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8章牵

这一日的晚上,乔云然和沈洛辰说了一会话,两人都不想提及邻居们的家事,但是那些孩子们的呜咽哭声一直不曾停过。

他们夫妻把三个孩子全部安置在榻位上,决定陪着孩子们睡一夜,别让外面的动静惊了孩子们的心神。

沈尚可听着外面孩子们呜咽的哭声,很有些不安的凑近乔云然耳朵边,低声说:“母亲,他们为什么一直哭?”

乔云然伸手搂抱一下沈尚可,这一次,他没有任何拒绝的姿态,很自然的依偎在乔云然怀里面,他自认长大后,已经有好一些日子,没有这般的自在依靠乔云然了。

乔云然抱着他,想了想,终究选择和长子说了实话。

沈尚可年纪有些小,有的事情,他其实是听不太明白的,只是听懂一件事情,邻居家小孩子生母离开了,他们以后见不到生母了。

他的小脸上露出不忍的神情,更加靠近乔云然的怀里面,低声说:“母亲,我和弟弟们都不会离开母亲的。”

乔云然笑了起来,说:“可儿,母亲不会离开你们的,你们将来长大了后,想要四处走一走,母亲舍不得,也会选择放手的。”

沈尚可兄弟睡熟了,外面也安静下来,沈洛辰把孩子们的睡姿调整后,他伸手拍了拍乔云然的肩膀,说:“睡吧,这些日子别出门,不管谁来说闲话,你只管听,不用多言。”

乔云然明白的点头,叹息道:“夫君,大人们都不可怜,只有孩子们最可怜,男女一时的痛快,最后的悲剧全让孩子们担负了。”

沈洛辰听乔云然的话,挤到她的身边躺了下来,伸手把妻子搂到怀里面,说:“我们这一辈兄弟成亲的时候,老祖宗和我们说,我们娶的都是合自个心意的妻。

我们要家中要想安宁,女人就不要多了,哪怕多一个女人,家宅都会乱象丛生。”

烛火已经熄灭了,乔云然闷声道:“老祖宗说得对,当妻子的人,除非对夫君没有情意了,否则谁都能够容得下第二人?妻妾和美的情况下,只是男人一种美好向往,或者是不爱了。”

夜色里,沈洛辰静静的笑了,然后缓缓说:“娘子说得对,我们家如今最美好,我们可以再添孩子,但是别的人和事,越少越让人自在舒服。”

家里面添了人手后,乔云然和沈洛辰抱怨过,她还是喜欢孩子们长大后,就能够学着自行照顾自个,而不是由小厮们和丫头们照顾着穿衣吃饭什么的。

沈尚可在这方面表现得很好,沈尚通有哥哥照顾着,则表现得有些娇气,如今夫妻执意要培养沈尚通的自立,只留下一个大丫头照顾沈尚通,别的丫头,全转过来照顾沈尚直。

乔云然特别关注了沈尚通几日,她发现次子在这方面很快的适应过来,而且也主动学习着穿衣吃饭,还学着照顾弟弟。

乔云然顺势和沈洛辰提了提三个儿子的表现,她乐意让沈洛辰知道多一些儿子们的事情,他们父子关系亲近一些,对三个儿子大有好处。

沈洛辰听着她的话,然后听到她平稳的呼吸声音,黑夜里,他静静的笑了,眼下的日子多好啊,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大部分的男人,喜欢过自寻苦头的日子,他就喜欢过清静的日子。

这些日子,官宅是这边哭来那边哭,最初乔云然还会倾听一下外面的动静,后来她直接佯装成听不见,毕竟她的孩子还小,正是需要精心照顾的时候。

沈尚可要早起去学堂读书,乔云然跟着早起陪着他一块用早餐,然后送他到院子门口,再站着院子门口,瞧着他一路往前走,在路口的时候,沈尚可有时候会回头瞧一瞧。

乔云然瞧见后,便会冲着儿子挥一挥手,沈尚可也会冲着乔云然挥一挥手,然后他转身往前走,乔云然看不到儿子的身影,她才转身进了院子门。

沈洛辰欣喜妻子珍视儿子的心思,有时候也会表达一下醋意,说:“然儿,我要出门了,你送一送我吧。”

乔云然笑着把他送出院子门,然后站在院子门口瞧着他。

果然在转弯的地方,沈洛辰回头了,乔云然笑着冲沈洛辰挥了挥手,再瞧见他转身走远后,在心里面轻叹一声,然后又有几分愉悦的滋味。

乔云然如今最欢喜沈尚通和沈尚直两个孩子,自从有了弟弟后,沈尚通的眼里面,弟弟比哥哥要可亲许多,而且他可以亲自教导弟弟长大。

小小的人儿,很主动的和弟弟讲解,他小时候的事情。在一旁的乔云然满脸懵逼的神情,原来孩子们小的时候,是这般的可爱,竟然还有这一种操作,她错过了许多的童真故事。

沈尚直大部分的时候,是欢喜这个哥哥在身边陪伴,小部分的时候,也会吵闹起来,特别是他要睡的时候,当哥哥的在一旁闹着说:“弟弟,现在白天,别睡啊。”

乔云然只能够和沈尚通解释:“通儿,弟弟现在年纪小,他要多睡一睡,在睡梦里长得高长得快,然后很快就能够陪着你一起玩耍了。”

两耳不闻窗外事,乔云然的小日子过得很是太平,而且邻居夫人们事情多,彼此之间也没有空出来走动。

凌花朵夫妻来的时候,她才感觉到时光流转,凌花朵这一次是满脸喜气,乔云然瞧见后,很是诧异的瞧向她的肚子,招惹得凌花朵冲着她直接翻了一个白眼。

两人私下说话,凌花朵和乔云然低声说:“你知道明州城的事情吗?”

乔云然瞧着凌花朵同样低声说:“我只听说了城门官事件,这里面还有别的事情吗?”

凌花朵连连点头说:“城门官严重失职,已经重重的惩罚了。现在事态平缓下来,别的人家有些事又翻了出来。刘玉秀的娘家是明州城的,你还记得吗?”

乔云然仔细的想了想后,难怪大家提及明州城的时候,她总觉得那个地方有什么事情,给她就这样的忽视过去了。她满脸惊讶神情瞧着凌花朵说:“我这一次记得了,她娘家牵连什么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