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婶婶暴怒

京城!

婶婶听闻了一个噩耗,宝贝儿子又要参军出征了。

对于文化水平不高,目光短视,自认为小仙女的婶婶来说,战争就是死亡的代名词,象征着家破人亡,象征着白发人送黑发人。

今年秋,许二郎随军北征援助妖蛮,婶婶连着一个月吃不好睡不着,半夜突然惊醒,梦到二郎死于靖国铁蹄之下。

许平志一开始细心呵护,温言软语的安慰妻子。

时间久了,心里就吐槽:二郎每天都在你梦里死一次,您能别诅咒他吗?!

温暖的厅里,烛光璀璨。

一家人围在桌边享用晚餐,许二郎自信满满的说道:

“娘,你放心,我现在是七品仁者。”

婶婶一听,问道:

“七品仁者有多厉害?”

许二郎沉吟沉吟,道:

“儒家七品体会仁义,树立道德,但没有战力加成。。嗯,非要说的成长的话,就是我能愈发的坚守本心,不被财色酒气诱惑。”

婶婶“啐”了一口:

“那还不是个文弱书生,我倒宁愿你被酒色财气诱惑,大郎以前老实巴交,就很没出息。天天去教坊司后,就成了名誉天下的许银锣。”

许二郎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这时,丽娜咽下嘴里的食物,道:

“二郎兄弟,你何时出征?我随你一同南下。”

许二郎审视着她:“你?”

是我家的米饭不香了吗。

丽娜精致的脸庞露出无奈之色:

“许宁宴昨日联络我,说去南疆办事,可能要去一趟蛊族,希望我能带路引荐。唉,我舍不得离开京城,离开大家。”

你是舍不得我家的白米饭吧……许二郎心里腹诽,“哦”了一声,考虑到丽娜的饭量,道:

“随行可以,但钱粮自备。”

军粮不能被她白白浪费。

婶婶美眸一亮,拍着丰满的胸脯:“丽娜是铃音的师父,路上的盘缠都该由我们负担。”

这个南疆来的饭桶终于要走了,她一个人的伙食,抵得上许府十个人。

而且,一旦丽娜回南疆,铃音就不用习武,就能送进宫里读书。

前阵子太傅不停的派人送帖子,想收铃音做关门弟子,但都被许二郎以顾及太傅性命安危,给推了回去。

在婶婶看来,太傅这样的文坛执牛耳者,是铃音通往“知书达理”道路上不可缺少的良师。

丽娜话锋一转,道:

“我想带铃音回南疆,她体内的力蛊已经进入第一阶段的成熟期,我想在它进入第二阶段前,让它吸收蛊神的力量,这很重要,直接关系到铃音未来的潜力。

“另外,我收了一个超级天才做徒弟,阿爹和族人知道了一定很开心。”

她想带徒弟回力蛊部炫耀一番。

“不行!”

婶婶筷子往桌上一拍,大声反对。

“确实不行。”

许二叔以中肯的语气给出评价。

“可是许宁宴已经答应了,他说铃音潜力这么大,就该在儿时打下基础。以铃音的天资,将来一定会成为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霸主,就像我爹那样。用你们中原人的话说,将来是要名垂青史的。”

丽娜说。

力拔山兮气盖世?婶婶一听,脸都绿了。

不,到时候史书上只会写,许铃音有霸主之资,然创业未半随师远行,中途夭折.……许二郎摇摇头。

丽娜拍着小胸脯,用自己质朴的语言劝说:“放心,我会照顾好铃音,带着她顺利抵达南疆的。”

我们最不放心的就是你带着她,傻姑娘带蠢孩子,能长途跋涉回南疆才怪.……许二叔心里嘀咕,沉声道:

“如今世道大乱,你一个小姑娘带着铃音去南疆,途中必定遭遇不测。”

丽娜立刻拍胸脯:“我已经四品了。”

许二叔懵了一下,顿时露出犹豫之色。

如果丽娜拥有四品战力,那确实没什么问题。

“而且我还能和许宁宴实时联系,他如今也在南疆,真要遇到麻烦,会来帮忙的。”丽娜道。

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丽娜忽略了金莲道长的嘱咐,众目睽睽之下取出地书碎片,联络许七安。

