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4章 送礼

话音落下,一只冰冷得不像样的手扼制住苏明润的脖子,几乎不给时间反应就快速加大力道。

苏明润骤然睁大眼睛,他紧紧抓着黑影的手企图挣脱,可不管他怎么样,抓着脖子的手都一动不动。

“吼!”

几具尸体同时冲上来对黑影发动攻击,然任凭他们怎么撕咬,黑影都无动于衷,甚至他空着的那只手,三下五除二间,就解决了那四只尸体。

清冽的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气,冷风吹的树叶沙沙作响,几只乌鸦发出刺耳的尖叫声,拍打着翅膀消失在目光所及之处。

能呼吸的空气越来越少,视线也逐渐开始模糊,苏明润整个身体疯狂痉挛着,可黑影似乎还不尽兴,冷漠道:“本来以为苏家有多厉害,没想到不过如此。”

苏明润说不出话,他甚至觉得自己的思维正在一点点溃散,然而下一刻,挟制着脖子的手突然松开,他下意识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整个人像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你来找我,又不杀我,到底想干什么?”稍微缓过来后,苏明润有气无力地开口,别看刚刚只是一掌,他的身体已经快到了承受的极限了。

黑影冷笑一声没有说话,径直抽身离去。

周围陷入死一般的寂静,苏明润依旧坐在地上,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微微动了一下,抬起头,月色下,目光所及之处,皆是断肢残臂。

这些人,都是他的左膀右臂,上次中了莫夜朗的圈套,已经有些人被带走,现在,他身边几乎没有可以用的人了。

五脏六腑还在隐隐作痛,苏明润艰难地站起来,可还没站稳,喉咙一梗,扑哧一口血喷了出来。

唇齿间充斥着浓浓的血腥气,看着地上已经没有任何反应的残肢,苏明润突然扯着嘴角笑了起来,他笑得凉薄,笑得讥讽。

他在笑自己,笑苏家,笑那些隐藏在暗中,至今没有露过面的人。

精心筹划那么久,然后呢,得到了什么,他得到了什么,苏家得到了什么?

什么都没有了,他被丢弃了,苏家也被丢弃了。

苏明润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下一刻,他整个人软软倒在地上。

夜色依旧。

……

顾北北还不知道苏家发生了什么,接下来一段时间,她还是陪着莫雨薇到处玩,还心血来潮跟团出去了一趟。

原本她想让大叔也一起出去散散心,但大叔最近似乎很忙,每天打电话不出五分钟,就得去忙工作。

旅游回来,顾北北和莫雨薇美美睡了一大觉,第二天,才把给大家买的东西分下去,最后,看着茶几上的几个纸袋,顾北北撇了撇嘴:“大叔最近都没有时间,不如我去给他送过去吧。”

莫雨薇正在旁边修指甲,听到这句话,她跟着撇撇嘴:“你给他买了这么多东西,还亲自给他送过去。”

“没关系啊,大叔现在工作那么忙,我送过去也没什么。”顾北北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她点了点桌子上的东西,确定没有落下东西,然后看向莫雨薇,“我今天去公司把东西给大叔,要不要一起?”

“今天就去?”莫雨薇动作一顿,有些不可思议,她们昨天才刚刚回来,她还想去做个美白再出门,毕竟这趟旅行,她黑了半个度。

再看看顾北北,皮肤看起来还是那么好,好的让人羡慕。

看她这么惊讶,顾北北笑了笑:“就是想早点送给大叔,这不是你说的吗,要买一些日常用的东西。”

“这是我说的没错……”莫雨薇坐起来,认命地摆了摆手,“好吧好吧,那我就做你一天的苦工吧,谁让上次打赌输给你了。”

经她这么一提醒,顾北北才想起来上次打赌的事情,立刻笑吟吟道:“你不会说我都忘了,那今天就当是赌注的三分之一,怎么样?”

闻言,莫雨薇心里暗道糟糕,她不应该提的,早知道就让北北忘记好了。

唉,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走吧,你一个人拿不了这么多东西,我开车送你去。”

“好!”

两个人拎着东西出门,正好碰到回来的顾老头,看到顾北北这样子,顾老头挑了挑眉:“这是去哪儿啊?”

“去给大叔送点东西。”

顾老头微微睁大眼睛:“现在?还回来吗,什么时候回来?”

