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4章:无奈的结果

时间继续流逝,人脚接连下垂。

然……

就在上方双脚即将垂落至底,即将触碰到青年发丝之际。

“呜啊!!!”

吼叫发出,响动传来,一连串类似打斗的激烈碰撞透过房门传入卧室,吓得卢成卫当场脸孔变色当场身躯狂抖,由于手脚被绑无法移动,他不知道门外发生了什么,不清楚客厅进行着什么,于是,受恐惧压迫,聆听着响动,青年开始颤抖,在本就大幅降温的房间里蜷缩墙角死命颤抖,如一只因走投无路从而将头插入泥土的鸵鸟般做着那毫无意义的自保动作。

接下来,异变突发!

哐当!

下一瞬间,不等青年颤抖结束,伴随着哐当巨响,对面,原本关闭的房门被毫无征兆被猛然踹开!

不仅如此,门开之际,一名满身是血的壮汉亦随后闯入嘶吼而来,壮汉非是旁人,正是那早前曾多次强歼赵蓝月的寸头男,对方身份着实正确,然而当对方再次进入卧室时模样却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除少了条胳膊外胸口亦赫然插着把匕首!

滴答,滴答。

此刻,摇晃着踉跄身躯,流淌着溪水血液,刚一踹开房门,寸头男那布满血丝的眼睛就立刻锁定目标,当先看向墙角,死死盯向正蜷缩墙角瑟瑟发抖的卢成卫!

………

一个人的死前反击威力到底有多大?

普通人往往会爆发出寻常力量的翻倍伤害,而受过强化训练者则会进一步将伤害增幅扩展,具体伤害幅度受攻击者自身体质影响。

也就是说……

纵使未用武器,一名职业杀手的死前一击仍远远超越其个人平常水准。

客厅内。

碎屑散落,血流满地。

环程樱动不了,她,身受重伤。

她小看了徐振,小看了对方身体素质,小看了对方生命强度,更没料到在明明遭受致命攻击情况下寸头男不单没立刻死亡反而发出死前反击。

触不及防之下,她被徐振狠狠踹中小腹,下一刻,程樱整个人便如一枚断线风筝般离地腾空倒飞而回,飞了足足好几米,最后径直砸中茶几。

碰咚,哗啦,哗啦啦。

“噗!”

“咳,咳咳咳!

伴随着一连串玻璃碎裂声,位于客厅中央的精美茶几当场被撞碎分离,残渣四溅下,而程樱更是在落地刹那间头晕目眩口吐鲜血,一大口赤色喷出,原本想立即起身的她发现自己竟爬不起来了,不单四肢无力随之而来的还有疼痛,来自腹部一阵超乎想象的剧烈疼痛,其疼痛之强烈甚至导致她再次喷血,二次眩晕,最后发展为咳嗽不休身体抽搐!

这是何种强悍的力量?万万没想到寸头男临死前疯狂一脚竟直接将程樱踹成半死,也多亏女生常年锻炼体格优于常人,换成一般人估计已经死了,说是如此,实则纵然不死程樱亦在遭受攻击后基本丧失战斗力,只能如一只受伤猎豹般侧躺地面咬牙强撑,手捂腹部接连抽搐。

她站不起来了。

是的,毕竟正面挨了徐振临死前拼尽全力一击,换成体质较差者挨这一下估计没有能活命的,所以就算是身体素质高于常人的程樱在实打实挨了这一击后都无法短时间爬离地面,当然了,基于生物通常具备一定自我修复能力,只要伤害并不致命,借助时间流逝还是能在休息中缓慢恢复,继而最终办到恢复行动能力,道理诚然没错,不过,就在程樱捂腹强撑努力恢复之际,她看到一幕画面:

前方,不知是不是预料到自己已没有能力击杀女生之故,待一脚踹飞程樱后,徐振没有乘胜追击,没有如预想中那样紧随其后复仇夺命,而是在咆哮中环顾周遭疯狂寻找,最后寸头男看向卧室,旋即拔腿就跑踉跄前冲,晃动着那随时有可能轰然倒地的身躯强行奔往卧室。

看到这里,程樱大吃一惊暗呼不秒!

(糟糕!)

只看一眼,仅仅只看一眼,程樱就瞬间明白了,明白了对方意图,知晓那受伤将死的寸头男打算做什么了,很明显,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不否认程樱身受重伤难以动弹,实则徐振更惨,他可是实打实遭受了毙命伤害,在这种情况下他自认没能力杀死伤势弱于自己的程樱,于是,人类独有的阴暗面爆发了,那种就算我死你他吗也别想舒服的阴暗心理瞬间占据脑海控制思绪,毫无疑问,徐振活不了多久,之所以目前仍能站立仍然存活也仅仅只凭借其强壮身体素质和一股血勇在强撑罢了,但,也正因如此,趁着暂未死亡,却也足够他在临死前做一些事了,比如死前做些对敌人不利的事,比如让敌人竹篮打水一场空。

(臭婊子!老子就算死也不会让你们这群垃圾舒服!)

