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关家家计事

清晨,春暖花开,空气极好。

半掩的窗户,一缕缕清香浸润肺部。

关俊彦在床上翻了个身,从睡梦中醒来。

懒洋洋地打个哈欠,睁开眼,看到窗台边的摇椅上,女傀儡师穿着一身居家服,手捧一本书饶有兴致地阅读着。

她戴着已然被禁止使用的玳瑁材质的黑框眼镜,身体随着摇椅的悠悠地晃动着,似乎时间的流速都变得缓慢起来。

关俊彦起身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那玲珑有致的曲线,以及被阳光照亮的侧脸,如此的美好,让他心旷神怡的同时忘了起床。

“还没看够吗?小色狼。”心结侧眼往来。

“看一辈子都不够。”关俊彦一弓腰从床上坐了起来。

“油嘴滑舌,以前的你不是这样的。”心结合上书本。

“那是以前没开窍。”

有些话,明明知道,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

现在当然懂了,女人是男人最好的导师这点正是一点都不错。

“还是没开窍的时候可爱点,不折腾人。”女傀儡师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嫣红,似是想到了某些疯狂的事。

关俊彦不怀好意地眨了眨眼:“那再折腾一次?”

“免了,等下还有事。”心结摇头。

“又要出去?”关俊彦皱眉,“明明境界高了,却比以前更忙了。”

“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死皮赖脸地当咸鱼,一点责任心都没有。”心结丢过来一个卫生眼,“我已经听说了,不少人对你有意见,要联合起来弹劾你。”

“弹劾就弹劾呗,有本事他们也下一趟彼世,杀一次伊邪那美?”

关俊彦淡定无比,就差明说老子就是因功自傲怎么地吧。

“我早就说了,我之前的努力,就是为了后面能够安心地当一条咸鱼。”

“有此想法人不在少数,只是努力得到回报后……却没有几个人能真的停下来。”心结感慨道。

笼统的说法或许不容易理解,类比成赚钱就很容易了。

有多少人努力创业,拼命赚钱的初衷是想实现财务自由,然后逍遥自在,想干嘛就干嘛。

但财务自由后,又有多少人能够放下手边的一切,安心享受生活?

关俊彦明确知道的商界大佬放下江山过小日子的就一个段永平(步步高的创立者,现在OPPO,VIVO的爸爸,一加的爷爷,拼多多的老大能崛起也有他的提携)。

很多时候到了位置,再想退下来就难了。

能不能放心交出去?底下人会不会拦着?更高层的人怎么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心甘情愿放下名利?

急流勇退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那是千难万难,反正心结做不到。

家族的责任,和父亲之间的关系,和祖奶奶的关系,有些事必须要去做。

这么一比,就显得关俊彦格外洒脱。

房门被几条尾巴推开,天下最妖娆的妖精侧着身体走了进来,一把捏住关俊彦的脸颊:

“还不是因为你要当甩手掌柜,妾身和心结的忙碌,有一部分要记在你的头上。”

“心结先不谈,你敢说自己不是乐在其中?”

关俊彦毫不示弱,抓住两条尾巴开始撸狐。他觉得算人心是麻烦,很累,狐狸精却是乐在其中,看一群人为此苦恼,不要太愉悦。

“没错,那又如何?妾身喜欢,你就可以抹杀妾身的功劳?”狐狸精摆了摆剩下的尾巴,一脸理直气壮。

关俊彦呃了一声:“不能,辛苦你了。”

“这还差不多。”狐狸精志得意满地哼了一声。

“也辛苦你了,心结。”这种事不能厚此薄彼嘛。

“还好,我和青丘姐姐一样乐在其中。”

心结年少时被逼着当孤僻的宅女,好不容易靠着努力继承御门院的家主,手段能温和才有鬼,尤其是在应仁之乱中,她一人谋算半国,人生价值得到了充分实现。

也就是后来外出周游世界,接触到更广阔的天地,才有所改观,证道之后,算是真正天高海阔,但成长期留下的痕迹哪有那么容易消除。

说一千,道一万,这些实力高强,站在顶层的大佬不退,最大的原因就是不想退。

“看在你最近确实很忙的份上,妾身就不计较你故意装乖的事了。”

狐狸精撇了下嘴,以她的心计,自然之道那句“还好”的妙处。

“谢谢姐姐。”心结同样清楚,放低姿态。

“这还差不多。”

狐狸精满意点头,聪明人和聪明人只要不是敌人,相处起来就很舒服。

她松开手,帮关俊彦理了下头发,“早餐好了,去洗漱然后吃饭。”

“今天你做饭?”

关俊彦这才发现狐狸精的腰上多了一条围裙。谁让她尾巴这么多,又不喜欢收起来,在公寓里很难完全舒展,缠个腰,拖个地家常便饭。

从她住进来以后,关俊彦就再没为卫生操过心,哪个抹布拖把扫把比狐毛更好用?关键是不会脏啊,灵力一刷,自动干干净净。

“怎么,妾身做的饭就不信?非要‘干娘大人’做的饭你才肯吃?”

“不,只是从来没见过你下厨。”

东君回来之后,关俊彦就不用在料理店打地铺了,可以回到平时居住的公寓。

狐狸精也跟了过来,以我们一直在一起,妾身还等着和你合道双修为理由。

心结和狐狸精是前后脚,不过她不是过来,是回来。她本来就是关俊彦的邻居,之前搬走了一段时间,现在搬回来好得很。

关俊彦对此表示喜闻乐见,并提议干脆别隔着门和墙了,两家打通算了。

心结还想矜持一下,没想到东君直接拍板,就这么干吧,最好把一整幢楼都买下来。

心结女儿多,关俊彦的“家人”更多,一人一个房间就需要二十间房,还要给其他的女孩们留房间。

最重要的,东君自己也可以住过来——东君这些年一直都住蜃楼,现在蜃楼给关俊彦砸了,只能另觅住处。

这等好事,关俊彦怎会拒绝。

于是,一个小弟弟和三个美艳的大姐姐的同居生活就此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