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4章 中毒?难以置信

刘琦的暂时离开正好合了布鲁诺的心意,对方立即组织精兵强将,再次向百年红酒发起了攻坚战。

对于香草的萃取物,刘琦将自己所掌握的资料全部告诉了对方,没有任何隐藏。

其中,香草籽最为关键,含有一种特殊物质,利用金属感知进行分析之后,对人体并无任何危害,

如果加以利用的话,能提升红酒的芳香程度,

这可比单纯的使用植株效果强得多。

不过,刘琦猜测,曾经的玫瑰山庄一直使用的是花蕊,至于花籽,并没有在意。

“厂长,用不用通知波利塔那边?”研究人员朝布鲁诺问道。

“不用,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执行,但现在我们必须立即执行两件事,第一,你立即去玫瑰山庄收集所有的香草花籽,第二件事情,购买碾磨设备,或者是利用咖啡机看看能不能将花籽碾磨成粉。”布鲁诺想到了刘琦离开时的话,灵光更是一闪,为何不用咖啡机试一试呢。

“这?真的可以吗?”面对厂长的异想天开,我们的技术人员顿时傻了,

难道咖啡机不要钱吗?整坏了咋办?

更何况,整个工厂内,最喜欢喝咖啡的人是厂长你啊。

“我们好像只有一台咖啡机,万一?”对方瞥了眼,善意提醒道。

“工作要紧,先试一试吧!”布鲁诺决定道。

“那行!我立即去安排!”

同时,布鲁诺立即给自己的好朋友打了个电话,要一套传统酿酒设备。……

“刘先生什么时候回来的?那边有进展了吗?”布利斯郁闷的打完了电话,M国那边传来让人揪心的小心,自己的老爷车在黑市被拍卖之后,根本无法联系到买主,

所以,想要追回自己的爱车,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还算可以吧!有那么一点点进展,不过,老爷子你的脸色似乎不太好。”这次刘琦涨了心眼,金属感知瞬间开启,笼罩了对方。

这次,刘琦决定从头到尾,不对,是从头到脚跟,进行全方面的检查,避免发生托里那样的情况。

人体最精密,最复杂,最难以修复,最难以琢磨的区域就是大脑,

即使以现在的科技,依然无法百分之百将人体大脑研究透彻,

更是有人将大脑的神秘区域成为上帝禁区,虽然有些夸大其词,但足以说明大脑的神秘。

更重要的是,在脑部分布着大量神经元,无数个光点和发光的丝线呈现在金属感知中。

“幸好自己有金属感知,如果依靠医疗设备的话,恐怕很难发现其中的细微之处。”刘琦深深被自己所折服,真的太牛//逼了,这相当于随身携带了一台CT设备。

“这就是岁月的侵蚀吗?”刘琦注意到了对方大脑的异常,相比年轻人的大脑,布利斯的就像是一台生锈的机器,问题频发,运转不畅。

神经和脑域组织出现重度微缩,爆发脑中风等疾病的可能性非常高。

不过,布利斯现在遇到了自己,金属能量蕴藏着磅礴的生命力,完全可以修复不可逆转的大脑损伤。

“彻底完了!”布利斯摇头,叹气道。

“难道是你的老爷车?”刘琦猜测道。

“M国那边发来消息,我的老爷车的确是找到了,几乎完好无损,但是,经过黑市拍卖之后,根本找不到买家是谁,更别提想追回自己的爱车。”

“追回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布利斯已经彻底死心,这是客观事实,不可逆转。

“或许,还有机会吧!”刘琦苦笑道,这话说的好苍白,毫无底气可言,自己也相信,从黑市拍卖出的物品,想追回来的可能性非常的低。

“不说这个了!那秘方破解了吗?有没有成功?”布利斯先将自己的事情放一边,医院里的老朋友还等着自己的消息。

“成功的几率大了一些,但需要一定的时间去验证。”刘琦如实的告诉了对方。

“那行!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跟我去一趟医院,其实,托里也想象见见你。”布利斯听后,心里自然高兴,更是对刘琦的能力充满了自信,

