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6章 大愚者之试炼 (四十八)

第3246章大愚者之试炼(四十八)

十分钟后,伊莱恩在医院查看着化验报告。

亲子鉴定的报告显示伊莱恩提供的遗传物质和贝利提供的血液样本基因上几乎一致,是亲子关系。也就是说伊莱恩体内移植的雷欧的"那个"还没有被基因复写,还是属于雷欧的。

伊莱恩松了一口气。还行。他能为雷欧做的事情还没有完结。他还能走更远。

等再去[种子银行]把遗传物质给存了,再跟那位亚马逊女战士做完该做的事情,大概,这就是伊莱恩能为雷欧做的所有了。

然后他就可以放心地去亚特兰提斯……送死了。

要么是他做完自己能做的一切尝试,然后力尽丧生在亚特兰提斯;要么是他成功救出他爸爸博尔斯,然后代替博尔斯被封印在亚特兰提斯的心脏部位,沉入大海一千年。不管怎样,他都没有办法再回到这个世界里来了。

真希望事情能有别的解决方法。真希望,能看见贝利长大。但是现在,总之,先把希望的种子散播出去,为雷欧做最后的吊唁吧。

"完事了?"丹尼尔问。

伊莱恩点头:"去、去[种子银行]吧。大、大概需要准备多少钱?"

"如果只是短期储存的话应该不会很贵。长期储存的话好像会收取一定的费用,然后还需要担保人,没地方扣费的时候就联络你,联络不上了就联络担保人,最终确定是否处理掉储存在种子银行里的遗传物质。"

伊莱恩也猜到应该是需要担保人。他也有想过让黑猫(夏洛蒂)来做他的担保人,但是拜托女孩子做这种事情的担保人好像很不妥……他最好还是另外找一个人帮忙。

看到伊莱恩在偷瞄他,丹尼尔耸肩道:"你想我当你的担保人对吧?可以的。但我可不会帮你付续费的钱。"

"没,没事。"伊莱恩摸出一袋金币:"这个够续、续费多少年?"

"一百多年吧,大概。"丹尼尔从那袋沉甸甸的金币的体积和金币之间的碰撞声可以猜测出其中大致有多少钱。如果按照一个金币续费一年来算的话,这带金币够续费好久了。

当然。丹尼尔能猜出伊莱恩应该很有钱,毕竟这头白狮子驾着那样豪华的军用潜艇在旅行。这种事情不是富可敌国的人,是不可能做到的。

然而丹尼尔并不知道[狮子座号]是伊莱恩抢回来的船。而且它不是潜艇,而是法兰西开发的海陆空三栖核战舰——是从各种方面来说都很危险、很不妙的东西。

把事情都办妥了,回到旅店以后,伊莱恩刚推开门就嗅到一股很香的味道。

但是那股香味里也带着一股浓烈的鱼腥味……噁。

"啊,你回来了?"旅馆一楼大厅的厨房里,欧琳正在做早餐:"早餐马上就好了,在客厅等等吧。"

虽然明知道欧琳是赛内泽尔房东的孙女,但伊莱恩自从离开大不列颠去参加圆桌试炼那天起就没有再见过欧琳。她突然出现在这里,让白狮人少年有点惊讶。

而且她看到伊莱恩这张年少的狮子脸,居然没有感到奇怪,甚至一眼就认出了伊莱恩。

当然,赛内泽尔房东应该有事先对欧琳提到过伊莱恩的事。但这还是很奇怪。正常人应该没有办法那么简单地接受伊莱恩从白熊人到白狮人的转变吧?而且欧琳和赛内泽尔老头一样,一眼就轻易认出了伊莱恩。仿佛他们看到的不是伊莱恩的外表,而是目光穿透了他外表那个皮囊,直接看到伊莱恩体内的灵魂似的。

"啊,大哥哥!"贝利穿着几乎和他一样大的围裙,从厨房里探头出来:"欧琳阿姨在教我做早餐呢!马上就能吃了,再等等哦!"

"贝、贝利……"伊莱恩苦笑道,没有多说什么,走进客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看样子贝利他们那些孩子是打算做早餐给伊莱恩吃。让那么小的孩子进厨房做饭,他本来挺担心。但贝利有欧琳在照看着,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厨房里继续飘出那股刺鼻的鱼腥味。说回来欧琳做的也不是什么正经的料理,是吃着味道不错但是卖相很恐怖的黑暗料理。她做的食物倒是能吃的,甚至还挺好吃,只要无视那个可怕的卖相以及奇葩的气味的话……

奎格坐在沙发另一边,露出老父亲般的慈笑。他本来可以下厨的,但是欧琳是这旅馆主人的孙女,而且她说了要教孩子们做饭,奎格就没有插手,把机会让给女士了。

几分钟后,贝利端着一盘看似是馅饼的东西过来了。不出所料,小狐狸用布蒙住自己的鼻子,他也觉得那个做饭的味道很刺鼻。

"这是我做的哦,大哥哥!"贝利高兴地摇着尾巴:"虽然欧琳阿姨的材料有点奇怪,不过应该挺好吃,趁热吃吧!"