她把家人的反对传书给许七安。

但丽娜忘记了私聊,直接在地书群里说了此事。

【二:啥?丽娜要带铃音南下?他们不会一路向西吧。】

【四:根据丽娜来京城时的凄惨遭遇,不排除这个可能。】

【二:是啊,以铃音和丽娜的智慧,我的建议是不要冲动,好好呆在京城。】

许二叔、婶婶、许辞旧,默默的把目光从地书碎片挪开,看着丽娜不说话。

【三:无妨,她们先随二郎抵达青州,随后往西南方向去禹州,这样只要徒步走一千里左右,就能到南疆。我们只要保证她们在禹州时的安全。

【呵呵,其实以丽娜的实力,根本不用担心那么多。适当的磨炼对她们都有好处,我会让孙师兄暗中照拂。丽娜,你把我的话转告给二叔和二郎。】

丽娜刚想说他们也在看,又见许七安传书:

【三:不过,还是要叮嘱一声,不要相信任何人,千万不要被骗。】

【二:一定不要被骗。】

【四:小心不要被骗。】

【六:注意不要被骗。】

【一:警惕不要被骗。】

我的天啊,五号是有多蠢.……李灵素惊呆了。

丽娜脸色涨红,又羞又气,刚要结束传书,立刻就看到许七安的下一条传书:

【三:铃音的天资委实不错,不修行力蛊就是暴殄天物,我家婶婶是蠢货,怀抱不切实际的梦想,认为铃音能知书达理,一家人都笑话她,就是不说出来。】

李妙真看到后,立刻搭茬:

【二:许家婶婶确实傻的可爱,常让你妹妹耍的团团转。】

【四:许家婶婶爱女心切罢了。】

丽娜看了一眼脸色铁青,杀气腾腾的婶婶,小心翼翼的传书:

【五:许,许家婶婶在边上看着的.……】

地书聊天群陡然一静。

然后再没声息了。

婶婶把卡姿兰大眼睛瞪的滚圆,先剐一眼丽娜和地书碎片,再狠狠剐过许二郎和许二叔,咬牙切齿道:

“笑话我?”

最后锁定许玲月:“耍我?”

许二叔和许二郎连忙摇头。

许玲月细声细气,带着点委屈道:

“都不知道李道长在说什么,明明借宿家里时,女儿和她处的还不错。”

婶婶轻易信了女儿,毕竟是自己生的,知女莫若母,就这好欺负的模样,能耍自己?

她哼道:“下次不让她住家里。但许宁宴那个兔崽子有一点是说对了。”

转头对儿子和丈夫开炮: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都在笑话我。你们姓许的没一个好东西……”……

这让我怎么做人啊.……李妙真捧着地书碎片,脸颊火烧火燎。

背后说人是非,非君子所为.……楚元缜则满意自己恪守君子品性,没有在背后说人坏话,尽管他对许铃音的朽木难雕充满了槽点。

李灵素则在某间客栈里,笑出猪叫声。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高兴,就是觉得吾道不孤。

丽娜这个蠢货,回头问问金莲道长,地书碎片有没有拉黑功能啊……浮屠宝塔里,许七安狠狠吐槽。

收好地书碎片,他接续刚才的话题:

“带我去找你的夜姬姐姐。”

白姬啄一下脑袋,连忙小声说:

“我们已经进了十万大山地界,你快别用浮屠宝塔,会让佛门的人发现的。”

“不至于吧。”许七安低头,看了一眼苍茫的群山,没有半点人烟。

白姬却坚持己见,说道:

“佛门当年把我们赶出十万大山后,便大规模的迁徙的西域人,在妖族幅员辽阔的领地里,建了二十七座城。每座城都有一座佛寺。

“而没做佛寺里,有一口金钟,遇到危机时,敲响金钟,其他二十六座佛寺内的金钟就会有感应。能迅速增援。

“五百年的繁衍生息里,佛门以二十七座大城为核心,又建了许多小城小镇。佛门僧人时常往返这些城镇,诵经讲法。

“浮屠宝塔的气息太恢弘,佛门僧人在极远之处就能感应到。

“你不要打草惊蛇呀!”