哒,哒哒,哒哒哒。

“呼,呼,呼!”

徐振在踉跄奔跑,在胸插匕首血流满地的情况下一步步赶往卧室。

哐当!

说时迟那时快,由于距离本就不远,待将程樱踹飞后,徐振成功了,仅只用数秒时间便已抵达近前踹开房门,旋即,他看到了目标,看到了正蜷缩墙角瑟瑟发抖的卢成卫!

至于程樱……

“呜,呜啊!”

女生同样在这一刻陷入疯狂,顾不得恢复伤势,顾不得腹部剧痛,在猛然发出的大吼促使下凭借毅力强行起身,在猜出徐振目的刹那间强忍伤痛夺路前冲,朝卧室死命冲来,是的,徐振的意图太明显了,没想到这混蛋居然在自知必死之际拉人下水,打算临死前将被保护人卢成卫杀死,而卢成卫则无论如何都不能死,一旦死了,那么这场保护任务就会彻底宣告失败,期待中的5点生存值亦会就此打水漂,这就是人性,这就是人类的最大阴暗面,所以,她必须阻止,必须用最快速度阻止徐振杀卢成卫!

卧室。

“啊……你,你,哇啊啊啊!”

果不其然,房门刚被踹开,待看清寸头男那宛如厉螝的赤血红型后,待目睹对方那缺少手臂又胸插刀刃的狰狞模样后,青年被吓懵了,许是以隐隐猜出对方意图,这一刻,卢成卫开始大叫,开始挣扎,除眼泪鼻涕双双流淌外身体更是本能挣扎起来,在人类遭遇危险时疯狂挣扎,疯狂扭动,试图逃离险境,试图拖尾危险,可惜他做不到,他的双手双脚统统被捆,受绳索束缚,他动不了,逃不掉,最后只能如一只吓破胆的老鼠那样死命嚎叫凄厉呐喊。

没有人是傻子,能在短短几年里大红大紫敛财近亿的卢成卫更加是聪明人,正如刚刚所描述的那样,早在数分钟前也就是程樱强迫赵蓝月离开卧室时他就感觉到事情点不对劲,没过多久客厅传来的激烈打斗声亦进一步证实了其个人猜测,很显然,寸头男肯定和冰冷女生因某些矛盾发生冲突展开火并,这是个机会,原本他还想趁双方火拼伺机逃离,可……

可他唯独没料到火拼来的快去的也快,仅仅一分钟,战斗就结束了,且刚一结束卧室房门便被人一脚踹开,接着,那显遭受毙命伤的寸头男跑进了卧室,对方要做什么?为何用满是杀意的目光盯着自己?莫非,莫非他是想……

“咳,咳咳咳,嘿,嘿嘿嘿嘿!”

注视着对方狰狞,聆听着男人狞笑,卢成卫懂了。

然后……

“不!不要,不要!”

“求求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啊!!!”

迈动着踉跄步伐,寸头男开始靠近,强撑最后一口气死命前行挣扎移动,一边挣扎移动一边血流如注!

眼见对方接连靠近,过度恐惧下,墙角,卢成卫肝胆俱裂屎尿齐流,一时间,大量液体混合着黄色物瞬间遍布裤裆充斥地面,他泪眼横流疯狂祈求,祈求对方不要杀自己,然遗憾的是没用,完全没用,寸头男快死了,金钱攻势失去作用,哭喊祈求更无效果,而此刻卢成卫唯一能做也只有无意义扭动无意义哭喊,在接连喷涌出恶臭粘稠物的同时双目圆睁凄厉求饶,可惜……

没用了。

徐振来到身前,抵达墙角。

不等卢成卫把话说完,不等他继续哭喊,徐振动了,猛然抬手,猛然紧握,仅剩左手一把握住那深插胸口的匕首,然后用力拔出!

众所周知,伤口利刃不能拔出,一旦强行拔出后果只会让人死的更快,不料谁曾想,徐振却恰恰在抵达墙角的那一刻不管不顾拔出匕首,结果可想而知,随着手臂用力拔出刀刃,本就血流如注的胸膛顿时如开闸洪水般喷涌泼洒激流涌动。

徐振瞬间失去力气。

他明显感觉到自己本就残留无多的体能在急速流逝急速消弭,或许再过那么一两秒,自己就将瘫软倒地就此死亡。

不过……

一两秒时间,足够了!

“呜啊!”

