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1章 弥章乱起

小粮仓高临县被攻破,司马烈、王染战死,县令郭禄率众官员投降,果然对弥章郡形成巨大压力。

陆渊得知此事,召城内官员紧急商议:“高临县被华国占领,对我方军粮供应造成影响。城内军心士气也会因此受挫,城外宓元生、梁腾更会趁此机会发动强攻,如何应对?”

弥章长吏许颂提议:“高临县对我弥章至关重要,当派兵火速夺回!郭禄虽降,县内百姓未必顺服,只要发出公告,命高临县百姓奋起抵抗,再遣大将领兵攻之,必能取回城池!”

“不可!”言平说道,“高临县虽然重要,弥章郡丝毫不能松懈。何况裴济勇武无双,除了陆将军无人能敌;杨昭智计百出,难以应对。贸然出兵,非但不能夺回高临,甚至削弱弥章防卫,让城外华国兵马有机可趁。”

“丢了高临县,弥章城内军粮耗尽如何是好?”许颂说道,“图门郡资源匮乏,怒江郡也是一样。若是从皇城运粮,完全来不及!更不用说皇城那边情况同样紧急,怕是没有办法。”

“这话倒是在理。”陆渊同样忧虑,转头看向言平,“可有计策?”

言平仔细思索,对陆渊道:“可让军队就食于民。”

“不可!”许颂急道,“与民夺食,只会交恶百姓,给予百姓巨大压力。届时民心受损,与我方不利!”

“以目前形势来看,这是唯一能够解决缺粮问题,为我军争取时间的方法。”言平说道,“只要撑到司马军师击退北部兵马,便是胜利!到时候将百姓损失尽皆记录,承诺日后国力恢复再做赔偿即可!”

“将军,若施此计,则弥章百姓视我军为仇寇!”许颂急道,“万万不可!”

“许长吏有更好计策?”言平皱眉。

许颂犹豫片刻,开口说道:“不如召集城内富户、豪绅,向他们借粮度过难关。这些富户豪绅相较百姓,家产殷实,理当尽一份力。”

陆渊看向言平,以目光询问他的意见。

言平摇头回答:“许长吏想法过于单纯。我军能够守住弥章,除了城内官兵奋勇厮杀,也有这些富户豪绅出动私兵协助的功劳。能够说服他们出兵相助,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着实困难。最后还是答应战后支付大批钱粮,以利驱之。反过来向他们借粮,会让他们看到官兵窘困之境,甚至怀疑能否挡住华国兵马。到时候非但不借粮,甚至可能倒戈相向,为了自身利益出卖我们,协助华国夺城。”

“确实如此,”陆渊叹道,“这些人见利忘义,能用却不可信。”

“将军可召各家首领来见,到时扣押人质,以此要挟。”许颂说道,“即可借得粮饷,有人质在手对方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继续为我军效力。”

言平闻言摇头:“若依此计,定然得罪境内豪强,后果不堪设想。消息传扬出去,更会影响梁国风评。相较之下,向百姓借粮相对安全,即便民心不稳,只要境内豪强没有倒戈,定能守住城池。等来日击退华国兵马再来补偿百姓,总比豪强倒戈安全许多!”

“言军师所言极是!”陆渊点头说道,“境内豪强可拉拢,不可得罪。相反,只要给百姓留口饭吃,不至于倒戈造反。虽有怨言,日后再作补偿也是可以的。便依军师之计,官兵就食于民。”

许颂闻言,忍不住叹息一声,拱手说道:“既如此,还请将军发令,军中上下不得滋扰百姓过度,并且派人监管,严惩违法乱纪者!”

“放心!我军只是向百姓借粮,任何祸害百姓之人,决不轻饶!”

弥章兵将得到命令,直接向郡内百姓“借粮”。

百姓在极不情愿的状况下被迫向官兵借出粮食,果然怨声载道。

刚开始还好,除了有些怨言,多数百姓勉强交出一部分食粮便没事了。

岂料军队耗粮极快,第一次借到的粮食很快吃完,于是各处将士再度“就食于民”。

百姓本来存粮不多,堪堪吃饱而已。首次借粮后,多数人生活质量急剧下降,原本一天能吃两餐,如今只能一日一餐,勉强支撑。哪里吃得消二度借粮?

