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佛跳墙

府邸,和士开召见一位来客,客人来自南方,姓曹名钦,能给他带来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

作为回报,他会让曹钦较为轻松的获得不少良马,带去南方。

当然,良马价格不菲,可不是白送的。

今日,曹钦登门,带来的见面礼之一,是数十尾鲜活的四腮鲈鱼。

这种美味的鱼在三国时期就已经闻名天下,只在江南才有,且也颇为珍贵,遑论北方。

和士开对这“区区薄礼”很满意,他不关心曹钦是如何把活的四腮鲈鱼带到邺城,关心的是对方此次要买多少马。

“你家东主如此喜欢马,是为了赛马获胜,还是繁衍生息?”

和士开发问,从一个盒子里,拿出一枚漂浪的发簪,发簪以硕大的红宝石做点缀,十分漂亮。

曹钦站着,微微弯腰,一脸谄笑:“君侯,这马,最好是牡马(公马),当然是要送上赛场,若能夺魁,奖金可不少。”

“是么,不会是直接送到牧监,和许多牝马一起繁衍吧。”和士开一边说,一边从另一个盒子里拿出一物。

这是一枚“水晶球”,拳头大小,固定在一个笼形底座上,水晶球内有五颜六色的“晕”,仿佛一团凝固的彩色迷雾,十分漂亮。

曹钦赶紧回答:“君侯哪的话,些许好马,要花多少年,才能繁衍出像样的马群。”

“每次都买数十匹牡马,累计来的数量,也很可观呐!”和士开小心捧着一个薄如蛋壳的瓷瓶,两眼放光。

由衷赞叹:“这新平瓷器,真是巧夺天工!”

曹钦马上表态:“君侯若看得上眼,小人下次,无论如何都要多带些薄瓷来。”

和士开小心放好瓷瓶,又拿起一柄短刀,拔刀出鞘,看着刀身上那宛若波纹的漂亮花纹,一时间不知该怎么说。

这是锻打无数次的百炼刀?不然花纹从哪来的?

可百炼刀的花纹,能有这么漂亮?

曹钦适当的介绍起各类“礼物”,这些礼物基本上都是手工业制品,但制作工艺令人匪夷所思,让见多识广的和士开看得眼花撩乱。

“你家东主为了买马,可真是费尽心思。”和士开对曹钦带来的礼物很满意,“我会安排人,带你们去买好马。”

曹钦立刻表态:“多谢君侯相助,小人感激不尽!”

“下次,多带些稀罕宝贝来。”和士开缓缓说着,拿起一瓶玻璃瓶装的烈酒,“酒,越烈越好。”

他当然明白对方买马是为了给楚国马监弄牡马,而不是什么“参加赛马,夺冠获奖”,不过,谁又会跟金银珠宝过不去呢?

方才之所以这么敲打对方,是为了让对方明白自己可不蠢,要是哪天不高兴了,这买卖可就做不成了。

想买马,可得把他哄高兴了,不然,他未必能成事,却一定可以误事。

南国没有草原,想要养马就颇多掣肘,而最缺少的,就是繁衍后代所需的优良马匹。

这几年来,南边的商贾,都在想办法在齐国这边弄好马,而不少齐国商贾为了逐利,暗地里向对方售马。

不是没有官员注意到这问题,多次上书,请求朝廷严加防范。

但对于和士开而言,这就是一条财路,所以,怎么能自断财路呢?

毕竟,烈酒就只有南方才有。

楚国能酿出烈酒,这烈酒真的很烈,让人喝过之后难以忘怀,不要说皇帝(太上皇),就连许多权贵都十分喜欢喝烈酒,奈何齐国国内酿不出来。

所以,来自南方的烈酒,能在齐国卖出高价。

要么直接卖,要么一坛兑成数坛后再卖,反正都能赚大钱。

所以,用北方常见的马,来换只有南方才能酿出来的烈酒,有何不可?

许多豪商,都做起了烈酒的买卖,和士开可不会犯众怒,劝皇帝严管马匹南贩的问题。

至于将来,楚军会不会骑着这些马在齐国境内肆虐……

和士开不觉得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反正“吴贼”之前就已经在黄河北岸肆虐,更早几年,还攻入邺城,所以,现在多几匹马少几匹马,有关系么?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曹钦见和士开心情不错,便再献上一份小小礼物:一份菜谱。

“菜谱?”和士开闻言不以为然,若论山珍海味,他可吃得多了,不觉得有什么菜谱,能让自己动心。

曹钦却夸起菜谱来:“君侯,这菜,当然比不上君侯府邸的菜肴,所用食材,也很常见,不过,还是破有一番独特风味的。”

“是么,这菜谱,可有名号?”和士开只是不信,曹钦回答:“名为‘佛跳墙’.……”

和士开闻言一愣,确定自己没有听错,笑起来:“佛跳墙?好,好!我到要看看,这是什么好吃的菜肴!”

