来。

“不要!!!啊啊啊啊!!!!”

恶傀撕心裂肺地尖叫怒吼,就像是戒指没了后,他将会飞灰湮灭般可怕。

可惜为时已晚,安明霁动作非常快,前后不过一秒时间,戒指彻底脱离恶傀。

紧接着暗巷中开始弥漫浓郁的恶臭味,是一种让人呕吐的腐尸气息。

在顾锦,灵穹,安明霁三双视线注视下,躺在地上的恶傀发生惊人变化。

属于安明霁的那张俊美容颜,从他脸上消失不见。

对方的五官变得模糊不清,变得腐烂,从他周身蔓延出浓郁刺鼻的恶臭腐尸味儿。

身上的衣服也被身体腐烂的肉质所溶解。

本来还人模人样的男人,顷刻间变成丑陋的恶傀。

“啊啊啊!!!!”

“杀!杀了!杀了你们!!!”

恶傀彻底被激怒,从地上快速站起来,朝离他最近的安明霁冲去。

安明霁狼狈躲开,再次与恶傀对打。

但这一次,他明显落了下风。

恶傀身上的腐肉,在对打的时候掉落在地,为了躲避这些脏东西,安明霁一心二用,自然没有之前的游刃有余。

灵穹勾起唇角,问顾锦:“恶傀露出本来面容,可见他之前能顶着安明霁的脸,是因为那枚戒指,现在要不要杀了它?”

“杀了吧。”

顾锦面色清冷,眸光神色平静,声音淡淡的。

她话音刚落,灵穹瞬间消失在原地。

与恶傀缠斗中的安明霁,眼前残影微闪,下一秒灵穹站在他面前。

两人身影一样高大,他看不清楚灵穹做了什么,却能听到恶傀撕心裂肺地痛苦尖叫声。

“啊啊啊啊!!!!”

灵穹操纵泛着金光的灵力,如天罗地网吞噬眼前恶傀。

对方丑陋身体,在灵力压迫下一点点消失殆尽。

“啊啊啊!!!!”

对方消失于天地之间,留在这世上唯一声音,是绝望地痛苦哀嚎声。

安明霁从灵穹背后走出来,垂眸望向,之前恶傀所站的位置。

那里只剩一片灰烬。

恶傀被灵穹利落出手解决。

安明霁脸色并没有好看多少,他眸中光芒微冷,不悦地盯着灵穹。

“谁要你多管闲事,我能解决它!”

灵穹勾起唇角,眼底含笑:“你太慢了,丫头不喜欢它。”

安明霁回头,看向不远处,眉目微拧神色不耐的顾锦。

知道她对恶傀不喜,也就没有再与灵穹争议。

他冷淡地哼了一声,抬脚朝顾锦走去。

安明霁将手中的戒指送到顾锦面前:“这就是我要找的东西。”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顾锦低头,龙纹戒指映入眼中。

这枚戒指本就是她送给安明霁的,再熟悉不过。

她淡笑一声:“属于你的东西,就戴上吧。”

安明霁把戒指往她眼前送去,“你给我戴上。”

他总觉得,这戒指应该让顾锦给他戴上。

顾锦神情有一瞬间的怔愣,随即露出纵容的笑意。

“好。”

她应了一声,接过安明霁手上的戒指,亲自为他戴上。

这一幕,落在走来的灵穹眸中,清冷的面容不禁沉了沉。

顾锦给安明霁戴上龙纹戒指后,他插话道:“事情都解决完了,我们该回去了。”

安明霁摸着顾锦亲自给他戴上的戒指,满脸喜不自胜。

可惜,这份喜悦被灵穹打断。

他刚要说什么,顾锦抬头望天,开口:“天色不早了,回吧。”

……

回到酒店后。

安明霁,灵穹依然跟在顾锦屁-股后面,跟她进了同一间房。

三人各自回了房间,一夜好眠。

第二天,顾锦一早就被门外嘭嘭声响吵醒。

灵穹压抑地声音从外面响起:“你不要得寸进尺!”

“你才得寸进尺,你竟然敢占老子便宜,看我不打死你!”

安明霁气急败坏怒吼。

紧接着,又传来嘭嘭地打斗声。

顾锦从床上坐起来,抬手按压跳个不停的额头,刚睡醒透着疲倦的脸色露出无奈。

灵穹跟安明霁这两人才相处两天,几乎是三小时一吵五小时一打,就没个消停的时候。

再继续相处下去,也不知道他们还要折腾多久。

来万海市本就是寻找安明霁的三魂七魄,如今已经找到了,恶傀事件也已经解决,他们该离开万海市了。

安明霁不能再放任不管,该让他跟本体融合了。

顾锦起身下地,拿起床边的外衣,披在身上,朝门口走去。

客厅,灵穹跟安明霁打得不可开交。

可以说是飞檐走壁,你躲我避,就如同过家家般打闹。

Linda等人站在角落,根本无从插手,他们双眼一直追随在安明霁身上,脸上露出明晃晃的担忧。

这么久的相处,他们太清楚灵穹的真实实力,家主根本顶不住。

顾锦见灵穹与安明霁脸上都没有挂彩,提上来的心,终是缓缓放下。

她倚在门框上,观赏两人的打斗,双眸对着他们的身影移动。

直到灵穹发现顾锦的身影,从屋顶飞身下来,站在顾锦面前。

他妖孽容颜露出温柔宠溺笑意,眉心一点红痣无比艳丽,为他俊美容颜平添一抹妖冶:“丫头,早安,昨晚睡得好吗?”

顾锦勾起唇角,似笑非笑道:“托你们的福,睡得还不错。”

这话说得是真心实意。

若是昨晚他们就开打,她绝对不会睡得这么安稳。

“阿锦姐姐!”

安明霁也飞身而来。

他双眼亮晶晶地盯着顾锦,脸上喜悦清晰可见。

顾锦想到要将他拎到空间与主体融合,心底有些发虚,不经意地转移视线。

她对站在墙角的Linda问:“有吃的吗?我饿了。”

“有的,顾小姐稍等!”Linda转身进了厨房。

安明霁露出委屈可怜巴巴的表情:“阿锦姐姐,你怎么不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