现在,布利斯恨不得立即带着刘琦飞到医院,将消息告诉自己的老友。

“我正好也想见见托里,或许,托里的病我能帮得上忙!”刘琦对金属异能充满了自信。

布利斯听后,略显清澈的眼神迸射出亮光,带着难以置信,那模样,仿佛听到了上帝的声音,虚无而又飘渺。

“刘先生的意思是,能治好托里的半身不遂?”布利斯试探着问道。

“看看再说,如果严重的话,可能小一点,但还是有几率成功的。”刘琦不敢打包票。

“那好!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布利斯已经等不及了,哪怕有一丝希望也行。

刘琦倒是佩服布利斯和托里之间的友情,将对方的生命看的比自己还重,让人敬佩不已。

因为刘琦能感觉出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否真实,是否存在虚伪。

当然,这次布利斯坐的是刘琦的战神超级跑车,

用对方的话来说,能做自己的车,仿佛自己年轻了几岁。

刘琦听后,倒是劝对方有机会买一辆SK和战神。

托里住的是当地私人医院,属于贵族医院,因为治疗费用昂贵,但以托里的身价,这点医疗费简直是九牛一毛。

但不得不说,托里真的很会享受,私人医院坐落在郊区,带着浓厚哥特式风格的建筑物,周边更是停满了各种豪车。

当然,以刘琦那锐利的目光,甚至还看到了很多漂亮美女护士,这可是都是现实版的制服啊……

兰斯的到来同样引起了医院门口人的注意,谁叫兰斯过于霸气,更是天生带着贵族光环,奢华和荣耀为一体,很难让人将目光移开。

不过,当看到下车的车主时,放在车身的目光顿时减少。

看到下车的巨人,仿佛自己的血液都凝固了一般,

唯一的感觉只有恐惧,

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巨人。

“这才是保镖的真正境界!看来这老头的背景很大啊!”

得!刘琦的身上再次被打上了保镖标签,而且,天时地利人和,恰当时机。

刘琦自然能感受到周围情绪的变化,但无所谓,早就习惯了。

“呵呵!和刘先生走在一起!安全感是有了,但身上的关注度却提升了。”布利斯笑道,看了眼周围i躲闪的目光,不是在看自己,就是在看身边的刘先生。

这也难怪,老态龙钟的布利斯站在刘琦面前只是到了刘琦腰部,就像是孩子一般,如此恐怖的身高差,想不吸引人都很难。

“呵呵!这话我听了无数遍!”刘琦摸了摸鼻子,露出憨厚的笑容。

“刘先生到底有多高?”对于刘琦的身高,布利斯同样感到好奇,面对对方的时候,总觉得对方是一座高山,无法形容的压迫感,即使自己也很难抵抗对方身上的压迫感。

“两米四五吧!”

“嘶……”

“怪物啊!”布利斯听后,倒吸了口冷气,不由感叹道。

布利斯是这家医院的常客,虽然很不想来这里,但没办法啊,人老了,毛病也多。

“布利斯先生!您是过来看望托里先生的吗?”一位主治医师看到布利斯,赶紧上前,亲切的打着招呼,这可是超级大金主啊,必须伺候好,更是要在对方面前留下好印象。

“对!托里情况如何?”布利斯知道这位医生负责托里的治疗,停下脚步,朝对方问道。

“病情有所好转,能开口说话了!但下半身还是没有知觉,恐怕还需要治疗一段时间,我们已经从?国那边采购了专门治疗中风的药物,其效果非常明显,对此,希望布利斯先生尽管放心。”医生解释道。

“恩!那就拜托了!我去看看他人怎么样!”布利斯听后,朝对方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至于对方口中所谓的治疗药物,布利斯根本不相信,对于医院的猫腻,布利斯可不傻,知道的清清楚楚,无非就是想老钱。

