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7章:谈判破裂

聆听着话语,感受着抚摸,早先还哭嚎不休的小女孩慢慢止住哭声。

如上所述,事情就是这么神奇,虽然小女孩并不认识陈逍遥,但,不知为何,自打被抱于怀中起,看着眼前之人,泪眼婆娑的小女孩竟莫名从这名青年身上感受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强烈安全感!是的,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异感觉,就算以她这种年龄段无法解释出来,可仍不妨碍小女孩乖乖听话止住哭泣,其后就这么一边把头埋在陈逍遥怀中一边死死抓着青年衣服在不松手。

试问这世间什么事最令人不爽?.

答案显然是无视,果不其然,见对方竟又一次无视自己,瓦希德愈发恼怒,直接加大音量再次询问道:“你知道我是谁?”

好在这一次陈逍遥倒是回答了他,不过青年所给予的回答却完全属于答非所问,轻抚着怀中小脑袋,陈逍遥笑了,用绝对符合其以往性格的做派朝瓦希德露出猥琐笑容,然后一边咧嘴贱笑一边朝对方说出一段话:

“嘿,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此次来这里也并非是对付你,实际上……嗯,怎么说呢,实际上我是特意来和你做一笔交易的。”

“交易,公平无比的交易。”

………

“你说你要和我交易?”

由于实在没想到对方会说出这种话,冷不丁听到,瓦希德不由一愣,一时间他无法快速搞清楚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原因很简单,毕竟他和对面那人根本就不认识,印象中以往也从未见过面,说白了对他而言对方完全就是个陌生人,可想而知,一个陌生人突然跑来和你谈交易,估计任谁都会感到莫名其妙,当然了,这也仅仅只对一般人而言,实际上瓦希德愣仅仅只是一愣,待第二秒来临之际,男人表情发生变化。

一直紧盯青年阴毒眼睛微微一眯,而后用略带玩味的语气追问道:“哦?交易?有意思,说来听听。”

见消瘦男似乎对交易起了兴趣,果然,陈逍遥本就满含笑意的脸笑的愈发灿烂了,点了点解释道:“这个交易很简单也很公平,对你我双方皆有益处,本着双赢原则,所以你不用担心在这场交易中吃亏,甚至可以说整场交易中最赚的其实是你,一旦开始交易,我认为你还是接受为好。”.

瓦希德就这样保持怪异表情聆听陈逍遥篇喋喋不休,说了半天都没有谈到正题,不否认陈逍遥始终废话连篇,可瓦希德却像是丝毫不在意那样只是依旧一言不发任由其滔滔不绝,或许是察觉自己一人唱独角戏没人配合有些失望,又或是感觉时机到了,随着废话结束,青年才最终开门见山,一边手指地面一边叙述道:“事情是这样的,我的一个亲戚是这所学校的师生之一,几天前不小心中了你免费赠送的白虎蛊,如今情况有些不太妙,所以我希望你能把解药交给我,好让我能救下那位亲戚。”.

“哦?”

听对方这么一说,瓦希德倒是本能信了大半,是的,他不认为对方在说谎,毕竟他之前为了多种巫蛊实验的确曾在这所学校施放了一种名为白虎蛊的范围性蛊毒,中蛊者会身体泛白,其后会随时间流逝而愈发虚弱,直至被蛊毒吞噬掉生命,话虽如此,实则仍有些许意外乃至吃惊的地方,那就是对方居然知道那是蛊毒!不单知道就连蛊毒名字都能正确叫出,这不得不让他进一步怀疑起对方身份来,然怀疑归怀疑,此刻他知道对方肯定还有后话,所以很自然的,听过陈逍遥叙述,瓦希德那印堂发灰消瘦脸孔不由微微一凝,继而用阴冷语气回答道:“原来你是希望我能替你那位亲戚解除蛊毒,不过……”

“我又凭什么这么做呢?我又为何非要把解药交给你呢?”.

许是早就预料到男人会有此一言,对方话音方落,陈逍遥就已晃着脑袋继续补充道:“嘿嘿,我懂的,我懂的,我明白天下没有免费午餐同时更加清楚不劳而获存属做梦,而你也不可能单凭我一句话就老老实实给我解药,所以这才是我特意来找你做交易的原因所在啊。”

如上所言,待听完瓦希德那包含嘲讽话语后,陈逍遥没有显露出不满情绪,仍是以微笑模样给予回复,至于瓦希德……

当又一次听到‘交易’二字,男人兴趣更浓,露出一丝略带玩味的笑容,继而用阴冷声音追加询问道:“哦?交易吗?这很有趣,那就说说吧,把你的交易条件说说看,假如真像你之前所说那样一旦交易我就大赚,或许我会当真大发慈悲的把解药施舍于你。”.

