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世间少了一个超越者,又多了一个超越者

一人一狐其实都知道,就算到了那一步也未必会到鱼死网破的地步。

因为在关俊彦身上押注的种花家很有可能会入局,借着关俊彦和狐狸精这两把与日本气运牵扯的尖刀彻底打掉日本神秘界的顶层建筑。

只是局势瞬息万变,不到最后一刻谁都无法下结论。自由灯塔国入局怎么办?日本那些失踪的超越者又蹦出来怎么办?种花家的意图被提前察觉了怎么办?甚至武尊许以无法拒绝的重利,换取一个安内的机会又该怎么办?

这些问题就算是占星律顶点的月神,和分析能力超群的张良都没法看穿。

为虑胜,先虑败,哪怕关俊彦已经有九成把握武尊那边会选择海阔天空,息事宁人。顺带,也可以从那个总是把真心隐藏在媚态之后的狐狸精口中得到一个明确答复。

狐狸精没有让他久等,无奈归无奈,仍是点头道:

“好吧,妾身的第二次生命有一半是你给的,大不了还给你,剩下的一半算借给你的,用你一半的命来还,这才是真正的共依存。”

“没问题,你先补上最后的空缺,我为你护法。”三魂七魄始终围住黑暗帷幕,不留死角,不管从哪个角度出发,狐狸精的证道都不容有失。

狐狸精嗯了一声,双手环抱:“狐妖青丘明阴阳,通黑白,晓生死,今日敬告天地苍生,打破狐妖极限,为天下狐妖开示新道路。

沉寂九千年,几经荣辱沉浮,终得契机的九尾妖狐不再掩饰自己的野心,向着妖狐之上的境界发起冲刺。

那一瞬间,一道天雷自天空降下。

天雷粗如合抱之木,眨眼间来到狐狸精头顶。

后者不闪不避,实际上也闪避不了,因为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劫,修行者,尤其是种花家的修行者都无法避免的一关。

修行难,证道更难,没有雷劫也免不了其他劫数。

狐狸精将黑暗的帷幕彻底张开,身形虽然柔弱,做法却一反常态的刚猛。

“强欲之帐!!!”

帷幕反向迎击雷霆,触碰之下,地动山摇,一阵絮乱的网状焰光骤然兴起,又骤然落下。

关俊彦本体离得最近,被沾上些许,一只手臂的袖子便瞬间燃烧殆尽,残余紫电在金灵之躯上来回游曳,他却同样无所畏惧。

罗翠莲曾说过,想要磨练肉身,雷劈肯定是要挨的,早晚而已,今天就当是个开胃菜。

既是天劫,一道雷霆怎么够?

天雷阵阵,似乎是无穷无尽。

在龙虎山见过雷法气象的力魄伸手一拂,将昏倒的四名巫女送到更远的地方。

走修罗道,与天雷有所抵触地天冲则在考虑要不要试试传说中“雷切”的壮举。

身体已经彻底被“强欲之帐”包裹,只留下一个脑袋在外面的狐狸精开口说道:“别做多余的事,那是妾身的劫数,妾身应付得来。”

天冲这才放弃,二魂七魄各自拉远,只留本体继续承受天劫余韵。

“差点忘了,你既然放弃合道,原先为你准备的东西也就没了用处。”

在强欲之帐完全合拢前,狐狸精张口,吐出一团阴阳交缠,介于虚实之间的古怪结晶。

那正是从浅草寺里截留的部分力量以及超越至关重要的气运结晶。

关俊彦接住放在手里掂了掂,道:“这样好吗?虽然用处不大,但好歹能让你多长一些道行。”

“超越之后,单纯的力量积累意义不大,而且对你来说,应该有更合适的用处——没错吧,贪心的小鬼。”

狐狸精的身体彻底埋入黑暗,不断被天雷击打的“强欲之帐”逐渐收缩成圆,形成一个类似“黑暗之卵”的存在。

等到“黑暗之卵”重新孵化,全新的十尾天狐将会破壳而出。

这个世界少了一个超越者,很快又将多出一个新的超越者。

也有可能是两位。

◇◇◇

葵·螺旋城前的机关傀儡之战已经来到尾声。

为了保证对安倍晴明的最大输出,中枢最后没有兼顾金人的操纵,结果被蔷薇少女中最虚无缥缈也是最高深莫测的雪华绮晶抓住手动转自动模式切换的机会,以极寒之力强控了一波。

另外六名蔷薇少女合力紧随其后,各出绝招。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水银灯的黑羽,金丝雀的乐章,翠星石和苍星石的植物,真红的蔷薇,雏莓的玩偶齐心协力,终于将进击的金人制住。

“赢,赢了吗?”胆子最小的雏莓忍不住探头探脑。

“赢了。”总是一丝不苟地苍星石接话。

“只是这一轮交锋。”翠星石补充,“总的来说是我们输了。”

环顾四周,方圆几百米的范围内全是各种破碎的零件,有人型的,有非人型的。

当代最杰出的傀儡师,御门院心结心结五百年来的积累全部消耗殆尽。

城堡、战争机械、机动装备、大师收藏,甚至还有女傀儡师为自己准备的备用身体都用上了,全都被金人不解风情地砸碎踩碎撞碎。

“这算什么的吧,又野蛮又硬,一点都不美观的吧。”金丝雀忍不住抱怨,和雏莓一样有着奇怪的口癖。

“但是,主人说得没错,它确实代表了傀儡一道的另一种可能性,虽然我并不喜欢这种方向。”真红叹了口气。

“同感,我竟然和你意见一致。”水银灯平时和真红不太对付,“感谢父亲大人这么用心地把我们制造出来,让我们变成现在的样子,如果让我变成这样巨大的金属块……”

“别说了Nano……”雏莓怕了,很快她又发现被压住的金人眼睛一亮,又开始动了,“呜呜呜,小心,它又要来了。”

“镇定,战斗已经终了。”雪华绮晶没有实体,感知最强。

她感觉到了无形中的变化。

金人·卯只拆没有灵魂的死物的行动模式。

笼罩在主人身上黑暗与压抑呪缚的解除。

以及最关键的,一直卡着主人的瓶颈,所欠缺的最后一块拼图终于被找到了。

七名一模一样的女性傀儡像是失去动力般直挺挺地倒在地上,唯一的区别——七妹不同花形的戒指同时闪耀光辉,与蔷薇少女们相同的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