狂吼间,拔出匕首刹那间,徐振亦紧随其后倒转匕首,接着,狠厉扎下!

彻底濒死他就这样将匕首狠狠刺下,狠狠刺向下方,刺向卢成卫脑袋!

“啊啊啊啊啊!!!”

噗呲。

尖叫停止了,哭喊停止了,嘶吼停止了。

在经过一道悲鸣惨叫后瞬间归于平静,在经过一声渗人响动后随之消弭无踪。

寂静,鸦雀无声。

整间卧室重归死寂,就此陷入无声。

5秒后。

“呼,呼,呼。”

手捂腹部挣扎前行,当程樱艰难走进卧室时,她被眼前一幕惊呆了。

饶是她早有心理准备,饶是她心智坚定超越常人,可,当亲眼目睹卧室场景,女生仍被那预料之中的画面连同味道给搞的本能愣住皱眉恶心。

在那持续散发的恶臭扑鼻下,定睛看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具尸体。

此时此刻,这间原本豪华漂亮的卧室中赫然倒毙着两具尸体,正一前一后横躺地面,

徐振死了。

尸体正趴伏于墙角右侧边缘,下方地面则尽数赤红,全是那依旧流淌不休的腥红血液,血液逐渐蔓延,流淌之多甚至已铺满卧室渗至客厅,至于寸头男尸体一侧也就是墙角位置则是另一具男性尸体,一具背靠墙壁死状更惨的尸体,属于卢成卫的惨烈死尸!

卢成卫死状凄惨模样狰狞的骇人尸体就这样展现于视线,抬头细看,就见其尸体太阳穴处赫然插着柄匕首,尸体除双目圆睁死不瞑目外其狰狞可怖的死相更是向外界传达着他死时有多么恐惧多么不甘,那种明明不想死但又只能在绝望中被杀的无奈感可谓强烈到极点,不仅如此,除模样不甘死态骇人尸体内裤部位还遍布着一大片液体与黄色粘稠物,而那充斥房间的难闻恶臭亦正是来源于此。

许是刚刚死亡之故,纵使已然毙命已然身亡,恶臭遍布的尸体仍不时抽搐不时哆嗦,在尚未完全消弭的神经反射中如活物般抽搐频频甚是骇人。

严格来说血腥什么的程樱早已免疫,多年杀手生涯亦确实令其无惧于各种恐怖尸体,然奇怪的是,随着进入卧室目睹此景,尤其在看过因自己来迟一步而惨遭杀害的卢成卫尸体后,不知为何,女生虽不惧血腥可她却登时感到一阵无与伦比的恶心,至于原因,任谁都猜得出。

此刻,粪便臭味混合着浓烈血腥就这么充斥房间,程樱在看到眼前一幕后本人亦立即意识到保护任务就此宣告失败,毕竟卢成卫已被死前疯狂一搏的徐振杀死了,而徐振则也在杀死青年后因伤势过重彻底死亡,所以……

基于杀手的果断干脆,在意识到这一点后,女生没做过多懊悔,只是手捂口鼻本能近前,继而蹲下身体将属于徐振的匕首从尸体后腰抽出,看到这里或许会有人问了,就算回收武器女生为何要取徐振的匕首?而不去拿那把本就属于自己且插在卢成卫脑袋上的匕首呢?

确实,如上所言

,真正属于程樱自己的匕首目前正插在卢成卫脑袋上,不过,待看清卢成卫那恶心死状连同遍布尸体周遭的黄色粘稠物后,皱了皱眉头,程樱便果断放弃靠近尸体,果断放弃取回个人匕首转而拿起了徐振匕首。

话归正题,在用最快速度做完一切后,这名平时见惯死亡血腥的女杀手竟极为少见的手捂口鼻离开卧室。

被保护人卢成卫现已彻底死亡,保护任务宣告失败,待认清现实后,程樱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径直赶往客厅大门,毕竟她清楚的知道这场任务里还存在一只螝物,而她也根本不清楚卢成卫死亡后螝会不会调转枪口袭击执行者,所以很自然的,目前她最应该做的就是尽快离开别墅,尽快脱离地图中那条自打出现起就曾令其坎坷不安的地图红圈。

红圈!

那条以卢成卫为中心莫名浮现的红圈就这么始终覆盖别墅围拢小区,直至现在,自己仍处于红圈范围内。

由于红圈太过难以理解,程樱并不清楚红圈代表何意,虽不知晓,但,不知为何,随着卢成卫毙命身亡,渐渐的,程樱察觉到了危机,感觉到了危险,脑海直觉更是频频催促着她尽快动身尽快逃走,用最快速度尽可能脱离红圈范围。

程樱相信了直觉,本人亦确实在收回匕首后马不停蹄奔出别墅。

只是……

“呜。”

客厅中,就在她越过赵蓝月尸体抵达门口并打算继续往外走时,门前,程樱发出呻吟,她,躬身弯腰,双手再次捂住腹部面露痛苦,一时间,女生面色苍白,豆大汗珠则也顷刻间渗出额头。

伤势很重,遭徐振死前重击的身体已然承受不住!

