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封锁医院

“没有,人家毕竟是不列颠学会会长,知道我拿了拉斯克奖后亲自跑来祝贺套近乎,于情于理我都不可能慢待他们。”

装作随意的应付着这位大使馆的二秘,郑建国对他倒是没什么戒心,之所以避重就轻的不说人类基因组计划,也是为了避免带给自己不必要的麻烦。

他马上要回国了,如果这个时候透露出要拿出多少钱多少钱请友人们做研究,传给国内不知多少的孔教授或者是农少山那样的耳朵里,那搞不好会直接找过来面对面质问。

不说到时候郑建国有理没理,便是当着卡米尔和李丽君的面,他也会感觉到丢人现眼的,而至于请国内的那几位大佬,说实话他这个级别请得动请不动另说,人家真拿着这个钱去做点其他的研究,他能做的除了给自己找气受,也没别的说法。

“是啊,安德鲁是皇家学会的会长,我是真怕你年轻气盛犯了错误,没事儿就好。”

干部装的中年人是面带微笑的显然松了口气时,不想旁边的卡米尔却是直接说句中文:“建国,他在怕你触怒了安德鲁?”

“噢,克里斯塔,你的中文说的不错啊。”

诧异的看了眼满脸打量的卡米尔,郑建国说着的时候还看了眼中年人,使了个眼色后继续开口道:“要不我再教你些?”

“好啊!”

瞬间将先前的好奇扔出脑海,卡米尔接着开口一个字一个字的道:“你——给——我——起——个——汉——语——名吧?”

“那叫中文名字。”

瞅着卡米尔认真的模样,郑建国便进入了好为人师的角色里面,只是考虑到汉语言的博大精深,他也没难为这个刚开始学习汉语的女孩:“你的名字叫波姬·克里斯塔·卡米尔·小丝,那么在汉语里面的姓氏中,除了最后的丝字没有姓氏外,其他的都可以当做姓——算了,你还是叫卡米尔吧?”

原本打算好好分析下的郑建国,是在想了她的名字后便放弃了这个打算,这么多字分析下来,不说卡米尔听不听得懂,他自己这样的都感觉有点头疼,于是乎拿出了经常被人叫的,也就掏出通讯录后写在了上面:“卡米尔,正好这个名字笔划最少,也最好写和记。”

“这三个字就是卡米尔吗?”

瞅着郑建国写下的方块字,卡米尔接过后看着念着,不知是看着郑建国起的,还是这个名字挺像那么回事,她便飞快点头道:“好,以后我的名字就叫卡米尔了。”

“中文名叫这个,这三个字中左边第一个就是姓,卡,虽然国内姓这个的不多,可也是有的,米尔则是你的名。”

郑建国歪着头伸着手指在三个汉字上点过说了后抬头,不想便见到双蓝色的眸子在盯着自己,也就拉开了点距离开口道:“这以后就是你的中文名了。”

“怎么,怕我亲你?”

将通讯录捏在手里,卡米尔瞥了郑建国一眼后嘀咕过,就在郑建国不知怎么去接这个话的时候,旁边传来了乔安娜的声音:“你们俩刚才亲吻了?”

“没有,你的视线角度问题,你看郑的脸上都没有唇印。”

卡米尔说着将通讯录交还给了郑建国,便见他收起时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呼的吐出了口气道:“我瞌睡了。”

“应该差不多要结束了,只是我们要先送走安娜才能离开。”

乔安娜歪了歪头瞥了眼远处正在和王储说着什么的安娜,接着又看了眼郑建国后开口道:“刚才王妃和苏格兰场总监说了下瑟琳娜失踪的事儿,王储便感觉她不应该用王室的身份去给苏格兰场施加压力。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王妃说她现在是古堡慈善基金会的慈善大使,去询问失踪人员的最新进展是本职工作,然后我看王储有点不高兴——郑,你在想什么?”

“哦,我在想瑟琳娜失踪的事儿。”

目光扫过不远处的古堡塔尖,郑建国说过后望着远处医院的入口,刚才乔安娜说到瑟琳娜的时候他是陡然想到了个念头:“瑟琳娜,会不会在这个古堡里面?”

