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 高亦叛变

陆渊想要平息弥章官兵与豪强私兵之间内斗,却没想到另外一边也开始出现状况。

同时被官兵、豪强劫掠,终于受不了的弥章百姓陆续聚集,当民怨上升到一定程度,自然爆发。

弥章各地出现农民起义,向当地官兵、豪强发动攻势,誓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或为在此期间受害的家人报仇。

一时之间,弥章郡烽火四起。

陆渊更是慌张,光是官兵和豪强之间内讧,已经让他头痛不已,如今弥章郡百姓终于忍受不了四处起义,更是让他陷入困境。

城外华国兵马虎视眈眈,不会放过任何机会,仿佛四面楚歌,若不及时阻止,后果不堪设想!

一切根源,还是军粮问题。

小粮仓被攻破,断了重要补给。因为军粮问题,导致局势不断恶化。

只是让他从头再选,恐怕没有变化。面对如此状况,没有其他选择。唯一疏漏,便是最初没有严控军纪,一旦出现越界之事,只会越来越多,无法遏制。

城内官兵与豪强相斗,互不退让。彼此杀得兴起,没有顾虑。

陆渊带兵赶到,强行隔开双方,以自身武力止住争斗,迫使他们收手。

摄于陆渊威势,双方这才停下,只是彼此仇视已然形成。

争斗期间双方都有损失,难以谅解。

陆渊以城外局势说服官兵和豪强,让双方暂且放下争端,共抗外敌,同时需要处理好城内民怨,尽快将其平息下去,以免华国借机行事。

双方以大局为重,暂时放下恩怨,听从陆渊命令合力镇压城内起义军。

弥章郡内正在发生的事情,宓元生通过情报迅速得知,于是与梁腾商议:“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弥章郡内乱,应当全力攻伐,拿下城池!”

梁腾同意他的看法:“可招裴济、杨昭返攻南门,你我分别围住东、北两座城门,使其内外不能兼顾!”

于是迅速行动,分兵围攻。

裴济、杨昭接到命令,命高临县令郭禄看好城池,带兵返回,配合宓元生、梁腾攻势。

陆渊压力剧增,郡城百姓起义,虽然官兵、豪强联手,多处被镇压,可是其他地方又有更多起义军出现。这个时候,宓元生、梁腾开始强力攻打东、北两座城门,军情显示,裴济、杨昭已经调头返回,情势更加严峻。

无奈之下,只能飞鸽传书联系图门太守,希望他能及时出兵援助弥章。

弥章长吏许颂看着城内外局势变化,尤其弥章百姓被迫抗争,不断起义,陆渊非但没有安抚百姓,反而命官兵、豪强联合镇压,颇为失望。

虽然他也知道,眼下抵抗华国兵马需要这些豪强私兵,陆渊不会为了百姓去责难他们,更不会为了平息民怨,冒着弥章郡被攻破的风险惩处劫掠百姓的官兵和豪强。但对这种事情,实在难以忍受。

虽说他对女子为帝的华国完全看不起,也不愿意为一女子效力,可是对方以民为重的政策,以及梁国这边对待百姓的态度形成鲜明对比。

加上局势变化,令他看不到梁国打赢的希望,内心挣扎许久,终于有了决断。

身为弥章长吏,太守身边重要官员,说话分量还是很重的。

尤其对弥章太守高亦极为了解,自信可以劝说对方,于是私下拜访。

高亦对许颂还是很信任的,得知对方来访,虽然手中还有重要军务,立刻放下单独接见。

许颂见了高亦,开口便问:“陆将军兵马与各路豪强劫掠百姓,淫辱妇女,弥章百姓苦不堪言。府尊身为一郡之主,眼看子民受苦,民怨沸腾,不知心作何想?”

高亦闻言叹道:“陆渊身份尊贵,地位极高,且手掌兵权。本府虽有不满,岂敢妄言?”

“官兵不能护民,豪强形如贼寇。府尊心怜百姓,百姓却视府尊与陆渊同流者!”许颂说道,“如今陆渊使官兵、豪强镇压百姓,百姓皆言府尊身为父母,却与贼寇为伍……”

“许长吏想说什么?”高亦并不傻,听出许颂话中另有他意。

许颂拱手问道:“府尊以为,为官一任是为荣华,还是为了百姓?”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本府为官,自是为了郡内百姓!”高亦真心回答,“本府出自弥章,郡内百姓皆是家人。”

“下官出仕,也是看重府尊爱民。只是如今,府尊家人受人残害,绝望挣扎,如何不见府尊相救?”

