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9章 僵尸先生

羊城。

太古仓码头。

由英国太古洋行于1904年到1908年间修建,供太古轮船公司使用。

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羊城来讲,是比较完善的仓储码头。

门牌革新路124号。

经活化作酒品展销、餐饮、旅游休闲、设计等用。

“这个时代的羊城,就已经如此繁华了啊!”墨非感叹了一句。

在大街上已经随处可见小汽车了。

当然,能够开得起小汽车的人,也是非富即贵。

只不过这个世界从来不缺有钱人罢了。

在羊城随意逛了逛,很快就到中午了,墨非找了个还看得过去的酒楼,去吃饭。

世间万物,唯美食与美酒,不可辜负。

墨非点了不少羊城特色招牌菜。

白斩鸡又叫白切鸡,是一道华夏民族特色菜肴,起源于羊城,在南方菜系中普遍存在,以粤菜的白斩鸡最知名。

形状美观,皮黄肉白,肥嫩鲜美,滋味异常鲜美,十分可口。肉色洁白皮带黄油,具有葱油香味,葱段打花镶边,食时佐以酱油或特制普宁豆酱,保持了鸡肉的鲜美、原汁原味,食之别有风味。

正当墨非大快朵颐的时候,耳朵一动,却是蓦然听到了酒楼里面有人说“赶尸”什么的,这就让墨非来了兴趣。

他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往谈论之人看过去。

便看见一个穿着黄色道袍,头戴黑色道冠,一副道士模样打扮的人,和一个身材富态的中年胖子在聊天。

“咦?”

墨非发出一道惊疑声,因为这个道士,看着怎么有点眼熟……

特别是那一副眼镜。

“四目道长,这次我爹的是,就拜托你,一定要将他安全送回老家啊!”

有钱的胖子说道。

“钱老爷放心,你能找到我,想必也是知道我四目在这一行的名声如何。”道士拍了拍胸口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在下必不负厚望!”

“四目道长?”墨非愣了愣,嘀咕道:“难道就是我所知道的那个四目道长?”

那胖子跟着道士聊了几句,就走了,至于桌子上的菜,未动分毫。

四目道长闻着酒菜的香味,不由得动了动喉咙。

他这些年来,虽然也靠着“赶尸”攒出了一箱子黄金了,但是为人抠门,却是舍不得花销,身上的衣服,都是穿了好几年的。

要他给自己摆一桌酒席,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但是客人请客的嘛,那他就不客气了。

“好久都没有吃过这么丰盛的大餐了啊!”

四目道长当即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闷了,然后拿起筷子,夹菜。

美食与美酒皆入口,好不快活。

只是却有不速之客前来搅局。

正当四目道长吃得开心的时候,一个相貌俊美得几乎妖异,身着洋装的青年,坐到了他的对面,拱了拱手:

“道长!”

四目道长皱眉看着墨非,半晌道:“这位公子,我们俩认识吗?”

“之前不认识,但是现在应该就认识了。”墨非笑道:“不好意思,现在自幼耳力超于常人,刚刚听到了道长和那位钱老爷,在谈论什么‘赶尸’……”

“公子,你恐怕听错了,钱老爷只是请我去帮他看看风水而已,哪里有什么‘赶尸’啊。”四目道长笑了笑,眼眸里却全是警惕之色。

“叮当!”

一把大洋就落到了桌子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四目道长一双贪财的小眼神,立即就瞪直了,他艰难的咽了咽唾沫,眼睛甚至都舍不得从那些大洋上移开:

“少爷你刚刚问我什么?在下四目,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墨非轻笑道:“我问刚刚道长和那位钱老爷,是不是在谈论‘赶尸’的事情?”