这个古堡医院由于考虑到急救的问题,距离伦敦市区并不太远,地理位置上处在郊区的概念,所以面积上虽然比他的那个小了一倍还多,可价格上是相差不多的。

而郑建国那个之所以选择的比较远,还是因为土地面积足够大,是考虑将来黑鹰到位后,可以依靠直升机进出。

只是自从杨娜失踪后,郑建国便没了打理城堡的想法,直到先前他望着城堡的塔尖时乔安娜再次提到,是感觉以前好像是忽略了这个城堡。

由于之前没想过去旁观安娜的婚礼,杨娜和郑冬花当时属于临时起意在通往圣保罗大教堂的路边等候,只是几人还没等来安娜的婚车时,杨娜便失踪了。

后面郑冬花几人虽然在发现后进行了寻找,可那会儿正好随着婚车的到达两旁聚集了太多的人,郑冬花几人便以为大家走散了后回到住处没见到人,这才开始慌里慌张的寻找起来。

等到通知他时已经到了深夜。

可郑建国能怎么办,他在第二天早上飞到不列颠时,也只能依靠当地的警察,后来还是柯温不知找到了谁,让警察开始寻找时,才知道当天还有八个未成年人和三个成年人失踪。

只是从那时直到这会儿杨娜已经失踪了54天,郑建国才把视线投向了应该早就注意到的古堡医院里:“这就是灯下黑吗?如果杨娜真的被藏在这里面,倒是不容易引起警察的关注,因为失踪的地点是在市区的圣保罗大教堂门口,画的重点搜索圈也是以始失踪处为中心的3平方公里内!

可是如果藏在这里面,那么作为管理者的范戴琳,怎么也跑不了嫌疑的,只是这个姐姐并不差钱,虽然自己一直没带着她赚钱,可她的身家也有2亿多美元,比自己帮着赚了钱的杨娜都要多。

即便是为了其他原因,范戴琳也没必要等到在市中心,还是在世纪婚礼的现场下手,以她和杨娜的关系,那是什么时候都能下手的?”

脑海中慢慢否掉这么个念头时,郑建国便感觉自己的被害妄想症有些太重了,只是这么想过后心中又隐隐的冒出了模糊的画面,不过就在这个画面若隐若现的现出个轮廓时,旁边传来了个熟悉的声音:“嗨,卡米尔,咱们照个相可以吗?”

“罗曼妮从那也没再纠缠自己——”

听到罗曼妮想要和卡米尔合影,郑建国脑海中隐约的画面飞快消失,然而当他转过头看向卡米尔的时候,脑海中消失的画面再次回归不说,还变的清晰无比:“洪霖俊!!!”

“嗨,郑,我们一起合个影吧?”

洪霖俊扬了扬手中的宝丽来照相机,神采飞扬的透着个近乎冲着郑建国招呼过,郑建国便是望着他和旁边的罗曼妮也就笑了起来:“好的。”

“噢,这家伙真的恢复了正常?”

金丝镜后的眼睛闪过道光,洪霖俊神情不变的很快和郑建国以及卡米尔罗曼妮乔安娜咔咔咔的拍了,便冲着他和卡米尔开口道谢后离开。

“建国,我好久没见你这么笑过了。”

一直在关注着郑建国的卡米尔深情的说到,郑建国脸上的笑容却渐渐敛去,冲她微微点头后开口道:“你等我一下。”

“嗯,好的。”

乖乖的点了点头,卡米尔便冲着郑建国甜甜笑过,他便转身左右的看过,飞快冲着不远处的安迪招了招手道:“去让查理来见我。”

“好的,boss。”

黑西装黑墨镜黑皮鞋的安迪应下,便拿起了手中的对讲机开口喊起,很快查理便出现在了郑建国面前,扫过旁边的卡米尔后开口道:“boss。”

“我说了后你不要惊讶,也不要左顾右盼,更不要开口,把嘴巴闭紧,我让你开口你再开口,听懂了?”

