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五十五跳楼

“这地段要是能拆迁的话得不少钱啊!上头这是钱多的烧的难受了?”

就在李天明正对这栋建筑没人的事情纳闷的时候,楼下一阵“蹬蹬蹬”的声音传进他的耳中,李天明驻足等待。

他十分肯定这脚步声是朝着他来的,毕竟这整栋楼除了他没有第二个人了。

果然没有一会的功夫一个身穿保安制服的中年男子一手提着橡胶棍一手拿着对讲机跑了上来,上来之后大气都没来的及喘上两口就气喘吁吁的对李天明问道。

“你是干什么的?怎么进来的?”

语气很重,可能这关系到他的工资问题吧!

“怎么进来的?就这样走进来的啊!至于来这里干什么!外面太热了,我来这里乘个凉!对了,老哥,跟您打听个事儿呗!”

李天明这话是张口就来,一点脑子都没有过,而这个保安也是一眼看出了他在撒谎。

“你这年轻人一点实话都没有!整栋大楼就一个入口你跟我说你走进来的?你以为我一点五的眼神是瞎子么?还乘凉!你大腊月的跟我说乘凉?这是京城,不是赤道!你是不是以为我是个傻子?你穿的那么单薄还用乘凉?你以为你喝伏特加长大的呢?我告诉你,老实交代,我们已经报警了!现在你说清楚了一会还能从宽处理。”

保安一脸怒气的对李天明说着,显然是对于李天明将他当做傻子忽悠十分不满。

而李天明在听到保安的话后眉毛很明显的一皱,因为如果这个保安如果没说谎的话,那么他这次出去最起码离开了三个月,可他很明显的只在那个世界呆了几天。

“三个多月比十来天?这个时间速度!难道是因为那个世界是电影世界?所以时间标准不同?可如果这样算的话,那这个世界是动漫还是电影?我在里面又扮演的什么角色呢?是救世主?又或者是魔王?又或者是勇者?再或者是路人甲?”

就在李天明神游的时间里,他对面的中年保安对着手中的对讲机小声说了几句,然后脚步慢慢朝前挪蹭,就在两人相距一米多一点的时候,中年保安猛然一个虎扑,对着李天明就扑了过去,不过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啊!疼…疼…疼…放手,放手!兄弟,兄弟,大哥,大哥行吧,放手,快放手,我错了行吗!您要打听什么?我知无不言!”

就在保安即将触摸到李天明的时候,李天明随意的动了一下,接着伸手一抄,一捞,身子一转,保安的双手就被李天明扭到了身后。

“没什么可打听的了,我需要的你已经全告诉我了。”

“怎么可能?我还什么都没说呢!要不您再问问?我可是我们保安公司的优秀员工!我的嘴可严了!”

保安对于李天明的话显然是不信的,他可不信自己已经将对方想要的说了出去,如果这样的话,那自己新得到的优秀员工奖状是假的么?

显然,这个中年人还是个刚入行的人,公司忽悠员工的玩意儿他还是当真了。

而李天明在听到保安的话后楞了一下,然后他做了一个决定,接着他叹了口气说道。

“哎!老哥你不是想知道我来这里做什么么?那我就跟你说说吧!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李天明随口就扯了一个在网上经常出现的爱情故事,什么两人爱的死去活来啊,什么女方家事好,不同意啊!各种手段尽用什么的,甚至最后弄的自己家里人全部失业什么的。

李天明一边随口扯着谎一边将保安押到了楼顶。

“你知道么?我恨不得将我的心给她,可是根本没那个机会,如今的科技还没那么强,所以,哦,对了老哥,你这优秀员工奖奖金不少吧!”

李天明前面还带着满满的哭腔对保安说着自己的苦情剧,后面忽然转口问了保安一句与前文毫无关系的话,他这话一出把保安都问蒙了,于是他木木的说了一句。

“不多,也就五十!”

“哦!那真是不多,我劝你还是别做保安了!”

“怎么说?”

“因为,你不适合这一行,记住,保安,保护不了任何人!甚至连你自己的工资都保不住。谢谢你听我说这么多,永别了!”

李天明说完这句话后将手一松然后越过保安就朝着大楼边缘跑去,至于说他为什么要越过保安而不是扭头从他后面跑开?

那当然是因为他要让保安追他啊,这个戏要做足,从后面跑保安反应不过来怎么办?

“嘿,你要干嘛去?那边危险!”

保安说着就朝着李天明跑去,同时伸手也打算拦住他,可惜他不管怎么用力奔跑,始终都与李天明相差个几步。

几步跑到围墙处的李天明没有回应这位保安,直接翻上围挡后回头看了他一眼,接着李天明便朝着下面纵身一跃。

“嘿!别跳啊!卧槽!”

保安的肩膀狠狠的撞上了围挡,不过他没有时间顾及这些,赶紧一边朝着楼下跑去一边呼着对讲机,同时另一只手则是掏手机欲要打电话。

等到他搭乘电梯跑到楼下的时候,迎接他的是数个保安,还有一些物业人员。

“老孙!你瞎说什么胡话!哪有什么人跳楼!你是喝酒了!还是睡觉了?做梦呢吧!”

“不是!我真的看到那个人跳下去了啊!中控室他们都看到了啊,刚才对讲机他们还呼我拦住他呢!”

“那你去看看这周围,你看看地面有没有人!你肯定是睡觉了做梦了!”

“我没睡啊!他就在那跳下来的!就……”

保安说着伸手指着一个地方说道,不过等他看过去的时候发现地下真的什么都没有,甚至地面都是干的!

“这……难道我撞鬼了?”一时间他有些摸不清楚。

而随着他这句话说出来,中控室的人脸色都有些发白,同时脑门上冒出了那么一点汗珠。

“行了,你肯定睡觉了,知道睡岗怎么办吧!”

“我……”

这位保安一时有口难辩,而将一切看在眼里的中控也没有人帮他说一句话,甚至有人还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保安看到这一幕心里有些发凉。

“我知道了,一会我就办辞职!”

说完这路句话后他便转身走出了人群。

等他远离人群之后,一个身穿西装的人轻咳一声,然后说道。

“咳咳……大家散了吧,老孙睡迷糊了,什么都没有!明白了么?行了,下班开个会吧!就这样,解散!”

看来这位应该就是物业的值班领导了,他说的话也算给这件事定下了调子,大家也懂,不过没有人去说,等到合适的时候辞职或者调职就行了。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又去了那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