一串三连问,问的顾北北有些懵:“当然回来啊,大叔最近很忙,我不会打扰他的。”

顾老头哦哦哦点头应着,侧开身子:“去吧去吧,最近天凉,早点回来。”

“知道了。”

两个人上了车,顾北北把东西放在后座,刚坐稳,就听莫雨薇道:“安全带。”

“噢噢。”一低头,才发现自己又忘了安全带。

车子缓缓驶动,顾北北摸出手机,准备给大叔打个电话,就看到收到了新的短消息。

莫夜朗:昨晚休息得怎么样?

顾北北唇边勾起一抹笑,回复——挺好的,大叔你今天忙吗?

莫夜朗:我派人去接你。

???

看到这句话,顾北北下意识睁大眼睛,她还没说呢,怎么大叔就知道她要过来?

莫夜朗:?

顾北北连忙回复,表示自己和莫雨薇已经在来的路上了,男人回复了一个“好”字,紧接着就没有消息了。

大概是又去忙了吧。

半个小时后,两个人到了公司,走出电梯,发现外面空无一人。

“怎么回事?”两个人对视一眼,同时在对方眼中读到了疑惑。

“四叔不会破产了吧?”莫雨薇大胆揣测,顾北北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在开玩笑,莫雨薇突发奇想,问道:“北北,你说四叔要是真的破产了,你愿意收留他吗?”

顾北北有些哭笑不得:“你最近怎么老是问这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出去旅行的时候,莫雨薇也总是像现在这样,突然来一个脑洞大开的问题,有时候她还能答得上来,有时候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例如现在这个问题,顾北北想了想:“大叔这么厉害,应该不会破产。”

“万一呢,万一嘛。”没有外人在的时候,莫雨薇总是忍不住的撒娇。

“如果大叔不嫌弃

的话,我们有事务所就够了呀。”顾北北顺着莫雨薇的话设想了一下,突然觉得那样的生活也不错。

如果大叔工作没有那么忙,那他们就有更多时间做别的事情,就算是一起接单抓鬼,好像也挺好的。

莫雨薇并不知道她心血来潮的一个问题,竟让顾北北认真思考起来,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觉得莫夜朗破产还不错。

听到顾北北这么说,莫雨薇想了想,突然意识到一个更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可能不光顾北北这么想,如果他们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四叔也可能是这么想的。

至于为什么这么想的原因,当然是因为她旁边站的这位。

两个人闲聊间,对面拐角处走过来一个男人,看到她们愣了一下,然后礼貌打了声招呼,莫雨薇正好问道:“莫总呢?”

“莫总刚开完会。”

“好,知道了。”

正好赶上大叔开完会,正好,顾北北心里小小的雀跃了一下,然后跟莫雨薇去了办公室。

敲了敲门,很快有人来开门,就看到一张不是莫夜朗却很熟悉的脸庞。

“归家主?”看到开门的人,顾北北愣了一下,有些惊讶地开口。

“顾小姐,好久不见。”男人正是归青临,看到她们也愣了一下,然后侧开身子,“快进来吧。”

莫夜朗正坐在办公桌后,正打算给顾北北发消息问问怎么还没到,就看到两道身影从门口走进来,男人原本冷峻的面容顿时露出些许轻柔。

看到顾北北手里拎着的东西,莫夜朗连忙站了起来:“怎么拿了这么多东西?”

顾北北笑吟吟的:“一会你看看就知道了。”

两个人对视一眼,空气中仿佛多出几分暖意,归青临把这一幕看在眼里,笑得礼貌:“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先不打扰莫总了……”

“没关系。”莫夜朗打断他的话,道,“北北和雨薇都是自己人,归家主不必见外。”

“是啊,我只是来给大叔送点东西,归家主不用放在心上,如果需要回避,我和雨薇也没关系。”

“不用不用。”归青临连忙摆摆手,看了眼莫夜朗,便妥协了,反正他也只是来谈工作而已,没什么听不得的事情。

“坐吧。”

四个人坐在沙发上,莫夜朗也没有立刻开始谈工作,而是把目光落在桌上的纸袋上:“你都买了些什么东西?”

??

听到这个话题,顾北北下意识看了眼旁边的归青临,他们不是在谈工作吗,怎么突然把话题扯到她这里来了。

归青临在旁边喝着茶,察觉到她的目光,跟着笑道:“听莫总说你们刚旅行回来?”

“是啊,跟团旅游了一次,感觉还不错。”提起这个,顾北北眉宇间都是清浅笑意,想起自己特地为大叔挑的礼物,她打开其中一个袋子,然后拿出黑色丝绒包装盒。

递给莫夜朗:“打开看看。”

男人轻挑了挑眉:“这是?”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顾北北笑得有些赧然,一旁不说话的莫雨薇把目光看向莫夜朗,男人明明唇边挂着笑容,可就是努力克制着。