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4章 大愚者之试炼 (六)

第3204章大愚者之试炼(六)

与此同时(?),地中海的东部。

"总算收拾完毕了吗。"骑士王亚瑟看着终于消停下来的战场,哼道。

浮丘蟾的尸体躺在海上一动不动,逐渐化成没有生命的灰石。而那不详的灰雾也彻底散去,从雾中涌出来的怪物大军也被彻底肃清,战场上已经不剩下半个敌人了。

战斗大概持续了四个小时吧。和那种几乎杀不尽的怪物军团战斗,果然非常累人。

"小老虎的遗体也收容完毕。"凯亲王说:"要过去慰问吗,陛下?"

"嗯,这就去。"亚瑟王点头道:"艾尔伯特先生是字面意义上的牺牲了自己,拯救了全世界。这点程度的吊唁还是要做的。"

然而他其实并不为艾尔伯特的死感到悲伤。虽说他和小老虎不熟,他也不是个无情的人,本来应该至少为英雄的辞世感到惋惜的。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没办法感到半点悲伤或是惋惜,仿佛艾尔伯特死在这场战役里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不禁为自己的冷酷感到羞愧。

艾尔伯特那化为冰冷石像的遗体,被收容在大不列颠战舰[帕拉米迪斯号]的医疗室的隔间里。石像被小心翼翼地安置在特殊的医疗凝胶的维生舱里,仿佛还有人认为那石像还能救活似的。但是亲眼见过这个石像的人都能明显地感觉到石像已经确确实实是冰冷的尸体了,里面的"某些东西"早已不在,完全没有复生的可能了。

而同一个房间里,穆特正若有所思,甚至怅然若失地坐在那里,看着维生舱里的遗体。

"你好,"骑士王走近隔间里:"朕是来看望艾尔伯特先生的。但是看样子你在忙。朕以后再来?"

穆特看到亚瑟的瞬间,却突然扑了过来,不顾一切地抱住骑士王,把头埋在骑士王的胸口里,开始低声哭泣。

"呃……穆特先生?"亚瑟不知道作何反应比较好。

"抱歉…只是现在…只是这几分钟里……让我撒个娇……"穆特边哭边断断续续地说:"我保证…这几分钟过后,我会振作起来的。会让一切…重新开始的……"

此时的亚瑟只把穆特当做小孩(因为那确实只是一名十几岁的猫人少年),也没有多想什么,伸手抚摸着穆特的猫头。

"好吧,尽管哭吧。"他柔声说。并没有察觉到穆特的真正想法,也没有想到这样做只会让事情变得更为复杂。

猫人少年也没再说什么,只是低声哭泣。哭了一会儿,他总算是振作起来了,才放开亚瑟,伸手擦着自己的眼眶:"失、失礼了,陛下。"

"没事。"亚瑟说:"所有人都知道你今天失去了什么。我们能理解的。"

穆特摇了摇头。实际上不,没有人能理解。没有人知道艾尔伯特并没有真正地"死去",他只是换了另一个形态,在这个世界上重生。没有任何人知道,除了穆特和贝迪维尔。

即使穆特把事实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吧。而且猫人少年已经打算把这个秘密带到自己的坟墓里去,把自己对那个人的感情连同那个人的死一起永远埋葬。这一定会很痛苦,但他知道自己非这样做不可。人死了就是死了,永远地死了。哪怕换了另一个形态重生,前一辈子的纠葛也不该延续到下一辈子里去。

喜欢过……然后失去过……这样就够了。

穆特擦干了自己的眼泪,如此安慰自己。

"你们打算怎么处理他的遗体?"猫人少年问。

"这个世界会承认他的英雄身份的,如果有人敢不承认,朕会想办法让他们承认。在场的人都知道他做了什么,知道你们做了什么。"骑士王道:"他的遗体已经石化,不会再腐化了。说不定刚好。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会把他的遗体送到大不列颠的英灵大厅里,对这位英雄进行正式的国葬。

当然,这只是大不列颠的做法。朕不清楚他们凶牙族人的风俗如何。如果罗布尔族长提出要回艾尔伯特先生的遗体,我们就把这遗体交给他来处理。按他们宗族的方式,按家属的意愿,来厚葬英雄的遗体。"

"太喧闹。"猫人少年地哼道:"这一定不是他喜欢的入葬方式。如果可以让他安静地沉睡在某处就好了。不被人打扰的永眠。"

"……如果你认为他应该以别的形式下葬,你得去说服他的家属。"亚瑟摇了摇头:"如果他的家属允许,一切好办。你们可以用任何你们想要的方法来悼念他。"

"我会试着和他父亲谈谈的…虽然……"猫人少年捏紧拳头:"我不知道我是否有资格和他谈。"

他只是个小人物,他什么都不是。罗布尔族长几乎不认识穆特,自然也不知道穆特和艾尔伯特在一起经历过的那些时光,不知道穆特对艾尔伯特保持的那些感情。艾尔伯特的父亲是绝对不可能理解的。

"如果你想的话,朕会帮你安排。至少,让你有和罗布尔族长对话的机会。"骑士王又说。

"好吧,谢了。"穆特甚至没有保持任何希望。

亚瑟王一下苦笑,没有再说什么。他本打算离开医疗室的隔间,让穆特继续陪伴艾尔伯特的遗体,没想到这时候贝迪维尔也来了。

"嘿,亚瑟。"狼人青年略带尴尬地看着骑士王。

"嘿,贝迪。"亚瑟王回道:"你也来吊唁吗?"