“奈何无权!”高亦叹道。

“府尊不过屈于陆渊权势,不敢为耳!”许颂厉声说道。

“这……”高亦紧张起身,到门口小心察看,回到屋内低声说道,“许长吏,慎言!”

“弥章百姓以府尊为父母,如今逼上绝境,府尊如此惧怕,谁来为他们做主?”

“许长吏的意思……?”

“请府尊为弥章百姓做主!”许颂噗通跪倒。

高亦吓一跳,赶忙伸手将其搀扶:“本府虽为弥章太守,可那陆渊乃是皇亲国戚,更是骠骑将军。如今外敌环伺,这般紧要关头……”

“说到底,府尊已经忘却初心,不以百姓为重!”许颂叹道,“若是如此,算我识人不清。”

“许长吏!”见他起身要走,高亦急忙将其拦住,“本府从未忘却初心,只是眼下无能为力!长吏若有对策,不如说与本府!”

“下官敢说,府尊敢听么?”许颂回头严肃问道。

高亦迟疑片刻,认真点头:“请许长吏明言!”

“府尊可知天下大势?”许颂拱手问道。

“长吏为何有此一问?”

“天下十六州,华国独占十五!丹阳王宁泽平定天下诸侯,灭南成,降北周,国力昌盛。如今我大梁仅凭一州之地,且国力空虚,兵源不足,如何挡之?宁泽未来,已陷苦战。若其亲自出兵,大梁无人能敌。依我之见,华国得十六州必矣!”许颂说道,“听闻其国以民为先,定能善待百姓。府尊若能取陆渊、言平首级,开城献降,必能平乱,剿灭豪强!到时百姓称颂,无愧父母之名!”

“许长吏是让本府叛国?”高亦脸上剧变。

“府尊错了!既然华国迟早夺取云州,统一天下,此举彰显府尊远见。府尊是为弥章百姓着想,自是义举。我等以府尊马首是瞻,定当鼎力相助!”

高亦低头沉思,想了很久终于抬头:“陆渊武艺高强,手掌重兵;言平足智多谋,本府岂是对手?”

“府尊放心!”许颂说道,“如今城内外情势紧急,陆渊、言平皆为官兵、豪强内讧、百姓起义头痛不已,更有华国兵马围城猛攻,压力巨大。如此情势下,最大问题还是军粮不足。府尊以此设宴相邀,就说下官有一妙计,可解眼下危局。暗中派人联系城外华国将领,约好里应外合。到时就在宴席之上暗藏刀斧手,待陆渊、言平酒醉之后掷杯为号,将其剁成肉泥。然后开门放华国兵马进来,解决陆渊兵马及郡内豪强,届时出面安抚百姓,大事可定!”

高亦闻言震惊,担心说道:“若是事败,你我死无葬身之地!”

“若能救弥章百姓,下官舍得这条贱命!”许颂反问一句,“府尊可是不敢?”

高亦沉吟片刻:“有何不敢?此事必须周密,不容半点差错!”

见他表态,许颂大喜:“府尊放心!下官亲自安排,定无差错!”

高亦便让许颂着手安排。

许颂召来心腹,提前备好刀斧手,细心准备。

一切就绪,以太守高亦名义邀请陆渊、言平赴宴。

陆渊正为城内之事头痛,镇压各处起义军浪费相当多的精力,还得应对城外华国兵马,简直身份无术。这一切的根源,就是因为缺粮。自从小粮仓被攻破,弥章郡军粮有限,担心短时间内吃完,只能精打细算,就食于民。

好不容易等到华国兵马暂时退却,可以稍微喘一口气,正为军粮问题头痛,忽然接到邀请,太守高亦身边长吏许颂有妙计献上,能够解决眼下最大难题。

于是叫上言平,急急奔赴太守府。

府上已经安排酒宴,太守高亦亲自迎接陆渊、言平入座。

见郡内官员都在,许颂早就入席,言平问道:“听说许长吏想到妙计,可以解决粮草问题?”

许颂微笑颔首:“这几日苦思冥想,偶有所得!将军与言军师颇为劳累,怕是水米未沾。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再听下官慢慢道来。”

陆渊、言平没有怀疑,陆续落座。

高亦亲自敬酒招待二人,其他官员在旁边陪着,气氛倒是不错。

酒至半酣,陆渊有些微醉,看向许颂开口问道:“许长吏想到何等妙计,还请不吝指教!”

许颂与高亦对视一眼,端着酒杯起身说道:“下官这条计策非常简单,只是要借两样东西!”

“要借何物?”陆渊疑惑问道。

“下官请借将军与军师头颅!”许颂话音落下,旁边高亦立刻摔杯,数百名刀斧手瞬间冲入厅内,围向陆渊、言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