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8章:挣脱与追击

不错,实际上就在瓦希德甩出两枚黑色事物时,陈逍遥便已抱着小女孩横向移动,下一秒,两道嗡嗡声就这么险之又险从其脑袋旁飞掠而过,继而哒一声撞至后方黑板。

千钧一发之际,凭借过人身手,陈逍遥在怀抱一人的情况下险躲掉偷袭,成功避开突然袭击。.

事情并未结束,不知是不是一直对自己颇为自信,眼见对方避过攻击,又见突袭就此失败,教室中央,待亲眼目睹对方在抱着个小孩的情况下仍能躲开自己那毫无征兆的突然袭击后,瓦希德顿时心下一惊!脑海瞬间得出评估,得出结论:

对方身手敏捷,实力强悍,至少武力值远在自己之上!.

当然想法归想法,判断归判断,就算对方武力能碾压自己又能如何?又能怎样?最终结局不会改变,而最终胜利者依旧是自己!

度过短暂惊愕,接下来,瓦西德表情再次转变,露出阴毒狞笑,旋即毫不犹豫转身就跑!.

径直往教室后门快步跑去。

谈判破裂!

和平解决白虎蛊事件的书面建议就这么被最先出手的瓦希德亲手撕毁!.

既以撕毁,结局可想而知,接下来等待双方的只剩一条路,那就是……

动用武力,不死不休!

………

通过对方举动,陈逍遥确认了现实。

或者说当瓦希德率先出手的那一刻起,陈逍遥就已意识到和平解决已然无望,也就是说利用谈话手段获得白虎蛊解药的方案彻底失败,这样一来就只能走第二条路了,那就是武力解决!

曝力抓住此人,然后逼对方交出解药,哪怕对方是一名不管怎么看都无比棘手的巫蛊师。

巫蛊师,一种寻常人谈之色变的可怕职业,一种任谁都不敢轻易接触的神秘存在。.

说是如此,事实同样如此,正如陈逍遥所猜测的那样,这名叫瓦希德的巫蛊师确实不简单,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直接奔人性命,只不过从对方发动完攻击就立即逃跑的反应来看……似乎对方的近身格斗能力不咋地,否则也不会在发现一击未中后果断逃跑,径直朝教室外跑去。

“想跑!?”

果然,避过攻击,眼见消瘦男转身欲逃,陈逍遥哪肯答应?当即冷厉大喝拔腿便追!

可……

就在他打算动身追赶的那一刻,不知为何,心脏开始快跳,背脊开始冒汗,一股浓郁至极的死亡征兆就这么突然从背后涌现!是的,这种感觉既非预知能力亦非天生直觉,仅仅只是一名多次历经生死之人所锻炼而出的本能危机意识,陈逍遥自然不会不信任自己的个人意识,毕竟这种意识曾多次救过自己,从始使他多次在生死危机中存活下来。

所以,基于个人意识,加之察觉到危机来自身后,下一瞬间,陈逍遥便毫不犹豫展开动作,在全然未曾回头的

情况下仅凭本能做出动作,以寻常人难以企及的敏捷身法拼命闪身躲向一侧。

呼啦!

说来也巧,就在他刚刚闪至右侧之际,那原本被甩至黑板上的两枚黑色事物竟也再次动弹,自身后再次飞来,打身侧呼啸而过,最后双双落到前方讲台课桌,然后,陈逍遥看清了,直到此时他才终于看清那两枚黑色物件的真实模样。.

蝎子!

不错,刚刚因攻击未果从而双双跌落课桌的东西非是他物,竟赫然是两条通体乌黑的蝎子!

蝎子,一种节肢型动物,喜阴避光,通常生活在较为阴暗环境中,同时也是民间所常说的五毒之一,属于毒性很强的蛛形纲动物,普通蝎子蜇人一下都会导致被蜇者短时间内全身麻痹,而某些毒性较强的蝎子其毒性甚至足以致人死命,至于眼前两只通体乌黑乃至黑到发亮的蝎子则显然含有剧毒,十有八九是瓦希德通过特殊手段所培育而出杀人毒虫,可想而知,一旦被其蜇到,不,哪怕只是轻微扎破点皮都会立即暴毙当场死亡!

(草!)

心脏狂跳,冷汗直流,此刻,目睹着这对刚刚差一点就要了自己小命的东西,陈逍遥额前汗如雨下,好险,好险啊!假如当时自己没有及时避开,又或是闪避不及,那么如今的他早已化作一具尸体了,可话又说回来,严格来讲自己刚刚并不算大意,毕竟任谁都想不到被丢出的暗器会是蝎子,更不会有人料到两只蝎子竟会在攻击失败后突然转弯再次发动袭击。.