此刻,腹部传来的剧痛久久刺激着身体,导致其移动速度大幅减缓,可想而知当初徐振死前一击确实给程樱造成了巨大伤害,她的内脏受伤了,而伤势不轻,否则女生也绝对会此反应。

“咳,咳咳!”

哒哒哒,哒哒哒。

虽说受伤较重,事实上程樱还是未曾倒地,未曾停留,反而在咳嗽几声后强忍剧痛继续移动继续前行,颤动着走出门外奔出别墅!

原因很简单,因为相信感觉,相信直接,担心那不知隐藏何处的螝物!

根据以往经验,螝在被保护人死亡往往会将杀戮目标转向执行者,如猜测正确,那岂不是说目前的自己非常危险!?

或许此刻的她已经处于螝物窥视当中!!!

(离开这里,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怀揣着强烈危机意识,此时此刻,程樱就这样强忍剧痛咬牙前行,最终,她成功走出别墅进入外界,经过一番接连移动,发展到最后甚至都来到一条靠近小区大门的十字街口,距离彻底脱离小区仅百米之遥,距离彻底脱离红圈亦仅剩最后一段短途路程。

然而……

“噗!”

天意难测,造化弄人,正当目睹到希望的程樱打算继续咬牙死命硬撑的那一刻,剧痛促使下,一大口血液喷出,然后,是天旋地转,是体能消失,接下来,丧失体能的身体径直倒地,就这样无声无息趴伏地面,整个人彻底失去动静。

程樱陷入昏迷,被无法承受的重伤打败,从而导致她失去脱离红圈逃离小区的最后机会。

道理诚然没错,但……

巧合的是,就在女生俯趴地面昏迷不醒之际,不消片刻,路面正前方传来亮光,传来脚步,逐渐传来几道手电光柱和一阵稀稀拉拉零散脚步声,又过了片刻,小区内,月光映照下,四名身穿保安制服的社区巡逻保安出现于十字街口,当然连同一起的还有一串杂乱交谈声。

“喂喂,我说赵班,这都马上零点了,咱不赶紧找地方睡觉你却带着哥几个满社区瞎转悠?这大半夜的你想干嘛?”

“建勇你少废话,你以为我不想睡啊?别忘了咱们终究是夜班巡逻的,就算在困零点之前咱们也不能全部睡觉,至少睡觉前要四处转几圈意思意思才对,直接睡觉倒是挺好,可万一被住户举报咱夜里不巡逻到时就麻烦了,你要知道凡住在这里的哪个不是有钱人?一旦有人举报,到那时咱们就等着卷铺盖滚蛋吧,物业那些混蛋绝不敢为了咱区区几个草民去得罪富豪,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大家好!”

“切,这有啥,依我看咱该睡的睡,大不了……咦?那,那是什么?”

许是实在太困之故,见班长义正言辞,被称为建勇的巡逻队员可谓不以为意毫不在乎,正刚想说几句场面话,不料说着说着其整个人却宛如发现什么一样顿时改口瞬间骤停,询问之余手电更是本能沿着目光照向前方,照往路面。

因为,就在刚刚,闲扯过程中,他无意中看到前方路面貌似趴着什么,貌似是一个人!

“谁?谁在哪里?”

如上所言,受同伴影响,本就聚在一起的其余三人亦紧随其后发现异常看清人影,怀揣着坎坷紧张,待喊了几声无人回应后,互相对视几眼,众人忙不迭抬脚近前,直到彻底靠近,手电映照下,四人才终于发现地面竟趴着一名少女,此刻,对方就这样趴伏街口一动不动,不单动作全无,女生身体亦隐隐散发出一股血腥味道!

“大半夜的这女人咋倒在这里?难不成被抢劫了?”

“咦?你看,她身上还有血,莫不是死了?怎……怎么办啊赵班?”

“都别慌!我刚刚试探了下,还有气。”

“我不是问这人是死是活,我是问咱们该怎么办?”

“靠!你小子被吓傻了吗?还能怎么办?救人如救火,小刘,钥匙,把你那辆破电动汽车借我用下,我送这女人去医院,其他人赶紧报警!”

三分钟后,在一阵保安们的吵杂喧闹中,夹杂着启动轰鸣,一辆小型电动汽车驶出大门急奔前行,就这样承载着一颗绿色光点脱离小区,脱离红圈,最后彻底隐没于远方夜幕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