"差不多是那个意思吧。虽然我之前已经吊唁过了。"贝迪维尔看着骑士王,脸上似有难言之隐。

"你最好的朋友死了,但你好像并不那么伤心?"骑士王于是问。

"我只是……不知道该作什么反应比较好。"狼人青年苦笑道。亚瑟王就是艾尔伯特的转生,这种事情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实际上他也没法说。和穆特一样,他也打算把这个秘密带到坟墓里去。

"薄情的人呢——"骑士王摇着头往外走,敏锐的王早已看出贝迪维尔心里没有半点悲伤。

"有感到什么异状吗,亚瑟?"狼人青年无视了骑士王的谴责,跟着王走出去:"我听说艾尔伯特的圣灵跑到你这边来了?"

"啊,是的。寄宿到我身上了。奇怪的家伙。"亚瑟若无其事地说,"为什么偏要选择我呢。"

"艾尔伯特的圣灵一开始也不是他的,是从别的地方得到的。"贝迪维尔不想骑士王察觉到真相,就圆场道:"也许他就是这种性质的圣灵,失去上一个主人就会去找下一个吧。"

"所以这家伙也是个薄情的家伙,哈。"骑士王再次哼道,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

"小老虎的遗物该怎么处理?"贝迪维尔又问:"我很肯定[斩裂魔剑——提尔锋]在他手上的,但是回收遗体的时候哪里都找不到那柄剑。剩下的都是他常用的武器,还有一堆魔兽猎人们使用的奇门兵器。"

"还是通知他的家属来取回遗物。如果能够得到他的家属同意,我希望能把其中一部分装备赠予那只小猫。那是他应得的。"

"当然。"贝迪维尔答道。然后他沉默了很久,突然问:"亚瑟,战斗真的完结了吗?代行深渊的那头魔兽也被杀死了,深渊的献祭计划也应该就这样破产了,对吧?"

骑士王也沉默了几秒才回道:"至少,在现场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异状。那个被称为浮丘蟾的怪物确实是死了,完全沉默的石像之中探测不到任何生命反应。那些深渊生物也没再出现过。现在应该是可以暂时松一口气了吧。"

"再有东西从那怪物的石像里跑出来的概率是……?"

"并不为零。所以我们的舰队不会完全撤走,还会留着一两艘船舰在场监视一切,直至确认安全为止。"骑士王答道:"那怪物的血对地中海造成的污染也让人担忧,差不多半个地中海的海水都被它的血染成了那种诡异的颜色……"

"血…吗……"贝迪维尔好像突然察觉到了什么,全身打了个激灵,身上的狼毛都倒竖起来了:"被那个血污染的海水有拿去化验吧?果然…有什么问题?"

"异质光子的含量完全超标了,那个异质光子的浓度高到和当年卡米洛的空气一样。"亚瑟王答道:"被那种高浓度异质光子碰触到的生物,不用多说,肯定会魔兽化吧。"

也就是说,这事还没完。整个地中海的海底都开始骚动起来,那个危险的深渊怪物之血会随着海流流遍地中海,创造出更多可怕的魔兽来。天知道那些深海的魔兽们到底会流向何方?

这事还没有彻底完结。深渊可是远远超越于人智的危险存在,想要那么简单地阻止深渊的计划反而不现实,也不可能只靠一两个人的努力就能达成此事。

艾尔伯特确实是英雄,他挡下了深渊势力最初的那波危险的冲锋,让世界得以喘息。但仅凭艾尔伯特一个努力是不够的,至少不是,那区区一辈子的努力……

真是讽刺。贝迪维尔心想。艾尔伯特(亚瑟)上一辈子为了击败深渊而付出了性命,这辈子依然在同一个地方,为自己上一辈子的未竟之业,收拾残局……

"下一站,是开罗。"骑士王说:"如果那些怪物被深渊控制,准备席卷整个非洲,开罗就是它们上陆的地方。准备好战斗吧,贝迪。能够保护开罗民众的人,只有我们。"

"我明白了。"狼人青年答道:"看样子去帮助伊莱恩是事情又要押后了。"

"虽然有点对不起他,但也只能这样了。"骑士王耸肩道:"毕竟这边有可以毁灭整个世界的大危机,要我们去解决。"

这边要去救的是整个[世界],而伊莱恩只是想要去救一个人……不,博尔斯连人都算不上,只是一台魔像。

这边放着不管的话,开罗甚至非洲数万数亿人都有可能死在魔兽大军的利爪凶牙之下。而伊莱恩那边……只有伊莱恩一个要背负一切伤痛。

……一两条生命的重量,又怎么可能与几亿生命的重量等同?

如此自我安慰着的贝迪维尔,把想要帮助伊莱恩的念头抛于脑后,先去为阻挡魔兽大军的事情烦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