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9章 都护

再说感谢感激的话,确实就太让苏程觉得见外了,所以金胜曼将自己满腔的深情都化作了一个吻,一个深深的吻。

知道金胜曼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这才放开了苏程。

苏程笑问道:“你还担心女王拘着你,这不就让你来了?”

金胜曼有些不要意思的笑道:“其实是我撒了个慌,跟王姐说我有要紧的东西落下了,必须回来取!”

要紧的东西落下了?什么东西这么要紧还得连夜来取?苏程有些无语道:“你这话,女王竟然就信了?女王也太好骗了吧?”

金胜曼笑道:“怎么可能骗得过王姐?王姐只是装作被骗过了而已。”

“其实啊,都是我多想了而已,其实王姐根本就没想拘着我,她很理解我,其实这些年她心里也挺苦的。”

苏程点头道:“这么看,你们姐妹的感情倒确实挺好的!”

“那是当然!”金胜曼笑问道:“对了,这么晚了还要出去吗?”

苏程笑道:“我也没想到你会回来,正无聊着呢,准备去找老薛和仁贵喝酒,听说他俩这些天一直在较量武艺,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长进!”

“啊?那,你还要去吗?”金胜曼嘴上虽然望着,但是目光中却充满了不舍。

“我突然觉得还是不要打扰他们俩的好,他们俩一起喝酒也挺好的!”苏程笑道。

俗话说的好,春宵一刻值千金,至于薛万彻和薛仁贵,还是让他俩继续嗨吧。

“春宵一刻值千金啊,咱们更应该珍惜这春宵一刻,你回来取要紧东西,也不可能取一晚上不是!”苏程说完直接将金胜曼抱了起来,然后大步流星的房间走去。

金胜曼又是羞喜又是激动的小声道:“临走之前,王姐还嘱咐我说,夜里外面不安全,所以,不用急着赶回去。”

夜里不安全?城里到处都有兵马巡视,如今的平壤城可以说前所未有的太平,连小偷小摸都不见了,偌大的平壤城真的称得上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所以,哪有什么危险?

至于宵禁,只要金胜曼报上苏程的大名,谁敢不给面子?

估计巡视的将领还会亲自带着兵马护送金胜曼回去,反正巡视也巡视,还能在苏程面前露露脸。

苏程笑道:“你姐姐还真是挺体谅你的!”

虽然知道有一夜可以折腾,但是苏程还是抱着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

“我,我还没有沐浴呢!”金胜曼娇声道,虽然很想融化在苏程的怀里,但是她还是要先沐浴一下,把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展现在苏程的面前。

“沐浴?好啊,我来帮你!”苏程笑道。

“啊?你来帮我?”金胜曼听了有些傻眼,虽然是公主,但是也只有她伺候苏程的份儿,她还真没想过苏程伺候她。

苏程点头道:“嗯,这样的话,浴桶里的水会多一些!”

金胜曼听了一脸疑惑的问道:“为什么?”

苏程笑而不语,一副你猜一猜的样子。

金胜曼一头雾水,被苏程抱着去浴室的路上都还没有想明白。

“为什么呀?”

“为什么浴桶里的水会多呀?”

“到底是为什么呀?”

……

用过早膳又休息了一个时辰,金胜曼才觉得恢复了不少气力,这才带着侍女返回王家别院。

苏程则入宫去了,皇帝召见。

“臣拜见陛下!”苏程见礼道

“新罗女王已经递上了辞呈,五天之后就会返回新罗,毕竟新罗还百废待兴。”李世民沉声道。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五天之后离开?这个时间比苏程预计的还要多,他还因为新罗女王顶多驻留三天呢。

毕竟,新罗差点被攻占了,死了不知道多少人,连官员将领都死伤不少,可以说,整个新罗都还等着女王做主呢。

所以,新罗女王能多停留两天,完全是因为心疼妹妹,想让金胜曼和他多相聚两天。

虽然知道分别早晚都会到来,但是当分别真的来了,他心里还是感到很不舍。

“新罗女王离开,朕也该班师回朝了!”李世民感慨道,语气中带着一丝激动和思念。

新罗女王离开,高句丽也彻底平靖,大军也确实该凯旋了。

一时间苏程心里的滋味也有些复杂,对于和金胜曼的离别感到不舍,但是班师回朝就意味着又能和长乐、武珝她们相聚了。

“是该班师回朝了!”苏程也有些感慨。

李世民没好气道:“朕还以为你乐不思蜀了呢!”

虽然这里是平壤城不是长安,但是苏程从没怀疑过李世民的耳目灵不灵通。

他和新罗公主的事,在军中都不算是什么秘密,更不用说李世民了,李世民若不知道,那也枉为皇帝了。

既然皇帝都没说过什么,苏程当然也坦坦荡荡,厚着脸皮笑道:“臣也算是为国争光嘛!”

李世民斜瞄了苏程一眼,哼道:“为国争光?那朕是不是还得给你记功啊?”

虽说这不算是什么大事,但是李世民多多少少心里还有点不爽的。

当然,心里也还有那么一点自豪,瞧瞧,朕选的女婿的眼光就是那么好,谁都惦记着。

他现在已经浑然忘记了当初他是怎么嚷嚷着要将苏程大卸八块。

“陛下说笑了,臣也是无心而为,无心而为!”苏程讪笑道。

其实作为男人,李世民当然也十分理解,毕竟他身边也多了两个高句丽女才人。

“高句丽已经覆灭,就不能再用高句丽的名号了,朕要设置安东都护府,你觉得谁来做这个都护合适?”李世民问道。

设置安东都护府,苏程并不感到意外,毕竟这是常规操作。

让苏程有些意外的是,皇帝竟然专程把他叫来问询是来做都护。

皇帝这是什么意思呢?

苏程心中立即闪过一个念头,难道皇帝是想让他来做这个都护?

以苏程国公的身份做都护可以说绰绰有余,甚至有些大材小用了,所以苏程才感到疑惑。

难道是皇帝想历练他?

不能啊,接下来皇帝的目光肯定会放在经营西域上,对于能屡屡创造惊喜的他,皇帝怎么可能把他留在安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