因此各处将士再来借粮,百姓或藏匿粮食,或带家眷藏入山林,希望保住口粮。

如此一来,弥章兵将得不到食物,军粮分配份额不够他们吃的,于是有些地方不受控制,开始劫掠百姓。

初时陆渊派出去的监军还能管住军队,对那些违反军令擅自劫掠百姓的将士进行处罚。后来情况一发不可收拾,百姓要么藏匿粮食、要么藏匿自身,也有不肯配合与士兵对抗的,更多将士不受约束,开始针对不配合的百姓展开搜捕、掠夺,甚至不少百姓因为抗争激烈被杀。

弥章境内越来越多类似情况出现,案例过多根本惩罚不过来。

加上这些监军收到各处将士“缴获”的军粮,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情况愈演愈烈。

陆渊这边严防宓元生、梁腾大军攻势,还要注意裴济、杨昭随时从高临县发起突袭,自顾不暇。

得知境内多出发生劫掠百姓的案件,各处守军几乎全部牵涉其中,民怨沸腾。

按理说应该将这些违法乱纪的兵将揪出来严惩不贷,可是需要他们守卫城池,若大规模惩戒,有可能引起军中反弹,到时候情况更加严重。

即使许颂等人前来陈情,希望陆渊及时扼制这些状况,陆渊也只能含糊其辞,暂时敷衍过去。

再之后,弥章官兵的作为被境内富商豪绅看到,各路豪强见陆渊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等于默许这种行为。竟然陆续学样,跟着劫掠百姓。更甚者,不但抢夺百姓粮食,甚至掠夺儿童,淫辱妇女。

他们所率领的私兵本就没有所谓军纪,完全听从这些豪强私命。豪强一旦起了私心,这些兵将跟强盗没有不同。

陆渊虽然对这些豪强的行为感到愤怒,可是面对华国大军,若与他们撕破脸皮,很有可能逼迫对方倒戈相向。只能召见他们,当面劝说,希望各方约束自己的兵马,不要给百姓造成过重负担。

这些豪强嘴上答应,背地里依旧劫掠百姓,将各种资源、田地甚至儿童妇女劫走,将其变成自己财产。

许颂等人多次找到陆渊,当面向他陈情,希望尽快解决这些麻烦。

陆渊极为头痛,赶紧召见言平,问他有什么办法。

言平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不过自己也是士绅家庭出身,并不建议陆渊以强力态度对付他们,何况守城需要他们的兵力支持。只能建议陆渊先从军纪抓起,虽然不能惩罚过重,以免影响军心士气,也得揪出军中违纪最严重的几个,稍作惩罚以平民怨。

陆渊按照言平所说,派人调查处理此事。

事情稍有好转,各地还是有劫掠百姓的情况发生。

发展到这个地步,想要压制下来已经很不容易。尤其是弥章郡军粮确实越来越少,各处守将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手下将士嗷嗷待哺,上头发下来的军粮有限,总不能让将士们饿着肚子打仗。

再说,就食于民是上头命令。

他们觉得造成上头困扰的原因,是那些豪强私兵不顾一切劫掠百姓,不止抢夺粮食、田产,甚至抢走儿童准备养着以后做苦力,甚至作为私兵资源,抢走妇女用作享乐,才会导致这个局面。

于是一部分守军将领想要“恢复秩序”,直接带兵驱逐豪强私兵,禁止他们这种过火的行为。

那些豪强发现可以合法劫掠,扩充人口,巨大利益令他们难以舍弃,自然不愿意配合。陆渊都没让他们停下来,这些中低阶将领竟敢出兵阻挠他们,激起豪强的怒意。

他们觉得自己出兵协助陆渊守城,抵抗华国兵马,免得梁国被打败,是出了极大力气的。帮你们拼死拼活,获取一些利益也是理所当然。

再者,只准你们官兵劫掠,不准我们动手,哪有这样的道理?

一来一去,两边矛盾越来越大,冲突也越来越多。

到最后,争执不下的情况大打出手。

起初只是小打小闹,大家都有分寸。随着一名官兵将领意外被杀,矛盾越发严重。

被杀官兵队伍极为愤怒,守将扬言报复,亲自带兵报仇。

豪强队伍怎么可能坐以待毙,与之展开厮杀。其他官兵一看,豪强队伍竟然如此猖狂,杀死官兵将领当作没事一样,于是纷纷加入其中,要讨伐“贼寇”。

豪强队伍联合起来,共同进退。毕竟坐视不理,谁知道官兵灭掉其中一路,会不会打其他人主意?

弥章境内忽然乱起,官兵、豪强队伍开始自相残杀。

陆渊得知此事,大惊失色。如今情势严峻,城外华国兵马步步紧逼,本该携手合作的情况,竟然闹出这么大的乱子,急忙亲自前往劝说,希望尽快平息这场纷争。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