郑建国面上挂着淡淡的笑说了,只是语气中所透露出的凝重,还是让查理没有感受到他话中任何的愉悦:“明白,boss!”

“我怀疑瑟琳娜被藏在这座城堡医院里面,或者是曾经被藏在这里。”

咕咚咽了口唾沫,郑建国说完后便见查理面色一愣眼睛瞪大,于是接着开口道:“而想要证明这点很容易,去查看一下医院里面的闭路电视系统,这里面安装的是和我家那套是相同的系统。

只是怎么去查看这套闭路电视录像而不让医院里面的任何人知道,这就是我交给你的任务,如果从瑟琳娜失踪那天起,或者前一天起到现在的录像有所丢失,损坏,什么的,你知道怎么办了吗?”

“封锁医院,抓住监控室值班人员,搜查医院所有的角落,不过需要先找到设计图。”

听到可以开口了,查理便飞快说出了自己想到的所有应对措施,不想郑建国摇了摇头道:“都不对,你要先告诉我你的调查结果,然后由我来决定下一步计划。”

“是,boss!”

面颊上陡然浮现出阵燥热,查理是才想左右看去时,郑建国陡然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也就止住了他要左右去看的动作:“如果按照我的计划找回瑟琳娜,这笔赏金就是你的。”

“bo——是!”

才想开口拒绝的查理抬起头时,便见到了对默然望来的眸子,也就一个激灵后飞快改过口,便见郑建国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笑道:“去吧。”

再次望了眼郑建国转身后远去,查理还没走远时便听身后隐约传来了个声音:“郑,王妃和王储要走了,咱们去送她下吧?”

“卡米尔,咱们一起去。”

瞥了眼旁边若有所思的卡米尔,郑建国叫上她后和开口的乔安娜到了王妃和王储的面前,只见先前还面容愁苦的王储抬手打了个招呼:“乔安娜,有空去找爱德华玩。”

“好的,王储殿下。”

扯着裙摆飞快施了个礼,乔安娜站起身后瞥了眼郑建国旁的卡米尔,便见安娜王妃冲着郑建国开口道:“郑医生,我知道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不一定在不列颠停留太久,但是我想让你知道,我一定会尽全力的去寻包括瑟琳娜在内的失踪者——”

“谢谢您,尊敬的威尔士王妃殿下。”

当着王储的面,郑建国对于和安娜的交流中也只是执行着老约翰交代的要点,当然他知道这会儿不知是几十双目光落在身上,既有来宾的也肯定会有警惕的,于是在安娜又和其他人打过招呼送走这对貌合神离的夫妻,他也就看了看手腕上的表。

以王储夫妇离场为开端,郑建国作为半个主人又和范戴琳送走了几个大使和大群政要,最后直到送无可送后,也就在黑色路虎开到面前时,冲着范戴琳开口告别:“范姐,这边的事情虽然有着查理在主持,可你这边有什么消息也是直接可以找我的,麻烦你了。”

“你这么说就不对了,瑟琳娜和我情同姊妹,这也是我应该做的,替我给你父母问个好——”

容光焕发的范戴琳敛去了面上的笑后说过,今天的这个聘请仪式对她来说有点小突然,可也被郑建国以王室那边才答应为借口搪塞过去。

好在这些花销都是郑建国拿钱,一个小时就布置好了现场,她便发现郑建国是变了,从里到外已经不再是那个初来乍到的山里娃:“我就不去送你了。”

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郑建国转身上了黑色路虎后,便见外边挥着手的洪霖俊好似在和罗曼妮说着什么,只是很快随着车子离开了古堡再看不见。

“boss,你发现了什么?”

驾驶位上的安迪看了眼后视镜中的郑建国,郑建国便开口道:“我只是忽略了些东西,就让查理去查查,应该是我多想了。”

“boss,虽然不知道你想的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根据我的经验,你的直觉总是最准的。”

安迪是需要跟随郑建国回国的,所以就直接跟了过来,这时说起对他直觉的想法,语气上自然而然的带了些恭敬在里面:“你那些研究也是这么找出来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