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8章 崇洋媚外

村上石郎的事情方寒并不去关心。

从内科出来,方寒就带着医疗小组的成员到了急诊科这边。

急诊科这边刚刚送来一位急诊,邀请内科、脑外等好几个科室的医生会诊,方寒也得到了通知。

“方医生!”

急诊科这边的医生看到方寒到来,急忙客气的打招呼。

急诊科的江主任就跟在方寒边上,给方寒说着情况。

“患者三十岁,女性,因剧烈头痛,喷射状呕吐急诊送当地县医院治疗,住院半个月,病情加重,转来我们医院。”

“患者做过三次腰穿,脑脊液呈血性,ct见蛛网膜下腔出血,颅内压居高不下,频频呈喷射状呕吐,送来我院之前,已经多次发生短暂性抽搐.……”

方寒来的时候,脑外科内科,神经内科、呼吸科等其他几个科室的医生也已经到了,方寒和江主任走进去的时候,病房内正在讨论着。

看到方寒进来,神外和神内的医生也急忙向方寒打招呼。

“方医生。”

“嗯!”

方寒点了点头,问:“陈主任和刘主任对患者的情况怎么看?”

“虹网膜下腔出血,颅内压居高不下,患者频繁发生短暂性抽搐,情况已经相当严重了,我刚才和刘主任商议,还是要尽快1手术。”

方寒没急着下结论,而是先上前检查了一下患者的情况,阮云飞和晋博这会儿也在急诊科,方寒做过检查,先问阮云飞和晋博。

“你们怎么看?”

“根据脉证来看,患者应该是肝胃痰火上攻,气机逆乱,有升无降,内风已动,有蒙蔽神明之的危险。”

阮云飞首先道。

方寒来之前,阮云飞确实已经给患者做过检查了,只不过人家神外和神内的两位主任好像并不买阮云飞的账。

医生这个职业,名气那都是实打实的闯出来的,阮云飞的名气虽然也不小,而且也是全国评选的名医,可之前很少外出云州,也就是云州那边名气大一些,可名医评选时期的方寒差不多。

在甘州这边,前两天方寒刚来的时候,二院这边不少人都是质疑方寒的,更别说阮云飞了。

甘州距离云州更远,对一些了解中医的人来说,可能还听说过阮云飞的名字,知道阮云飞是全国评选的名医,对不怎么了解中医,压根就没怎么关注名医评选活动的人来说,甚至都没听说过阮云飞。

方寒现在的名气,那是中医和外科领域双方面带来的,这一点阮云飞和晋博是没法比的。

“目前来说,患者的情况相当严重,刻不容缓,治疗的话也应当先以治标为主,治本为次。”晋博也说着自己的看法。

“嗯,晋博说的不错,应该以指标为主,先缓解患者的危象,可以从下降气涤痰和胃降逆这方面入手。”阮云飞点头。

“嗯。”

方寒点了点头,阮云飞和晋博两个人的水平还是相当不错的,这个认识让方寒很满意。

“那阮医生就拟方吧。”方寒道。

“方医生,还要采取中医治疗?”

神外的主任问道。

在他看来,患者现在的情况已经相当危险了,颅腔压居高不下,患者头痛严重,呻1吟不止,这个时候如果继续耽误,后果有可能不堪设想。

“开颅毕竟是最后手段。”

方寒回了一句。

任何的外科手术对患者来说都是巨大的考验,不说手术失败,就算是手术成功,对患者来说后半辈子的影响都是相当大的。

特别是开颅、心脏这些大手术,对患者的影响很大。

所以医生在给患者采取治疗方案的时候,都是要根据综合情况来考虑的,患者才三十岁,所以如果可以,方寒都是会尽量避免手术的。

而且这个情况在二院这边的医生看来好像只剩下手术一条路了,可在方寒和阮云飞三个人看来,也不是没有别的法子。

最主要的是,方寒有着信心,他只要在这儿,就能尽可能的保证患者不出意外,如果中医的疗法不行,再手术的话也不是没有希望。

二院这边的医生对阮云飞不怎么买账,可对方寒的话还是很重视的,既然方寒这么说了,神外和神内的主任也就不说什么了。

“方医生,您看一看。”

阮云飞已经写好了药方,递给了方寒。

“嗯,基本没什么问题,这个茯苓的剂量还可以加大一些,改为32克。”

方寒看了一下,稍微改动了一下方子,然后交给边上的医生:“煎取浓汁,300毫升,小量多次缓缓呷服,等患者呕吐停止,再服用安工牛黄丸一丸。”……

下午三点,村上石郎未来岳父的朋友的邻居的朋友,准备第二天做手术的患者张牛军终于睡醒了。

睡了两三个小时,张牛军的状态好多了。

睁开眼,张牛军就看到儿子张晓飞在边上玩着手机。

“爸!”

