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2章 逼问

瞧对方火光应该有六七骑,相隔十余米常宇就开始大呼:“口号”心道可别是他么的什么天王盖地虎。

“天王盖地虎”哪知对方真的喊出了这句,常宇顿时觉得很无语,忍不住低声骂了句我尼玛。

“宝……”况韧刚想接话,常宇赶紧大声嚷了一句:“兄弟有酒么,这大冷的天冻死了”他不相信口号会那么简单,所以故意引开话题,那伙人果然没在意着了道。

“这大冷天的谁不想喝酒啊,可这附近根本买不着,就有也买不起咯……”说话间两拨人已靠近相隔三五米,举着火把可见对方脸色。

“俺不差银子啊,兄弟告诉俺哪有卖的,俺去买些,他么的四五天没喝口了,实在忍不住了……”陈所乐骂骂咧咧道,对方一伙笑道:“嘿,这兄弟说话财大气粗的,那告诉你能不能请兄弟们也喝一碗啊”。

“小意思,不差这点钱”陈所乐拍拍胸口:“快告诉俺哪有卖的?”

“往东北的避难堡有的卖,要么就去山西村,那里头也得卖,不过此时应该关门打烊了……”那伙人有人说道,常宇赶紧道:“避难堡太远了,去山西村吧”。

这山西村常宇虽然没去过,却是知道的,因为他就在金粟山下,村西口百米外就是高力士的墓,而他之所以会让常宇有记忆并非他紧邻高力士墓,而是其他原因,陕西的地界有个山西村什么意思?没错也是大槐树的移民过来的这是其一,其二,这虽是个村子却又是个城。

是的,不是寨子,是正儿八经的城墙,东西两个门,光门洞都有六米多高!那城墙怎么也的八九米近十米了吧,这可不是普通寨墙可比的。

“只是那城门也怕关了咱们进不去,不知道里边的兄弟给开门不!”常宇故意这么一说,对面那伙人先是被他先发制人问口号就理所当然以为自己人,见他又这么熟悉周边地利便更没了怀疑,便有人笑哈哈道:“叫门的事教给俺们,只要你们兄弟真请俺们喝酒!”

“艹,这还能有假”陈所乐直接亮出银子:“走着”那伙人一见这货随便就拿出十两银元宝研究等放光了:“行啊兄弟,你这银子……”

“刚他么的在西潘村赢来的,这不就出来寻酒,找了半天一滴都没的……”陈所乐骂骂咧咧,那些贼人则开心不已:“那今儿就沾沾兄弟的光了”。

“走着,这大冷天的瞎跑受冷鬼影子都见不到一个,喝酒去!”常宇一招手,众人便朝西南奔去,那队伍领头人还过来和他互报姓名称兄道弟:“样子还是得做的,从东边过来了那伙人杀了咱们许多人,现在逃到这附近了得小心些”。

“也是”常宇摇头,望着远方:“你说那伙人会不会逃如山里头了?”

“极有可能,反正在搜捕不到就只有进山看看了!”那人长呼口气:“山这么大,树木丛生可藏人的地方太多了,要真搜的话没个几百人搜上十来天见不到效果的……”

“要我说啊,搜个p,让他们进山饿死算了,咱们就在山外围着,受不了他们自个儿自会出来”况韧哼了一声道。

“万一山里头有吃有喝的呢,咱们要围多久哦……”那人说着突然皱眉:“你们五个人怎么七匹马,那俩人呢?”

“徐家山那村子知道么?”常宇随口问道,那人嗯了一声:“五龙山西边”。

“那俩兄弟在那候着呢……”话没说完,那人便皱了眉头:“你们刚不还在西潘村赌银子么,对了,口号你们还没说呢?”

“我艹,你怀疑我啊”常宇翻了个白眼:“难道你以为老子会说宝塔镇河妖还是小鸡炖蘑菇”那伙贼人忍不住笑道:“天王盖地虎,小鸡炖蘑菇倒也好笑的很啊!”

“好笑你就多笑会,一会就笑不出来了”。常宇说话间闪电般抽刀将旁边那领队的头一刀卡砍下,同时间陈家兄弟和青衣,况韧都动了手,这次更是措不及防,因为正相谈正欢呢毫无任何提防,唯一一个刚有些疑心的那个领头人还被常宇一刀先剁掉了。

这一次没有任何彩排计划,完全是临场发挥以话痨方式扯东扯西将对方麻痹了然后突下杀手,转眼间对方七人就被干翻,最后那人跑出不足十步被况韧一箭射翻,常宇翻身下马一脚踏上胸口刀抵着他喉咙:“你爽快些,老子就给你个爽快,说口号是什么?”

那人呸了一声:“狗日的,老子不会让你们好死的!”

是么,常宇挥刀剁下他一只手,然后用手在他伤口里一阵乱拽扯出一根筋,那人疼的满头大汗几欲昏倒:“你不说老子会让你生不如死,而且活口并非你一个,你不说别人会说”常宇恶狠狠的道。

“你,你,狗日的,有种你就杀了老子!”那人倒有几分硬气,常宇哪有时间给他扯淡,刀尖一挑对方鼻子被砍下半片:“不说的话老子一刀一刀刮了你!”

“天王盖地虎,大顺威武,哈哈老子最威武,你杀了老子吧”那人的声音已经分不出是冷笑还是呻吟了,常宇一刀剁掉他的头,就见青衣在旁边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是不是觉得我太残忍了!”常宇问,青衣不说话,等于默认了。

“咱们若落入他们手中,他们会比这残忍百倍”常宇说着便冲到陈所乐那边,他们也正在逼问一个俘虏:“他说大顺威武,怎么感觉是胡诌的”。

“你刚可听到我那边的声音”常宇问道,他们相隔十余米呢,陈所乐摇摇头:“没有”。

“那就是真的了!上马走!”

常宇扭头朝正东卧虎山那边望去,依稀见火光大了些,且有很多闪动的灯火,看来贼人已经发现了他们在下山西村的哨所被人端掉了,只是一时摸不到这伙人是跑了还是混入在他们人里了,估计此时正在聚集人马点名排查呢。

但周边那些点点火光开始分散,说明他们同时间也开始分散搜捕。

留给常宇他们的时间不多了,于是调转马头朝五龙山奔去,这次没点火把抹黑跑。

再说陶云东和方玉海在那草堆里猫着迷迷糊糊都差点睡着的时突闻有犬吠声,然后便听苦吃苦吃的脚步声传来,约莫七八个人走了过来还不停的小声嘀咕着:“他们真的会给那么银子?”

“定金都给了,咱们人多势众也不怕他们赖账……”

那姓惠的老头摇人回来了,推开院门却见房内无人很是疑惑:“那俩小哥呢……”转身便见陶云东两人从院外走了过来,斜眼一瞧这伙人有九个,大的四五十小的十五六,粗布烂衣佝偻的身子,显得一点都不威猛没点阳刚之气,便有些失望:“瞧你们不像是支灶的呀”

他说的这是行话,盗墓这行见不得人,但倒斗一说其实只是盗墓笔记作者给起的名头,事实上真正的盗墓行话是叫支灶,意为支好灶台烧水慢慢干活。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