许七安“哦”了一声,评价道:“你家娘娘的义务教育普及的不错啊。”

白姬平时傻乎乎的,完全是心智初开的孩子,也就比自家的铃音聪明一些。

但涉及佛门的知识,她的底蕴和基础非常扎实,是完全吃透嚼烂那种,而非照本宣科的背诵。

仅从这一点,不难看出万妖国极为重视对后代妖族的思想建设。

谨记仇恨,勿忘国耻的思想深入妖心。

“我打算御风赶路,南栀,你在塔里歇息。”

他要私会老情人,慕南栀当然不能在场,鱼塘主要懂得规避风险。

慕南栀只知道许七安来是为履行和妖族娘娘的约定,解开封魔钉,并不知道浮香的存在。

“不要,我从未来过南疆,正好游玩一番。”

“好吧.……”

当即让浮屠宝塔降落,许七安背着慕南栀,脑袋上趴着白姬,在树梢间蜻蜓点水。

苗有方还没到化劲,无法施展这般举重若轻的轻功,在林子里狂奔跟随。

夜色凄迷,头顶洒下清冷的月辉。

慕南栀双臂搂住许七安的脖子,凉风迎面而来,她眯起眸子,眺望着无边无际,看不到尽头的森林和高山。

“都是山呀!”

慕南栀喃喃道:“我喜欢这里,你呢?”

花神转世对植被覆盖的大地,充满了归宿感。

见许七安不说话,她心里不高兴,哼哼一下:

“将来我不想游历江湖了,就来这里定居,咱们从此分道扬镳。”

她常常说类似的话,以此来施加危机感,但许七安每次都不理她。

慕南栀气的咬牙切齿,傲娇的性格又不容许她服软,所以时常打冷战。

“我现在就想在这里定居了。”慕南栀赌气道。

“哦,你爱住不住,关我什么事。”许七安冷酷无情。……

慕南栀扬起巴掌打了他脑壳一下,忘记了趴在他头上的小白狐。

“吱吱~”

小白狐受到突如其来的攻击,发出尖锐的叫声,冷静下来后,委屈道:

“姨你干嘛又打我,我都没说话。”

慕南栀有些愧疚,便揉了揉它脑袋,冷冰冰的说道:

“我不想走了,我要回浮屠宝塔。”

就等你这句话……许七安连忙祭出浮屠宝塔,将她收入其中。

“搞定!”

许七安心满意足的收起宝塔。

除了洛玉衡那条大鲨鱼,其他鱼儿他都有办法应对。

接着,他按照白姬的指路,在十万大山边缘地带御空飞行。

十万大山核心地区是当年万妖国的国都——万妖山!

如今万妖山更名为“南国”,归于南法寺统治。

二十七座大城,以“南国城”为中心,朝四周辐射,十万大山的边缘区域没有城镇,因为这片山地幅员辽阔,佛门没有那么庞大的人口来占领所有区域。

同时因为地形的缘故,很多地方根本不适合人族居住和生存。

这也就给了万妖国余孽潜入的空间。

时至今日,有许多妖族偷偷潜回了十万大山,在边缘地带活动。

佛门对此心知肚明,但一直没有理会。

并非仁慈,实是不能。

自古以来,战争中最艰难的不是攻城拔寨,而是后续的游击战。

当南妖们失去领土之后,他们就成了光脚的,可以肆无忌惮。

白姬还说,十万大山边缘地带,共有十二座妖族组织的集镇,有的在天然的溶洞里,有的在险峻的深山里。有的在湍急的河流边。

这些集镇最大的特点就是简陋,随时可以抛弃。

它们的优点则是具备一定的号召力,相当于标志性建筑,可以短时间内聚集起万妖国的族人。

“属于军事基地,一旦发生战争,这些集镇能迅速组织起兵力。”

许七安恍然大悟。

这一路行来,他没有看到任何人烟。

“十万大山应该是九州大陆规模最大的山地地形,这里并不适合人类居住,充斥着毒虫猛兽、瘴气,难怪会成为一方妖国。

“十万大山其实不适合人类大规模群居,缺乏耕种土地,只适合打猎为生,这样会让人类文明倒退回狩猎时代。

“当年佛门不惜倾巢而出也要灭南妖,其实违背了战争的核心目的。所以这其中必然有另一个真正的目的,是气运。

“九尾狐说过,十万大山凝聚了九州大陆妖族的气运,能封印神殊。大胆推测一下,佛门不顾一切灭亡万妖国的真正目的,是为了掠夺气运?如果是这样的话,气运这东西,比我想象的更加重要。

“巫神教和佛门试图染指中原,为的应该也是气运。而儒圣,却封印了祂们……

“术士体系,与气运息息相关.……”

许七安回忆着自己熟知的信息和隐秘,冥冥中,只觉得有灵感即将迸发,似乎触摸到了某个极其可怕的真相。

但那过于模糊,一时间又无法准确的捕捉和归纳。

这时,白姬抬起爪子,指着遥远处的一座山谷,欢呼道:

“就在那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