“好,就等你这句话了,呵呵,其实这个交易非常简单,不仅简单而且也确实如我之前所说的那样,一旦交易完成,你就必然大赚特赚!”

说到这里,陈逍遥先是一顿,瞥了眼对面男人,然后……

“我的交易条件是,只要你把解药交给我,那么我便放你一马从而免你一死!”

………

言罢,不等瓦希德回答,陈逍遥亦紧随其后用满含惊喜的语气继续道:“看啊,多么优厚的条件啊,多么大赚特赚的条件啊,对任何人来说这世间还有什么比自身性命还要宝贵的东西?没有,性命是宝贵的,是最值钱的,只要你答应我的交易条件那就代表你将会赚到你自己一条命,一条命啊!这可是用多少钱都换不来的,你说这种……”

“哈哈哈哈哈!”

然,就在这时,听过以上言论,不等陈逍遥把话说完,一串响亮大笑就这么瞬间打断话语充斥周遭。

瓦希德笑了,是的,在听完陈逍遥交易条件后当场哈哈大笑,笑声肆无忌惮,就宛如听到什么超级好笑的笑话般不单笑的开心,大笑过程中,那双一黑一绿的渗人眼珠亦在不经意间迸射出幽然寒光。.

至于陈逍遥,见到对方如

此反应,青年亦几乎同时双目微眯。

笑声维持许久,直到狂笑彻底结束,下一刻,瓦希德瞬间转变表情,如一只撕去所有伪装的野兽般目露凶光神态狰狞,眼睛则更是用看待死人的目光死死盯着陈逍遥,一边狞笑一边说道:“嘿嘿嘿,小子,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如何获知的我巫蛊师身份,既然你自己不知死活跑到我面前作死,那我岂能不成全了你?敢在我瓦希德大爷面前大谈条件,啧啧,看来你终究还是不知道我的恐怖啊,咦?看你这幅身体挺不错嘛,倒是一个极好实验品,我还正愁今晚材料不太够呢,所以……”

“既然来了那就不要走了!!!”

说时迟,那时快,随着话音刚落,不等陈逍遥说话,下一秒,瓦希德动了!.

突然动了,在残忍瞥了眼对方后毫无征兆猛甩右手,右臂挥舞之际,两枚黑色物件亦瞬间从衣袖中径直飞出,飞向前方讲台,就这么闪电般朝陈逍遥迎面飞来!

“卧槽!搞突袭!年轻人你不讲武德!”.

正如上面所描述的那样,见对方拒绝,陈逍遥本欲出言辩驳,然而谁曾想未等说话,对方却二话不说当场攻击,眼见有东西飞向自己,一时间青年可谓着实被吓了一跳,好在他早有戒备,加之自身反应本就不慢,对方刚一动手,骂了一句,陈道士亦在刹那间做出闪避动作!

不错,实际上就在瓦希德甩出两枚黑色事物时,陈逍遥便已抱着小女孩横向移动,下一秒,两道嗡嗡声就这么险之又险从其脑袋旁飞掠而过,继而哒一声撞至后方黑板。

千钧一发之际,凭借过人身手,陈逍遥在怀抱一人的情况下险躲掉偷袭,成功避开突然袭击。.

事情并未结束,不知是不是一直对自己颇为自信,眼见对方避过攻击,又见突袭就此失败,教室中央,待亲眼目睹对方在抱着个小孩的情况下仍能躲开自己那毫无征兆的突然袭击后,瓦希德顿时心下一惊!脑海瞬间得出评估,得出结论:

对方身手敏捷,实力强悍,至少武力值远在自己之上!.

当然想法归想法,判断归判断,就算对方武力能碾压自己又能如何?又能怎样?最终结局不会改变,而最终胜利者依旧是自己!

度过短暂惊愕,接下来,瓦西德表情再次转变,露出阴毒狞笑,旋即毫不犹豫转身就跑!.

径直往教室后门快步跑去。

谈判破裂!

和平解决白虎蛊事件的书面建议就这么被最先出手的瓦希德亲手撕毁!.

既以撕毁,结局可想而知,接下来等待双方的只剩一条路,那就是……

动用武力,不死不休!

……………

PS:求票,求推荐票,求月票,如果您认为本书还不错的话就请为《凶灵秘闻录》投些票票作为鼓励吧,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