。。。。。。

傍晚,私第,一身疲惫的曹钦倒在榻上闭目养神,小妾在一旁给他捶背。

曹钦这段时间一直在忙,忙着给人送礼,忙着给人赔笑,忙着做买卖,买马。

好不容易忙完了,人也累得不行,是时候歇息歇息了。

不一会,厨子做好了饭菜,侍女端了上来,曹钦和小妾一道用餐。

主菜,盛在一个坛子里,香味扑鼻,端上来后才舀出来、分碗装,名字有些奇特,唤作“佛跳墙”。

小妾对这个名字感到十分好奇,也有些不安:感觉好像是把许多食材放在一起炖,怎么就取了这个名字?

曹钦心情不错,反正现在没有外人,没有“食不语”的讲究,便解释起来:

“这是形容菜肴好吃,香味四溢,即便是佛祖闻到了,都忍不住要翻墙跑出来吃一口。”

小妾觉得不妥:“如此对佛祖不恭,吃了会不会……会不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能有什么事情发生?”曹钦笑起来,“那些权贵,平日里信佛,也不妨碍他们巧取豪夺、欺男霸女吧。”

“可是这名字……”小妾还是觉得这道菜的名字不妥,拿佛祖来开玩笑,真不应该。

“没什么大不了的,名字要独特,这样才好记。”曹钦用筷子点了点碗里的菜,“鳆鱼(即后世所称鲍鱼)、干贝、鱼肚、牛筋、鱼胶、瑶柱、羊肘、蹄筋、鸡脯、鳖裙.……”

“这些精选的食材,放入一坛,用高汤来炖,各料互为渗透,味中有味,吃起来软嫩柔润,浓郁荤香,又荤而不腻.……”

“菜好吃,汤好喝,谁闻到了都要垂涎三尺,如何不能叫‘佛跳墙’?”

小妾吃了自己面前碗里的菜,觉得确实味道不错,好奇不已:“万一找不到其中一些食材呢?”

“‘佛跳墙’的用料,是活的,可以调整,但前提是食材之间,味道不能相冲.……这很有讲究,不然,也不会定下这些用料了。”

曹钦说到这里,小小的炫耀了一下:“据说,这是当今天子潜邸时,琢磨出来的菜谱,可不简单。”

“是天子琢磨出来的?”小妾愈发惊讶,曹钦点点头:“据说是,不过只在府里待客用,因为确实好吃,便慢慢有人学了去,去年,寒山有食肆便拿这道菜当招牌菜。”

“不过,因为佛跳墙做起来十分耗时,得用文火炖许久,所以要提前订,可即便如此,在寒山,能做好佛跳墙这道菜的食肆,不愁食客不来。”

说到徐州寒山,小妾问:“那我们何时回去?”

“快了,马买了不少,该带回去了。”

“可这样一路上……也不容易吧?”

小妾跟了曹钦几年,知道说话要注意分寸,一如水上人家不能轻易说“沉”或者“翻”那样。

“肯定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就怕有贼半路杀人越货。”曹钦一脸轻松的说着。

但心里并不轻松:到齐国贩马回南方,可不容易。

首先是买,买到之后还得平安将马带回楚国。

两国以黄河为界,虽然如今停了战事,互开边市,但往来黄河两岸多有不便,他们这些楚国商贾在齐国贩马,很容易被人盯上。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在齐国找个权贵当靠山,有权贵庇护,买马方便许多,回去时,沿途的豺狼虎豹,才会收敛一些。

而能搭上和士开这个权贵,更能保证安全,所以即便为此付出了极大地代价(钱财方面),曹钦依旧认为划得来。

但即便如此,也得抖起精神,带着马匹南下途中,就怕某晚遇袭,人被杀光,马被抢光。

不过,一切的辛苦都很值得,他们为了给朝廷贩马所受的磨难,是有丰厚回报的。

陛下兴马政,重金求良马,他们只要把良马贩卖回去,获利颇丰。

但仅仅是为了钱,不至于让曹钦这样的商贾如此频繁冒险。

给家族以及自己的后代谋个前程,才是最重要的。

美味的菜肴“佛跳墙”,据说能引得佛祖翻墙来尝一口,故而有此名。

而实实在在的前途,才是他们这些商贾,不惜“跳墙”也要到齐国贩马的原因。

曹钦感慨着:“陛下励精图治,又年富力强,想来,统一天下指日可待,等到将来天下太平、不打仗了,我们这些商贾,再想立大功,可不容易。”

“而现在,能给朝廷带回去数十、上百匹良马,可是大功一件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