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9章 老娘是女的!

(懂的都懂哈,老规矩了,以下防。D。B。正常内容早上六点刷新,大家最好凌晨六点再订阅。如.果.早.上.六.点.后.没.有.显.示.正.常.内.容,请“打开目录”再“按住本章”最后点击“重新加载”。深夜了,大家晚安哈~~~)

“没事的……”

白玖依轻轻抚摸着墨离的脸颊,轻声温柔道。

“我与夫君有姻缘线,可以感知夫君此时此刻的状态,此时夫君虽然虚弱,可一切完好,甚至神魂体魄更胜从前,怎么可能会有事呢?”

“姐姐.……”墨离泪水终于是缓缓停下,鼻子一抽一抽,明明是哭泣的模样,但是却带几分的可爱,“姐姐当真没有骗人.……”

“傻妹妹,那可是我们的夫君,若是我们夫君出了什么事情,用尽一切手段,我都要将那妖族天下给毁了,我们夫君自然无事.……只不过.……”

“姐姐.……只不过什么?”墨离刚刚平复下的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生怕有什么转折。

“只不过我感知不到夫君的位置,而且,姻缘线的另一方,夫君的身边,似有桃花环绕!”

说到这里,白玖依撅着小嘴,生气地胸口都剧烈起伏了几下,冷哼道。

“呵!下次见面,不要让我知道,他又招惹了哪一只狐狸精!”

墨离:“.……”……

万里城百里之外,妖族天下的军营之中,营帐已经是全部拔起,营帐前的阵法更已经是拆除,反正材料还在,要布置的话也简单。

长长妖军队伍往妖族天下撤离,声势极为浩荡。

这并不是妖族天下第一次撤军。

打仗这种事情,就算是修士,也不能长久,肯定也是要有一段的贤者时间。

所以一般情况下,每隔一百年,妖族天下都会撤军一次,回去整备,养精蓄锐,下次再战。

只不过距离上一次撤军,并没有相隔百年,其实还差个一二十年。————————————————————————————-——

(以下为F.D,正.常.内.容.凌.晨.六.点更新哈,字数只多不少,不用重复订阅,六.点.后.若没有显示.正.常内容,可以打开目录,再按住本章,然后重新加载。)

看着萧雪梨一步步后退的模样,江临心中一喜。

既然萧姑娘没有一剑刺过来,那就是说明很多事情还是可以商量的。

至少自己在萧姑娘的心中还有些许位置的。

不过……

看着脑海中的“任务倒计时”,江临倒是感觉有些许的不妙了。

自己已经是顺利抢去了秦玲小妹妹的风头,可是,“沾染萧雪梨”这个任务还没有达成啊!

要是自己再不完成,扣掉恶名值都是轻的,那三个月“动物世界”状态,这谁顶得啊.……

不过要怎么做才能算得上“沾染”呢?拥抱算不算?应该算吧,应该只要碰到就行。

江临一边思考着,一边朝着萧雪梨下意识前进着,走着走着,才听到萧雪梨一声让人心疼无比的轻喊:

“你不要再过来了……”

江临回过神,这才发现自己面前的女孩已经是被泪水模糊了双眼,。

“萧姑娘……我.……”

“混蛋!大混蛋!”

他明明知道自己刺不下去,可还是一步一步地逼近自己!

收起长剑,萧雪梨转身就要飞开,不过江临怎么可能会给萧雪梨这个机会!

要是萧姑娘跑了,那才是真正地糟糕了啊!

情急之下,江临一下子抓住了萧雪梨的手腕,场外所有人看到这一幕,眼睛皆是睁大!

“放开!禽兽!放开我!不要再来了.……”

场面之上,气氛一度极为的紧张。

寒雪宗的嫡传弟子们皆是拔剑挡在了江临的面前,不让江临追上去,释放的剑气让所有人都敢感到心惊。

此时的入门试炼已经是结束。

虽然只有百余人进入了寒雪剑宗,大多人都落榜了,但是他们却好像没有什么落榜后的伤心失落。

相反的,在他们的眼中,看到更多的竟然是兴奋和紧张,仿佛是忘记了他们是来参加入门试炼的事情。

没办法!刺激啊!

对于大多数修士来说,寒雪宗的入门试炼,他们本来就不抱有太大的希望。

毕竟这可是极寒洲第一的宗门,就算是普通宗门的真传弟子,放在寒雪宗,估计也就是只有外门弟子的份,自己来这里,无非就是来碰碰机缘而已。

而机缘这种东西,是不能够强求的,否则也不叫做机缘了。

机缘,得之我运,失之我命,大不了后年再来嘛。

可是现在,极寒洲的嫡传弟子们与后浪榜第一的江临对峙!

剑拔弩张!仿佛下一刻就要打起来。

这种事情可是不常见的啊!

何止是不常见啊!

极寒洲北部,在那没有白天,只有黑夜的地域,充斥着极煞之气。

无数的异兽全身都是黑色,不说苔藓等都是黑的,就连贝壳鲍鱼等海鲜都是黑的。

而就在这荒无人烟、没有丝毫生气的黑域中心,拨开浓厚的黑雾以及法阵,有一座依造冰原而建的黑色宫殿!

宫殿之外,无数黑魂环绕,其中有着冰蛟残魂、巨型冰蛤以及触手怪等等的异兽,甚至还有摸不着头脑的亡灵骑士!

大殿之中,一个露骨骷髅身披法师长袍,坐在王座之上,他眼中的幽暗冥火一闪一亮,看起来竟有几分的骇人!

大殿之下,一个小喽啰下跪着,刚刚讲述完有关寒雪宗入门试炼的他瑟瑟发抖。

“你所说是真?!”

骷髅终于是发话,一道雄诨低沉的男音在大殿内传荡而开,直击心神。

“是的主人!”

小喽啰低头回应道,语气在打颤。

“据探子飞剑回报,寒雪宗的赤凤剑终究是现世认主!且赤凤剑的主人已经是被寒雪宗宗主收徒,此外,梧桐州江临已经是来到寒雪宗!和寒雪宗起了冲突。”

“好了!我知道了,下去吧。”骷髅摆了摆手。

“是,主人。”

听到赤凤剑认主,冰石之中的那一道女生听起来很是激动,像是被荆挑捆绑着的女子开心地扭动了几下身子。

结果荆挑上的肉刺刺入了她的肌肤,惹得一阵痛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