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4章日子

乔云然瞧了瞧乔云惜,也没有再追问下去,长大了,各有各的家,有的事情,乔云惜无心多言,就是亲如姐妹,也不能够喋喋不休下去。

乔云惜见到乔云然默然下来的神情,心里面暗自松了一口气,她嫁进王府后的生活,还真不如她表现得这般美好。

乔云然陪着乔云惜进新房,瞧了瞧正在梳妆打扮中的沈培琴,姐妹两人原本只是来瞧一瞧,但是沈培琴很是兴奋不已,乔云惜便把添妆的礼物,直接交到沈培琴的手里面,又恭贺了她。

沈培琴手摸着精美的盒子,在众人的搅哄声中,她当中打开了盒子,礼盒里面放置着一枚富贵如意玉坠,水色特别的纯,但是沈培琴还是失望了。

她想象当中乔云惜的身份,至少会送她玉镯当添妆礼物,但是她收到的是玉坠,她瞧一瞧身边人眼里面的羡慕,赶紧收敛了眼里面的失望神情。

乔云然和乔云惜却瞧得分明,两人笑着告辞出了房间,行出了院子门,又走到偏静的路上,两人同时舒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乔云惜瞧着乔云然轻叹:“姐姐,幸好姐夫是家中的次子,你家小姑子就是嫁了人后,只怕也不是什么省事的人。”

乔云然瞧一瞧乔云惜面上的神情,微笑道:“沈家已经比别的大家庭少了许多的是非,我这小姑子天真纯良,其实也还行吧。”

乔云惜瞧着乔云然笑了,说:“姐姐说得对,仔细的想来,也可以说她是天真纯良的人。”

乔云然扯着乔云惜往前走,说:“走吧,我们去陪伯母和母亲说一说话吧。我是可以有机会就回娘家的人,你们王府事情多,你一个小媳妇就没有那么的方便。”

乔云然和乔云惜去了主院,两人给长辈们行礼后,大家都拉着乔云惜说话,乔云然很自然的坐到戴氏的身边,戴氏低声说:“然儿,你这一次没有请你正伯一家人过来?”

乔云然轻轻的点了点头,低声说:“母亲,山儿兄弟早已经来了,这一会有事,等到空的时候,他们知道你来了,便会过来和长辈们请安的。

我送贴子过去的时候,正伯不在家里面,我问过奶祖母和伯母的意思,她们表示没有空亲自来贺喜。我瞧着奶祖母的面色不太好,我私下里问过伯母,伯母说奶祖母正在喝汤药。

我和公公婆婆解释过,正伯不在家里面,奶祖母身体多病,伯母要照顾老人家,只有山儿兄弟能够前来贺喜。”

戴氏听乔云然的话,面上也闪过担心的神情,每到春天的日子,乔奶娘总要病上一场,乔兆拾又不在家里面,她只能够送一些药材过去。

戴氏想了想提醒乔云然说:“我和你奶祖母说了,你父亲正在回来的路上,你在你奶祖母的面前,可千万别说,你父亲许久没有寄平安信回来了。”

乔云然瞧了瞧戴氏眉间的担心神情,她的心里面其实也有几分忧心,以乔兆拾的为人行事,他只要平平安安,一定会送平安信回家的。

乔云然当着戴氏的面,笑着说:“母亲,我觉得你说得对,父亲已经在回家的路上。我们再等父亲几天,他就会平平安安的归家了。”

戴氏在这一点上面是深信长女的,她立时眼光明亮起来,面上的愁色顿时消散了,说:“然儿,你父亲一向最喜欢你,你说得对,你父亲快回来了。”

乔云然瞧着戴氏只想伸手抚头,乔云惜也在不远的地方,当着这么多的人,她的声音清亮表示,乔兆拾这个当父亲的偏爱长女。

#送888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这一时,主院安静一下,然后沈家的夫人们赶紧把话题带了起来,她们悄悄的瞧了瞧乔云惜面上的神情,见到她没有任何的意外神情,大家都放心下来。

乔云惜转头瞧向戴氏笑着说:“母亲,父亲待我们姐弟一视同仁,只有母亲一向是偏爱我的,姐姐从来不说什么,你这个时候,可别提醒她,影响了我们姐妹之间的感情。”

乔云然笑瞧着乔云惜说:“惜儿,我们姐妹感情深,你比我能干,母亲就是偏爱你,我心里面也是服气的。何况母亲待我们姐弟真真是一样的慈母心肠。

这一时,我陪在母亲的身边,母亲是这般的说法,你一会过来和母亲说话,母亲激动了,一定会说,父亲最喜欢你的纯良能干。”

纳氏在一旁笑了起来,点头说:“你们姐妹感情就是好,这都嫁了人,还想在你们母亲面前争宠爱啊?”

戴氏这一会笑了起来,说:“五根手指长短不一,但是每一根手指都不可失去,我对你们姐弟还真是一视同仁。”

年长的夫人们因此笑了起来,说:“拾夫人的确是直爽人,这话说到我们的心里面去了,我们对孩子们的心意,就是如此,每一个孩子都非常的重要。”

纳氏是打心眼里面羡慕戴氏,虽说她少年时期多磨难,可是自她嫁人后,夫婿担得住事情,儿女一个个聪慧能干,这回到了大家庭,又内里分了家,她便不用去应付后婆婆的麻烦事情。

沈家送嫁宴非常的热闹,沈培琴夫家来迎亲的时候,大家又跟着喧闹了一番,申时,大家前往男方家热闹,陆氏陪着前往,乔云然留了下来。

乔云惜和乔云然告辞,乔云然送她出了院子门,瞧着她上了王府的马车,她在院子门口站了站,瞧见到马车转弯行驶过去,这一时心里面总是有几分牵挂、

乔云然比任何的时候,都希望乔兆拾能够早早的归家,有乔兆拾在家里面,她和乔云惜的心里面总是多几分依靠。

沈家院子里下人们已经在清理挂彩的东西,乔云然赶着去瞧了瞧容氏,果然见到她满脸伤情神情坐在房间里面,乔云然拉着容氏说了说沈尚时兄弟的事情,容氏慢慢缓过来。

容氏和乔云然满脸诚意说:“然儿,我不嫌弃你们妯娌两人以后有可能会生女儿的事情,但是我心里面是盼着你们生儿子,有一天,便不用经一回这样的事情。”

乔云然明白容氏的意思,笑着说:“母亲,我远远的瞧了一眼妹夫,瞧着是一个可靠的人。琴妹妹这些日子也懂事了,你放心,她会过好自个的日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