羊城作为关联东亚和东南亚的交通枢纽,自然少不了英国的银行,事实上1845年,就有英国的西印度银行在羊城开设办事处。

而墨非身上的英镑兑换成大洋,实在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不错,钱老爷的爹,是从他乡出来闯荡的,如今挣下了一份家业由钱老爷继承,可是落叶归根,临终前留下遗嘱,要回老家安葬,所以钱老爷特意托付我,将他爹的尸体送回老家。”四目道长道。

“原来如此。”墨非点了点头,继而再问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能让死人走路的道术?”

“呵!”四目道长一拍胸脯,昂起脑袋,一脸自傲的说道:“不瞒少爷,在下乃是茅山派嫡传弟子,‘赶尸’之术,不过是小道罢了,易如反掌。”

“少爷如果你有生意,也可以介绍给我四目,保证给你安安稳稳的送回老家,还可以给你打八折哦!”

墨非一头黑线,你这特么好像是在咒我家里人出事吧?

“在下孑然一身,可能暂时没办法照顾道长你的生意。”墨非道:“不过四目道长,我曾经听闻茅山派有个林九道长,法力高强,斩妖除魔不在话下,你可曾认识?”

“没想到我师兄的名声都传得这么远了吗?”四目道长道:“少爷,林九正是在下的师兄,如今家居任家镇,替人做些红白喜事,除鬼伏妖,积累公德,却是早已经不做“赶尸”这一行了。”

墨非了然,看来这个世界还真是他所想的那个世界,有四目道长和九叔,基本上就稳了。

“四目道长误会了,在下不是想寻林九道长‘赶尸’,而是自小对道术颇为感兴趣,想见识一下高深的道术。”墨非笑道:“只是不知道四目道长能不能代为引荐一下。”

四目道长这下子就有些不爽了,怎么回事啊,我四目一个大活人在你面前,你当做看不见……见识高深道术,就非得去见我师兄吗?

我承认,我四目在境界上是比我师兄差了一点,但是也差得有限啊!

然后他笑容满面的说道:“少爷你想见识一下高深道术,这事好办啊,等咱们找一个安静一点的角落,我都能够给你演示一番。”

毕竟墨非给的钱实在是太多了。

……半个小时后修改

羊城。

太古仓码头。

由英国太古洋行于1904年到1908年间修建,供太古轮船公司使用。

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羊城来讲,是比较完善的仓储码头。

门牌革新路124号。

经活化作酒品展销、餐饮、旅游休闲、设计等用。

“这个时代的羊城,就已经如此繁华了啊!”墨非感叹了一句。

在大街上已经随处可见小汽车了。

当然,能够开得起小汽车的人,也是非富即贵。

只不过这个世界从来不缺有钱人罢了。

在羊城随意逛了逛,很快就到中午了,墨非找了个还看得过去的酒楼,去吃饭。

世间万物,唯美食与美酒,不可辜负。

墨非点了不少羊城特色招牌菜。

白斩鸡又叫白切鸡,是一道华夏民族特色菜肴,起源于羊城,在南方菜系中普遍存在,以粤菜的白斩鸡最知名。

形状美观,皮黄肉白,肥嫩鲜美,滋味异常鲜美,十分可口。肉色洁白皮带黄油,具有葱油香味,葱段打花镶边,食时佐以酱油或特制普宁豆酱,保持了鸡肉的鲜美、原汁原味,食之别有风味。

正当墨非大快朵颐的时候,耳朵一动,却是蓦然听到了酒楼里面有人说“赶尸”什么的,这就让墨非来了兴趣。

他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往谈论之人看过去。

便看见一个穿着黄色道袍,头戴黑色道冠,一副道士模样打扮的人,和一个身材富态的中年胖子在聊天。

“咦?”

墨非发出一道惊疑声,因为这个道士,看着怎么有点眼熟……

特别是那一副眼镜。

“四目道长,这次我爹的是,就拜托你,一定要将他安全送回老家啊!”

有钱的胖子说道。

“钱老爷放心,你能找到我,想必也是知道我四目在这一行的名声如何。”道士拍了拍胸口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在下必不负厚望!”

