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故旧 (下)

傍晚时分陆宁回转,身边多了一男一女。

男的便是石大郎,外号大石头,又有花名石敢当,是一个全身刺青的彪悍小伙,当然,现今冬日,看不到他身上刺青。

要说将石大郎捞出来,却不想是一桩极为困难的事情,便是祐姬都说,陛下不亲自给内府传谕令的话,便是内府也没有官吏愿意趟这个浑水。

陆宁最后没办法,直接传密谕给大理寺卿杨昭,这才提出了人来。

三年前,杨昭由大理寺少卿迁升大理寺卿,由此入阁成为内阁通政之一员。

大理寺卿,第一要务便是要对自己忠心耿耿。

杨昭虽然偶尔还是那娘娘腔作派,但现今满朝文武,再没人敢轻视他。

给大皇帝办差,杨昭也仍然如同过去一般识趣,石大郎秘密被赦,官方记载原因为服过兵役立有军功,现今更委派行秘密军机之事,杨昭亲自做的证明,反正日后万一被翻旧账,是大皇帝兜底,且这石大郎过去就和大皇帝有旧,现今又去做大皇帝护院,当然是大大的军功。

其提调赦免的文书卷宗也被杨昭亲自封存,亲信秘密行事,下层官员根本就不知晓,且石大郎不过底层青皮之一,也没什么人特殊关注他。

而对石大郎来说,自不知晓自己能被保出来如此大费周折,但他也多少知道,能将自己从已经在郊外集结准备南下的集中营中捞出来,文大官人,看来还真是如同他吹嘘的一般,认识不少达官贵人。

石大郎以前没和文大官人见过面,但这位文大官人作派,早就听过传闻。

而且救命之恩,要跟在文大官人身边做护院,石大郎自然心甘情愿。

除了石大郎外,跟着陆宁来到文园的还有陆宁新雇佣的女佣。

交代石大郎住在东厢,明日还会雇佣一名护院来,东厢就是两人住所。

随后,陆宁领着女佣回正房上楼。

走在咯吱吱木头楼梯上,陆宁就笑着说:“看我带谁回来了。”

二楼寝室中,秦氏刚刚摆了木桶,准备下楼烧水,听声音忙迎到外间,却见这高大恐怖令人根本不敢打量的至尊身畔,一团红影盈盈拜倒:“少奶奶,柳奴奴给少奶奶请安!”

女佣被人教授规矩,此处是“文大官人”的外室所在,而对其外室,要尊称为“少奶奶”。

只是,正满脸甜笑的女佣抬头,立时怔住。

秦氏看到“女佣”容颜,也猛地呆住,却见这红布衣裤的女佣,正是她的嫂子,丈夫长兄李从倖之妻,曾经府中颐指气使的花阳县君柳夫人。

秦氏以为自己看错了人,甚至揉了揉眼睛,但没错,虽然这位长嫂穿得布衣,满头珠翠也已经不见换了荆钗,但眉目风流俏脸含媚,小红布紧身衣裤,更勾勒出体态妖娆,红裤下那双荷花绣花鞋包裹玉足,小小的周正堪怜,不是她长嫂又是哪个?

她这长嫂柳夫人,因为其夫本来该当承袭父亲爵位,是以她也曾被授花阳县君。

但柳夫人出身不好,性子尖酸刻薄,靠着年轻貌美甚得李从倖宠爱,夫人死后,柳夫人被扶正。

夫家遭难前,秦氏没少被这嫂子明里暗里的欺负,甚至在被抄家的当日,秦氏还被柳夫人挖苦了一番。

怎么也没想到,今日会有此一见,秦氏回过神来,忙走上两步,搀扶柳夫人起身,“嫂嫂不要多礼!”此时见到亲人,心内却是说不出的高兴,昔日的不愉快,在历经磨难后,思及却全是温暖之意。

柳奴奴懵懵的起身。

李府被抄没后,她可是遭了大罪,尤其是,也不知道被哪个多嘴的奴才告发,她夫妇玩闹间,其夫曾经称呼她“贵妃”,本来只是夫妻忘情调笑话语,但现今却成了大罪,她更被内府如狼似虎的女差官狠狠打了板子,这条命差点没了,现今刚刚养好伤,本听说是要被送去织场做女工,想到未来一片昏暗只能日复一日的做劳工,她甚至自尽的心都有了。

可今日,曾经狠狠打她板子的女差官找到她,说她运气不错,有位贵人的外室需要一名大户人家熏陶过的婢女,要她到了外间好生伺候那位贵人的外室,若再被退回来,就不是打板子那般简单了。

虽然女差官没说贵人是谁,而且听她言语,这女差官好像也根本不知道贵人的身份,也是上官吩咐下来而已。

但想也知道,能从内府提走女奴的,不是皇亲也是国戚了。

#送888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只是,柳奴奴怎么也没想到,会遇到自己以前很嫉妒其美色和端庄举止的弟妹秦氏。

是了,这位主家,果然大有来头。

柳奴奴很快就理清了其间诀窍,随之反应过来,忙轻轻挣开秦氏的搀扶,轻声道:“小奶奶莫如此说,奴不敢当。”

其实,从她懵懂间到秦氏搀起她再到现在,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陆宁这时道:“好了,春兰,你去前院,找小癞痢烧热水来,再叫厨房做些吃的。”

听到她名字后,陆宁感觉称呼起来怪怪的,就给其起了极为通俗的一个丫鬟名。

“是,爷,奴这就去认识下前院的人,石护院,我已经见过了。”柳奴奴微微屈膝。

陆宁满意的点点头,大户人家出身是不一样,很是聪颖,举一反三,根本不必自己将话说透。

“爷,少奶奶,奴婢告退。”柳奴奴又屈膝,扭着小红袄紧裹的纤腰和小红裤包裹的翘臋,摇曳下楼。

“啊,我忘了一事。”陆宁起身,“我这便回宫,不知道哪日才回来,那李大郎推荐的掌柜,你明日见见,放心用就是,摆酒席给亲近的几名街坊相识,就要改天了。”说着话便打开了茶几上一个小木匣,里面厚厚一摞通宝钞,都是最高面值的,也就是百贯(百银元),满满一木匣,怕也有上千张。

“以后你保管这个,经营文园的资本和此间的度支,哪一天赔光了,文园就结束。”

秦氏晕晕的,只是低声的一直答应着,心里琢磨,倒是听说过,历朝都有一些奇葩帝王,不知道民间是什么样子,渴望民间生活,要宫女太监扮商人扮市集的有之,偷偷溜出内宫的帝王更是所在不少,而本朝圣主,却是在外间扮作民间身份,这却真是想不到,原本听闻这位圣主文韬武略,真是文武圣人降世一般,天下读书人都在学他的学问,天下勇士集合起来,也挡不住他轻轻一击。

但是,他在这尘世间,应该很寂寞吧,是以,才有这种令人完全意想不到的出格举动。

想着,秦氏心里突然就有些难过,为这位震动天下五湖四海生灵都匍匐在他威势下的人物难受,好像,他也挺可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