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摔一跤

就凭一个屈屈凡人,岂能逃过老天爷的算计?

闹了天宫的孙大圣又怎么样?

不也没逃出如来佛的五指山嘛。

所以……宁卫民还是被雨给浇着了。

而且说实话,这小子想和这场瓢泼大雨赛跑简直不自量力,还不如不跑呢。

别忘了,这年头京城的街头是什么样的。

灯光昏黑,地面不平,许多小胡同还是黄土地呢。

再加上雨大风急,心急似火……

这不,一个不留神,宁卫民就扔了个大趔趄,摔马路牙子上了。

西装革履四爪朝天,这叫一现眼,还把自己的脚脖子给崴了。

因此别看从东单跑回重文门饭店也就不到一公里的路。

宁卫民却完成了一个形象上的巨大转变。

下公共汽车时,他还是个风度翩翩的外企白领呢。

可当他进入重文门饭店大堂时,却已经变成一只瘸了腿儿的落汤鸡。

就连爬楼上三层,回到自己的房间都感到费劲。

此时,唯独让他深感宽慰的只有三件事。

第一,此时已经是九点多,将近十点了,又是狂风骤雨的天气。

别说京城大街上没几个人,重文门饭店的大堂也没了客人。

除了值夜班的两个相熟的前台服务员,没别人看见他这副倒霉德行的人,还不算太难为情。

第二,是总算到了地儿了,今天这倒霉的一晚总算就要过去了。

他马上可以在浴缸里放松地泡个热水澡,然后再喝上一杯威士忌,就能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睡一觉了。

用美国人的说法,明天又会是一个全新的开始,一切都会好起来。

第三,就是他从今晚的这次聚会上,还意外得知了“撒切尔摔了一跤”的消息。

聚会上的人都在说,今天共和国和英方代表就港城回归问题展开具体磋商。

“铁娘子”与“伟人”的交锋不但完败。

甚至被“伟人”的一句“我们穷是穷了点,但打起仗来是不怕死的”给震慑住了。

结果走出人民大会堂下台阶时,这位心事重重的英国现任首相,让自己高跟鞋绊了一下,在全世界的面前栽倒了。

虽然左右人员反应奇快,连忙把撒切尔扶起。

但这天的《新闻联播》,仍然清清楚楚播放了“铁娘子”狼狈不堪的样子。

据说这英国老娘们摔倒的姿式简直绝了。

先是一个下跪,然后双手前伸,令人不自觉地想起了我们传统的跪拜礼。

就好像她在全世界的面前,极为虔诚地向着共和国力量的象征──天安门下跪。

那想想吧,连英国首相在今天这个日子都免不了要与京城的地面“打尅斯”。

说明什么啊?

说明今儿这日子“妨外”。

得了,他一个洋行小买办,无论是身份还是丢人的程度,都没法与这位踏着舰空母舰而来,素来以铁腕著称的英国政界的著名人物相比。

那他还有什么可埋怨的呢?

摔一跤就摔一跤吧。

人嘛,不就是这样的嘛。

哪怕遇上再悲催的事儿,只要知道有个比自己强的人所遭遇的一切比自己还要惨,也就不是那么难受了。

从这角度说,还多亏这英国老娘们的名儿起得好啊。

撒气儿撒气儿,让他有什么气,都从这老娘们身上撒出去了……

不得不说,宁卫民确实领悟了阿Q精神的精髓。

只可惜,他还是把自己的处境想象得太乐观了些。

这个难熬的晚上可没这么容易就过去。

实际上就在他好不容易爬着楼梯,回到自己的房间,在放洗澡水的时候。

在他刚拿出要换的衣服,正拿着毛巾擦着脑袋的时候。

简直如同见了鬼一样,骤然间,他房间里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接起电话,竟然是楼下大堂前台打来的,服务员告知他有个姑娘找。

更为匪夷所思的是,当他要求把前台电话交给找他的人后,听筒里传来了曲笑的哭音儿。

“宁……宁哥……是我……”

“哎,小曲?”

宁卫民真是万万没有想到,“你找我?这都快十点了?”

“是……我知道时间有点晚了,对不起……我……家里出了点事儿……”

“你家里出事了?什么事儿这么急?”

“宁哥……你能下来一趟吗?”

“这……你不能电话里说吗?”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你……别生气……我知道给你添麻烦了。可我……实在不知道该去找谁……”

晕倒!听着电话里的曲笑反复道歉,掩饰不住的委屈,宁卫民就知道曲笑误会了。

这个单纯的丫头当然不会知道他刚从外面回来,现在又冷又湿,脚还崴了。

怕是以为自己嫌她麻烦,不情愿见她呢。

“啊!不不,你别误会啊。小曲,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形象啊?你别急啊,等着我……”

挂上电话,连湿漉漉的衬衣和裤子也没脱。

宁卫民就穿着拖鞋,一瘸一拐地硬努着,走出房间下楼。

没辙,他倒是想让曲笑上楼呢,可这年头毕竟不一样啊。

别说饭店有硬性规定,晚九点半之后,住店客人不能见外客。

就说这么晚了,弄个大姑娘上楼,也会惹出流言蜚语。

他无所谓不行啊,人家曲笑肯定受不了啊。

那也就只有勉为其难,自己下去一趟吧。

同时,他心里也隐隐有一股说不出不良预感,认为曲笑一定是碰上大麻烦了。

否则不会这个点儿跑来找他。

他怕这丫头胡思乱想再犯了胆怯,别再自己个儿把自己个儿吓跑了。

当然也得尽量争分夺秒一下,不能白遭这二茬罪啊。

果不其然,好不容易龇牙咧嘴,扶着楼梯跟个半残似的拐下楼来。

宁卫民刚一来到大堂的范畴,就被守在大门口,站着等他的曲笑给吓了一跳。

小姑娘的样子太惨了。

披头散发,浑身上下都湿透了,连衣裙下滴答着水,正抱着胳膊哆哆嗦嗦的在抽泣。

脸上不但面色惨白,眼睛红得跟桃子似的,那绝望神情更是让人心疼。

“哎哟,这是怎么了呀!小曲,你怎么没打伞啊?到底出什么事了呀!”

看见了宁卫民,曲笑总算是找着依靠了。

一张嘴,话没说出来,抽泣却顿时变成了痛哭。

从一声短一声地压低嗓子的不敢放声,变成了把所有忧郁苦闷从眼泪中倾撒的彻底发泄。

这场面,哭得人心里揪紧地疼。

别说前堂那俩服务员看得目瞪口呆。

宁卫民更是一下子感觉到自己的脑袋迅速壮大了五倍。

“别别,有什么事想不开呀,你跟我说呀!你可别吓唬我呀!”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曲笑还是一概不回答。

宁卫民终于下定了决心,冲着曲笑说。

“走吧,跟我上楼。先把你这头发擦擦,咱们慢慢说,千万别冻感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