“怎么不进去?”刘琦见布利斯站在病房的门口,并没有进去,不由问道。

“等等吧!现在护工正帮老家伙清理身体。”布利斯笑道。

“好吧!”刘琦尴尬了,因为身高的原因,刘琦根本看不到病房的里面,而对方可以通过门上的玻璃看到里面的一切。

约莫等了十几分钟,护工走出了病房。

“啊!”只是看到眼前的大汉,顿时被吓了一跳,手中的工具更是直接扔了。

“小心!”刘琦眼疾手快,赶紧接住。

“啊!对不起!”护工知道自己差点犯错误,赶紧认错,提着工具走人。

“要不我还是不要进去了?”刘琦担心自己吓到托里。

“放心吧!你和托里认识,又不是第一次见面,难道还担心吓到对方。”布利斯知道对方在担心什么,笑道。

“老家伙!看看谁来看你来了!”布利斯推门而进,朝对方喊道。

而刘琦跟在对方身后,便看到病床上的托里。

和前几天相比,对方似乎更加苍老了,精神气几乎耗尽了。

同时,刘琦开启了金属感知,发现对方的生命色彩正慢慢消失,边缘位置出现了死灰色。

这说明了对方不单单是脑中风,甚至,因为身体上的某些原因,导致对方的生命力下降,

刘琦估计,对方超不过一个月的时间,绝对和死神成为好朋友,到下面去喝茶。

“呵呵!刘先生你来了!”托里见是刘琦,苍白的脸上不由露出了笑容,但眼神却越来越浑浊,看的人心疼。

“老爷子!你生病住院怎么没跟我说一声,要不是因为布利斯先生,我一直不知道你在医院里。”刘琦蹲在病床前,拉着对方骨瘦如柴的手。

瘦了,只剩下了皮包骨头,皮肤干枯,微缩,就像是树皮一般,没有丝毫的活性。

而刘琦也在暗中查看对方的身体状态,想知道对方的生命力为什么在消失。

“这是????”

“哪来的毒素?”刘琦发现了对方身体上的异常,托里老爷子竟然中毒了。

当然,刘琦只是心里暗暗猜测,并没有说出来。

“呵呵!人老了,随时都有走的一天,说起来,现在我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恢复玫瑰山庄曾经的辉煌,真的很可惜啊!”托里喜欢酒庄,而酒香就像是对方的孩子一样,带着浓浓的不舍,仿佛和自己最爱的人分离一样,充满了无奈和不舍。

刘琦没有说什么,而是朝布利斯使了个眼神。

“我接个电话!”刘琦假借理由走出了病房。

没一会儿,布利斯也出了病房。

“怎么了?”布利斯知道对方发现了异常,追问道。

“托里真的做过全面检查了吗?包括血液检测?”刘琦问道。

“恩!都已经检查过了,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对于这一点,我敢保证。”布利斯亲自检查过的,而且,还亲自看过化验单。

“托里老爷子实际上是中毒了,而且,还是蛇毒,虽然剂量不大,但却一直破坏着老爷子的神经系统。”刘琦将实情告诉了对方。

“不可能吧!如果中毒的话,医院不可能发现不了!”布利斯听了刘琦的话,难以接受现实。

“但事实如此!中风是真的,但引起的原因其实是蛇毒,加上托里先生的身体状态,只需要一点点,就能慢慢夺走老人的生机。”

“而蛇毒应该是通过针管注射。”

“总的来说,医院的化验不可信。”刘琦的判断绝对没有错。

“其实,要证明非常简单,再重新进行化验一次,有我亲自看着。”

“那好!不过,最好是跟托里说一声,我相信他能理解自己的现状。”布利斯说道。

“恩!”……

“中毒?是真的吗?”托里听了刘琦的解释,果然和自己所猜测的那样,同样难以相信。

“千真万确!”刘琦说完,便轻轻按了按对方身上的某个穴位。

“嘶……”顿时,托里身上传来针扎般的疼痛,甚至,额头上冒气了细密的汗珠。

“这就是中毒的症状,如果没有中毒的话,不会有剧烈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