听到动静,张晓飞急忙放下手机,关切的问:“您好点了吗?”

“好些了。”

张牛军点了点头,问:“方医生你帮我联系好了没有?”

张晓飞张了张嘴,这怎么还惦记着方医生,睡了一觉了,还没忘?

“爸,我打听了,二院这边根本没什么方医生。”

张晓飞道:“您是从哪儿听说的,二院这边神外的几个专家我都打听了,三个主任,一个姓刘,一个姓高,一个姓秦,就没有姓方的。”

“胡说,怎么可能?”

张牛军才不信的,人家护士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怎么可能没有?

“爸,真没有。”

张晓飞道:“我给你找的那可是全球顶尖的脑外科专家,您从哪儿听说什么方医生?”

“你肯定就没给我问。”

张牛军顿时就气的不轻,又有些头晕了:“你就相信那个小矬子,小鬼子,你个崇洋媚外的卖国贼。”

张晓飞顿时就懵逼了。

自己这就崇洋媚外了?

这就卖国贼了?

真是没地方说理去。

他是想给老爹找个好专家,怎么就卖国贼了呢?

那么多的明星有钱人生个孩子什么的都去外国,也没见有人说卖国贼好吧?

“爸,您别生气,别生气,我等会儿就去给您再问问好不好?”

张晓飞看到老爹又气的不行,急忙劝说。

“我自己问。”

说着老头子摁了一下床头的呼叫铃,护士很快就来了。

“您好,哪儿不舒服吗?”

“没事,没事。”

张晓飞急忙道,他是不希望老爹问护士的。

张牛军却瞪了儿子一眼,问:“护士,咱们医院是不是有位方医生?”

“方医生?”

护士一愣,然后道:“我们医院姓方的医生好几个呢,您说的是哪个?”

张牛军又瞪了一眼儿子,好几个呢,听到没有?

这就叫没有?

“就是脑外科方面相当厉害的那个方医生。”张牛军道。

“脑外科方面相当厉害的?”

护士下意识道:“我们医院脑外科领域倒是没有姓方的医生.……”

患者的儿子松了口气,看了自家老爹一眼,心说,看,我没骗您吧?

只是护士下一句就让张晓飞又愣住了。

“您说的是江中院的方医生吧?”

护士笑着道:“这几天江中院急诊科的方寒方医生正好在我们医院呢,方医生在脑外科方面就是相当厉害的。”

张牛军急忙问:“就是那个r国医生都没搞定,方医生搞定的那个方医生?”

护士都笑了,什么叫方医生搞定的那个方医生?

不过她倒是听明白了,笑着点头:“对,您说的就是方寒方医生。”

“护士,那您能不能帮我联系一下方医生,我这个手术想让方医生来做。”张牛军道。

“您这边不是定了r国的村上矬.……石郎医生了吗?”护士都差点说漏嘴。

村上石郎个头矮,再加上命背,第一台手术就没把自己的名气打出来,而且又因为嘴碎,让二院这边的医生护士不爽,所以村上矬子这个称呼现在倒是成了二院这边医生和护士们对村上石郎的正式称呼了。

“我觉的还是方医生水平更高一些。”张牛军道。

“这个,您这边确定好,如果确定好了,我可以联系我们刘主任。”护士道。

在医院干了这么长时间,护士的眼力劲也是有的,她看的出来,患者的儿子好像不认可。

在这种大型手术上,患者家属的意愿占据的比重是很大的。

要是在国外,患者自己可以留遗嘱,或者在清醒的时候签订一些协议,可在国内,那是行不通的。

像这种开颅手术,风险高,患者一旦在术中出事,那就醒不过来了,到时候追究责任的是家属,而不是患者。

哪怕患者生前签署了一些东西,家属都不会认账的,该闹还得闹,一旦闹起来,医院是很被动的。

那个时候医院总不能把患者的魂拉过来吧?

“已经确定了,我说了算。”张牛军斩钉截铁的道。

只是护士笑了笑,退出了病房。

这事还是等人家商量好了再说吧。

一边想着,护士一边转身出了病房,患者认可方医生,护士心中都是美滋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