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故旧 (上)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文园的后院,天井之中,看着红眼圈哭哭啼啼的三丫头,陆宁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宽慰她。

却是石大郎已经被抓捕归案,昨日,更有几名罪恶累累的青皮游街后被砍头示众。

而据说,石大郎等从犯,加之牵涉进京城诸案的官吏亲眷等,四十岁以下的男女犯人怕有数千人,将会被发配去昆仑岛服苦役。

那昆仑岛在极南之地,是天涯海角的畏途,去了有生无司,便是能苟延残喘活下来,但也再无回中原之日。

三丫头哭得和泪人一样。

闻听陆宁回转,同样来看陆宁的李大叔,虽然庆幸那石大郎恶有恶报,但见闺女哭的伤心,却也不免心疼,更不忍心再斥责她。

“别哭了,回头我帮你想想办法吧。”陆宁无奈的说。

三丫头立时抬头,睁大眼睛,“文大哥,你能救大石头?”

陆宁咳嗽一声,“我不早说过吗?我认识很多官面上人,总会有办法的。”

若以往,三丫头自然是觉得陆宁在吹牛,但此刻病急乱投医,心底深处,也下意识希望相信好消息,急急的道:“那,文大哥,一切都拜托你了!”

陆宁微微颔首:“快回去休息吧,过几日,保管你那大石头完璧归赵。”

心里琢磨,看来是得徇私一次了,虽然大皇帝高于大齐各种格律,但一直以来,自己还没以私人原因干涉过地方办案。

主要还是根据祐姬的调查,这石大郎,倒也不是无可救药,勒索外来客商,有他们自己的规则,而且收了钱,便会维护商贩的利益,从某种角度,比这次大风暴中被查处的那些官吏差役等等,守规矩的多。

不过尽管如此,石大郎如果不是认识自己,哪怕换内阁大臣来,在此风口浪尖,自也爱惜羽毛不敢沾上半点污垢,也只能一刀切送去万里之外服苦役。

即将被发配去昆仑岛之人,比石大郎罪责轻的,甚至很无辜被牵连的怕也大有人在,但只能自认倒霉。

不得不说,有时候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

但话说回来,其实去昆仑岛,只要熬过茫茫大洋,能平安抵达,在昆仑皇庄服劳役,其实并不像坊间传言那么可怕。

只是背井离乡,作为最早的移民群体,必然要熬苦就是了。

“大官人,我帮你物色了一个掌柜,人很可靠,一直便想介绍给你,在你找来老金前就曾经和你说过,但你整日不在……”

在劝走女儿后,李大叔又开始苦口婆心,更叹息道:“你这酒馆,都装潢成如此了,不做下去也是血本无归,你便降降价如何?现今度支困难的话,叔父我帮你想想办法。”

陆宁笑笑,“不说这个,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刚刚收了一房小妾,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明日吧,我摆桌酒席,和街坊们热闹热闹,也算庆祝。”

李大叔一呆,一时哭笑不得。

“大兄帮我物色的掌柜,也领来我见见,毕竟我那小妾,也不好在酒肆里经常抛头露面,免得多生事端,但她会看账目,我不在时,帮我打理这文园。”

李大叔自认是陆宁的长辈,自称叔父,陆宁却一直平辈相称,对此李大叔早就麻木习惯,此时怔了怔,道:“这样的话,我帮你物色个女酒娘吧,若不然,终究还是有些不方便。”

陆宁笑笑,“那也不必,我还是很开明的,你本来物色的人选,明日便请来我见一见。”

李大叔苦笑,点头:“那好吧。”

……

“文园”是前后各一栋二层砖楼,后院为住宅,西厢为厨房,东厢杂物房或佣人房,当然,因为前面临街楼铺开了酒楼,后院西厢厨房改造成了夏日的浴室。

这一带是最早的市城原住民、移民的住宅区,是以,不似东海百行盖的一排排砖楼那样整齐,而是各种建筑风格都有,不过阁楼等等,都用于店铺,如暴发户文大官人这般,将后宅也改造成二层住宅的极为罕见,一来砖楼毕竟费钱;二来传统来说,还是睡在地面接地气对身体好,悬空而寑,那属于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险境了。

而文园位于街角,不存在后宅起楼影响左邻右舍采光问题,不然,后宅也很难依陆宁本意改造。

寑楼砖木结构,一楼,是一明两暗三间,而整个二楼,木质结构为主,整个二楼便是里外两间,外间很小,内间宽敞明亮,装潢布局,陆宁都很满意。

精美的窗棂用素纱绣幕罩着,绣幕下端悬以花穗。一张黑漆镂金大床,悬以绣锦围帐,床上卧絮淡蓝色为主,很是清雅。

卧室正中,安放一张洁净小几,胆瓶内陆宁本来想插花,但入乡随俗,不得不放了鸡毛掸子,但红彤彤羽毛,倒也有装饰的意味。

床前有镂花雪纱屏风,屏风之前,有两个绣垫软墩。

南靠窗处,长长软椅和茶几,乃至纸牌,却是新生活用品了,另一侧靠窗处,软榻和书架,便是书房的功能了。

陆宁上得二楼来,秦氏刚刚燃起宁神的沉香。

“看来,还得雇个女佣。”陆宁扫着略有些空旷的房间,又琢磨着道:“还得找两个护院,大石头算一个吧。”突然觉得,这才是平凡人真正的生活,如此的话,说不定以后自己还会多喜欢来文园几次。

秦氏想说不用雇女佣,自己手脚勤快,可以做好院内院外事,可又不敢出言,那可不是抗旨么?

陆宁后面的话,她听不清在说什么,便又有些骇怕。

陆宁想了想道:“你以前的贴身婢女,现今在哪里?可赦免来此将功赎罪。”

秦氏一呆,随之就有些气苦,眼泪止不住落下,“她,她可是告发有功……”说到这里,娇躯微微一颤,想起了面前是什么人,如何能抱怨小翠之过?

慌乱之下,又忙匍匐在地,螓首触地,颤声道:“奴婢,奴婢万死!小翠明事理,本就该告发罪奴等的不法!”

陆宁却是有些好笑,还有这等事?这秦氏,被身边人背叛,也够倒霉的。

其实现今来说,除了十恶大罪,直系亲属、忠仆等等知道亲人和主人罪责而不向官府揭发,是免罪的,这不是什么是非不分的问题,所谓亲亲相隐,符合人性,符合中原传统价值观,到了后世,本来这也是没有明文规定但不会追究责任的潜规则,但陆宁被雷劈前,社会风气渐渐有种法律高于一切的转变,亲属违法,不告发便是包庇罪等等刑案判例也有出现,但反而经济犯罪的获益亲属没包庇罪一说,也算是拐向的南辕北撤了。

“你在此等等吧,我去办点事。”陆宁转身下楼,有了女佣护院等等,也就多了些缓冲,不似两人相处这般令秦氏一直受酷刑一般,自己看着也别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