欧琳也端过来另一盘馅饼,应该是鱼肉馅饼,不过与其说那是馅饼不如说那是煎饼了,鱼都露于馅饼外面,好像一堆仰望星空的咸鱼。而且这个黑暗料理就叫做"仰望星空的咸鱼派"。

"你一大早出门肯定饿了,趁热吃。"欧琳催促道。

她肯定不知道伊莱恩和丹尼尔已经在外面吃过东西了。伊莱恩只吃了很少的黄金松饼,腹中大概有三分饱,这倒是不妨碍他再吃一点早餐。不过吃得再多又有什么用呢,吃什么都是沙子一样的味道,只是为了填饱肚子而吃。

"我、我不客气了。"他打算先吃贝利做的馅饼。贝利至少把鱼肉藏在馅饼里了,虽说那也是黑暗料理,至少没有欧琳做的"仰望星空的咸鱼派"那么大的视觉冲击。在吃之前他很自然就取出咒术之火,打算把食物里的光子先吸走。

"你在干什么?好不容易做出来的食物,居然想对食物施法?"欧琳白了伊莱恩一眼:"在德鲁伊教的地盘,法术都是邪道。你敢对那个派施法看看?信不信我把你从旅馆赶出去!"

"对、对不起……"伊莱恩这才想起德鲁伊教确实是有这个规定,他们认为任何魔术法术都是非自然的,是一种邪道。所以欧琳甚至不是法师,她是德鲁伊教的[协调者],使用特殊的树种来战斗的,"利用大自然之力的术士"。

在欧琳眼皮底下,伊莱恩没有办法使用咒术之火。但如果不用咒术之火吸走食物里的光子,他吃下食物的时候会因为排斥反应而产生强烈的呕吐现象,会非常痛苦。怎么办才好呢?

伊莱恩露出一个苦笑,咬紧牙关吃了一口贝利做的鱼肉馅饼。

他认为只要不吞下去就没事。又或者强行吞下去,然后强忍住不吐出来,回头再找洗手间催吐。如果不想让贝利失望,只能这样了。

然而——只是吃上第一口,伊莱恩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眼泪,流了下来。

"你、你怎么了,大哥哥?"小狐狸被伊莱恩吓到了:"我做的早餐很难吃?难吃到哭??"

更多的眼泪,从白狮人少年的眼角流了下来。

"不、不是。"他低声说:"很、很好吃。能、能吃出味道来!"

伊莱恩本来失去了味觉,吃什么东西都像吃沙子。他根本没有期待过这辈子还能吃出食物的味道。然而贝利做的馅饼却能吃出味道。

略微浓重的咸味。鱼肉的鲜味。蔬菜的清甜味。黄油和奶酪的咸香。馅饼本身的酥脆和香甜。

这一切一切,虽然味道不怎么协调,却浓烈地冲击着伊莱恩的味蕾——那久违地未曾尝过一鲜,仿佛死去般的味蕾。

因为是欧琳教贝利做的黑暗料理,那食物从味道到气味都是粗暴的,甚至可以说是刺激的。但是,它有味道!再也不是沙子一样的食物,而是能够好好地尝出味道来的,真正的食物!

也许是欧琳做的食物比较特殊。也许是她使用的调味料比较特殊。总之失去了味觉的伊莱恩久违地,总算能吃下一道像样的料理了!

"好、好吃!"他说,继续捧起盘子继续吃,一边哭着一边大口就把贝利做的馅饼吃完。

"太好了!"小狐狸高兴地笑道。

咕——

因为食物味道的刺激,让伊莱恩几乎停止运转的肠胃运转起来,它发出咕的一声,在饥饿地呐喊着。当然了,贝利做的馅饼只是试作品,只有小狐狸的拳头大小的一个馅饼。这点东西用来填肚子根本不够!

"不够吃?也尝尝我做的。"欧琳笑道。

伊莱恩想都没想就拿起欧琳做的馅饼吃了一口。

"嗯……?"

然后他感到有哪里不对劲。

"噁!————"一道彩虹从他口中涌出。

十分钟后。

"对、对不起……"

"没事。"欧琳总算把被吐得脏兮兮的地板打扫干净了。幸好伊莱恩今早吃得很少,喷出来的东西并没有怎么泛滥成灾。

"为什么那孩子做的就能吃下去,我做的就难吃得想吐啊……"可是欧琳还是不甘心地说:"明明我这边的才是正宗的配方……"

"我、我身体的问题。"伊莱恩低声叹道:"本、本来吃什么都吃不出味道,不把食物里的、的光子抽走,吃下去就会吐……"

"那是什么怪病。"欧琳白了伊莱恩一眼:"撒谎都不会撒,蠢蛋。"

"真、真的。"伊莱恩无辜地道。

"真的。"一旁的奎格也证言道,此时他正在美滋滋地吃着欧琳做的咸鱼派,一点都没有在乎那是黑暗料理。

"但是为什么他吃那孩子做的馅饼就没事,甚至还能尝出味道呢?"欧琳不服气地追问。

"那、那是因为……"伊莱恩定睛看着不远处正在和另外两个小孩在那里嬉闹的贝利。

答案他已经知道了。因为贝利是雷欧的儿子。

不知道为什么,雷欧给伊莱恩做的食物,他也是能尝出味道的,而且吃下去不会催吐。

以前就只有雷欧做的东西是这样;而现在,因为贝利是雷欧的儿子,他亲手做的料理,似乎也和他爸爸做的料理一个性质。伊莱恩能吃下小狐狸贝利做的食物,还能尝出味道来。

那孩子是伊莱恩的救赎。在各种意义上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