话归正题,别看描述繁琐,事实上从瓦希德甩出致命蝎子到陈逍遥先后两次躲避,其整个过程全都在短短3秒之内,看似时间较短,然也恰恰是这短短几秒却给瓦希德争取到了绝佳逃跑时间,加之提前开跑,就在陈逍遥第二次躲避蝎子时瓦希德亦成功穿过后门奔出教室,许是为了查看战果,奔出教室之际,过程中男人曾回头张望,看清对方躲过第二轮突袭,瓦希德虽不自觉面露失望,但一瞬间男人又重新恢复为狰狞笑容,最终,在用阴毒目光扫了眼陈逍遥后,瓦希德再不迟疑,当机立断加速狂奔,沿走廊越跑越远。

同一时间,教室内,眼见瓦希德跑出教室,不否陈逍遥恨不得立即追赶,可他仍清楚的知道目前并不是追击之时,或者说不将身前这两只既行动敏捷有剧毒无比的蝎子解决他便无法追击,果不其然,由于清晰意识到自己目前完全是在与时间赛跑,陈逍遥哪肯墨迹?不等两只毒物发动第三轮攻击,青年便已在看清对方的下一秒迅速后退,退出蝎子攻击范围,后退过程中伸手入怀,掏出两片银质树叶,然后……

“喝啊!”

伴随着一声大喝,银叶脱手而出,直奔桌面,就这么抢在两只蝎子发动攻击前猛一甩手,将两片银叶狠狠掷向对方。.

几乎同一时间,银叶飞来之际,刚刚落至桌面的两只黑蝎亦如预料中那样双双跳起,闪电

飞驰,追着青年急速跳来。

啪啪,啪嗒。

一秒后,两道类似鸡蛋破碎声响起,在看对面,就见两片银叶子竟准确无误命中目标,双双插中那两只迎面扑来的黑蝎躯体!

诚然银叶并非什么攻击利器,本质也仅仅只是一种茅山小道具,但由于陈逍遥甩出力道太过巨大,急速飞来的银叶还是在眨眼间刺破了两只蝎子外壳,其后更是在惯性促使下将其狠狠钉至桌面,结果可以预料,由于身躯被完全贯穿,落回桌面之际,两只蝎子就这么在略微扭动几下身体后彻底不动了,确认威胁消失,陈逍遥哪会闲着?伸手在怀中小女孩脖颈捏了一下,小女孩当场昏迷,而后将其藏在一张课桌下面。

毫无疑问,考虑到行动因素,青年道士不会也不能抱着一人展开追击,就目前而言,暂时将小女孩安顿于此才是最佳应对方案。

言归正传,安顿完小女孩,下一刻,重新站起身的陈逍遥便不加迟疑拔腿狂奔,沿之前瓦希德逃跑后门追了过去,过程中一边掏出通讯器一边按下某一按钮,接着用急促语气说道:“谈判破裂,那混蛋跑了,估计正逃往4楼,目前我正在追击!”

………

深夜,21高中。

不同于昨日的死寂漆黑,此刻,黑暗环境下,教学大楼灯光通明。

电源被打开了,始作俑者无疑是陈逍遥。

由于最初上楼时每抵达一层都会刻意将走廊电灯全部打开,且打开后还故意将开关破坏致使其无法关闭,所以如今整栋教学楼早已不在昏暗,取而代之的是环境通亮,如此明亮环境不仅能驱散黑夜为陈逍遥提供充足视野,同时亦导致提前逃跑的瓦希德失去黑暗掩护,这对于一名不善近战的巫蛊师来说无疑是不利的。

哒哒哒哒!

伴随着一阵急促脚步声,5楼尽头,一名消瘦男子刚好跑到楼梯拐角,借助灯光,定睛细看,便会发现男子非是旁人,正是十几秒前从教室奔至此处的瓦希德!

神色匆忙,面容焦急,和预想中相差无几,刚一奔至拐角,男子便马不停蹄踏向台阶。

然……

下一刻,瓦希德停住了,整个人莫名其妙停止了下楼动作。.

原本他是想趁对方暂未追来前赶往楼下,但奇怪的是,随着思绪翻涌,搭配脑筋急转,在抬头扫了眼头顶那一根根明亮灯管后,瓦希德表情逐渐阴愈,其后更是在楼梯口猛然停住脚步,不仅如此,右眼那颗颇为骇人绿色瞳孔则也是在顷刻间发生变化。

绿色的瞳孔忽缩忽扩,瞳孔正中更进一步倒映出一幕画面,一幕全然不属于5楼的场景反射。

是的,此时如靠近观察,定睛细看,会发现瓦希德那颗绿色瞳孔所影射而出的画面赫然是下方4楼!!!

男人就这样在明明置身5楼的情况下看到了本该不可能看到4楼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