“四目道长?”墨非愣了愣,嘀咕道:“难道就是我所知道的那个四目道长?”

那胖子跟着道士聊了几句,就走了,至于桌子上的菜,未动分毫。

四目道长闻着酒菜的香味,不由得动了动喉咙。

他这些年来,虽然也靠着“赶尸”攒出了一箱子黄金了,但是为人抠门,却是舍不得花销,身上的衣服,都是穿了好几年的。

要他给自己摆一桌酒席,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但是客人请客的嘛,那他就不客气了。

“好久都没有吃过这么丰盛的大餐了啊!”

四目道长当即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闷了,然后拿起筷子,夹菜。

美食与美酒皆入口,好不快活。

只是却有不速之客前来搅局。

正当四目道长吃得开心的时候,一个相貌俊美得几乎妖异,身着洋装的青年,坐到了他的对面,拱了拱手:

“道长!”

四目道长皱眉看着墨非,半晌道:“这位公子,我们俩认识吗?”

“之前不认识,但是现在应该就认识了。”墨非笑道:“不好意思,现在自幼耳力超于常人,刚刚听到了道长和那位钱老爷,在谈论什么‘赶尸’……”

“公子,你恐怕听错了,钱老爷只是请我去帮他看看风水而已,哪里有什么‘赶尸’啊。”四目道长笑了笑,眼眸里却全是警惕之色。

“叮当!”

一把大洋就落到了桌子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四目道长一双贪财的小眼神,立即就瞪直了,他艰难的咽了咽唾沫,眼睛甚至都舍不得从那些大洋上移开:

“少爷你刚刚问我什么?在下四目,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墨非轻笑道:“我问刚刚道长和那位钱老爷,是不是在谈论‘赶尸’的事情?”

羊城作为关联东亚和东南亚的交通枢纽,自然少不了英国的银行,事实上1845年,就有英国的西印度银行在羊城开设办事处。

而墨非身上的英镑兑换成大洋,实在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不错,钱老爷的爹,是从他乡出来闯荡的,如今挣下了一份家业由钱老爷继承,可是落叶归根,临终前留下遗嘱,要回老家安葬,所以钱老爷特意托付我,将他爹的尸体送回老家。”四目道长道。

“原来如此。”墨非点了点头,继而再问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能让死人走路的道术?”

“呵!”四目道长一拍胸脯,昂起脑袋,一脸自傲的说道:“不瞒少爷,在下乃是茅山派嫡传弟子,‘赶尸’之术,不过是小道罢了,易如反掌。”

“少爷如果你有生意,也可以介绍给我四目,保证给你安安稳稳的送回老家,还可以给你打八折哦!”

墨非一头黑线,你这特么好像是在咒我家里人出事吧?

“在下孑然一身,可能暂时没办法照顾道长你的生意。”墨非道:“不过四目道长,我曾经听闻茅山派有个林九道长,法力高强,斩妖除魔不在话下,你可曾认识?”

“没想到我师兄的名声都传得这么远了吗?”四目道长道:“少爷,林九正是在下的师兄,如今家居任家镇,替人做些红白喜事,除鬼伏妖,积累公德,却是早已经不做“赶尸”这一行了。”

墨非了然,看来这个世界还真是他所想的那个世界,有四目道长和九叔,基本上就稳了。

“四目道长误会了,在下不是想寻林九道长‘赶尸’,而是自小对道术颇为感兴趣,想见识一下高深的道术。”墨非笑道:“只是不知道四目道长能不能代为引荐一下。”

四目道长这下子就有些不爽了,怎么回事啊,我四目一个大活人在你面前,你当做看不见……见识高深道术,就非得去见我师兄吗?

我承认,我四目在境界上是比我师兄差了一点,但是也差得有限啊!

然后他笑容满面的说道:“少爷你想见识一下高深道术,这事好办啊,等咱们找一个安静一点的角落,我都能够给你演示一番。”

毕竟墨非给的钱实在是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